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心金碧年深 > 幻城浮屠

第952章 而接下來的奧傳,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幻城浮屠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才是各流派的中堅力量,這些人已經沒有辦法改變修行道路,開始學習流派內的標誌***,也就是所謂的奧義,這個等級,只要有相關的能力,就可以獲得“師範狀”,理論上是可以代表門派開館授徒的了。

所謂的相關能力,自然是在為人處世方面要過得去,很多人,都是自己修行的很不錯,一教徒弟就說不清道不明,完全拉胯……難為師表。

修行到了可以施展奧義的時候,就必然是覺醒了氣的武道家了,之後的皆傳,意味著此人已經堅定了個人道路,無可更改,同時在本門內的相關技藝已經融匯貫通,師範們教無可教了。

這樣的人在外行走,報名的時候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在自己名字前,冠上流派,比如說“極限流羅伯特”,坂崎道場學員眾多,能這麼說的只有羅伯特自己而已,倒是有人可以自稱“坂崎道場***”了。

至於免許皆傳,那在流派之內,也算是一代宗師了,代表著可以另立門戶,比如藤堂香澄那個失蹤人口老爹,他對外就可以自稱藤堂流合氣道藤堂龍白,而不是合氣道藤堂龍白。

最終的極意傳,則代表著免許皆傳別開宗門之後,傳下了另外的完整道統,同時也為本流派增添了新的,成系統的奧義,比如唐福祿,他就是建立了八極正拳門,才正式被炎黃武林稱為一代宗師,開山老怪。

鎮元齋此前也只是宗師,也是推廣了領域力量,才成了開山老怪,終於有資本和唐福祿同起同坐了的,而他們的老朋友王驚雷老爺子,在這方面就差了一籌,吵架的時候就不太硬氣,只能揪著這老兩位到老都是單身狗的事兒。

無論是草薙柴舟還是草薙京,基本都徘徊在草薙流古武的皆傳等級,不過草薙柴舟進步的可能性不大了,草薙京看起來,還是很有可能成為免許皆傳——當然,他也沒有必要開分家就是了——能不能成為極意傳,要看命。

不過以凱文看來,草薙京天賦很好,命也不錯,極意傳恐怕還未必是極限。

只是,這種分級其實和硬實力關係不大了,尤其到了皆傳以上,更多的是看對流派的貢獻,而不是能不能打,所以外界對這事兒還是有誤解的。

布萊恩要是按照這種分級,最多也就是秘傳,剛剛接觸桑吉爾夫創立的生命精氣之道,這一路修行,真的只吃天賦,天生身體素質不達標,不要說入門,看都看不到那扇門。

強大的生命力就是他們的標誌了,只要不是瞬間覆滅他們的靈魂,就很難把他們殺死,依照實驗室的預估,桑吉爾夫即使被砍了頭,也能活很久——是身體和頭分別都活很久——當然,能砍下他頭的人不多,也都不會閒著沒事去砍他就是了。

所以草薙京的無式,打在別人身上非死即殘,但是布萊恩……其實也稍微的殘了一下,不過他恢復了,雖然不是很快,看著也很狼狽,但是真的恢復到打架沒有問題的地步。

就連在各種渠道上觀戰的其他參賽選手,都開始咧嘴,全都是牙疼的表情,估計是想到了將來要和這麼個貨分個輸贏,心裡頭都是不爽的。

到了這種地步,草薙京不得不承認他拿布萊恩沒有辦法,又周旋了一段時間之後,找個機會被布萊恩一把抓住給扔出了擂臺——怎麼也比直接認輸體面一點。

即便如此,他的臉色還是非常難看,勝負放在一邊,這比賽打的是真窩火。

雖然霓虹隊已經二比一負於全運動隊,但是基於比賽規則,勝了一場的大門五郎要在對方的兩個勝利者,洛奇和布萊恩之間選一個繼續作戰,直到他輸了,或者打敗兩個對手,比賽才算是正式結束。

毫無疑問的,大門五郎選擇了洛奇。

布萊恩雖然沒和他交過手,但是私底下力量較量他也是比過的,輸的挺慘,他也沒有完全把握,能必勝,倒是洛奇目前只是戰術性勝利,他還有些把握。

治療和休息過後的大門五郎,狀態自然不是全盛,但是之前兩場比賽時間也不短,洛奇又不是布萊恩,和大門五郎也是半斤八兩。

不過這兩個人打起來就不那麼好看了——全是肉搏,一丁點氣都不外洩,粗看起來和街頭混混鬥毆區別並不是很大……

因為沒有中遠端攻擊能力,大門五郎可以放心的壓迫洛奇,不斷地進逼,這就把戰鬥節奏掌握到了他的手裡,要不是洛奇的籃球腳步異常圓滑,又擅長躲避小動作,用不上一分鐘洛奇就得被掄趴下。

現在也是他被追著,手長腳長確實佔優勢,可他不敢把力道用實了,要是不小心被大門五郎的捨身技粘住,他十分確信自己也頂不住那一套連摔聯投。

場面……真的是很尷尬,草薙京的臉色一直都很差,霓虹隊今天的表現其實還不錯,但是在場面上,真的讓人難堪。

全運動隊明顯是那種追求勝利的隊伍,他們對打的是否漂亮,是否展現了個人風採毫不在意,怎麼滑溜怎麼棘手怎麼打,專門讓對手感到了極其不舒服,節奏也好,氣勢也罷,就是不讓人起來。

實際上就連哈維·D算在內,他們都說不上是正經的武道家,雖然實力夠了,但是思想,思維模式,和正統路線的武道家相去甚遠——他們首先是運動員,也並不把武道作為人生哲學,從來也只是技能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拳擊和摔角幾乎不產武道家的原因,氣畢竟還是要有意志的。

對於其他人來說,武道本身還摻雜了個人的思想在內,思想越純淨,意志越堅定,氣覺醒的就越快,這樣一來,武道家之間幾乎必然涉及到思維的碰撞。

這其中,每個武道流派都有自己的,關於禮和理想的闡述,但無一例外的,對敵人、對手的尊敬,對戰鬥過程的尊敬都是統一的,雖然分輸贏生死,也不少詭詐陰謀,可多少都講究榮譽,不擇手段並代表要不知羞恥。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