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舟鯉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第678章 回憶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趙白安在這個時候終究忍受不住了,她一直強忍的淚水順著臉頰奪眶而下,然後身體自然前傾,直接擁抱住了森山。

森山微微一愣,顯然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得到這樣一份意外的收穫,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同樣的也雙手舉起,環抱住了趙白安。

他開始安慰著趙白安:“傻瓜,哭什麼呀?我們今天出來是高興的。”

趙白安放開了森山,抹著眼淚,卻突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捂著臉悶悶地說:“我沒哭!”

說完她低頭喝了一口奶咖,將自己剛才的失態掩藏起來。

而森山這個時候為了緩解情緒,則開始轉移話題:“對了,你還記得我們以前在一起學習的時候嗎?”

趙白安頓了頓,然後回憶著說:“怎麼不記得呀?我還記得以前有一次我複習數學物理的時候,我們不是還去了錢學森紀念館玩嗎?”

森山接著往下說:“是呀,你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們挑著裡面的東西簡單的模擬計算導彈的物理結構嗎?”

“不過什麼也沒算出來就是了。”森山眼睛彎彎,似乎眼前直接出現了當時的場景。

趙白安來了興致,接著往下接話:“對呀,要是我們真算出來了,現在也不在這兒了呀!我記得當時我們還去了天文博物館,在感受星空的同時,試著計算行星的執行軌道。”

趙白安嘴角勾起,快樂無比:“那個時候你經常跟我說,不論對與錯,其實只是要一個思考的探究的過程,寓教於樂是在任何時候都適宜的。”

森山在一旁聽著,隨口回了一句:“那個時候啊,你可不怎麼聽話。”

趙白安一聽,不服氣了:“誰說的?我很聽話的好嗎!你不記得了?當我複習生物的時候,我們就一起看解剖實驗室。”

森山笑著迴應:“怎麼不記得?那是一個美劇,專門將人體細胞和疾病。不過我好像不記咯,是誰說的?說我那些東西有點變態。”

說到這兒趙白安有點不好意思了,她得不承認,那個時候自己對這個東西有點敏感。

原因只因為她覺得,那個美劇有點超乎了尋常人的邏輯,而且裡面其誇張的手法也讓人有些唏噓不已。

她其實剛開始的時候並不怎麼能接受,不過看著看著她還是接受了,不僅如此,她甚至還喜歡上了那部美劇,因為那裡面講的那些東西對她來說的確是很受用的,而且裡面的故事情節也精妙絕倫。

她猶記得當時,他們就像是瘋了似的一遍一遍去觀看,沒有盡頭,也不反感。

看完之後他們還會一起探究世界上存在的各種奇奇怪怪的病症是怎麼來的,背後是什麼機制。

所以她反駁著森山的話說:“哼,你別血口噴人,你別忘了,後來可是我拽著你看的。”

森山在一旁不禁為之一樂,他的確記得後來的時候,兩個人直接就轉換了原有的角色。

趙白安不停的拽著自己一遍遍的觀看,最為誇張的時候,一天之內兩個人可以什麼都不幹,就一直看這部美劇。

想到這兒,森山心裡閃過一抹幸福的甜蜜,但隨即又有一絲遺憾。

他現在覺得那個時候的他們才是最幸福的,他多希望兩個人很像從前一樣,一直呆在一起恨不得二十四小時不分開。

可這樣的日子,他知道,一去不會再復返了。

正所謂,過去的時光就好像流逝在指尖的泉水一樣,不可能再去而復返。

這個認知在他心頭添上了一抹悲傷,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正如同他剛才勸慰趙白安的時候是一樣的,他想讓兩個人最後相處的時光裡面都充滿了歡聲笑語,所以他暗自調整了一下情緒,繼續轉移話題對趙白安說。

“那你還記不記得,你當時複習語文的時候了?”

對此,趙白安當然記得,不過這段記憶對她來說可不怎麼樣。

她不怎麼擅長文學,那個時候,每次一遇到難題的時候腦袋就好似被灌了鉛一樣。

所以她記憶當中,只要一有語文不懂的題她就會馬上艾特森山。

不管白天還是晚上,不分時辰和時候。

也正因為這樣,森山的媽媽才會生氣地找到了自己的媽媽。

好在自己的媽媽十分開明,在和趙白安進行了深入會談之後,沒有斷了她和森山兩個人的來往。

不過兩人還是吸取了教訓,自那次以後,兩個人約定,每天固定的時間互相到家附近的圖書館學習。

森山的文學素養很高,對於語文,他所有的題都是手到擒來。

也正因為如此,趙白安除了在跟森山交流的過程中學到了好多東西,同時自己的語文作業水平也有所提高。

到期末考試的時候,她文學拿了以往最高成績,可是回家之後媽媽卻似乎不怎麼高興。這背後又發生了大人之間的怎麼樣的故事她並不清楚,但是她每想起來這件事情就不寒而慄。

她還記得媽媽那看著自己的眼睛,以及那欲言又止的神情。

趙白安不禁打了個哆嗦,然後趕緊對森山說:“那個……我們說點別的吧。”

說完她突然間想起來,自己引以為傲的一件事情。

“對了,還記得我複習計算機的時候嗎?”

這個森山怎麼會不記得,說起來這是唯一一件那段時間趙白安可以拿來炫耀的事情了。

他因為這方面懂得沒有趙白安多,所以頭一次表現出了不擅長,而那時候的趙白安則是非常的熱衷,她總是詢問他,可他也沒有想到有什麼好主意能夠幫助到趙白安。

森山記得趙白安有一天心血來潮,突然間想到了遊戲。

她興沖沖的跑來跟自己說,她給自己寫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小遊戲:類似於勇者鬥惡龍救公主,玩家扮演勇者,進入迷宮打敗路途中的惡龍,找到公主。

不過他對那個遊戲卻不敢恭維,但他卻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他接著趙白安的話往下說:“我怎麼不記得呢?不過對我印象更深刻的是那個遊戲。”

趙白安臉上露出了遲疑之色,說到遊戲,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她對這個遊戲的印象極為深刻,原因不單單是那是她第一次寫遊戲,而是其中有好多的小故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