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任怨 > 仙道方程式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出所料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仙道方程式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鄭康平骷髏留下的只有一個地址,南崖洲這片延綿數千裡山脈的某處,具體範圍應該在至少百里方圓之內,本來沈鳳書以為自己需要找一段時間,卻沒料到驚喜來的這麼突然。

有戰場掃描系統,沈鳳書倒是從來沒擔心過地方不好找,再複雜的地形戰場掃描系統都能短時間內建立一個三維模型精準的尋找,但運氣來了山都擋不住,連高科技裝備都沒來得及動用,目標就已經找到了。

一個形狀獨特的S形山谷,在第一個拐彎處有一個巨大的石頭,石頭上光禿禿的長著一棵巨大的老樹,特徵十分的明顯,一眼就能看到。

石頭很大,光是露出來的部分就有上萬平米,上去一萬個人都不會顯得擁擠。不過現在石頭上一個人都沒有,除了滿滿附著的青苔之外,就只有一棵已經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巨大的老樹殘幹。

那棵老樹直徑足有三十幾米,周長妥妥的超過了百米,在地球上沈鳳書從未見到過有這樣粗的樹,聽都沒聽說過。地球上最粗的樹是百騎大慄樹,生長在地中海西西里島的埃特納火山的山坡上,樹幹直徑達17.5米,周長有55米。可在這棵老樹面前,簡直不夠看。

一時之間沈鳳書也沒看出來這是什麼樹,反正已經死了,只剩下一段幾米高的殘幹,渾身焦黑,應該是被雷擊之後又燒過。

這麼大的樹,還直接硬生生紮根在一塊巨巖上,居然沒把巨巖給撐裂,這麼作妖的樹,被雷劈才是正常的吧!

樹幹上半部分不知道被誰取走了,雷擊木是煉器的好材料,何況還這麼大,只剩下這麼一個“樹樁子”留在原地,估計也沒人看得上眼。樹樁子頂部也是參差不齊,從樹幹底部一直到頂部都已經被青苔鋪滿,但除了細小的青苔就再無其他植物。

也正因為這些青苔的存在,從上方看下來,這裡也就是一片正常的綠色區域,遠離人跡,深山老林,有這麼一塊綠油油的地方不是很正常?也沒有絲毫的靈氣外洩,就算是有修士經過也不會發現,最多隻是對那個粗大的樹樁子多看一眼,然後就會再不關注。

地方太普通了,普通的沒有一點特色,最關鍵的是沒有一點額外的靈氣,和周遭一模一樣,誰會特別注意?就算是修行,修士也會找一個靈氣充溢的洞天福地吧?誰會來這種鬼地方?

偏偏沈鳳書就來了,樂顛顛的,此刻看著那個乾巴巴的樹橛子就如同看著稀世珍寶一般。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樂顛顛的跑到了大石頭上,拍了拍巨大的樹樁子,然後沈鳳書傻了眼。

骷髏頭留給沈鳳書的就只有一個地址,這個地址有什麼,怎麼開啟怎麼拿到完全沒有概念啊!這該怎麼辦?

石頭能滋養這麼大的一棵樹,尤其這個尺寸的大樹根系有多發達,居然沒被撐開,顯然是不正常的。沈鳳書第一時間就把神識探了進去。

隨後沈鳳書就發現了一些端倪。碩大的石頭內部,有那麼一些殘留的靈氣精華的微粒,十分微不足道,但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那棵大樹會長在石頭上硬生生把根部扎入瞭如此堅硬的巨石內部的原因,那些原先還十分濃郁的某種靈氣精華才是大樹的目標。

很特殊的是,這石頭越是內部深處,神識想要探進去就越難,沈鳳書自問現在自己的神識絕對不弱,可也花費了整整兩天多的時間才把巨石內部徹底的探查了一遍。

露在外面的石頭就已經如此的巨大,埋在地裡面的尺寸更是驚人,足有外面的五六倍大小,沈鳳書最粗大的那根神識絲猛鑽,鑽了足足兩天多的時間,才把那塊巨石鑽透,把每個角落都檢查了一遍。

實心的巨石,除了被樹根鑽進來填充的部分之後,全都是實心的,什麼都沒有。

沈鳳書有點撓頭,鄭康平骷髏頭裡留下這個地址,原因是什麼?以前鄭康平的記憶中可沒有這些,煉化骷髏頭才得到的,這其中的奧秘,沈鳳書也猜不出來。

不是岩石,那就是山谷了。沈鳳書不厭其煩的在山谷裡搜尋了幾個來回。幾公里長的山谷,沈鳳書的神識探查加上戰場掃描系統最大功率的集中掃描,就算是地下一百米山壁一百米內部都探查了一番,只發現了幾條暗河水脈,以及一個空間並不是很大的封閉空腔。

剛發現空腔的時候,沈鳳書還驚喜了一下,覺得自己找到了,可是神識仔細探查一番之後才發現,那就是個空腔而已,什麼都沒有,空歡喜一場。

來回來去的反覆搜尋了幾次,搜尋的同時,還伴隨伏羲強大的計算分析,但幾次之後沈鳳書也放棄了。這種程度的搜尋都不能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那說明這地方根本就沒什麼不對勁的。

沈鳳書再次坐在了最開始看到的大石頭上,背靠著巨大的樹樁子,邊休息邊琢磨。

好像自己的運氣一下子耗盡了一般,都找到地方了,卻在這方寸之地搜尋了半個月沒什麼發現。這一刻,沈鳳書都有點想要打道回府了。

一個莫名其妙的地址,還是以一種莫名其妙的方式出現在自己眼前,自己空跑這一趟到底是做了個什麼?

不對!沈鳳書忽然想到,自己探測了岩石,探測了山谷,但好像一直沒有探測背後的這個巨大的樹樁子。

樹樁子就在一眼看到的地方,和巨石一樣,可沈鳳書就是不知不覺的就忽略了,太不應該。

發現自己的疏漏之後,沈鳳書再次精神了起來,先飛到空中,從上到下細細觀察了一番。

被雷擊之後損毀的巨樹樁子,除了大,沒什麼特殊的。靈氣和周圍一樣,也沒什麼突出,就是一截死了不知道多久枯木樁子而已。

隨手抓住上面的一截,輕輕用力,早已經被風水日曬雨淋霜凍不知道多少年的朽木就變成了大小不一的碎屑。

神識掃過,樹樁子雖然大,卻暴露在外,比巨巖探查起來可容易多了。很輕鬆的,沈鳳書就探查了全部。

樹根的部分,沈鳳書在探查巨巖的時候其實已經一道探查過了,露出地面的部分沈鳳書的神識絲來回幾次,都沒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甚至因為在來回幾次之後,沈鳳書有些急躁,一不小心用力過猛,導致一側的樹樁子部分嘩啦一聲,整個的變成了朽木碎塊坍塌了下來。

神識都可以御劍御物,以沈鳳書現在的神識強度,弄碎一些朽木塊也不意外,但這卻讓沈鳳書剛剛才升起的一點希望徹底破滅。如果這大樹樁子已經變成了一堆朽木,那裡面也不太可能再藏著什麼秘密了。

有點不死心的沈鳳書,再次花了半個月的時間,重新把巨巖以及山谷裡的一切逐寸逐寸的都檢查了一遍,甚至最後暴躁的將那個巨大無比的大樹樁子用神識全都震成了指頭肚大小的碎片,最終什麼都沒發現,指天大罵一番,這才悻悻的離去。

這個人跡罕至的山谷再次恢復了平靜,就在沈鳳書離開之後的第五天,一道強悍的神識悄然降臨,將沈鳳書仔細挖地三尺一般檢查過好幾次的山谷重新探查了一番。

這股神識強大到讓沈鳳書望塵莫及,只是一會的功夫,就把這片區域地下百丈的範圍都探查了一遍,和沈鳳書一樣,一無所獲。

神識的主人有點不甘心,再次探查,不一會,山谷的某處就發生了山崩地裂一般的變化,沈鳳書探查到的那個山壁內的空腔就被硬生生的從山腹內翻了出來。裡面的幾塊小石頭被詳細的檢查一番之後碎成了齏粉,幾處水脈也被瘋狂的截斷翻了出來。

沒發現什麼東西之後,強悍的神識沿著水脈上游下游細細探查了一番,終於確定,真的沒有什麼東西。

耗費了這麼大的功夫,等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神識的主人有些惱羞成怒,幾條水脈如同被無形的大手掐住,整個的掀翻到了地面,嘩啦一聲,無數的水滴散落的到處都是。

那塊碩大的岩石,也同樣沒逃過,暴怒的神識震盪之下,沈鳳書花了兩天多時間才能探查透的巨巖,瞬間變成了拳頭大小的碎片,轟隆一聲坍塌成了一堆。

就這估計還不解恨,不到片刻,周圍數百里之內,至少有四頭已經成了氣候的妖物被粗暴的攝到半空,連嘶吼聲都沒發出來,就被凌空捏成了一團血泥,妖物體內的某些新鮮的生氣瞬間被抽空,轉眼間就只剩下一團暗黑色的乾涸腐敗的灰燼一般的東西,被風一吹,化成了一片塵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還以為你是有大氣運傍身的幸運兒,也不過如此。”虛空中彷彿有人在自言自語一般的呢喃了一句,緊跟著就是一句自嘲:“也是,一個築基小輩能找到什麼好東西,疑神疑鬼,虛驚一場,浪費時間!”

“不過連續遇上老夫兩次都能死裡逃生,也是大氣運吧!”說完又是一句,說話的人終於釋然:“哈哈哈!是了,定然如此!”

山谷再次回覆了死寂,再沒有了動靜。

轉眼又是一個月,沈鳳書在周圍區域晃盪了一大圈,不緊不慢的轉悠著,每天一幅畫的修行著,終於溜溜達達的再次回到了這個山谷。

一看到山谷的景象,沈鳳書就笑了出來。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