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琳甫 > 一劍定洪荒

第36章 山洞同居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設定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一劍定洪荒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洞頂的圓孔光線越來越暗,外面應該已經近了黃昏。

這精彩的一天,讓初八早已精疲力盡。在這到處冰冷的石洞裡,根本找不到舒服的地方睡覺。

那姑娘傷勢如此嚴重。已經在石床上躺了大半天,要是再躺一晚。怕她難抵夜晚寒氣,再傷上加傷。

想到這裡,初八又走進後面的石室。他把那些早已變質的糧食全部倒掉,把裝糧食的布袋疊在一起,便成了一個厚厚的墊子。

他拿著蠟燭,抱著一大摞布袋,來到石床邊。

衝著姑娘笑了笑道:“我給你找了點東西墊在身下。這石床太涼,對你的傷勢不好。”

姑娘沒有理他,躺著一動不動,就像沒看見他,也沒聽見他說話一樣。

“你如果不願鋪這個,那我今晚只能委屈一點,陪你一起睡。就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我可不忍心看著你再受損傷?”

姑娘沒有辦法,只能乖乖的順從了初八的意思。初八把她扶起身來坐在一邊。他在石床上鋪上布袋,手按上去,軟軟的。雖然沒有床踏舒服,至少可以保護姑娘不會被石床的寒氣侵襲。

初八又轉到姑娘身邊,把姑娘放到石床上躺好。

自己拿了一個袋子,走到離石床很遠的地方。他把那個袋子放在在上,盤腿坐在上面,開始靜坐練功。

他想看看自己神識之中的藥王神篇,都有些什麼好東西。

他雙手交疊,屏息凝神,跟隨著精神力進入自己的神識。此處一片漆黑,沒有藍天大海,沒有山川大地,也沒有日月星辰。

而在他的周圍,卻有一叢一簇的金色。他走近了觀看,原來那些正是鑽進自己腦中的字元和圖案。

他走近一處字元觀看。“哇!這是《聖醫偏方集錄》。”

再去一處。“這是《毒典》、《千金丹方》、《金絲玄針》。”

“還真有不少秘籍存在這裡,那《神農一指》在哪呢?”

初八在這個空間裡不停地尋找。終於,在一處尋到了神農一指,他趕緊走近觀看。

“神農一指,聖階功法,對修練者要求心懷仁慈,濟世救懷。功法共分三重。第一重:小成。可醫傷正骨,解人痛苦。第二重:入道。可勘病治病,療傷除疾。第三重:大成(此層功法對施術者要求極高,非妙境圓滿不可話施術)。可正本清源,除惡扶邪,手到病除,天下無疾。”

“哇!這個一定要學會。以後行走天下,總能用的著。”

隨著神識地開啟,初八自己也感覺頭腦好用了很多。

“神農一指,指分陰陽。反指為陰,正指為陽。陰陽相輔,探死驗生。氣隨指走,陰破陽立。意附病灶,氣去病除……”

神農一指的功法,他看一遍就能記的清清楚楚。

他順著功法的指引,開始修練。他感覺到一股精神力牽引著他的意識,順著七經八脈遊走。每到一處交匯或是一處穴位便在那裡匯聚一個點。

不一會,他的全身各處,五臟六腑全部遊走一遍。這些穴位與臟腑、組織、器管全都牢牢記在初八的心中。

指法與要領都已經學會,現在就要提升自己的境界水平,方可幫姑娘治好暗傷。到時候自己也能離開這裡。

“也不知道秦嬌他們現在有沒有安全離開峽谷。”想到這裡,初八停下打坐。雙手放在腦後,輕輕躺了下去。兩眼望著洞頂,在那直愣愣的出神。

此時外面應該已進了夜晚,洞頂的孔中再無半點光線。洞中漆黑一片,山風吹進孔洞發出各種“嗚咽”之聲。乍聽如鬼哭狼嚎,又如訴如泣。

“唉……唉……”

姑娘衝初八這邊小聲喊了兩下。初八把頭偏過去看往那邊。但那螢螢燭火,根本看不清楚。兩聲之後,便再沒動靜,初八也沒回應。

整個洞中除了各種自然界之聲,便是一片死寂。

“唉……小淫賊,唉……”

此時她對初八的叫法雖然沒有改變,但語氣明顯溫柔許多。初八知道她定是有事求到自己,不然,哪能這般喊自己。

“幹什麼?”

“你能到這邊來睡嗎?”

初八心想,讓自己到那邊去睡。“這是什麼意思,兩人……咦,這不可能,現在臉上還疼呢。”

趕緊道:“我還是自己睡吧,還想留著小命出去見的我朋友們呢。”

“你……你想什麼呢?我是讓你離我近一點。”

“怎麼,離近一點是不是想動手打我方便一點呀?”

“我……我不打你,我保證。”

“你拿什麼保證?我救了你,你剛醒過來就把我打成這樣。這麼忘恩負義之人,能拿什麼保證?”

“我以我族人發誓,在這洞中,我絕不打你。”

初八一聽,心裡道:“這是要等出去後找我算帳。也罷,只要在這洞中安全了。出去以後,誰還願意見你呀。”

他起身,拿著身下的一片布袋,端著蠟燭,向石床那邊走去。在離石床大約五步的地方,姑娘喊道:“停,你就在那睡吧。”

初八一邊在地上鋪布袋一邊道:“你這麼強悍的女子還知道害怕?”

“誰說我害怕啦?我只是有些話想問你,離得太遠說起來費勁。”

他知道,姑娘是在嘴硬。他也不與之記較,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初八是你的真名嗎?”姑娘躺在石床上,盯著洞頂,問道。

初八偏過臉去,望了一眼姑娘,淡淡地道:“是呀。為什麼這麼問?”

“我感覺這只是個日期,不應該拿來作名字。”

“我很小很小的時候,被村長爺爺撿回村子。撿到我的那天剛好是初八。村長爺爺也不知道我姓什麼,就隨便給我取了這個名。就叫初八嘍。”

“你是孤兒?”

“嗯。”說到裡,又勾起了初八心中的傷痛。幸福村的男男女女又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姑娘聽出初八語氣中帶著哀傷,便輕輕翻了個身。面向初八輕聲問道:“你有心事?”

初八趕緊抹了一下臉,笑了笑道:“沒有,只是想起了年少時的小夥伴。還不知道姑娘你的芳名呢。”

“噢,我叫桑月。”

“桑……月,挺好聽的名字,不像我,隨便弄個日期。讓別人聽了總有一種對人生敷衍的感覺。”

“我說,你也不要太介意。名字只不過是一個代號,要想讓別人記住你,只有你足夠強大。有朝一日,你成了英雄,無論你叫初八還是什麼,人們世世代代都會記住你。”

初八聽了姑娘此番說道,感覺姑娘也應該是一個知書達理之人。

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直到後來都進入了夢鄉。

……

然而,秦嬌他們一眾在隘上受到官軍的接待。一大桌美味佳餚,大家卻無心吃喝。

至到傍晚時分,學院和王庭都派來了幫手。

學院裡,其它三位長老均派了得意弟子前來。王庭則是公主帶著衛隊,一行五十餘人,個個都是知境以上。無憂院則由酒鬼長老帶著十位師兄、師姐。這其中就有齊語晴,而其它幾位師兄、師姐也都步入知境。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