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留心金碧年深 > 幻城浮屠

第914章 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幻城浮屠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是因為春麗的第一個搭檔洪福,就是一個截拳道弟子,而且現在活躍的弟子中年紀比較大的了,他本來就是黃仝昂的同事,已經能算是春麗的長輩。

而在新一代的小輩中,飛龍和春麗的關係很好,飛龍還被春麗邀請參加過第二屆世錦賽。

現在春麗在江湖上,已經是聲名大噪的年青一代傳奇之一,而且和其他人不一樣,她可是征戰海外成績斐然,人又漂亮,受到的關注自然多得很。

同時作為打擊陰影法庭的方法之一,春麗的團隊會經常性的把春麗的戰果和戰鬥英姿發到網上去,擁躉是極多的,不但為春麗積累了巨大的人望,也讓國內那些人對陰影法庭有了一個還算詳實的瞭解。

何況春麗還會適時的向國內的同行們分享最新的國際犯罪手段——這是凱文建議的,業務交流還是必要的,這能交到很多朋友,和國內保持良好關係同樣也是必須的。

這樣一來,維咖進軍炎黃的腳步卻受到了阻撓。

除了執法部門之外,陰影法庭受到的打擊也有一大部分是來自於炎黃境內的犯罪組織。

在炎黃這樣的國度,能留存下來的犯罪組織實力是很可怕的,而且由於各種原因,很難有新興的大型組織留存下來——炎黃官方的打擊不提,大部分門派弟子也都是熱衷於打抱不平懲奸除惡的。

這些半大小子姑娘一天天的練武幸苦得很,巴不得有點什麼事兒可以宣**力,還能好好玩耍玩耍。

所以到現在還能活躍的,基本就是人類避免不了的那些古老罪行衍生出來的組織,這裡面自然以殺手和戰鬥力最強——其他行當有足夠自保的力量就行了,並不指著打架吃飯。

同樣的,殺手和盜賊的領地觀念是非常強烈的,當然,因為行當的特性,他們對領地的概念是有些區別的。

可陰影法庭把這兩夥人都得罪了。

維咖搶佔市場用的還是在歐美那一套,圈地自嗨,但是這套東西在炎黃早就被淘汰了,犯罪活動必須更加隱蔽,距離常人的生活層面越遠越好。

走到街上去,那是要被人唾棄的。

而且圈地除了會引起警務部門的打擊之外,受到影響最大的就是賊們,他們是緊緊依託社群才能生活的,平時為了維護社群穩定,自己下手都要慎重考慮,再三權衡,結果過來一幫人開始蠻幹,頓時氣得七竅生煙。

麻煩的是什麼呢,炎黃的警務部門打擊犯罪最喜歡搞活動,來不來的就區域大規模行動,一百天什麼的,這摟草打兔子,指不定誰倒黴就被瓜葛著了,所以炎黃的罪犯,基本上不喜歡搞大事。

結果陰影法庭那哪是摟草啊,直接把草垛點著了。

所以為了討好當地的警務,賊們積極配合,提供了相當多的情報——這些人都是地理鬼,陰影法庭一幫外地人,怎麼能玩得過他們呢。

然後衝突自然就起來了,陰影法庭處理這些衝突手段一向很直接,他們有的是沒有來源的英勇戰士,完全不怕消耗,自然是傾向於消滅衝突物件來消滅衝突。

但是這個行為,卻觸犯了殺手們的領地,因為這從來都是他們的活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炎黃人在需要從肉體上消滅對手的時候,都選擇延請專業人士,並不出手會親自出手,並且還會盡量把影響降到最低。

春麗一夥人和炎黃的賊是有交情的,和古老的殺手組織,卻只是泛泛之交,但也並不是沒聯絡。

在炎黃這種古老的國度,但凡有點年頭兒的組織,基本上彼此之間就都會有些七拐八彎的聯絡,親戚連著親戚,朋友掛著朋友,本來圈子就不大……

陰影法庭惹到的人裡,最亂來的是一夥兒號稱飛賊的傢伙。

飛賊在炎黃,本來是一種職業,但是現在卻有人以此為稱,就已經是特指了,也就意味著每當提起“飛賊”這兩個字的時候,人們心裡想到的第一個,就是這夥兒人。

春麗認識的這幫傢伙,是以一個名叫“麟”的蒙面客為首,一幫為人豪爽,手段卻以各種施毒法為主的狠辣團伙。

他們自稱西毒門,麟作為他們的首領,修行的是一種納毒素入體的毒手功,具體名稱早就失散了,就連麟自己都說不清,但是威力強大,維咖手下那些強化人,沾著死挨著亡,從無倖免。

西毒這幫人很久以前就在歐洲晃盪了,因為他們在尋找一個名為龍的人,這個人是飛賊門的前任首領,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傢伙屠了自家的基地,然後一走了之了。

這一場屠殺讓飛賊門損失慘重,不但因為人員缺乏導致的維護不及時不得不放棄了很多已成熟的市場,一些早就納入教導體系的幼年天才,也都因此夭折,幾乎是只餘下四個因為需要維護戰略地帶生意版圖的寥寥幾個高手及其屬下。

偏偏在這個時候,境外勢力開始涉入,炎黃江湖因此對他們頗有微詞,一些常年居於他們之下組織開始蠢蠢欲動,帶來的壓力也是相當大的。

其他人倒還好,對組織的情況更為憂心,因此把精力都致力於恢復組織活力上頭了,唯獨這個西毒,名字叫做麟的人,位子比較尷尬,本身對龍的仇恨也更深。

這事兒還是和陳洛閒聊的時候,聽他提起的。

麟在歐洲活動不是一天兩天了,之前不只是春麗和保志隆,比利·凱恩還在克勞薩手底下臥底的時候,就和這人接觸過,不過當時情況比較尷尬,所以也只是匆匆而過,勉強算是認識了。

後來保志隆滿歐洲竄,麟也一樣,這倆人又都是同行,面對的敵人也都是一路貨色,基本上可稱同仇敵愾,所以雖然因為理念原因沒有深交,但彼此之間也稱得上一聲朋友。

當這些人幹了幾件大事之後,春麗調查過他們的背景,而要想知道炎黃的江湖舊事,唐鎮的那幾個老爺子自然是第一人選。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