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琳甫 > 一劍定洪荒

第39章 妖族內亂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設定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一劍定洪荒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你這修練速度也太快了吧!我十歲開悟,便跟著族中長老修行。時至今日,也已經修行了八個寒暑,也才玄境初期。你才一個月便是窺境巔峰。”

桑月說著,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

初八笑了笑道:“我這樣真的很快嗎?可我只有突破了妙境,才能出手幫你治好舊傷。老人家還說,只有我到了妙境以後,我們才能從這裡出去。這速度我真覺得有點慢。”

桑月聽到初八這麼努力練功還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自己,心中暗暗歡喜。但想到昨天那個情形,心中突然為這個傻小子擔憂起來。

“你不要太過心急,任何功法都不能一蹴而就。若時機不成熟就強行突破,即使能夠成功,怕也會被遭到反噬。”桑月說這話時,眼神中流露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柔與關心。

初八看著她那靈動的雙眸,一時間心靈深處有點悸動。想到她兇起來的時候,便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放心吧,我自己心中有數。我要做的事情都還沒來得及做呢。還不能死在這裡。我把你背進了這個洞穴,我也要負責把你帶出去。”初八說著,抬頭看著洞頂上的幾個孔,非常肯定的說道。

桑月聽了有些激動。沒想到這個素昧平生的小子,在自己處處刁難的時候還能為自己著想。而自己的二叔,堂哥,堂弟。為了自己的私慾,一點也不顧念血肉親情。

想到這些,桑月的眼眶溼潤了,眼淚似晶瑩的珍珠,一顆一顆地落了下來。

初八看到桑月眼淚流了下來,不知道自己又哪裡說錯了話。趕緊道:“我是不是哪裡又說錯了?對不起呀。我就是個鄉下的野小子,說話沒輕沒生,你可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呀。”

“噗呲~”桑月笑了出來。

“和你沒關係。我只是想到了自己的遭遇,一時感慨。讓你個傻小子見笑了哈。”

看到桑月迷人的笑臉,初八彷彿見到了傳說中的仙子。一時間表情定格在了那裡,兩眼直愣愣地盯著桑月的臉。

桑月看到初八衝著自己呆呆地發笑,一時羞得小臉通紅,扭過頭去。

初八突然回過神來,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便拱手道:“對不起,我失態了。不過,桑月姑娘剛才一笑,真的太美啦。”

桑月沒有回頭,溫柔地丟下一句:“油嘴滑舌。”

初八摸了摸耳朵,“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桑月姑娘,我能問你一句,那天在外面要殺你的三個人是什麼來路呀?我看他們的衣著,不像我們贏國人士。”

“那是我們妖族的人。帶頭的那個便是我的堂哥桑運平。他帶著一幫血衛,追了我快三個月。他還豢養了一頭五百年荒獸--雙頭魔狼。我的內傷,便是那魔狼所留。”

初八一聽雙頭魔狼,便趕緊問道:“那魔狼是不是也帶來了落日峽谷?”

“嗯,帶來了。還有幾頭幽狼,一群小灰狼。他就仗著,那些畜生尋找我的蹤跡。”

初八輕輕一笑道:“你再出去就不用擔心那些畜生啦!”

“什麼意思?”

初八抬起手,輕輕催動儲物戒指。“當”的一聲,掉下一顆碩大的牙齒。

桑月趕緊撿起來仔細看了半天,一臉驚訝地道:“這?……那魔狼的牙?你哪弄來的?”

“對,這就是那畜生的牙齒。它帶的那幫小畜生也都死了。”

“你們贏國來了高人?”

“那倒沒有,就我和我的師弟、師妹們。”

桑月差點沒把眼珠驚掉,一臉不相信地道:“你說你和你的師兄妹把那些狼全殺啦?還有那頭五百年修為的魔狼?”

“那些小灰狼和幽狼是我們一起殺地,魔狼是我自己弄死地。”初八一臉輕鬆地說著,好像殺死那些狼根本不算什麼事一樣。

“你一人,對付五百年的魔狼。你也太能吹了,我怎麼也不相信你一個窺境的小屁孩能殺死那頭魔狼。你這狼牙準是從哪裡撿來的。”桑月怎麼也不相信眼前這個比自己還小,僅修練一個來月的小男孩一個人殺死那頭怪獸。

“當,當,當……”初八又從戒指中取出七顆一樣的尖牙。這下桑月真地無話可說了。

她看著面前這一堆狼牙,心中暗道:“這小子倒底是什麼實力,還真能對付魔狼。”

“小子,看不出來呀。你殺了魔狼,也算為我出了口來氣。沒了魔狼,以後他們也沒有這麼容易追蹤到我。還得感謝你小子呀。”說完桑月衝初八一拱手。

初八笑著還禮道:“我也是為了自己,你不用客氣。你堂哥為什麼要追殺你呢?你們之間能有什麼深仇大恨?”

桑月苦笑了一下道:“我與他能有什麼仇恨,還不都是權力與財富惹的禍。”

初八好像明白了一點。就像幸福村的人,與那些山賊素不相識。還是招來橫禍。

“權利與財富搶走便是,那也不至於從妖族追到這裡?難道你身上還有更值錢的東西沒給他?”初八不解地問。

“呵呵,我哪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他是為了不讓我再回到妖族,壞了他們的好事。”

初八聽到這裡,心裡有些疑問想弄明白。便問道:“你倒底是什麼身份?”

桑月瞟了初八一眼,心想:“此人對自己沒有什麼危險,與他說說也無防。”

“我是妖族公主,我爹便是妖王。我爹就我一個女兒,按我們妖族的規距,下一任妖王便由我來繼任。而我的二叔,一直以來都不甘心。就在半年前,有一股不明來歷的力量,幫著二叔聯合了妖族裡的幾大家族。他們發動了政變,把我和我父親抓了起來,我娘和家裡的二十幾口全被殺死。”

桑月說到這裡,眼淚已衝出眼眶,涑涑地流了下來。

她抬手抹了抹,抽了一下鼻子。接著說道:“他們本來打算把我和父親也處死的。好在簇裡大部分人都是擁立我父親的,他們也只能把我們先關了起來。後來在五長老的全力救助下,我逃了出來,可五長老卻落了個身首異處。我二叔怕我聯合妖族其它部眾對付他。便派出堂哥一路追殺我到了贏國。你見到的那三人,帶頭的便是他了。”

桑月說著,把手捏的“咯吧”響。

“原來,你的遭遇也如此非慘。那你出去以後又怎麼辦呢?”

聽到桑月的遭遇,初八雙目流露出了憐憫。

“我還沒想好。這次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怕是再也沒機會去救父親了。還是要謝謝你呀,小子。”桑月說著,盯著初八的眼睛,眼中充滿了感激之情。

初八抬眼看了看桑月,剛好四目相對,一時間有些尷尬。洞穴中的空氣瞬間凝固,兩個人各自低頭不語。

“咳咳,你可以和我一起去贏國。我想你堂哥應該不敢在贏國對你動手吧。就算他敢,到時候我來幫你,我還有幾個好兄弟。”初八眼中充滿真誠。

“噢,噢。能出去再說吧。”桑月面頰緋紅,低著頭道。

“也對,什麼時候能出去還不知道呢。我還要加緊修行才行。”

“還有一件事,你回去以後一定要通知贏國大王。和我二叔勾結的勢力派出了大批細作,他們滲透進了五大王國。我想,他們的目的應該不止控制妖族。”桑月似有擔心的提醒初八。

“難道他們想統治整個洪荒大陸,什麼人這麼大野心?”

“這個我真不知道,我逃出來很長時間了。妖族現在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和二叔勾結的勢力中有大能。以我爹尊境修為,根本傷不到他。”桑月說著,眼中似有恐懼之色。

“那人這麼歷害!不會是已經步入神境了吧?”初八睜大眼睛問道。

聽到妖族內亂,並得知他們可能會有其它動作,初八要怎麼做呢?請繼續關注《一劍定洪荒》關注初八不平凡的人生。求關注,求收藏,求推薦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