首頁 > 金元寶本尊 > 撿漏

番外篇 書友版大結局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撿漏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番外大結局

本篇番外是由書友吳成果所做!

隨著大鼎的安放完成,金鋒已經虛脫到了極點。

強撐著抬起頭看向那一個個熟悉的已經銘刻在心的面容,有著千般不捨,萬般留念。

看著那一個個和自己並肩殺敵,浴血奮戰的兄弟們,看著那一個個看著自己一步一個腳印成長起來的老貨們眼中透著深深的不捨和悲傷!

突然金鋒卻是怒目圓睜,強撐一口氣,大叫一聲:“騷包!快!”

只見得騷包仰天長嘯一聲,忽地直直跪倒在金鋒面前,大叫一聲。

鋒哥啊你不能丟下我們啊!鋒哥你帶我一起走吧鋒哥!”

真可謂是悲慘之極。

而一群老貨們卻早也是癱倒在地,哭的撕心裂肺!

“小鋒啊!神眼金啊!你這個收破爛的小雜種啊!你這叫我們以後怎麼活啊!你走了我們也就沒了三魂七魄,也變成了行屍走肉啊!你……”

山谷裡頓時哀聲一片哭聲震天!金家軍們更是悽慘到了極點,不顧身上的傷和痛,跪倒在滿是石塊的泥濘中拼命的磕著頭大叫。

“鋒哥,金爺,老闆兒,帶我們一起走吧!”

鋒哥我聽你的,馬上回去就找個婆娘結婚,小蘇賀歇斯底里的叫喊著。

“老闆兒,你說過我養一個兒子就給一個大紅包的,你說話不算了嗎?”

“狐媚子有身孕了,一胎懷了四個崽啊!你欠我四個大紅包了呀,你不能賴賬耍潑皮啊!”

“洋蔥頭以後還要養很多很多娃呢!你還要給很多很多紅包呢,洋蔥頭新擺弄出來的臭豆腐配方你還沒吃過呢!嗚嗚嗚嗚……”

哀嚎四野!一群鐵骨錚錚,視死如歸的漢子和一幫位極人臣,尊貴顯赫的老貨們都癱倒在泥濘中,捶胸頓足號啕大哭!

這時羅布泊的天空彷彿被是被這群漢子和老貨們感染了一樣,也開始下起了零星小雨,四面烏雲密佈,大有暴雨欲來,洪水氾濫之勢。

而此時,遠在數千裡之外的天都城的一處郊區別院裡,坐著兩個人,一個黑瘦矮小一個富態魁梧。這正是老戰神和另外一位巨佬。

老戰神臉上無悲無喜,有的只是歲月的沉澱和滄桑,而另外一位巨佬卻是難掩心中的悲傷,開口道:“我最後一次和金鋒見面的時候聊了很多,他也詳細地說了他的全球佈局已經完成,他還說神州50年不會有外患,等大鼎放下去把北支幹龍復原好,整個亞洲將穩如磐石,而神州也就成了真正的定海神針!”

“他還告訴我說天竺不出10年將會四分五裂,逐個被瓜分,不出15年大毛子也會因內憂外……”

“而那時候敢買的也只有神州了。他還說周邊有他的那些兄弟馬仔們在,叫我們可以高枕無憂,加大科技建設,若有戰事他們就是神州的前線戰場!”

“我本來想給他發獎章,頒最高榮譽,解封那些他為了國家做出的特殊絕密檔案,他沒同意!他只輕輕說了一句這是他應該做的。”

“我要給他立碑撰字,他也不同意,他說這是他的份內事,他不需要後入歌功頌德。他叫我刪除他的所有事蹟。”

“他說他死後不立碑不撰字,我同意了,他自己選的地,就和你的挨著一起。”

此時的老戰神仍是一言未發,但是兩行清淚卻是悄然滴落,喃喃自語。

“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上次袁天罡大墓拿寶回來問我要你還是要大鼎,我說要大鼎,那時候我就知道會是今天這個結果。”

“我知道即使我說要你,結果也還會是一樣的,小鋒啊!對於民族大義你是好樣的,沒的話說,但是對子墨你對不起啊!”

“當她知道了你的決定她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滴水未進,一夜白了頭啊!至今音訊全無下落不明呀!”

言盡至此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悄然滑落。神出顫顫巍巍滿是老人癍的手端起茶杯,顫抖的手卻是怎麼又拿不穩了茶杯,一不小心灑了一衣襟!不知是淚水還是茶水此時早已打溼衣襟!

此時的羅布泊山谷猶如人間地獄,哀嚎一片。

“騷包快點離開,我沒時間了!”

騷包猛地一驚看向金鋒,只見的金鋒眉間死氣結節,已知無力迴天。

“鋒哥,騷包對不住你了,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會完成,我們走了,來世我還給你做狗,永遠做你最最忠實的狗!”

說罷陡然站起身來,面向金家軍和老貨們大叫一聲:“所有人全部撤離,快!”

雨越下越大,午時的天空就像是黑夜,烏雲密佈,金家軍和老貨們毅然決然地一抹眼淚相互攙扶著向谷外狂奔。

因為他們知道金鋒永遠都會在他們心中。山腳下數輛直升機在嚴陣以待,不是金家軍們怕死,也不是老貨們貪生,而是他們知道必須要服從金鋒事先交代的最後一道命令,迅速撤離到一百里以外,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下來會發生什麼,也清楚的知道金鋒再無生還可能!

山下的特勤隊員見谷口有人撤離於是迅速迎上,挑起老的、傷的、殘的,或背或抱或扛,快速向山下跑去。

山谷裡,雨點像子彈一樣打在金鋒瘦弱的身體上,狂風像刀一樣的在金鋒身上無情地肆掠。

離大鼎近在咫尺的兩米遠距離卻讓金鋒猶如相隔千山萬水難以企及。

顫顫巍巍的還沒站起身,一陣狂風掠過,金鋒猶如稻草人般倒下!再沒有站起來的氣力。

我爬!

金鋒咬爛舌尖,磕碎了鋼牙,一寸一寸地向大鼎移動著。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意識已經有點恍惚的金鋒忽然觸控到了一個久違而熟悉的物件。

大鼎!

摸到了!

老祖宗啊!金鋒來還你完璧之身了!

也許是老祖宗顯靈,也許是迴光返照,金鋒竟然陡然爬起翻身進入鼎內,顫抖的手從胸口掏出最後一塊大鼎碎片,上面還殘留著小雪的血。

“老祖宗不孝金鋒還你完璧之身了,當年為了保你,不惜毀了你,而你又帶我回了來,我知道你是要讓我去給你都找回來,今天我做到了!”

說罷顫抖的手拿著最後一塊碎片艱難地放到大鼎底部最後一個空缺處,真可謂是嚴絲合縫。

隨著大鼎碎片的安放完成,金鋒猶如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馬上癱倒在鼎裡,身上無數的傷口也像細小泉水一樣絲絲地流向大鼎底部。

而金鋒此刻全身上下也只有眼球還能動,看向鼎底最後一塊碎片此刻已經完整和大鼎結合在了一起,他彷彿又看見了小雪大叫著。

“鋒哥快拿煉龍金,快點啊!”

任誰也沒想到平時羸弱的小雪竟然爆發出如此強悍的戰鬥力,用嘴咬用指甲抓,反正是無所不用其極,嘴裡還喋喋不休。

“你這個老婊子,是你毀了我,都是你把我害成這樣,是你讓我變的殘暴無情,是你害的我丟了鋒哥,我今天要和你同歸於盡!”

金鋒清楚記得當小雪咬斷張德雙頸動脈的一刻,張德雙也把一根隕針刺入小雪的頭頂心百會穴。

隨著小雪的一聲慘叫,張開了咬住張德雙頸動脈的嘴巴,頓時噴泉一樣的血從張德雙的頸部噴湧而出。

幾秒以後,張德雙就像一隻撲騰著翅膀快要死的小雞一樣漸漸地停止了掙扎。

而這時候戰鬥也進入了尾聲,金家軍們也都向金鋒靠過來,小雪艱難地爬到裝有煉龍金的防核爆密碼箱前,情意情意切切地叫了聲。

“鋒哥”,而此時的金鋒也被洋蔥頭像抱小孩一樣輕輕地放在了小雪的身邊。

“鋒哥!”

“嗯”

“小雪給你開密碼箱!”

“嗯!”

金鋒知道此刻的小雪已將油盡燈枯,已處在彌留之際,如果密碼按錯將會啟動自毀裝置,大鼎碎片將會被炸成渣渣!

但是金鋒沒有阻止,他相信一個對自己如此深愛的人,能為自己去死的人,還有什麼理由去不信任呢!

隨著小雪顫抖的手輸入的一組資料,密碼箱蹦的一聲自動彈開,而唯一的一塊煉龍金就靜靜地躺在裡面。

“鋒哥!”、

“嗯!”

“我能求你一件事嗎?”

“說”

“我們生不能同床,但我想死能同穴。”

金鋒沉默著。

“鋒哥!”

“嗯!”

“你怎麼不理小雪了?”

“因為這個我辦不到。”

小雪眼中透出深深的失落!

是啊!自己還有什麼資格要求鋒哥呢!自己難道害的鋒哥還不夠嗎!

想到這裡小雪釋然了,既然鋒哥都已經原諒自己了就已經滿足了,還去奢望那些幹嘛!

“不是我不同意,而是我沒有穴!”

“那天我將會粉…身…碎…骨,屍…骨…無…存。”

轟隆隆轟隆隆……

小雪頓時鳳目圓睜,頭皮炸裂,一口精血吐出,盡數灑在煉龍金之上。

“鋒哥我好悔啊!”

“小雪。”

“鋒哥。”

“去陪柺子爺吧,他老人家把你從小養大,你也去給他老床前儘儘孝吧!”

“嗯,鋒哥,我聽你的,如…果有…來生…我嫁……你。”

“嗯。你安心去吧,詩楠會打理好火努努島。”

此時的小雪面露微笑:“鋒……哥……我……等……你……”

說完香消玉損!而金鋒也已經痛徹心扉。

望著大鼎裡自己流的血淌進每一道裂縫中,大鼎好像是活過來一樣,每一道炸裂縫隙就像是一條條筋絡血脈一樣有了生機。

子墨,永別了!

我的最愛,永別了!

眼前浮現出和子墨的最後一次見面,子墨就像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樣緊緊地依偎在他懷裡,拼命地呼吸著他的氣味,感受著他的體溫。

“金先生。”

“嗯。”

“如果重新讓你選擇,你還會選我嗎?”

“會。”

“如果讓你回到從前,你會選擇回到哪裡?”

“諦都山,我會在帝都山主峰上搭兩間茅屋,聽風歌唱,聽雨哭泣,享太陽溫暖,受月亮淒涼。”

“那我去那裡等你”!

…………………

忽然一片金光金光咋現,儘管金鋒已經睜不開了眼睛,但是他能感覺到老祖宗活過來了,老祖宗滿血復活了!神州的氣運之寶又回來了!

轟隆隆轟隆隆!

四周響徹天際的雷鳴聲已然是吵不醒了金鋒,金鋒已經流乾了最後一滴血,也已經油盡燈枯了!

此時遠在百里之外的金家軍和老貨們只見的山谷之上電閃雷鳴、狂風暴雨,他們知道金鋒沒了,以後再無神眼金,也再無金家軍!

騷包知道盡管他會按照金鋒的安排來安置金家軍們,但是他們活著也就是副行屍走肉罷了,沒有了鋒哥,金爺,老闆兒的日子,他們不如死的好!

一幫子人就靜靜地看著山谷的方向,沒有一個人說句話,就這樣靜靜地站著、看著,靜靜地等待著!

一夜的電閃雷鳴狂風暴雨終於停了下來,東方的日頭也漸漸地冒了出來,天晴了。

一幫人揉了揉眼睛,不對,再揉揉,還不對,山谷呢?

一座巍峨的高山矗立在原來山谷的位置上,連結起了北支幹龍的斷裂處,這一奇觀直驚的一幫人是三魂沒了七魄,驚魂之際也想到金鋒已經長眠山底,頓時悲從心來………。

時光如梭,光陰似箭,天還是那片天,但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在遙遠的天府之國,世遺重點保護單位帝都山的主峰上,一位銀絲素衣的女子站在一側遙望西北方。

她手裡拿了一隻約長三十公分、顏色發暗的銅製煙桿,煙桿上有好些個銅鏽銅綠,老舊斑駁。

如果此刻有認識她的人看見,一定會驚的掉了下巴,這不正是失蹤了三年的曾子墨嗎!

這三年來神州派了無數人無數次的來找她,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金鋒可能去的地方,結果還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了無音訊。

任誰也不會想到她能出現在帝都山主峰上!而她此刻手中拿的竟然是和金鋒第一次相遇幫她買的煙桿。

對,就是那支額爾金煙桿,也就是因為這支菸杆金鋒第一次對她說“你不放手,誰也拿不走”。

曾子墨堅信她沒有放手,她也用實際行動在證明著她不會放手,在三年的時間裡她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堅守在這裡,只為了金先生能兌現承諾!

不管是傷的殘的,哪怕是死的,哪怕只有一具屍體,自己已滿足了!

忽然一陣山風吹過,給這炎熱的夏天帶來一陣陣涼爽,甚是愜意,子墨也不禁撫了撫滿天的銀髮。

突然在不遠的草叢裡傳出句:“好巴適哦!”

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如此寂靜的山峰上比起那山風的聲音更容易被聽見,而子墨卻猶如被高壓電擊中一般顫抖個不停。

“喂!仙女小姐姐你長的好巴適哦!我告訴你哦,你可千萬莫回頭哦。”

“我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哦,我明明是在錦城收破爛的撒,怎麼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怎麼又迷迷糊糊地來到這裡了撒!這裡怎麼有點眼熟呢!仙女姐姐我告訴你撒,我做了好多好多的夢!”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