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是瞎混的 > 無間之主

第1026章 加法和減法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無間之主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當你凝視著深淵之時,深淵也凝視著你。

蠕蟲,一種地獄世界中十分常見的魔物,除了數量眾多,繁殖力恐怖之外,並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優點,但很少有人知道地獄世界的世界意識·深淵具現出的真身形象就是一隻蠕蟲。

純白的蠕蟲自時空深處緩緩爬行而來,看似緩慢,實則須臾間就跨越了無盡空間。

“我是噬神者,魔神只不過是我口中的食物而已,我怎麼會就這麼死去。”

“深淵又怎麼樣?諸神之殤,給我殺。”

信念在燃燒,迸發出熾熱的火焰,掙脫深淵施加在自己心靈上的禁錮,握緊弒神槍,帶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決心,對準時空深處的深淵,亞歷山大奮力刺出了一槍。

權能象徵在哀鳴,不朽的肉身在顫抖,這一槍燦爛而慘烈,融入了亞歷山大所有的力量,或許真的有天命眷顧,亞歷山大這一槍真正擁有了神擋殺神、魔擋殺魔的無盡鋒芒,其威能還要超越之前祂釘死汙穢之主的那一槍。

看著這一道刺穿時空,直指心靈的燦爛槍芒,深淵漆黑的小眼睛中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然後祂張開了嘴巴,然後就沒有了然後。

黑暗彌天,萬物失去色彩,而當一切恢復正常的時候,起源大陸中部已經出現了一個超巨型空洞,內裡深邃,不知是否通往地心,就在剛剛那一瞬間,深淵張開嘴巴,將汙穢之主製造出的汙穢世界連同亞歷山大一起吞了下去。

“噬神者,味道還不錯。”

蠕動了一下嘴巴,品嚐到了不一樣的味道,深淵心情頗為愉悅,然後祂將目光投向另外一處虛無之地,在那裡似乎還有另外一份食物,至於說已經被殺死的地獄魔神,包括汙穢之主在內,深淵並不太在乎。

目光垂落,森然的寒意跨越時空而來,要將人拖入無盡深淵,肖恩的身影從虛無中顯化出來。

感受到來自深淵的凝視,肖恩的神色一片沉重,開闢者權能和世界之主權能同時震動,一方方被無間之門鎮壓的世界虛影在祂的背後顯化,彼此匯聚構成一道身形偉岸、面容模糊的神魔之影,祂以無盡世界為軀殼。

嗡,天地共鳴,神魔腳踏規則,鎮壓萬法,祂所立之處就是祂獨屬的世界,自成一體。

叱,口吐神音,激盪時空,那股凍結了亞歷山大靈魂,差點讓祂失去反抗之力的森然寒意在這一刻悄然瓦解,一如春日下的冰雪。

察覺到這樣的變化,目光在肖恩背後那道頂天立地的神魔之影上多停留了一會兒,深淵兩隻漆黑小眼睛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這份食物似乎是帶刺的。

那道神魔之影腳踏規則,所立之處自成世界無疑已經具備了權能不朽的些許特徵,最為關鍵的是祂還在這道神魔之影上察覺到了些許危險的氣息。

“最終奇蹟就要出現了,還有赫利俄斯那個心思陰暗的老傢伙。”

目光閃動,再次看了一眼破開自己凝視的肖恩,深淵沒有再出手,扭動神軀,沒入時空深處消失不見。

呼,確認深淵已經真正離開,肖恩輕輕鬆了一口氣,身後的神魔之影轟然潰散,現在的祂如果和深淵交手,勝算近乎於無,不過也足以自保,這也是祂敢踏入永恆之井的底氣。

藉助開天印記,肖恩這些年在權能的追溯上進步非常快,無論是開闢者權能還是世界之主權能都追溯到了極深的地步,不過始終未能凝聚權能不朽憑證,祂敢直面深淵,除了開闢者權能和世界之主權能天然契合、相輔相成之外,更是因為祂在參悟開天印記的過程中,對其中蘊含的以力成就法有了別樣的感悟,而這也讓肖恩對通往九階的道路有了一個相對清晰的認知。

世間生靈想要突破九階,化身真正的不朽就需要斬斷命運留在自己身上的枷鎖,如果成功,那麼從此就可以說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而在諸天萬界之中斬斷命運枷鎖的方法實際上是多種多樣的,不過總體來說也就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加法,一類是減法。

做加法者就是不斷提高自身的力量,然後利用強大的力量斬斷命運的枷鎖,不過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方法就是一個悖論,被命運的枷鎖束縛,生靈的生命本質無法提升,在這個基礎上能提升的力量實際上是有著極限的,想要以這種程度的力量來斬斷命運的枷鎖談何容易,所以這種加法實際上只適合極少數異類來學。

以力成就法就是這種加法一類的體現,祂並非單指力量權能,而是指以絕對的力量斬落命運的枷鎖,不需要多做其他的,只需要不斷增強自身的力量,最後力量滿溢,以強絕的姿態奮力一斬,自此掙脫命運的枷鎖,化身不朽,得享永恆。

而為了積蓄更多的力量,以力成就法中就包含了凝聚真身的法門,透過真身,超凡者就能提前擁有些許更高的特質,積蓄更多的力量,但實際上真身依舊是超凡者本身的對映,祂的強大與否與超凡者本身的根基息息相關,本體如果“平平無奇”,真身也只不過是一個空架子而已,這一道法門從一開始就不是“普通人”能夠修煉的。

憑藉著自身的特質,將開闢者權能與世界之主權能融合,肖恩凝聚真身雛形,以此容納諸多世界之力,這才擁有了與權能不朽者抗衡的力量,肖恩將這一道真身稱之為無間神軀,以有間容納無間,有有盡容納無盡,容納的世界越多,真身的力量越強。

而除了做加法之外,突破九階還可以做減法,事實上相比加法,在諸多世界之中做減法才是突破九階的主流,做加法加的是超凡者自身的力量,是在不可能中成就可能,做減法則是削減命運施加的力量。

既然自身的力量已經進無可進,那麼削減命運施加的力量就成了一個必然的選擇,其中的方法也是多種多樣的,對此肖恩瞭解的不多,只對其中的一種做減求空有所瞭解,這是無間之門偶然勾連一方世界之後,肖恩的些許收穫。

所謂的做減求空實際上就是尋找替身,透過轉移身上的因果來間接干涉命運,讓別人成為“自己”,替自己承擔來自命運的束縛,從而獲得自由。

因為涉及到因果,西格格爾還深入研究了一下,只可惜肖恩到手的法門是殘缺的,只具備參考價值,而且這種方法雖然對絕大多數存在來說可行性要比以力成就法高很多,但想要真正完成實際上依舊不簡單,首先你需要找到那個合適的替身,然後你需要花費漫長的歲月來佈局,漫天過海,最終才有可能達成目的,一著不慎就是滿盤皆輸。

“看來深淵對於最終奇蹟是志在必得啊。”

凝視虛空,肖恩對於深淵心中的想法有了幾分猜測,歸根到底還是力量而已,如果祂沒有足夠的力量,深淵恐怕也不介意將祂當做小點心一口吞下,就是因為祂的力量夠強,所以深淵才不願意在最終奇蹟出現之前與祂進行大戰,以免便宜了別人,比如黃昏之主·赫利俄斯。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