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元寶本尊 > 撿漏

番外篇 金鋒的妹夫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撿漏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番外麥國釗篇

多年以後,麥國釗都不會忘記在那個下著大雨的上午自己撞上金貝的離奇經歷。

“我叫金貝。我哥叫金鋒。”

“我是騎士團國的公主!”

“是您的女兒!”

“謝謝你養育了我。請允許我,叫您一聲媽媽!”

“我給您磕頭!”

遠遠的,隔著好幾十米,金貝給山曼青磕了三個頭,默默轉身離開。

哥哥說,母親已經夠苦。自己也不願意再去打攪她和文小一平靜的生活。

如果自己去見了山曼青,那隻會給山曼青增加心理的負擔。

這個世界上最濃的是親情,最淡的也是親情!

見過山曼青,就夠了!

正在旁邊收破爛的他看著金貝跪在地上磕頭的古怪動作,四下打量卻沒發現任何異常。

心裡默默叫了句可憐的女人,將錢遞給了賣廢紙的大爺。

就在這時候,自己的那輛n手電動三輪突然間自己啟動鬼使神差撞在了金貝的車上,破爛的車身在金貝的豪車上擦出了一條長長的紅色印記!

“你是怎麼開的車?”

“你會不會開車?”

“你把我的廢品都撞成這樣了。”

麥國釗還以為是金貝撞了自己的車子,怒敲金貝的車頭對著金貝大聲吆喝:“賠!”

“你賠我的東西!”

金貝看了看那其貌不揚的麥國釗輕聲說道:“我有行車記錄儀。是你先撞我的車!”

“你要我賠你的破爛。沒有問題。但你也要賠我的車。”

當麥國釗看過行車記錄儀後,頓時啞口無言。過了半響才憋出一句話:“我加你微信。每個月給你一千塊!”

聽到這話,金貝眨眨眼!

“最多給你一千二。多的沒了!”

“我要吃飯!還要養我弟弟!”

金貝看著麥國釗憋屈祈求又真誠的目光,輕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麥國釗!”

“你的破爛準備送到哪兒去賣?”

“北邊五里橋。”

“今天的廢鐵多少錢一斤?”

“8毛!”

“銅呢?”

“35!”

“易拉罐呢?”

“行。看在你是收破爛的份上,我接受你的方案。每個月1200。分二十年還清!”

金貝搖搖手機衝著麥國釗輕聲說道:“忘了告訴你,從上週開始廢鐵已經漲價了。”

“漲到一塊三了!”

“還有銅,已經漲到43!”

“易拉罐三毛,廢紙殼一塊五,合金門窗你準備賣哪兒。

麥國釗呆呆傻傻看著金貝,再看看金貝的車子上那閃亮的車標和五連號的車牌,本能的迴應:“拆了……”

“拆了就不值錢了。這是名牌合金門窗,你送到任何一家鋼門窗店裡都有人收。光是這些門窗最少都值兩千塊!”

當即麥國釗眼睛鼓得老大!

“還有!”

聽到這話,麥國釗忍不住繃直了身子。

“最值錢的,那是你手腕上戴的表!”

“你一定以為這塊表是垃圾。我告訴你,你發財了!”

“對了。五里橋廢品站那個黑店不要再去了。去四環諦都山廢品站。”

“你這個收破爛的沒眼力界。差評!”

麥國釗沒好氣叫道:“諦都山廢品站都沒開了!”

金貝瞥瞥麥國釗瑤鼻輕哼:“去年就重開了。你這個收破爛的都不看新聞的麼?”

“對了啊。每個月轉賬給我。超過二十四小時,我就報警!”

“我關係好得很。告訴你。別賴的我帳!要不然,我找你弟弟去!”

麥國釗直直盯著金貝的車子走遠,嘴裡喃喃自語:“你牛逼什麼?你對行情那麼熟悉,肯定也是個收破爛的!”

“哼。神氣什麼?”

嘴裡這麼說,麥國釗還是按照金貝所說的話去試了試。

那幾塊合金門窗果真賣了兩千塊,那塊表拿到當鋪裡去也賣了一萬多塊。

發了筆大財的麥國釗履行了對金貝的諾言。每月按時給金貝付賬賠錢。而金貝也按時收款。兩個人在微信上卻從聊過一句。

久而久之,麥國釗還錢也成了習慣。但在某個月的時候,麥國釗接到了退款簡訊。仔細一看才猛然發現金貝已經三個月沒收自己的賠款!

突然的,麥國釗有一些不習慣。試著給金貝發簡訊。又給金貝補了三個月的賠款,但金貝一直沒收。

這時候,麥國釗才想起來檢視金貝的朋友圈,卻是一無所獲。

不過麥國釗還是按照原先的協定,到了每個月的那一天按時給金貝轉錢。不管金貝收不收。

直到七個月後,金貝突然冒頭收了錢款,還對麥國釗發了語音!麥國釗立刻把十個月的賠款轉給了金貝。

臨了,麥國釗還衝著金貝說了一句話。

“人不死帳不賴。”

“我現在對行情門清了!”

過了幾分鐘,金貝發了一個表情過來,附上一句話:“傻子!”

當天晚上,麥國釗就一直重複聽金貝傻子二字,足足聽了整整半夜!

這樣又過了好幾個月,在某一天麥國釗收破爛的時候突然有了好運氣。

第一天在一個箱子裡發現了一千塊現金。

當麥國釗發現這個箱子裡的錢的時候已經是傍晚。當即麥國釗就騎車穿了半座城將錢退還給了賣廢品的人家。而且還拒收對方給的報酬。

過了一週,麥國釗又撞了大運。居然又在一個公司賣出來的紙箱子裡撿到了錢。

這一回,是整整的一紮!十萬大洋!

當天晚上沒來得及歸還,第二天一大早麥國釗就去還錢。卻是發現那個公司竟然倒閉已經人去樓空!

這一天麥國釗魂不守舍到了晚上,最終把錢交給了當地特勤。

第四周,麥國釗又撿到錢了!

這回不是錢,而是三根金條和一大包黃金首飾!

同樣的,麥國釗把這些東西送還給了主人。但根本進不去那豪宅小區。

於是乎,麥國釗就按照皮包裡的名片打了過去。

接電話的叫竹影!

竹影隨口說了一句我知道了,幫我保管下。我有空來拿!

這一等,麥國釗就等了整整兩個月。

兩個月後,竹影果然登門!

跟隨竹影來的,還有一個叫孫柯的,一個長得特別耐看名叫曾子墨的女子。

交還了金條首飾,竹影則把一根金條塞在麥國釗手裡說是報酬!但麥國釗卻怎麼也不收!

“我現在收破爛一個月能掙一萬多,我不差錢!”

“不該我拿的,我不會要!”

“該我掙的,一分不能少!”

送走了竹影孫柯曾子墨,麥國釗的好運就沒了。

又等到兩個月,突然一天,麥國釗在整理自己租住屋子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了一包銀元!

這包銀元,足足有三千多枚。全是袁大頭和鷹洋!

按照當時的收購價格,這些袁大頭最少都值百萬!

不過,麥國釗依然沒把這些東西據為己有,而是交還給了房屋主人。

這時候,麥國釗又遇上了一個難題。

那就是房屋主人已經死了!

這批東西,麥國釗最後毅然上交!

又是三個月以後,麥國釗在收破爛的途中被車子給撞了。

撞了麥國釗車子的,竟然又是金貝!

“你,你……你是怎麼開的車啊?”

看著金貝新開的跑車上那一片稀爛的擦掛口子,麥國釗戰戰兢兢都快要瘋了。

“我走的是非機動車道啊。這回你不能再叫我賠你……撒?”

“哼!誰知道是不是你的責任!”

金貝冷笑著調出行車記錄儀。麥國釗擠到金貝身邊伸直了腦袋看著,臉都貼在金貝的臉上。

看完了記錄,麥國釗抖抖索索叫道:“這回,不是我的責任了吧。”

金貝木然說道:“當然不是。是我撞了你的車!”

麥國釗頓時鬆了一口大氣。

突然金貝冷冷說道:“不過你剛才親了我。你必須要負責!”

麥國釗張大嘴巴,半響才哭喪著臉叫道:“我有嗎?”

金貝笑呵呵說道:“咱們看監控!”

兩分鐘後,麥國釗指著金貝大聲喊叫:“沒親到。沒親到吧。啊。你看見了吧。”

“臉貼著臉都叫親!你要對我負責。”

頓時間麥國釗傻了眼:“這都能叫親?”

“當然!”

“你親了,就必須要對我負責。”

麥國釗頓時傻了:“我能不能不負責?”

“不負責?”

“那我就告你非禮加xx!”

第二天金貝就搬到了麥國釗院子裡跟麥國釗一起收起了破爛。直到有一天,一個黑不溜秋瘦骨嶙峋的男人過來找自己。

那男人自稱是金貝的哥哥。這可把麥國釗嚇得手足無措六神無主。

當天麥國釗給自己的大舅哥做了一大桌好菜,自己也喝得來醉死過去!

翌日,金鋒便自走了。

“你哥怎麼說?”

“我哥說,他要送你個廢品站!”

“不要行不行?”

“當然不行!我哥說出的話,第一帝國的老闆都不敢拒絕!”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