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王梓鈞 > 重生野性時代

第730章 後記之七·六爺的傳說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野性時代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KTV包間裡的歌聲還在繼續,兩個演員很會活躍氣氛,偶爾還跑來給宋景行敬酒。

宋景行足足刷了好幾十萬元的火箭,終於停下來安安靜靜的看人打遊戲。VR虛擬遊戲蠻多的,除了神劍網路的大逃殺,騰訊(拳頭)的LOL,還有網易的《夢幻西遊VR》,全都屬於炒冷飯之作。

另外的則大多是純代理VR網遊,以及數量不少的單機VR遊戲。

你不想手舞足蹈的打遊戲也可以,可以透過VR控制手柄來實現。但那就顯得太LOW了,現在的主流是眼鏡、腰帶、手套、鞋子,VR四件套全買齊的話至少要花四五萬元。

VR遊戲的終極夢想是純腦電波控制,但在2024年還無法實現。

因為BCI(腦電波控制裝置)有個問題亟待解決,那就是“認知超載”。比如你在玩遊戲的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念頭,BCI在接收腦電波時,很難把多餘資訊過濾乾淨,從而導致出現某些錯誤操作。

於是就有了手套、鞋子和腰帶等輔助裝置,配合修正對腦電波的精準接收,同時還能增強遊戲代入感。比如VR輔助控制手套,就有微型電機模擬真實觸感,讓你感覺自己真的在揮劍或者開槍。

這些輔助裝備跟電腦滑鼠一樣,靈敏度可以自由調節。真正的高手,可以調成超高靈敏度,再配合非常集中的意念,以最小幅度的動作,進行最快速精準的操作,甚至躺在床上都能打完一整局遊戲。

類似的玩意兒,早已用於各國軍隊訓練當中,不過軍事訓練是百分之百模擬現實裝置,不能隨意調整靈敏度。

BCI更有用的是在醫療領域,只要你有足夠的錢,斷手斷腳也沒什麼。給你安裝仿生義肢,透過腦電波及輔助裝置進行控制,跑起來的速度比正常人還快。這玩意兒比遊戲裝置更貴,而且日常保養也不便宜,暫時還只屬於富豪們的福音。

一直夢想做機器人的郭兵,這幾年已經不怎麼管無人機業務了。他跟丁明那位生物學家老婆,一起組建了仿生機器人公司,主要業務就是給殘疾人做BCI義肢,同時也做醫療輔助BCI裝置,以及工業輔助BCI裝置。另外,某些需要超精細操作的科學實驗,也可以用他們的裝置進行輔助作業。

順便一提,這家仿生機器人公司常年虧損,因為研發資金遠遠高於其商業利潤。好在這個領域被資本所青睞,無數風投基金排隊往裡砸錢,只要隨便出一個優秀成果,投資人轉手賣掉就能大賺一筆。

眼下公司已經進行了第四輪融資,雖然始終處於虧損狀態,但前三輪的投資者已有不少賺翻了成功離場。

前些年的中美貿易戰,促使大量華人科學家回國。甚至一些屬於三四代移民的華裔科學家,都因遭受各種莫名其妙的歧視,選擇透過“千人計劃”、“百人計劃”到中國工作。就拿去年來說,一年之內發了3000多張綠卡,幾乎是十年前發放量的兩倍有餘。

這些從海外歸國的科學家,以及本土培養的科學家,甚至造成某些熱門領域人才過剩。中央不得不明文下令,加強對地方“百人計劃”的監管審批,避免各地各機構在熱門科研領域的重複性投入。

就拿光刻機來說,由於一直屬於國人之痛,成為地方“百人計劃”的熱門專案。不在乎商業利潤,只追求政治回報,幾乎每年都有新成果誕生。

除了極紫外光刻機的關鍵元器件,其他光刻機的元器件,基本都已經實現了國產化。

這導致什麼結果呢?

普通光刻機迅速跌成白菜價,而極紫外光刻機直接對中國禁售,理由是具有軍事用途。

到目前為止,中國大陸也就中芯國際有一臺極紫外光刻機。2019年交付定金,排了足足三年的隊,直至2022年才成功到貨,期間差點因為美國的干預而交易作廢,機器運到半路上就被正式列入禁運清單。

中國一直試圖繞開極紫外光刻機,2018年就出現“超分辨光刻機”。但這玩意兒明顯跑偏了,暫時無法用於晶片的工業化製造,反而在5G天線、光纖等領域大行其道,直接把傳統的EBeam光刻機給淘汰了,順便把荷蘭的Mapper公司給再度搞破產(Mapper已經破產一次,)。

即便不能用於製造晶片,在“超分辨光刻機”剛剛透過驗收,還沒實現商業用途的時候,西方國家都趕忙著跑來噁心人——對中國禁售EBeam光刻膠,導致超分辨光刻機缺乏實驗材料,中國不得不選擇自己開發光刻膠。

好在,荷蘭佬的技術也已經陷入瓶頸,極紫外光刻機的發展停滯了好幾年。自2017年的NXE3400B之後,原定於2024年問世的新一代極紫外光刻機,現在訊息全無,可能是要跳票了,需要新的工藝、新的理念才能實現飛躍,這就留給了中國繼續跑步趕超的時間。

……

大概到了晚上12點左右,宋景行等人離開KTV包間。

走到電梯口,一個摟著美女的青年,突然醉醺醺的喊道:“小六子,你也來唱歌啊!”

宋景行苦笑道:“么叔,真巧啊。”

這青年名叫郭志豪,是郭曉春的小兒子。他比宋景行還要小一歲,港中大沒畢業就混娛樂圈,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在港城那邊屬於大名鼎鼎的二世祖。連續兩屆新晉港姐冠軍,都被郭志豪泡上手了,而且泡完了就扔,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現在的港姐質量太差,還不如十八線小嫩模呢。

此時此刻,郭志豪摟著的美女叫魏紫萱,一聽名字就知道是05後,紫萱、梓萱、子萱的一大堆。這妞也算二三線明星吧,今年出演的網劇挺火,人設是清純傻白甜,沒想到居然被郭志豪這個渣男泡了。

郭志豪拍著宋景行的肩膀,給女朋友介紹道:“宋景行,首富家的大少爺!”

魏紫萱連忙討好道:“宋先生你好,我叫魏紫萱,是一個演員,也是志豪的女朋友,請宋先生以後多多關照。”

“嗯,你好。”宋景行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

郭志豪跟宋景行勾肩搭背道:“六子,下週青嶼那邊,我有個朋友開遊艇會,有很多美女要去參加哦。怎麼樣,么叔帶你去見識一下?”

宋景行瞬間化身為乖寶寶,掏出手機說:“我先打個電話問我爸媽,他們同意了我就去。”

“慢著,”郭志豪嚇得連忙拉住,“千萬別驚動表哥表嫂,他們要知道我帶你去遊艇會,非把我大卸八塊不可!六子,你早就已經是成年人了,比我還大一歲,怎麼出去嗨皮還要請示父母?男人嘛,成熟一點,該享受的就享受,別整天跟個苦行僧一樣。”

宋景行笑道:“么叔說得對,下次再聊吧,電梯到了。”

電梯雖然空間很大,但塞了幾波人也被擠滿了。

除了宋景行和郭志豪等人之外,還有幾個男男女女。其中有三個男人滿身酒味,醉醺醺的往電梯裡鑽,邊進來邊推搡前面的人:“快點,快點,別磨蹭!”

宋景行被擠得跟女主角演員貼在一起,後者倒是挺開心的,還主動湊得更貼身。

郭志豪則有些不高興,他被人踩腳了,頓時低聲對跟班說:“下樓之後,找機會把這三個傻逼打一頓!”

電梯開始下降,其中一個醉酒男,色兮兮看著身邊的妹子:“你在KTV上班吧?我上廁所的時候見過你,你們這麼早就下班了?”

妹子沒說話,忍受著酒味往後退。

醉酒男跟著擠上去:“你出臺費多少?我住隔壁酒店,今晚去我房間喝兩杯?”

“先生,請你自重!”妹子有些生氣。

“裝什麼裝?出來賣就出來賣,裝得跟黃花大閨女兒一樣。”醉酒男開始動手動腳。

另一個醉酒男也湊過來,笑道:“這妞長得不錯。”

之前那人說:“她在KTV上班的,我見過她穿制服。”

另一人也開始亂摸:“小妹妹,你給同事打個電話,再叫兩個美女來,我們正好湊成三對。”

妹子終於翻臉了,奮力推開二人:“神經病吧,再亂摸我報警了!”

“給臉不要臉是不是?今晚老子包定了,說吧,出臺費多少!”

“腦子有病就回家吃藥,別在外面丟人現眼!”

“看不起我是不是?麻痺的,一個表子也敢跟我耍橫!”

“……”

雙方衝突升級,三個醉酒男全加入進來,妹子的同事也站出來幫腔。

宋景行雖然有些看不慣,但也沒有出手幫忙。因為電梯太擠了,不方便打架,真打起來也容易出事,萬一對方身上有刀子不好閃避啊。

三男兩女越吵越兇,都等不及到底樓了。剛剛下降至四樓,因為外面有人開電梯,其中一個醉酒男突然抓住妹子的頭髮,猛地朝電梯外拖拽,另外兩個醉酒男見狀也跟著動手。

這三個傢伙估計喝了不少,打人的時候專打腦袋,也不怕把人打死了吃槍子兒。

在四樓等電梯的人被嚇得不輕,完全搞不清楚啥情況,紛紛躲閃避讓,甚至還有人掏出手機錄影。

沈勰揉揉手腕,笑道:“老子快20年沒打架了,楊經理,走一個唄。”

楊長青說:“要不要抄傢伙?”

“打三個醉貓還抄傢伙?”郭志豪摩拳擦掌道,“都讓開,看我佛山無影腳。啊打!”

宋景行對男主角演員說:“你出名的機會來了,儘管給我打,有團隊幫你做公關宣傳。”

幾個大男人跟著衝出電梯,宋景行跑得最慢。等他到場時,三個醉漢全都被放翻了,平均每人身上騎著兩個男人在狂揍。

宋景行說:“給我架起來一個,讓老子也過過癮!”

楊長青和導演黎弘立即響應,把嗷嗷直叫的一個醉漢拖起來架住。宋景行衝刺好幾步,一腳飛起,直接把人平地踹飛,然後掏出手機報警:“喂,警察叔叔,這裡有人猥褻婦女,還暴力毆打婦女,已經被我們制服了。地址是……”

有個拍影片的路人眼尖,大喊道:“我去,是馬公子,我要趕快發朋友圈!”

然後,打人的,被打的,全都被抓了。

因為宋景行等人的行為,已經超出了見義勇為的範疇……特別是郭志豪,把人打暈了還在揮拳,純粹是在那兒洩憤而已。

宋維揚的身份根本不頂用,或者說,正是因為有宋維揚的兒子參與,警方才不敢輕易把人放了。多少路人拍照錄像呢,稍不注意就要引起輿論非議,說什麼首富的兒子可以隨便打人。

由於拍影片的路人沒搞清楚狀況,釋出到各大平臺之後,都是“首富之子參與集體鬥毆”或者“首富之子爭風吃醋大打出手”之類的標題。

網友們說什麼的都有,噴宋景行的佔了一大半,主要是三個醉漢被打得太慘了。

很快,警方公佈監控錄影,還原事件的起因經過,輿論立即來個大反轉。

“六爺(宋景行的最新諢號)打得好啊!”

“這三個煞筆J蟲上腦了吧,人家KTV正經的服務員,也就端端果盤飲料,這特麼都能認成是出臺小姐?”

“出臺小姐也能選擇交易物件,人家不願意就可以打?”

“聽說馬公子被拘留了,真倒黴啊。法是法,理是理,這次打得漂亮!”

“拘留個屁啊,這種人打死了才好。”

“為六爺點個贊!”

“……”

因為這次見義勇為兼打人事件,宋景行的網路風評瞬間滿分,路人緣好到了極致。特別是,他老老實實的被行政拘留五天(最低標準),沒有利用關係逃避處罰,簡直讓網友對他的好感度爆棚。

什麼馬公子、宋大少之類的稱呼,大家都漸漸不喊了,統稱他為“六爺”,終於在稱呼上擺脫宋維揚的影子。

事實上,宋景行在拘留期間好吃好睡,除了不能玩手機,一切都過得很滋潤。他還拜託警察叔叔,買來一本書打發時間,跟住在家裡沒什麼區別。

離開拘留所的時候,居然有數百個網友前來迎接。這些傢伙純屬吃飽了撐的,自己父母生病住院估計都沒這麼積極,首富的兒子出拘留所他們倒跑得飛快。

大部分是來打卡的,網紅居多,甚至還有人現場直播。

“六爺,一起拍張照!”

“六爺,給我籤個名吧。”

“六爺,給直播間的網友們打聲招呼。”

“六爺……”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