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琳甫 > 一劍定洪荒

第42章 分別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設定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一劍定洪荒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突然,初八感覺自己的靈泉之中似乎有些異樣。他趕緊開啟神識檢視。

只見在他的靈海之中有一處模糊氣團。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是什麼。初八試著用精神力去引導他。這一試卻讓他看清了,那是一道特異的精神力。

初八試了很多種辦法,都沒能把這道精神力融入到靈泉之中。最後他集中所有人精神力把那道精神力緊緊的包裹起來,不停的催化。

終於,在初八不懈努力下,那道精神力被融入到了靈泉之中。但此時初八感覺身休有了一些變化。

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背上像有蟲子在爬,又像有刀子在割。他咬牙蓄力,隨之便是仰天長嘯。

隨著“啊……”一聲長嘯,初八的背上展開一對翅膀。一對以元氣化成的白色透明翅膀。

桑月聽到初八一聲大叫,也顧不上鍋裡的飯,馬上跑了出來。當她跑進石門便直直立在那裡,瞪大眼睛,張著嘴吧。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初八被這伸展的雙翼嚇的不輕,不自覺得胡亂撲騰一通。整個人在石洞中橫衝直撞,嘴裡還不停的叫著:“啊……這是什麼鬼,啊……砰,啊……咚。”

他就這樣在洞裡不停的撲騰著那對翅膀,不停的到處亂飛,也就不停的亂撞。直撞得鼻青臉腫,也不知道怎麼,翅膀一下子又收了回去。

這才算停了下來。初八一手捂著鼻子和嘴,一手捂著腰。

嘴裡還不停的叫著:“哎呦……”

桑月此時才回過神來,她趕緊拿來清水,從一個袋子上撕下一片布來幫初八擦拭傷處。

還好初八是生塑之體,這樣嚴重的撞擊,也只是紅腫幾塊。如果找成普通身軀,早就撞的頭破血流了。

“你那翅膀怎麼長出來的?又怎麼沒有了?”

桑月一臉疑惑,自己就剛進石室一會,他就整出這麼一出離奇的事情來。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感知到體內有一道精神力不同,便把它催化了,誰知就這樣了。哎呦……”初八說話,又觸動了傷處,趕緊叫了起來。

桑月突然想到,以前她的父親曾經說過:“人在吸心獸核時會有一定機會獲得荒獸的功法。難道初八這也是?”

“你有沒有吸收過帶翅膀的荒獸獸核?”

初八略作思索道:“有,就是剛進山洞時,殺的那條翼蛇,它有翅膀。別的就沒有了。”

“那就對了,你在吸收翼蛇的獸核時,收穫了它的飛翔技能。一定是這樣。”桑月肯定地說道。

初八一臉疑惑,但自己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解釋。他心想:“就算是翼蛇的技能,那我自己又該如何操控它呢?”

“呃……真的是這樣嗎?”

此時一股濃濃的焦糊味飄了進來。

“我的飯……”桑月趕緊叫著跑進了石室。

“啊,壞了。又得重做,初八,你等一會,我很快做好。”

“噢,你慢慢做,不急。”

初八現在滿腦子都是那對翅膀。他心裡想,如果能操控好那對翅膀,一定可以從那孔中飛出去。

他又開始試著喚出翅膀。

“翅膀,出來。”

“翅膀,出來。”

……

他試了好多次,一點作用沒有。他又在那裡捉摸了一會。

心想:“小鳥的翅膀都是透過什麼來控制的呢?是腦子,那就相當於精神力。對,應該就是精神力。”

想到這裡,他雙腳站定,閉上雙目,催動精神力。腦中想著:“翅膀,開。”

“呼啦”一聲,一對大翅膀瞬間展開。初八看著背上伸出的翅膀,脈絡間似有元氣的流動。翅膀隨著自己的呼吸一顫一顫。這是發自身體內部長出來的元氣之翼。

它不會傷害到身上任何東西,只是在使用時要消耗精神力與元氣。這些都是可以彌補的,所以可以盡情使用。

他又閉上雙目,催動精神力,腦中想著:“翅膀,收。”

“嗖”,翅膀收了回去。

他又這樣開啟,收回重複了好多次。已經可以完全掌握翅膀的收放了。

接下來又開始捉摸如何讓翅膀聽自己的話,平穩地飛起來。

他腦中想著鳥兒飛行的姿態,又想著小孩子剛學走路時和樣子。終於讓他找到了一點頭緒。

“平衡,對,就是平衡。”

他展開元氣之翼,先輕輕的扇動幾下,身體稍稍離一,便停下來。如此反覆數次,讓他逐漸找到了雙翼的平衡點。很快,他可以在空中飛行五丈,然後又練習了轉彎,盤旋。

當桑月端著飯出來的時候,看到整個石洞空蕩蕩的。任哪都看不到初八的影子。

“初八,初八……你在哪,你別嚇我。”

整個洞中都找了個遍,就差沒把程天瑜的石棺開啟找了。就是找不見初八的影子。

其實初八就在他的頭頂上,他飛到了那幾個孔裡,看看能不能出去。

正好此時桑月進來喊他,他就逗了桑月一下。躲在上面沒有答應。

桑月找不到初八,心中焦急,竟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而就在此時,她感覺一個影子從她頭上“嗖”地飛了過去。她趕緊抬頭觀看。空中什麼也沒有,當她回過頭時,初八就站在他的面前。

這一下把她給嚇地“啊……”一聲尖叫。往後退了好向步,差點摔倒在地。初八往前一步,一伸手拉住她的手。順勢往懷裡一帶,另一隻手輕輕攬住她那纖細的腰身。

“嘭”地一下展開雙翅,一陣盤旋,二人升到半空。

“你,你能飛起來啦。剛才找不到你,我還以為你把我一人扔在這裡了呢。”

“傻瓜,我怎麼會扔下你呢。等吃完你做的飯,我就帶你出去,好嗎?”

“嗯……”

二人的眼睛,肆無忌憚地對視著,誰也沒有隱藏自己的情感。也許他們都很清楚,相處的時間就在彈指之間。

初八穩穩地把桑月帶到地面之上。桑月試著用手觸控初八的雙翅膀。

“給這翅膀取個名字吧!”桑月轉過頭來衝初八道。

“那,你給取吧。”

“嗯……我叫桑月,那就叫它月之翼吧?以後你一張開翅膀就會想到我。”

“嗯,就叫月之翼。”

初八說著收起翅膀。拉著桑月的手,走到石桌邊上,一陣飯香飄過來。初八的肚子“咕嚕咕嚕……”叫了幾聲。

初八趕緊揉了揉肚子,裂著嘴嘿嘿地笑了起來。

“餓了吧,趕緊嚐嚐我的手藝。”

說完,桑月給初八盛了滿滿一大碗,遞了過來。

“這是最後一頓啦,你多吃一點,這可是我親手做的。以後怕是再也吃不到了。”

說著,桑月言語間有些哽咽。

“別難過,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見的。今天我們就能成功從這裡出去,應該高興才是。”

“對,應該高興。”

桑月抹了一把眼淚,換上一張笑臉。

兩人把一鍋飯吃得乾乾淨淨。吃完又把洞內收拾了一下。初八跪在在程天瑜的棺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頭。

初八拿上無名劍,把桑月抱在懷裡。“嘭”地一下展開雙翅,一陣盤旋,直衝洞頂孔洞。

在快到孔頂時,隱隱發現上面有一層淡黃色的隔膜,初八也不多管,催動元氣,護住全身。雙翼加快速度,“嗖……”,只聽耳朵邊風聲呼嘯。

片刻過後,眼前突然一亮,二人又衝至洞外半空。外面刺眼的強光使得二人趕緊都閉上了眼睛。

過了好一會,初八才慢慢睜開雙眼。

“初八,我們出來了。啊……”桑月在初八的懷裡激動地大叫道。但她環繞在初八脖子上的胳膊摟的更緊了。

初八帶著桑月往前飛了半刻左右,看到下面有一條通往贏國邊境的路。初八輕輕落於路上,懷裡的桑月卻不願下來。

就那樣讓初八抱著。站了良久,桑月才輕輕鬆開自己的雙手。

“你一個人遠走千里,我真的不放心。我送你一程吧?”初八盯著桑月的眼睛,滿心焦急地說道。

“不用,我怕你送我後,我不捨得讓你回來。”桑月滿臉的無奈與不捨。

“那我就跟你一起回妖族。”初八拉著桑月的手急切地道。

桑月搖了搖頭道:“不行,妖族與你們是千年的仇怨。如果被發現,只有一死。我不願你為我冒險。”

初八急地在原地來回打轉,他沒了主意。但他更不願桑月離去。

“我們各自回去,好好修練。如果有緣,我們一定還會再見。”說完桑月跑過來,在初八的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轉過身,快步往前走去。

“記得想我……”桑月走到很遠的地方回過頭來大聲朝著初八喊道。

初八像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吻給定了身。直愣愣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目睹桑月漸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分離是為了更好的相聚,你認同嗎?請繼續關注《一劍定洪荒》關注初八不平凡的人生。求關注,求收藏,求推薦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