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是瞎混的 > 無間之主

第1027章 路在腳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無間之主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起源大陸中部,無盡深淵之前,肖恩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仔細打量著深淵在這裡留下的痕跡。

“無盡吞噬,輕易便將一個堪比世界的空間和一位強大的八階偉岸者吞下,深淵所掌握的吞噬之主權能絕對已經成就了不朽。”

“還有那來自深淵的凝視,一般的八階偉岸者接觸到恐怕會被直接凍結靈魂,短時間內失去反抗之力,深淵應該已經取得靈魂不朽憑證。”

與深淵有了一次直接的接觸,再追溯其留下的痕跡,肖恩對於深淵的力量有了一個較為清楚的認知。

“三大不朽憑證已得其二,深淵不愧是這片虛空海中最頂尖的存在,恐怕只有黃昏之主·赫利俄斯可以與祂媲美了。”

“至於肉身不朽憑證,深淵大機率還沒有取得。”

參悟以力成就法,肖恩對於晉升九階的關隘有了一個相對清晰的認知,然後再回過頭來看三不朽成就法,肖恩有了更全面的看法。

從根本性質上來講,三不朽成就法同樣屬於加法中的一種,透過凝聚權能不朽、肉身不朽、靈魂不朽憑證,提前具備部分九階的特徵,然後再反過來斬斷命運的枷鎖。

不過博雅大世界的三不朽成就法還僅僅只是一種存在於理論上的方法,雖然在理論上行得通,但實際操作起來依舊有著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三種不朽憑證之間本身是有著衝突存在的,特別是靈魂不朽憑證和肉身不朽憑證之間更是有著難以調和的衝突,一方強大必然會壓制另外一方,這也是肖恩認為深淵大機率沒有取得肉身不朽憑證的根本原因。

當然了,這並不是說三不朽成就法就一定走不通,只能說這種方法到目前為止還是殘缺的,還需要進一步完善,最簡單的一種方法就是藉助外力,這或許也是深淵想要奪取最終奇蹟的根本原因。

“深淵和黃昏之主或許都將目光凝聚在了最終奇蹟也就是妖帝之血上,想要藉助外力來打破極限,那麼我了?”

站在深邃看不見底的無盡深淵旁,凝視著深淵,肖恩叩問著自己的心靈。

“從最開始的真靈切割秘法又或者說斬三尸秘法,再到後來的以力成就法,最後再加上博雅大世界本身的三不朽成就法,三者之間已經隱約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這已經不能單純的用巧合來形容了。”

“路已經在我腳下,只看我願不願意踏上去而已。”

“實際上沒什麼好猶豫的,因為我已經走在了路上。”

斬滅心中的雜念,臉上露出輕鬆的笑容,肖恩的身影消失不見。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肖恩並沒有刻意去尋找所謂的造化,而是漫無目的的在這方世界內行走著,賞日月,觀山河。

雖然說這方世界的本質是虛幻的,但終究是一方九階世界的對映,對肖恩這種凝聚了開闢者權能和世界之主權能的存在來說有著巨大的參考意義,相比於其他寶物,這對肖恩來說本身就是一種大造化,而放寬心態之後,在走走停停之間,肖恩反而獲得了多件真實之物,只不過對於祂本身並沒有太大的用處。

不過這樣平靜的日子並沒有過多久,隨著世界源力沸騰,一方奇異之地出現在了這方世界的極東之海中出現,其浩瀚中夾雜著永恆的氣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最終奇蹟出現了。”

屹立在山巔,眺望極東之海,看著那一道貫穿天地的赤金色光柱,肖恩發出了一聲輕嘆。

與此同時,一道道蟄伏的偉岸氣息綻放,紛紛向著極東之海趕去,相比於其他隱匿難覓的造化,最終奇蹟的出現卻是格外高調,那股至尊至貴的永恆氣息就是最好的明證,宛如黑夜裡唯一的一點燭光,想讓人不注意到都難。

沉思片刻,真身駐足在原地,肖恩分化出一點念頭向著極東之海而去。

······

日出東方,其道大光,將大海渲染的一片赤紅,一棵光輝燦爛的大樹紮根海洋、冠蓋蒼穹,其枝幹虯結,枝葉赤中泛金,彷彿沐浴著火焰,盡顯神異,其肆意綻放著恢弘的氣息,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而最為引人矚目的是在這棵神樹之上還棲息著十顆太陽。

“湯谷。”

念頭顯化,凝聚出人形,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肖恩想到了前世神話傳說中的一個地方,傳聞中那裡長著一棵神木叫做扶桑,上面棲息著太陽,與此情此景何其相似,而這也讓肖恩內心更感微妙,這到底只是單純的巧合還是某種徵兆的顯現?

屏住呼吸,氣氛沉凝,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等待著,此時這棵象徵著最終奇蹟的神木雖然看似紮根在大海之中,實則還只是一個虛影,祂的真身還處於另外一方時空,想要融入還需要一段時間。

“冕下。”

顯化出半人本龍的姿態,萬法之龍·斯凱拉·坦格利安來到了肖恩的面前,之前受到永恆氣息的引誘祂失控進入永恆之井,現如今才和肖恩再次會和。

看著一臉恭敬的斯凱拉·坦格利安,肖恩點了點頭,雖然意志薄弱了一點,但態度一直襬的很正。

“離開這裡吧,去找我的真身。”

稍作沉吟,肖恩做出了決定,接下來必然會發生慘烈的戰鬥,甚至八階偉岸者的隕落也是可以預見的,畢竟最終奇蹟只有一個,祂既然已經決定放棄對最終奇蹟的爭奪,那麼也就沒必要將斯凱拉·坦格利安留在這裡了。

聞言,斯凱拉頗感詫異,祂沒想到肖恩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在看到肖恩不容置疑的神色之後,雖然心中對最終奇蹟也有一份近乎本能的貪念,但斯凱拉還是躬身行了一禮,扇動七彩龍翼,身化虹光瞬間遠去。

一位八階偉岸者的突然離場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不過牠們也沒有過多關注,對於現在的牠們來說能減少一個競爭對手怎麼也是一件好事。

“看來你是真的放棄爭奪最終奇蹟了。”

迷離的色彩交織,如夢幻泡影,帶著金絲眼鏡,做學者打扮的夢魘之主·修普諾斯出現在了肖恩的面前。

聞言,肖恩搖了搖頭。

“最終奇蹟雖好,但也要有足夠的力量才能去拿,我不夠格。”

聽到這話,深深的看了一眼肖恩,修普諾斯笑而不語。

“你了?”

將目光投向修普諾斯,肖恩反問了一句,如果祂沒有感知錯的話此時的修普諾斯已經取得了權能不朽憑證,雖然比取得靈魂和權能雙不朽的深淵和黃昏之主差了一點,但也算站在了同一條線上,擁有爭奪最終奇蹟的資格。

聽到這話,看著那一棵逐漸走向真實的神樹,修普諾斯發出了一聲嘆息,藉助夢魘空間的存在,祂先是編織虛幻的世界培養夢魘行者,然後將一個個沾染夢魘痕跡的夢魘行者當做棋子送入其他真實世界,利用虛幻入侵現實,干涉諸多世界的夢境,提前取得了權能映照諸多世界的特徵,然後反向將自己的權能推向了不朽,可正是因為如此祂才看到了更多的東西,而這些東西讓祂感到了些許不安。

“這東西有些燙手啊。”

言語之間,修普諾斯竟然和肖恩一樣有放棄爭奪最終奇蹟的意思。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