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琳甫 > 一劍定洪荒

第43章 迴歸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設定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一劍定洪荒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初八傻愣愣地站在那裡,足有半個時辰才轉過頭來看看周圍。

這還是以前的那個世界,自己終於又回來了。馬上就要回到無憂院,見到秦嬌,陸小漂,杜青雲他們了。

想到這,他一展雙翅,一陣急速旋轉,直衝雲霄。他在白雲之間急速飛行,身邊一群飛鳥被他甩在了身後。

他回頭衝那群鳥做了個鬼臉,回過頭來猛一發力,“嗖”一下,把那群飛鳥甩的無影無蹤。

也許是歸心似箭的原因,初八隻聽到耳邊響著“嘶嘶”的風聲。白雲都像長了翅膀,飛一樣往後跑雲。

從王城到落日峽谷騎馬用了一個多時辰,而現在只不過才一刻鐘,初八便遠遠看到了王城。

原來從高空中看王城是這樣的呀,真的太壯觀了。看著那些高大的宮殿,還有一排排整齊的樓房。

要是所有的人都能生活這麼美的地方,那該多好。

轉眼之間,初八已經到了王城近郊。他在離王城西南二里的地方落到地面。他怕這樣一直飛進王城,會被人當成怪物。

還是走著回去比較符合他現在的身份,必竟自己還是一個入武院不到半年的新晉弟子。凡事不能太過張揚,這是酒鬼長老交待他的,他一直牢記心間。

他下到地面,一刻也沒休息,便直奔城門而去。

城門還是他剛來王城時的樣子,還是那扇又高又厚的紅色大門,沒有因為他失蹤這幾個月有任何變化。只不過,守門計程車兵換了一撥又一撥。

他來到城裡,走在大街上,看到大街依舊是那麼熱鬧。街道兩邊各式小吃,看得他直流口水。可是現在自己身無分文,這些也只能看看。

他突然想到了芙蓉酒樓還有個妹妹。當初答應會常來看她,可這一走就是三四個月,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如何。就去看看她吧,順便讓她請自己吃頓好吃的。

想到這,他便徑直往芙蓉酒樓走去。

轉過兩條街道,便來到了芙蓉酒樓門口。這酒樓當真氣派,四層高的樓體,通體紅色。八角飛簷的門臉,由兩根合抱粗的巨木頂起。

一塊紅底金字的招牌,上寫“芙蓉酒樓”四個大字。門品一對大石獅子,一隻足有千斤。

初八剛想邁步往裡走就被門口的小二攔住了。

“你幹什麼的?”

“噢,我來找人,找一個叫劉香兒的姑娘。”

“我們這可是高階酒樓,你離遠點,我進去給你喊一下。”

初八已經見慣了這種人的嘴臉,便也不以為然了。他往後退了幾步,站在石獅子的外面等候。

就在這時,五短身材,滿臉橫肉的漢子,帶著幾個僕人左搖右擺的來到酒樓門前。那胖子抬頭看了看酒樓的招牌,回身衝幾個手下道:“一會看我眼色,給我使勁砸。”

“收到。”眾僕人同聲回答。

初八感覺此人為何如此熟悉,卻一時又想不起來是誰。

一夥人正住裡走,卻碰上了劉香兒往外出。那男子伸手把香兒給攔了下來。

擠眉弄眼地道:“小娘子,最近過的如何,可有想我?”

“你滾一邊去。”劉香兒氣的小臉通紅,怒目圓睜。一推那人的胳膊,往外便走。

初八一看是劉香兒,也往前走了兩步。劉香兒看到初八,飛一樣跑了過來。

一把拉住初八的手道:“初八,這麼久了,你怎麼也不來看我,我還以為你都不記得我了。”

“哪能呢,我在王城的朋友五個手指就能數得過來,我怎麼會忘記你呢。前陣子我被困在了外面,今天才剛回來。這不,就來看你來了。”

此時那漢子也跟了過來,他晃晃的走到初八跟前。用手一指初八道:“你幹什麼的,趕緊滾蛋。這是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說著話就去拉劉香兒的手,劉香兒趕緊躲開。並厲聲喝道:“你滾開,誰是你的女人,你不要臉。”

“喲喲喲,生氣啦,還生氣啦。我說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在這王城有誰敢說半個不字。”

說著他轉過頭衝著僕人問道:“你們說吶?”

“那是,在這王城,我們家公子看上的人,誰敢動?”

到了此時,初八才認出那個滿臉橫肉的人來,他就是打死劉香兒爺爺的那個劉越。

初八本想出手教訓一下他,但轉念一想:“如果出手,怕會連累酒樓。他必竟是四大家族劉家的公子。”

初八突然想到了辦法。他往前走了兩步,擋在劉香兒的前面,一臉不屑地問道:“劉公子,可還認得我嗎?”

劉越睜著他的小眼睛,上下左右來回打量了幾遍道:“你誰呀,我任什麼認識你呀?你瞧你這一身窮酸相。”

初八故做神秘地道:“那我提醒你一下,當初你出手打死香兒的爺爺,還想把香兒強搶回府……”

初八說到這裡,沒有再往下說。他輕輕的轉過頭來,瞧著劉越。

劉越的小眼睛嘰裡咕嚕地圓了兩圈,突然拿手在面前不停地點著道:“噢,我想起來了。當時有一個拿著王宮的玉牌,把我給擋住了。那人就是你。”

“劉公子好眼力。怎麼?今天又來舊戲重演?”

“你說,怎麼哪裡都有你呢?你今天難道又要壞我好事?”劉越說著來了氣性。

“我今天就跟你說一句。如果你敢動這姑娘一手指頭,公主不會輕饒你。不信你大可以試試。”初八說這些話時,氣定神閒,好像真有那麼回事一樣。

劉越這下有點拿不準了,他不相信公主會為這麼一個小丫頭找自己麻煩。但這小子確實有王宮玉牌。

他小眼嘰裡咕嚕轉了幾圈,指著劉香兒道:“行吧,算你運氣好,攀上公主這棵大樹。”

初八將手向外一攤道:“劉公子請。”

劉越一揮袖子,斜著眼看了看初八,“哼”了一聲,帶著僕人走了。

劉香兒趕緊湊過來道:“你膽子真大,也拿公主的名號撒謊。你就不怕公主知道了降罪於你。”

“哈哈,被你看出來啦?這人我早晚會收拾他。”

這時酒店童長櫃也出來了,他看到劉越帶著家僕走了。心中正奇怪呢,當他看到初八時,他明白了。

因為他一眼就認出了初八,上次救下劉香兒時他也在場。

幾人一陣寒暄,便把初八讓進了店裡。

“咕嚕……”

初八的肚子一陣大叫。初八趕緊拿手捂上,笑了起來。

“你餓了吧,香兒,快叫後廚弄幾個好菜,你陪初八在這邊吃邊聊。前面我讓別人去頂著。”長櫃笑著衝香兒道。

劉香兒應了一聲,快步跑向後廚。

“多謝掌櫃款待,我就不客氣啦。”初八衝掌櫃一拱手道。

“噢對了,那個劉越經常來找麻煩嗎?”初八面色嚴肅地問道。

“偶爾會來,每次都是我出來阻攔。在這街上,我還有兩分薄面,但我也不能徹底斷了他的念想。”掌櫃說著搖了搖頭。

“這事,我會想辦法,今天要不是怕連累到酒樓,我一定廢了他。”初八狠狠地道。

“你可使不得,他家是四大家家族之一的劉家。連王宮都惹不起他們。為了香兒好,嚇嚇他就行了,切莫動手。”

掌櫃聽聞初八要傷劉越,心中惶恐致極。生怕初八在酒樓惹出什麼禍端來。

“行,我明白。我不會給你酒樓帶來麻煩地,這個你放心。”初八笑了笑道。

“好好,這樣甚好。香兒就像我的閨女一樣,你是她朋友,來到這裡也不必客氣。一會讓香兒陪你聊會,我先到前面去招呼著。”掌櫃說完便往前面走了。

香兒很快端來了幾個好菜,還給初八來了一大碗米飯。初八一邊吃,一邊詢問香兒在這裡的生活情況。

原來,這裡的長櫃無兒無女,自從香兒來了之後,便像女兒一樣疼愛。香兒也很能幹,幫著他們把酒樓打理的風聲水起。

聽到這裡,初八已完全放心。這比他現在的生活要好的多。

吃完飯,兩人又聊了很久。劉香兒見到初八,總想把自己身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他說說。可見面才一個多時辰初八便要走了。

她想挽留,卻沒有開口。初八能來看她,她已經心滿意足了。

劉香兒把初八送到酒樓門口。

初八微笑著道:“放心吧,如果不出意外,我會經常來看你的。如果你有麻煩,你就來天宏武院的無憂院找我。記住,有事一定找我。”

劉香兒目送初八走遠,方才返回店裡。

初八吃我飯,看了朋友。接下來便是要回無憂院了。

初八回到無憂院,會引起什麼樣的震動?請繼續關注《一劍定洪荒》關注初八不平凡的人生。求關注,求收藏,求推薦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