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元寶本尊 > 撿漏

番外篇 李天王金鋒巔峰對決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撿漏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番外(金鋒和李天王巔峰對決)寫得特別好

作者龍駿翔

閒庭信步的殘陽之下.兩道身影被漸漸拉長...

“自打鼎成之後,我也從老祖宗那瞭解到了所有的起源.這輩子也沒有遺憾了.”

乍一聽到這話,其中一道寬如滅霸般的身影微微一滯,隨即又放鬆下來。

滄桑的聲音伴隨著絲絲風聲在輕輕呢喃。

“還有。我們還沒過手.”

那瘦小的身影轉過身來,卻不是金鋒又是誰?

鼎內歸來後,這些年金鋒體內所留有的暗疾統統煙消雲散.毫不誇張地說,現在的金鋒比他在全盛時期的身體還要強上幾分。

忽而一道鷹視狼顧直打那道偉岸的身影。

“哼.”

卻見那人氣勢節節攀升,身後彷彿屍山血海一般,那凌天蓋世的殺意瞬間瀰漫開來,相比之下絲毫不亞於那犀利的鷹視狼顧。

“那來?”

“來.”

兩人似有默契一般,各自向後走去。

“用刀,想試試。”

“好!”

話音剛落.李天王眨眼便到了金鋒跟前.丹勁大宗師的實力在這一刻彰顯的淋漓盡致.

幾乎同時,金鋒也動了,只見他手中一道寒芒閃過..便自不見蹤影.

天王瞳孔微微一縮,趕忙右腳發力,在空中頃刻間完成了一個漂亮的轉體。

反過身來定睛一看,一道身影傲然出塵,直立對面.

“小峰,刀更快了”

“你也是,都能躲了.”

兩人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誇讚而放鬆.反而是體內的熱血逐漸沸騰起來。

彈指間,兩人又動了!

如果說剛剛只是試探的話,這次可是動真格的了。

金鋒只覺得一股勁風撲面而來,比起當年已經不只是割裂肌膚了,那股勁風彷彿在他腦海裡慢慢形成了一個字:“死”

金鋒面色一凜,他深知這一拳的危險,來不及多思考.飛星逐月瞬間使出,手中的刀在這一刻幻化成殘影。

天王眼神微微眯起,鋒利的刀芒迫使他不得不變招,但一拳既出哪有收回的道理,變招之餘,拳風已至。

金鋒無奈,牙關一錯,在空中扭展腰肢愣是接了下來.強忍著那能打出破空聲的拳風的疼痛.金鋒輕輕落地濺起些許灰塵。

金鋒不好受,天王同樣如此.手臂上幾道觸目驚心的刀痕夾雜著絲絲血跡.天王微微皺眉.似乎在對這傷口表示疑惑。

“徐夫人劍沒了,這兩年沒事兒尋摸了這把——龍鱗.雖不及它殺氣畢露,但也湊合用.”

聽到這話,敦實壯厚的天王眉頭緩緩舒展開來.

“再來!”

沒有多餘的廢話,天王大步流星上前,一改前兩次打法,這次不拼速度,拼的就是

貼身擂打!!!

這是種狠戾的打法,雙方在極短的距離只能透過硬碰硬的方式來攻擊對方,直到把對方打趴下為止.

金鋒嘴角上揚,面露不屑,只見他手掌一開一握,那龍鱗徑自消失不見.對這招早已見慣不慣的天王來說根本無傷大雅.他腳下一踏弓步直插上前,粗厚的大手彷彿要把金鋒瘦弱的身軀撕裂開來.

在這等強硬的攻勢之下,金鋒肩膀一晃,他的身影已然出現在天王懷中/

來不及多思考天王胸膛一挺,那迎面而來的威壓讓金鋒不屑的臉龐微微變色

那消失的銀芒不知何時又出現在了手中.這次的招法頗有些八斬刀的風采.

只見金鋒手中的龍鱗不斷變化.

“撐天虎尾刀!!”

這種殺招早已失傳,如今卻是用在天王身上,可見這次是動了真格.

“不好!”天王暗叫一聲同時虎軀一躬直頂那幻化成殘影的刀光.

他橫由他橫

明月照大江

丹勁宗師早已心如止水,面對這跌出不窮的殺招天王一一變招化解.

那染傷的手臂上血不斷向外湧出,青筋暴起之下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轟轟!!

空氣中爆發發出陣陣音爆———

金鋒手中的龍鱗徒然一滯.隨即從手中跌落

“刀沒了!”天王心中嘶吼!

從一開始、天王對於金鋒的刀便甚是恐懼.饒是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武道之心在這一刻也有了一絲喜悅

金鋒感到了手上傳來的劇烈痛感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硬接了這一頂,金鋒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在移位

連喘氣的功夫都沒有,天王下一波攻勢如約而至.只見他原地轉身,猛地一記掃堂腿如剛出膛的炮彈一般伴隨著一陣破空之身,他的雙手也沒閒著,一提一拉,金鋒整個身軀像個小孩兒一般被控制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王怒吼一聲天地都彷彿為這凌天的戰役失去了夕陽的血紅開始變得陰沉.

如此一來,便是勝負已分了.但出人意料的是,金鋒在這一刻停止了反抗,就連天王都有些意外.

“放棄了?”天王心中暗道.

卻見金鋒鬼魅般抬起雙腿,凌空倒掛住天王的脖子.猛地一下墜落.強大的重力加速度帶來的失重,讓天王難以抵擋,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襲來,饒是丹勁宗師也難以抵擋.

天王直直被甩飛出十幾米遠濺起浪花般的灰塵

待到灰塵散去,天王儼然無力再戰“我早該想到,是你!!小翔當年愣是在你手下連兩秒都沒撐過化勁的大富更是連你的邊都沒沾到.連曉飛拼刀都輸的那個特戰在你手裡十秒都不到便筋脈盡斷.”一口氣說完這些天王一陣氣血翻湧,一絲淡淡的血從嘴角流出....

這可是丹勁宗師,這世上已是絕無僅有了,能傷他的.........只有........“罡勁!!小鋒,你藏的好深啊!”

說完這最後一句話,天王那滅霸般的身軀轟然倒下,在那最後一瞬間,金鋒動了.

天王在倒下的那一刻看見金鋒化作陣陣殘影.連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便已經將他扶起

“老祖的鬼谷凌雲步.風過無痕跡.真的是你!”

“你眼光就沒有差過!”

“抱歉,下手重了點.楠哥!”

一把推開金鋒的身軀,天王沒好氣道:“一邊去.老子還能行.”

金鋒眯眯眼,天工之手飛快的在天王胸膛之上點了幾下.頓時天王的氣血便平靜下來.如果說剛剛還是那狂暴巨獸的氣血,現在就如同溫順的魚兒一般在寬如大海的經脈中靜靜遊淌.

“你小子怎麼進的罡勁?”

金鋒笑了笑:“你猜!”

天王頓時怒目圓瞪,正欲發作之時,一陣空靈婉轉的聲音自遠處傳來.所到之處都彷彿帶上了雪花的清香,要那被殺意瀰漫的天都溫柔了下來.

“金先生,詩楠大哥,開飯啦!”

天王暗自嘟囔了兩句便不再吭聲,反手給了一個金鋒鄙夷的眼神.那樣子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只見金鋒黝黑的臉龐笑意更盛,緩緩走到一旁,手臂輕輕一動,那橫臥在地上的龍鱗像是被施法一般自動回到了金鋒的手上

“走吧,天王,去嚐嚐子墨的手藝,你不一直想著麼!”

一聲細微的哼聲從天王嘴裡傳出,隨即天王便不再回頭,自顧向前走去.金鋒笑著搖搖頭.隨即便跟上.

兩人的身影並肩而行,隨著夕陽一起消失在了這醉人的茫茫夜色之中.........

(完)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