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琳甫 > 一劍定洪荒

第41章 療傷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設定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一劍定洪荒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一招打出,初八感覺自己的實力確實增加不少。以前能在劍身凝出六道風旋,現在可以凝出十道。而且每道風旋的威力也有不少提升。這功法確是可以隨著自己修為提升,威力也跟著提升。

“你這是什麼功法,威力為何如此巨大?這超出你的境界不少,難道是功法附加的攻擊力?”桑月歪著腦袋,一臉不解地問。

“《風雲劍決》,它也只是一本基礎武技,還算不上功法。這本武技還只有一半。但它與我有緣,我便練了。”初八一臉呆萌地回道。

“基礎武技?我怎麼越來越感覺你太神秘了!”桑月越想越不明白,越覺得初八神秘莫測,也讓她越發感到好奇。

初八又把神農一指的功法演練了幾次,確定萬無一失的便起身衝桑月道:“現在我已突破妙境,你若準備好,我便開始給你療傷。”

“嗯,我早已準備好了。”桑月點頭道。

“那現在就開始吧,我希望你能早日康復。”

“嗯。”

桑月說此話時似有一些猶豫,初八不知她在顧慮什麼,但也不好問清。

兩人於石床上相繼坐下,四目相對。初八微笑著衝桑月點了點頭。

此時的桑月,心叫猶如裝了只兔子。

她忐忑,希望初八這次就能治好自己。自己便可以繼續修練,早日回去救出父親。

她又不希望自己的傷這麼快好,因為傷好了,兩人便要離開這個洞穴。從此各奔東西,也許至死不會再相見。

“從現在開始,閉目調息。不可催動元氣,不可胡思亂想。一定要做到心無雜念,自然放鬆。”初八再次提醒桑月道。

桑月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以示她已經明白。

初八雙手水平交疊,開始催動精神力。右手旋即抬起,伸出食指,由精神力引導元氣灌於指尖。在那指尖元氣聚集發出耀眼的白光。

他輕輕把指尖抵住桑月的印堂,緩緩的把自己的精神為灌入她的體身。初八閉目感知,跟隨精神力順著桑月的奇經八脈為她探傷。

最終在她的心肺之間探到一處床頭淤傷,但在淤傷的周圍包裹著一層不知名的暗勁元氣,形成一道小小的封印。這應該就是此處淤傷遲遲不好的主要原因。

再仔細探知後,初八又發現。此處淤傷一直向外蔓延,現地已經傷到了心肌和肺脈。如再不治療,怕是難以撐過半年。

探明病灶,接下來便是治療。

初八緩緩催動元氣,順著精神力指引的方向,注入心肺之間。以自己精純的精神力,團團裹住那塊淤傷。

元氣藉助神農一指功法,在桑月的體內向那道封印發出乾脆一擊。

這一擊之下,封印瞬間破碎。

初八趕緊再緩緩輸入元氣,在心肺之間形成新的封印,但這道封印時刻在為此處淤傷提供元氣,助它去腐生肌。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元氣要持續而且緩慢的輸入。過快會使傷者傷上加傷,過慢,不足以去腐生肌。

前後過了半個時辰,初八緩緩撤回元氣,收回手指。

桑月也緩緩睜開眼睛。稍一提氣,感覺嗓中一股腥味。趕緊把頭伸出床外。“哇”吐出一口黑血,血都已凝結成塊,還帶有一股難聞的氣味。

初八趕緊幫他拍拍後背,輕聲道:“吐出來就會舒服些。”

桑月吐完以後,感覺自己幾個月來的胸悶真的減輕了不少。她坐正身體,深吸了一口氣。以前吸氣時那咱隱隱作痛的感覺也沒有了。

她趕緊又吸了幾口氣,閉上眼睛,滿臉笑意地道:“好久沒有這麼暢快的呼吸了。”

說完,她睜開眼睛,又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燦爛。

初八不忍心打斷她開心的時光,但還是要提醒一下。

“咳咳,你現在還沒好清,怕是還要治療幾天。現在不能有太多情緒,免得把舊傷扯開,再添新傷。”

“嗯,嗯。我知道啦,一定聽你的。真不知道該如何謝謝你。先是救了我的命,現在又耗費修為為我治傷。”

初八看著桑月開心的樣子,自己也跟著開心起來。他還沒有察覺,其實在他的心中已經深深烙下了桑月的影子。

就這樣每天為桑月治療一個時辰,整整持續了十天。桑月的舊疾總算完全康復。這一天,桑月高興的手舞足蹈。

一時興奮過頭,竟然撲過去抱住了初八。四目相對之時,覺得尷尬,又慢慢放開了手。

一層緋紅迅速爬上她那白皙俊美的臉龐,她輕輕轉過頭去,小聲道:“對不起呀,我一時興奮,你別誤會。”

初八心中何嘗不想擁抱一下眼前這位美人。但她是妖族的公主,自己只是一個四處流浪的小乞丐。這樣的身份懸殊,怕是任誰也不會同意。

“噢。”初八摸了摸耳朵應道。

“你,你現在可以試試吸收天地元氣。”初八為了打破尷尬,提義桑月靜坐。

桑月趕緊盤腿坐下,雙手掌心向上,置於膝蓋之上,閉目調息。她催動自己的精神力,引導著天地元氣注入氣海。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桑月緩緩睜開眼睛。

“怎麼樣?順暢嗎?”初八趕緊湊過來問道。

桑月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這種感覺真好,很久沒有這種感覺啦。”

“嗯,那就好。現在我就要想想如何能出去這個洞。”說完,初八便在洞中慢慢轉開了。

洞中,除了頂上那幾個孔洞,再也沒有能往外界的通道了。

初八心想:“難不能要從這幾個孔中飛出去?”

想著,他淨元氣灌入雙腿,猛得往上一躍,躍起五丈左右。這離洞項還差三十來丈。就是自己再突破兩層,那也不能從這洞中跳出去。

越想越急,初八突然有些急燥起來。三個來月,他都沒有這麼著急過。

桑月看出初八內心著急,便問道:“那位老先生就沒說如何離開這個洞嗎?”

“說了,他說我要突破到妙境方可離開此洞。現在我已經破了妙境,可我真不知道該如何離開。這洞足有四十丈高,我一躍只能五丈,差的太多。這周圍都是堅硬的石壁,我們倒底從哪能出去呢?”初八一邊說,一邊又在四處尋找有沒有機關。

其實他清楚,三個來月,他沒事就沿著石壁尋找。這裡的石壁哪個位置有一個小坑他都清清楚楚。這會他也只是病急亂投醫。

折騰了足有兩個多時辰,初八真接感到了絕望。以前還心心念念自己到了妙境便可以離開。現在好了,真不知道還寄於什麼希望。

桑月反倒沒有那麼著急,她感覺這樣的日子也挺好。不用天天去面對各種各樣的紛爭,也不用想太多利益得失。

但她看到初八著急的樣子,不禁心疼。她慢慢走到初八身邊,把手輕輕放在初八的胳膊上。

溫柔地道:“別先著急。那位老先生是高人,他都說了,我們可以出去。那就一定可以出去。只不過我們還沒有找對方法。你先冷靜下來,說不準就找到可以離開的辦法。”

初八看著桑月,無奈的笑了笑。走到一個石凳邊坐了下去,他沒有說話。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焦急的心情緩解了不少。

沉默了好一會,只聽他長長嘆了口氣道:“你說的對,我們一定能夠出去。我會再想想辦法。”

桑月笑著衝他點了點頭。接著道:“今天我來做飯。這麼久了,都是你一日三餐無微不至地照顧我。今天讓你嚐嚐我的手藝,你慢慢想辦法,不用著急。”

待桑月去了石室,初八便找一個地方開始靜坐。他要把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太過急燥只會忽略事情的真相。

他雙手交叉,十指交疊,閉目調息,催動精神力。

就在他跟隨著精神力感知自己以及整個洞穴時,他清楚感知到了桑月,就連她的心跳都能感知的一清二楚。

桑月的傷已經治好,那他們真的能出去嗎?請繼續關注《一劍定洪荒》關注初八不平凡的人生。求關注,求收藏,求推薦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