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俊秀才 > 重生之最強人生

第86章 密切的關注著(第四更!)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最強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殷俊正在拍戲的時候,針對著他的舉動,香江影視圈子也是風潮暗湧。

先說說最近鬱悶到無與倫比的無線TVB吧。

15號的時候,邵一夫答應了王天霖的建議,先不忙著讓《倚天屠龍記》中斷,讓它繼續的播出。

結果就在當天晚上,佳視就《包青天》兩集連播,開創了香江電視劇的一個新紀錄的同時,也直接把無線TVB的《倚天屠龍記》和7點檔電視劇《強人》一起打得更加落花流水。

7點檔的《強人》還好一點,有21%的收視率,

8點檔的《倚天屠龍記》就慘得很了,直接突破了下限,擊穿了20%的心理防線,到了17%的境地,簡直是讓無線的人一片哀嚎。

這麼連續的五天晚上《包青天》兩集連播之下,《倚天屠龍記》的收視率根本就上不了20%,這也就罷了,關鍵在於《倚天屠龍記》的所有主演和監製等等,都已經被打得毫無士氣,演得簡直是漏洞百出,質量越來越差!

邵一夫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催促王天霖趕緊的製作新人編導戚齊義的《神探李奇》,一方面也是積極的給《倚天屠龍記》打氣,千萬不能讓他們給倒下了,否則別的電視劇上去,肯定會被打得更慘。

與此同時,針對於怎麼限制佳視如此兇猛的勁頭,他也連連的召集了自己的心腹手下來商量。

今天坐在他身邊的,一個是他的小妾方怡華,另一個是得力助手羅中炳,還有公關部經理陳尊哲。

邵一夫畢竟是七十一歲的人了,經歷了那麼多的大風大浪,就算是現在無線的形勢非常不好,他還是能忍住焦急的,至少表面上是雲淡風輕,沉穩得很。

“說說吧。”邵一夫對手下們道:“這都兩集連播播了五天了,《包青天》平均收視率已經突破了70%,我們和麗的被打得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難道我們就真的一點辦法都不能想嗎?”

“我昨天又找了惠添賜一下,雖然我明顯感覺到,他比起以前來,已經又膨脹了許多,但不知怎麼的,20萬這樣的天價,他都不肯離開《包青天》,也不知道那邊暗地裡給了他多少好處!”陳尊哲有些澀然的道。

難怪他鬱悶了。

惠添賜和佳視的合約就是800一集,這麼100集演下來也才8萬,200集都達不到20萬,為什麼惠添賜明明很貪財,卻一點都不答應呢?

“既然他不同意就算了。”邵一夫揮了揮手,“《包青天》的靈魂人物不是他,而是那個叫魏小范的無名小卒……你們針對他,有什麼對策沒有?”

“完全沒有頭緒。”這次輪到方怡華說話了,“他這個人非常的老實,對於金錢女.色都不喜歡,我調查了一下他的行蹤,基本上除了演戲之外,他就是和朋友們一起去大排檔喝喝酒,其餘的就沒有任何的娛樂。我找了人去和他接觸,但他也沒有一點動心的意思,連價碼都不聽,直接就回絕了。”

“真不知道佳視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傢伙!”邵一夫皺眉的道,“對了,還有那個殷俊,怎麼一直沒有訊息?難道連這個16歲的小子你們都搞不定嗎?”

羅中炳輕咳了一聲,“六哥,是你說的,讓我們暫且等一等看……要不,我現在就去找殷俊?”

“炳叔,你要找他,他現在也沒有空。”陳尊哲道,“殷俊這幾天在籌劃自己的電視劇,好像今天就要準備拍了。”

“他拍電視劇?”

不僅僅是羅中炳,方怡華和邵一夫也愣住了。

“是的,他是編劇兼導演和兼職。”陳尊哲道,“據說是他為了一個什麼人治病,要湊集大量的資金。所以他就想著自己拍一部電視劇出來,好賣給電視臺賺錢。”

“呵呵,這小子,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方怡華譏諷的道,“一個好編劇就能拍電視劇嗎?那我們無線這麼多的編劇,怎麼沒有拍好電視劇?而且他還才寫了一部劇本啊,是碰運氣成功的,怎麼能如此自大,視天下英雄如無物呢?”

陳尊哲不敢答話,低頭不語。

倒是邵一夫有點興趣,“你知道他拍的什麼電視劇嗎?”

“好像是一個什麼古裝喜劇。”陳尊哲道,“具體的不大清楚,今天主演和幕後人員才去宋城那邊呢。”

“你去盯一下這個,有訊息向我彙報。”邵一夫拍著椅子的扶手道,“我剛才聽你說,他是想要賣電視劇給電視臺,而不是單單的說佳視,對不對?”

“訊息是這樣說的沒錯。”陳尊哲道,“不過他大部分的人,還有器材、幕後人員等等,借的都是佳視的人,難道還有可能賣給別的電視臺?”

“怎麼不可能?”

邵一夫道,“如果當初不是我們的那個白痴監製瞎了眼睛,《包青天》不就是我們的了嗎?”

陳尊哲趕緊的閉嘴不語,深怕又惹得邵一夫不爽,再次被殃及池魚。

“你去看一看,如果能又試片的機會,就來告訴我,我親自去一趟。”沉吟了一下,邵一夫這樣的道。

“啊?六哥,你用不著去吧?這小毛孩子胡搞的作品,有什麼值得你去的?”方怡華忍不住勸說道。

“這不一樣。”邵一夫搖了搖頭,“好不好,我們看了才知道,不能妄加評論,也不能小看這個年輕人。難道之前犯的錯誤,現在還要再犯一次嗎?”

他這麼一說,方怡華倒是沒話可說了,但她心裡卻還是不以為然。

這麼年輕的人,又沒有什麼積累,成功一次就是僥倖了,還能有第二次?

做夢吧!

……

黃夕照此時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也是在商討和無線商討的差不多的內容。

和他坐一起的,除了自己的老朋友鍾京輝之外,還有他最得力的大將——麥當熊。

麥當熊這個人可謂是天生人傑。

也就是他的風格太過黑暗和大膽了,所以以後才會漸漸的被許多限制給束縛了手腳,沒辦法再發展下去。

否則論到香江最有個人風格的導演,杜其峰絕對算不得第二位,一定是屈居在麥當熊之下的。

杜其峰其實已經是很會調控自己的各種風格來適應時代和規則了,不然他肯定會走上麥當熊的老路的。

此時的麥當熊,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候,也是風頭正勁的時候。

最近他監製的電視劇《鱷魚淚》,放在21:00—22:00分播放,專門和《歡樂今宵》對著幹,打得歡樂今宵的收視率一陣下降,幾乎是不保50%的生死線大關——50%的收視率當然很高了,但你考慮到《歡樂今宵》以前動不動就是80%、85%的收視率,就知道它下降得多麼兇猛了。

如果沒有《包青天》這部神劇出來攪局,最近他麥當熊應該是香江電視行業最風光的人。

而且麥當熊也看不起《包青天》,覺得這只是拍給小孩子和女人看的,根本不值一提。

好吧。

你只用看《鱷魚淚》這個名字就知道,它就是靠一些恐怖和離奇事件來吸引人眼球的,這也是麥當熊最喜歡的一種拍攝方式。

所以,他才對這種“娘娘腔”的電視劇不感興趣。

不過,麥當熊的心還是很大的,他並不甘於只做一個監製,即使是他現在已經算麗的的第一監製了。

黃夕照答應過他,時機到了,就給他更大的權力,讓他做副總經理,可以全盤的管理麗的電視臺的拍攝事務,從而也是給他積累經驗,以後無論是繼續在電視臺做,還是出去開電影公司,都會有好處的。

因此麥當熊也是很在意《包青天》這樣的收視率爆紅的電視劇,故而今天有殷俊的新舉動,他才過來參加討論。

“《武林外傳》?”麗的的情報明顯要多一些,黃夕照把收集而來的資料遞給了兩人之後,麥當熊有些訝然,“怎麼他開始拍古瓏劇了?”

“不是古瓏的那本書,據說是一個發生在一家客棧裡面的古裝情景喜劇。”鍾京輝笑道,“和我當年拍的《太平山下》有些類似。”

“只是發生在一家客棧裡的故事?”麥當熊嗤笑道,“那有什麼好看的?古裝喜劇?難道我們和無線製作的喜劇還少了嗎?殷俊不是被勝利衝昏了頭吧?”

“不一定,我覺得他不是那種人。”鍾京輝搖頭道:“你看看在成名之後,殷俊有出來接受過一次採訪沒有?他才16歲就能這麼控制自己的虛榮心,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被衝昏頭腦?”

“不管怎麼說,這倒是我們一次的考察機會。”黃夕照道,“如果連這部戲都成功了,那麼我們就展開行動吧!想盡千方百計的辦法,讓他給我們一個好劇本!”

“如果他失敗了呢?”麥當熊問道。

“失敗了就再等等看。”黃夕照毫不猶豫的道,“如果下一部他成功了,就值得我們注意。如果繼續失敗,那就是曇花一現的人才罷了,不值得我們用心。”

他說的話,非常的殘酷和功利。

但在鍾京輝和麥當熊看來,卻是這麼的情理之中。

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圈子裡面,本來就是成王敗寇的吶!

……

和上述兩家的電視臺不同,嘉禾的兩位巨頭,看事情的角度,卻是另一個方向的。

對於殷俊的底細,他們是知道得最詳細的。

蔡勇昌的口風非常嚴,除去了當事人的殷俊和關家人之外,現在除了他們嘉禾三巨頭,再也沒有第四個圈內人能知道殷俊和《表錯七日情》的關係。

無線和麗的如果早知道今年的……乃至最近幾年以來的票房冠軍《表錯七日情》就是殷俊寫的,他們早就撲上去搶殷俊的劇本了。

有了《包青天》的成功,他們還在擔心什麼?

不就是擔心殷俊只是靈感來了的曇花一現嗎?

結果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包青天》根本就不是殷俊的第一部作品,比《包青天》毫不遜色的《表錯七日情》才是!

所以,人家已經有兩部超級棒的劇本了,怎麼能算是曇花一現呢?

一次成功不容易,一次超級成功更是困難!

而人家殷俊已經超級成功了兩次了,那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由此蔡勇昌就跟鄒紋懷保證,“無論殷俊拍的是什麼,這一部也一定能成功!我對這個小夥子有信心!”

鄒紋懷聞言一笑,“看來你和他接觸幾天,是對他的瞭解很多啊。”

“不僅僅是他的才華和待人處事,還有他的心態,那都不可能是隨便拿一個作品出來的。”蔡勇昌道,“更何況,他是真的緊張那位大嬸。如果搞砸了的話,他拿什麼去救人?這個電視劇,其實最輸不起的就是他了!以他那麼聰明的人,都還是毅然決然的拍電視劇,就證明了《武林外傳》的足夠優秀!”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我還不趁熱打鐵,藉著現在這個好機會,去找他拿一部電影劇本回來?”鄒紋懷問道。

“我是覺得現在還不到時機。”蔡勇昌道,“透過這一次的幫忙,殷俊肯定記著我一個人情,但現在這麼早就用了,未免有些浪費。”

“浪費?”鄒紋懷不懂了,“還有什麼浪費不浪費的說法?”

“懷哥,劇本分好壞,但好劇本里面還是要分等級的。”蔡勇昌道,“我有一個感覺,如果現在我找殷俊買劇本,給他50萬,他肯定會給我一個好劇本,說不定不比《表錯七日情》差。但如果我們再和殷俊真心實意的相處一段時間,拋開劇本的事情不說,那等到以後關係更好了,我們能拿到的劇本就會更好!說不定李曉龍的記錄,就會由我們親手打破!”

鄒紋懷沉吟了一陣子,終於還是點了點頭:“罷了,這個事情是你在跟的,就依你的辦法吧!我不會給你壓力的。”

“放心吧,懷哥,我不會搞砸的!”蔡勇昌充滿了信心的道。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