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王梓鈞 > 重生野性時代

第725章 後記之二·網紅聶道長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野性時代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宋維揚早在2010年就搬家了,從湯臣高爾夫別墅搬到嚴家花園。

這房子已經有百年曆史,建成於1921年。第一任房主是個洋人醫生,住了十多年突然自殺,豪宅變成凶宅,一度空置。因為這裡是嚴家的老宅地,之前因租界越界築路而被迫遷走,大富商延慶祥斥巨資把房子買下來。

改革開放之後,嚴家後人把房屋產權要回來。可惜後人實在太多,有直接繼承權的足足16個,大家互相爭搶拆臺,導致這房子誰都不能住,也誰都不能賣,空在那裡足足長了20年的草。

直到2009年,嚴家後人感覺鬧下去不是個辦法,於是請求法院協助拍賣。

宋維揚當時喊出2.9億元的天價,順利把嚴家花園買到手。這些年,對房子的各種裝修改造就用了上億元,如果要賣的話至少也得15億打底。

房子特別大,總佔地面積8.5畝,花園面積5000平米左右——這可是在盛海市區!

清晨。

林卓韻拎著包就上班去了,她現在是一家傳媒集團的老總。《榕樹下》雜誌曾經一度紅火,但從2011年左右就持續虧損,並且整個出版市場都不景氣。在宋維揚的分析建議下,林卓韻果斷轉向自媒體,還在關鍵時刻投資了抖音(也是宋維揚建議的)。

宋維揚也不在家,京城有個重要活動需要他出席,幾天前就已經飛過去了。

宋傲雪穿著一身漢服,啃著麵包說:“哥,今天有漫展,你陪我一起去唄。我還約了同學哦,全是漂亮妹子,說不定還能發展成女朋友。”

宋景行好笑道:“你的那些同學,一個個都十五六歲,你別慫恿我誘騙未成年少女好不好?”

“十五六歲就不能談戀愛嗎?我們班上就有好幾個談戀愛的。”宋傲雪反駁道。

宋景行說:“你要是敢在大學之前談戀愛,都不用老爸出手,老媽就要把你吊起來打。”

“切。”宋傲雪懶得再說話。

宋景行吃完早餐,對著空氣喊道:“旺財,我要出門了!幫我把小藍開出來。”

物聯網這玩意兒已經炒了十多年,直到5G網路普及才呈井噴式發展。現在中國的一二線城市,早就建成了“智慧型城市”,密密麻麻到處是5G基站,甚至許多紅綠燈都跟基站合而為一了。

智慧居家也跟科幻片裡演的差不多,宋維揚家裡就有個主控電腦,代號“旺財”。雖然遠遠達不到人工智慧的水準,但語言、影象識別卻屬基本功能,否則這房子的改造怎麼可能上億元。

等宋景行走出去的時候,一輛“特斯拉·智慧之光”已經在花園等待。

掃描到車主接近,特斯拉自動開啟車門。宋景行坐進駕駛室,說道:“小藍,去東嶽廟。”

擋風玻璃就是一塊巨大的智慧屏,宋景行話音剛落,螢幕上就出現上千個搜尋結果,排第一的正是“盛海東嶽廟”。車載電腦發出脆脆的蘿莉音:“主人,請選擇目的地。”

宋景行說:“1號地點,確認。”

特斯拉的擋風玻璃立即恢復原樣,車子也緩緩啟動,而宋景行只需要安靜坐著就可以。自動駕駛功能在“智慧城市”的加持下,幾乎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甚至還能提前避開擁堵路段,靠電腦運算選擇最快的駕駛路線。

當然,跑高速公路的時候,許多車主還是會選擇手動。因為車速太快了,萬一出現意外狀況,電腦的選擇有可能不如人腦。

說一千,道一萬,這些都是有錢人的玩意兒,還遠遠達不到普及底層大眾的程度。

前兩年剛剛在城鎮地區完善了5G網路,現在又忙著在北上廣試點搞6G。草根們一邊為祖國的發展自豪,一邊又自嘲說跟不上時代,互相討論著週末去哪裡吃草。

半路上閒得無聊,宋景行透過車子連線網路,在搜狐影片選了一部熱播網劇。透明的擋風玻璃立即變成熒幕,而且還附帶自動視覺修正效果,不至於因為角度問題讓人看得彆扭。

這款特斯拉是去年上市的,國內售價在600萬—2500萬之間。價格波動那麼大,主要源於配置問題,就看你買車的時候選擇丐版還是頂配。

單說擋風玻璃那麼大一塊智慧屏,2019年剛出來的時候售價600萬以上。當時只有喜歡玩高科技的土豪才會買,而且往往是買回家當電視,又或者打造成智慧型金魚缸。這又過了好幾年,大型智慧屏已經不稀奇了,但價格依舊在百萬元以上,特製的車載玻璃智慧屏更是得花兩三百萬。

至於普通人嘛,買一般的電動汽車就可以了,那玩意兒補貼下來兩三萬就能買。

由於電池技術和電機技術的發展,以及節能減排的政策優惠,如今道路上的汽油車越來越少,電動車和汽油車的比例幾乎達到了一比一。柴油車就更少,一般屬於特殊用途車輛,而且購車時還要徵收一筆“環保稅”。

剛剛把一集網播劇看完,脆脆的蘿莉音就提示:“主人,盛海東嶽廟快到了,需要搜尋停車場嗎?”

“搜吧。”宋景行說。

東嶽廟地處鬧市區,周邊網咖、商場各種喧囂,而聶道長就在此地修行,順便當老師教書育人——聶軍是盛海道教學院的院長。

盛海道教學院的前身為盛海道學班、盛海道學院,跟華東師範大學進行聯合招生。剛開始是招華東師範的成考生,這兩年分為大專班和本科班,前者學制三年,後者學制五年,畢業證由道院頒發,學位證由華東師範頒發,成績優秀者甚至可以保送中國道院讀研。

這裡教出來的學生,如果選擇入道籍,直接歸為正一派道士。不忌葷腥,不禁嫁娶,跟正常上班沒兩樣,而且工作還相對穩定,福利待遇也蠻不錯。

東嶽廟裡已經有不少香客,甚至有些是外地遊客。

宋景行步行幾百米,直奔廟裡的道學院。結果院長室裡沒人,一問才知道聶院長在給學生上體育課——每屆只有幾十個學生,聶軍喜歡親自教課,把行政工作全扔給副院長。

而且,聶軍每次上體育課,都把學生帶到正殿廣場:一是為了鍛鍊學生的專注力,二是順便幫東嶽廟招攬人氣。

聶道長大大小小算個網紅,曾經在下班途中生擒歹徒。他當時懶得換下道袍,騎著一輛共享單車回家,吸引來幾個路人掏手機錄影片。正好有個持刀歹徒奪路而逃,聶道長騎著單車追上去,一記刁手啄在歹徒後背,直接把歹徒啄得半身麻痺,哐噹一聲刀就掉在地上。

整個過程都被路人拍下來發到抖音,還取個標題叫:盛海鬧市驚現點穴神技,道爺牛逼!

聶道長很快就被人肉出來,什麼宋首富的大學室友,什麼曾在終南山隱修,還在西南山區“支教”五年,現在更是擔任盛海道教學院的院長。一下子就火了,本來冷清的東嶽廟,也突然變成網紅打卡地,許多人專門跑這兒來跟聶道長合影。

聶軍雖然被各種打擾,但他也不生氣,只定下一個規矩:每天帶著學生在正殿廣場上體育課(練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讓人拍照,其他時候恕不接待。

宋景行來到正殿廣場的時候,聶軍正擱那兒練劍呢,不時停下來糾正學生的動作。

這傢伙一身道袍,梳著道髻,還留起了山羊鬍子,跑去演古裝劇都不用化妝了,用四個字來形容:仙風道骨!

廣場周圍站著一大圈人,很多都是來打卡的,他們拿出手機對著自己,把聶軍當成人肉背景玩自拍。

收劍,運氣,功畢。

宋景行走過去喊道:“聶叔!”

聶軍招呼學生們回教室,把自己的劍也扔給學生,問道:“什麼時候回國的?”

“回來有幾天了,”宋景行笑嘻嘻說,“夠意思吧,回國之後都沒找其他叔叔,我第一個就來看望您。”

聶軍道:“說吧,什麼事?”

宋景行道:“這裡說話不方便。”

聶軍拒絕了打卡怪們的合影要求,帶著宋景行回院長室。

宋景行把自己在英國的情況說了一遍,嘆氣說:“剛開始我非常憤怒,報復之後又感覺很爽。但聽說他涉毒被抓,我心裡一直不得勁兒,總覺得自己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這段時間我都很煩躁,也不敢找其他人傾訴,只有上你這裡來告解了。”

“告解你上教堂去,這裡是東嶽廟。”聶軍很不待見宋景行的用詞不當。

“行行行,是開解,不是告解。”宋景行說。

聶軍說:“人這一輩子,肯定會做錯事,也肯定會有遺憾。你應該引以為戒,而不是把它當做包袱,這樣子做人會很難受的。”

宋景行說:“道理我懂,但心裡有疙瘩。”

聶軍點頭微笑:“說明你是個好孩子,良心未泯。”

宋景行無語道:“什麼跟什麼啊,還良心未泯,說得我好像良心快沒了一樣。”

聶軍說:“你來找我也沒屁用,我又不是心裡醫生。你真想好好反思,那我推薦你去終南山隱居半年,可以做到精神完全放空,下山時整個人都煥然一新。”

“您還是別給我出餿主意了,”宋景行連忙拒絕,“你以前不說教了我一套呼吸法嗎?還說每天練習能延年益壽,還能讓習練者精神放鬆,每天都能睡個大好覺。再教教我唄。”

聶軍道:“我不是教過你嗎?”

宋景行說:“十多年沒練,早忘了。”

聶軍伸了伸懶腰,起身說:“你小子做什麼都沒恆心,練也是白練。明天早上六點之前來吧,盛海道協下午有個會,我現在得提前趕過去,免得中午被堵得腦殼疼。對了,你開車來的吧?順道送我過去。”

宋景行說:“好像我們不順道。”

聶軍微笑道:“可以順的。”

“那就順吧。”宋景行被迫屈服。

兩人一路聊天來到停車場,聶軍拍著車腦袋說:“你這車不錯啊,借我開幾天唄。”

宋景行無語道:“聶叔,你又不是沒錢買車,再不行就讓我爸送你一輛,打我的秋風也太不地道了。”

“摳門兒!”聶軍自己坐進駕駛室,切換成手動駕駛模式,啟動汽車道,“回來準備幹嘛?”

宋景行說:“自己創業。”

聶軍問:“有專案嗎?”

宋景行道:“還沒頭緒,不知道該幹啥。”

聶軍又問:“你爸給你多少本錢?”

“1000萬。”宋景行道。

聶軍笑道:“那是真不好找專案。”

宋景行說:“啟動資金不是問題,我分分鐘能把1000萬變成一個億。”

“吹牛。”聶軍不信。

宋景行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馬叔叔,是我啊,小景。嗯,我畢業回國了,您身體還好吧……是這樣的,我打算自己創業,我爸給了我5000萬啟動資金……嗯,對對對,我已經找到專案了,要不你也來投資入股?不多,投1000萬就可以……行,回頭我給你賬戶,你哪天打錢過來都行……好的,拜拜,祝你生活愉快。”

宋景行一連打了10個電話,空口白牙拉來1億投資。他對聶軍說:“我明天就去隨便註冊個公司,註冊資金1億5千萬,我個人持股55%。”

聶軍迷糊道:“怎麼我算來算去,還差4000萬呢?”

宋景行笑道:“註冊資本嘛,隨便編就可以了。我再以管理入股,拿55%的股份實屬正常。誰讓我爸是宋維揚呢,那些叔叔每人投資1000萬,對他們來說只是小數目,又不可能真的派人過來查賬。”

聶軍感慨道:“投胎是個技術活啊。”

宋景行放平座椅,從後座拿出個袋子:“這是給小妹帶的禮物,你別忘了拿走。”

“算你有點良心。”聶軍說。

聶軍已經結婚了,還生了個女兒,目前正在讀小學五年級。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宋景行道:“小藍,接通電話。”

是宋若兮打來的:“大侄子,回國了怎麼不來看望姑姑啊?”

宋景行說:“忙著創業呢。”

宋若兮道:“聽說你失戀了?”

“你聽誰瞎說呢?我像是失戀的人嗎?我就是玩膩了,把人姑娘給甩了。”宋景行道。

“哈哈哈,”宋若兮大笑,“你就死鴨子嘴硬吧。晚上一起出來吃飯,我介紹個美女給你認識。你放一百個心,有姑姑幫你把關呢,給你介紹的肯定是好女孩兒。”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