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任怨 > 仙道方程式

第二百九十一章 怎麼個不太平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仙道方程式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天水宮就是負責雲洲到東明洲通道的那個宗門,出事的人就是沈鳳書自己。

嚴格意義上來說,沈鳳書只是出了點小小的意外,但是並沒有性命之憂,他現在人還好好的在這裡呢!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把守通道的宗門自己門人搞事情,那是出了大事的。

雖然沈鳳書已經很久沒聽到那邊的訊息了,但他不用打聽也知道,天水宮現在,那是實慘,慘不忍睹。

明面上,有芷青魔女背後撐腰的胡冷霜,帶著小白和小青,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在要天水宮給出交代。暗地裡,有無數期待取天水宮而代之宗門在暗中各種設計,而在更深更隱秘的地方,一些出於各種目的的人同樣也在出手打壓。

看起來天水宮只是要簡單的付出點賠償就能息事寧人,無非就是賠償多少而已,可是聰明人卻已經看出來,天水宮距離除名已經不是很遠了。

守著通道,遠不止看起來只是接送幾個人那點蠅頭小利,這背後,有著巨大的利益。兩個大洲之間的唯一交流通道,獨佔了所有物資進出的渠道,這豈是一點區區財貨?那是金山銀海靈石湖泊啊!

這就好比地球上的海關,放屁油褲襠的肥差。不,這比海關還要誇張,整個大洲的唯一運貨商甚至可能還是進出口商,這裡面的利益,簡直比天還高,比海還深。

自古財帛動人心,凡人如此,修士難道就有例外?

更重要的是,那是唯一通道,不管是飛昇聖人還是煉氣後輩,都只能從那裡過,別的不敢說,但通道里的行蹤卻是完全可以掌握的。

要是一直相安無事,別人想找麻煩也不容易,可你這不是讓通道里的客人出事了嗎?那還說什麼?趁你病要你命,弄死!

天水宮守著的是雲洲到東明洲的唯一通道,而飛雲舟也是溝通東明洲和南崖洲的唯一交通工具,性質上是異曲同工。真要說不一樣,那就是修為極強的高手可以靠著自身修為更快更好的在兩大洲之間跨越,不用飛雲舟。

這也是為什麼負責飛雲舟的飛羽門暫時還沒有多少宗門動他們的緣故,畢竟厲害的高手都能自己搞,看不上那點凡俗界的蠅頭小利,所以重要性不是那麼的高。

可現在沈鳳書忽然提到了天水宮的事情,現在大家人還在飛雲舟上,那這話可就不是簡單的說給那個短鬍子中年人聽了。

說實話,短鬍子中年並不在意,在飛雲舟上發現一個肥羊,偷偷摸摸幹掉又不是什麼大事,只要沒人追究,這事情根本不會掀起什麼波瀾。以前又不是沒幹過,大驚小怪,小肥羊真是異想天開。

“天真!”短鬍子中年冷笑一聲,伸手衝著沈鳳書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冷笑著轉身。

只是一轉身,看到眼前的景象,短鬍子剛剛冷笑的表情瞬間收斂,飛速的換成了一副諂媚的笑容,迎了上去。

他的正前方,也就是剛剛背對的地方,突兀的出現了一個白衣如雪衣袂飛揚絕美的女子身影,而這個絕美的影子,卻是很多人都知道但卻從沒見過的。

飛雲舟法寶的主人,飛羽門常年負責東明洲南崖洲飛雲舟控制的副門主燕白薇,元嬰巔峰,只差一步就能邁入出竅期的高人,輕易不見外人,在這條航路上,威名赫赫,坐鎮航路百年,還從未有人敢捋鬍鬚,飛雲舟百年間一直安然無恙,燕白薇功不可沒。

只不過,從來在飛雲舟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燕白薇,怎麼會突然出現?

“燕……前輩!”短鬍子中年嚇的嘴唇都哆嗦了,他剛剛才威脅了沈鳳書,燕白薇就出現在自己身後,什麼情況?

“我很好奇。”燕白薇明媚的一笑,周圍眾人彷彿看到了一片蓬勃的春光,無比的溫暖:“我就是想知道一下,你剛剛說的飛雲舟上不太平,指的是什麼?怎麼個不太平法?”

話語是正常的話語,語氣也是正常的語氣,就如同兩個人聊天一樣的平常,拉家常般的感覺,可是聽在短鬍子中年的耳中,卻彷彿是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聲音。

“咯……咯……咯!”眾人沒聽到短鬍子中年的回答,卻聽到了一陣咯咯咯的聲音。

更奇怪的是,咯咯咯的聲音並不是一個人發出來的,而是數十人一起,牙齒打顫急速叩響的聲音,交織在一起,變成了一首外人聽起來有點動聽,但局中人卻如墮冰窟的交響奏鳴曲。

這幾天對沈鳳書這個大肥羊動心的可不止是短鬍子一個人,有些人甚至明目張膽的互相討論過,就在剛剛上飛雲舟的時候,也都互相聊過這些。

看上一個肥羊,在飛雲舟上動手,以前這種事情並不是沒發生過,誰能得手算誰的,反正飛羽門不在乎,燕白薇也不在乎,被對付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活著不會有多少人關注,死了也不會有多少人記得。

可是這次有點不一樣了。因為剛剛沈鳳書問了一個誰也無法逃避的問題,上一個讓客人出了事的天水宮現在是什麼下場?

沒人提出這個問題之前,不會有人覺得對付一個小肥羊會是多大的事情,包括飛雲舟的主人在內。修行界弱肉強食,你自己不行,還要招搖,那你就該死。

可在沈鳳書提出這個問題之後,性質立刻就不一樣了。以前微不足道的小事,現在變成了生死攸關的大事,還是針對飛羽門的生死大事。

燕白薇不知道飛雲舟上有人做小動作嗎?這是她的法寶,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只不過她不在乎而已。一個螻蟻的生死,怎能讓她在意?但現在,燕白薇忽的意識到,自己以往的縱容或者無視好像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以前的事情絕不能再重演,心中已經大驚失色的燕白薇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眾人面前,含著笑問了那個短鬍子中年一個簡單的問題,飛雲舟上怎麼個不太平法?

咕咚!短鬍子中年終於在牙關打顫一番之後,再也無法承受那種恐怖的壓力,雙膝一軟,直挺挺的跪在了白衣如雪的燕白薇的面前。

“前……輩……”短鬍子中年幾乎要哭了,想開口求饒,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只是顫抖的叫了一聲前輩,就再也說不下去。

“飛雲舟上有不太平嗎?”燕白薇看都懶得看一眼這個快要癱軟的傢伙,雙目直視著沈鳳書的雙眼,問的卻還是剛剛那個問題,卻巧妙的換了一個問法。

“沒有!”短鬍子中年趕忙斬釘截鐵的回答道,再沒敢有一點的歪心思。

“確定沒有?”燕白薇再次確認道。

“真的沒有!”短鬍子中年同樣又一次斬釘截鐵的回答道,身體內彷彿有了力氣,雙眼盯著周圍那些同樣嚇得不輕的傢伙們,惡狠狠的,如同餓狼一般。

“小傢伙,你聽到了?”燕白薇微笑著衝著沈鳳書道:“在飛雲舟上,沒什麼不太平,很安全。”

“當然!”沈鳳書也笑了起來:“對此晚輩深信不疑!”

以前這飛雲舟上有沒有什麼不太平之處和自己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此刻飛雲舟上再沒有人敢動自己,這才是真的。

“你剛剛的玩笑話讓我們的小傢伙誤會了。”燕白薇目光終於從沈鳳書臉上收了回來,低頭看了一眼如同狗一般跪在自己面前的短鬍子中年,平淡無比的說了一句:“你跪錯方向了。”

“我該死!”短鬍子中年人毫不猶豫的罵了自己一句,然後身手矯健的跪著轉向了沈鳳書,咚咚咚就是三個響頭:“我胡說八道,公子你大人有大量,千萬繞過我這一遭!”

“你年紀也不小了,下次記住,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啊!”沈鳳書很滿意的指點了中年人一句,卻沒讓他起身,生受了這三個響頭:“你看,有話好好說,什麼事不能商量呢?對不對?”

“公子教訓的是!”中年人臉上連一點悲憤的表情都沒有,只是一臉的慶幸,連連答應。

燕白薇再次認真的看了一眼沈鳳書,終於轉身,留下一句:“各自準備好,飛雲舟馬上出發!”美豔的身影當場消失。

嘩啦,燕白薇一離開,現場當場坐到二十幾個修士,都是之前對沈鳳書有過異樣心思的。此刻壓力一減,已經癱軟的雙腿頓時間再也支撐不住,紛紛坐倒。

“罪魁禍首”沈鳳書此刻卻是悠哉遊哉的從他們身邊經過,還不忘記好整以暇的帶著真誠的微笑一個個的點頭。

人還是那個人,看起來依舊不堪一擊,肥的流油,可是在場眾人卻再沒有一個敢再打沈鳳書的主意,至少在飛雲舟上,打死他們都不敢。至於到了地頭會怎麼樣,到時候再說。

這趟飛雲舟,應該會很太平,不會再有什麼不開眼的傢伙找自己麻煩了。沈鳳書十分滿意的溜達著,一邊欣賞著第一次登上的飛雲舟,一邊慢慢吞吞的溜達到了自己的房間區域。

房間很奢華,巨大的房間,各種豪奢材料打造煉製的陳設,甚至還有一個小小的聚靈陣,讓房間內的靈氣十分的濃郁,完全配得上高昂的價格。

在房間裡安頓下來沒多久,飛雲舟就是輕輕一振,離開了“碼頭”,由慢到快,不一會就消失在雲端。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