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俊秀才 > 重生之最強人生

第59章 出謀劃策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最強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早上吃過稀飯包子之後,殷俊叫了個計程車,直接打車到了荔園。

老實說,這外面賣的早餐,比起章嬸做的真是差了遠了。

在合租房子的時候,章嬸每天早上都會給殷俊和魏小范準備稀飯和饅頭包子,那個味道才叫一個好。

這是專門給他們做的,她自己都不賣。

這裡面更多的還是章嬸的一份心意,她是把魏小范和殷俊當自己的兩個孩子看的。

那種專門為家人精心做的菜餚,和敷衍了事給客人吃的菜餚,吃起來是完全不一樣的。

只不過,殷俊現在搬出來了,自然不可能去蹭飯,章嬸自己都忙得很,還是不要打擾她的好。

等到自己發達了,那時候才是報答章嬸的時候。

章嬸的身體本來就不大好,勞累過度,再怎麼說,也不能再讓她如此辛勞了。

等到殷俊手裡的錢有超過20萬的話,他就準備給章嬸打一個店子下來,讓她請幾個小工,在店裡做車仔麵,這樣自己不用勞累,還能繼續的養活她那一家人。

雖然章嬸的家人不是殷俊的家人,但已經把她看作是自己媽媽.的殷俊,就算是為了章嬸,也會給她租下這個鋪面的。

說起來,殷俊搬出來的時候,章嬸特意的在中午沒有休息,坐了兩個小時的公交車去黃大仙,給殷俊求了一個喬遷新居的符回來,現在就掛在家裡。

雖然這個符肯定不貴,只是簡單的普通的符,但是接過來的時候,殷俊就能想到,章嬸冒著大太陽,長途跋涉的去專門求符的辛苦,以及裡面蘊藏著的愛護之意。

沒有了每天章嬸叫自己吃飯、叮囑自己休息,這可是比不能吃到章嬸做的飯,更讓殷俊心頭不爽的事情啊。

……

凡是沒有太重要的事情,邱得根每天上午,都會過來荔園檢視一下。

他就是一個做事兒認真的人,也是有著老一輩生意人的不辭辛勞和肯幹的精神,所以才能那麼的成功。

當邱得根從遊樂園和宋城視察了回來,看到殷俊坐在自己辦公室裡面,一張臉馬上就沉了下來。

“小子,你來幹什麼?”邱得根唬著臉道:“這收視率還沒有完呢,咱們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殷俊賠笑著給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桌上,“嘿,邱老闆你跟我這個小孩子計較什麼啊?這不也是當初沒錢,我才出此下策嗎?都是我不對!您要有什麼懲罰我的,儘管說,我殷俊一定不說二話。”

看到殷俊出人意料的服軟,邱得根還不敢相信,狐疑不定的看著他:“你小子又有什麼陰謀詭計了?告訴你,我可不會再上當了!”

“真不是!”殷俊苦笑道:“邱老闆,我說的句句是真心話!為了免費使用宋城的事兒,我說了很多傷人的話,我知道很對不住你,所以今天特意來負荊請罪了。好在《包青天》如此的紅火,也算是給宋城打了廣告,我這才有臉過來見您。”

看著殷俊的表情誠懇,又琢磨著他確實沒有必要再來耍小聰明,邱得根的一張臉才慢慢的放鬆了下來。

等到他確認了殷俊不會再玩手段,而是來道歉的時候,這架子馬上就擺上了。

坐在了自己的老闆椅上,邱得根輕咳了一聲:“我說小子啊,我還以為你是狼心狗肺的傢伙呢,沒想到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嘛,知道這樣設計老人家不對,總算是還有挽救的餘地。”

“是,是,都是我的錯。”殷俊笑著道。

他賠罪的心態非常誠懇,這也是必須要有的。

當初在不得已的時候,白白用邱得根那麼大一個宋城,還很是尖酸刻薄的說道了一番,這在殷俊想來,實在是有些不應該。

其實是有更溫和一點的辦法的,只不過自己太年輕氣盛,沒有能做得更好,所以他心中一直有些愧疚。

這兒《包青天》的收視率大紅大紫,達成了之前殷俊對邱得根的承諾,因此殷俊過來賠禮道歉,讓邱得根也算是出了胸中一口悶氣。

吵架的話,要兩個人互相不退讓才吵得起來,比如說之前邱得根和殷俊為宋城免費租借與否而吵的那一次。

現在殷俊是任打任罵的樣子,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邱得根說了幾句,也覺得沒有意思,就不再去訓斥殷俊了。

殷俊的這態度,讓邱得根的確是胸中悶氣都散發了出來。

然後取而代之的,是早就埋藏在心裡的那一絲欣賞和佩服。

事實上,之前殷俊激怒邱得根,免費得到了宋城的使用權之後,回醒過來的邱得根就對這小子的手段很佩服。

而後等到《包青天》的一路逆襲直上,縱橫無敵,他對於這個口出狂語的小子,就更是欣賞了。

別人只看到殷俊寫了一個天才的劇本,但經常去劇組看望的邱得根,卻看到了殷俊的努力。

只要是在拍攝的途中,殷俊就會坐在攝像機後面,仔細的看攝像師怎麼拍攝;而停下來的時候,他又會學習蕭昇怎麼指導演員的,然後還會跟蕭昇有交流討論,最後再把這些心得寫在自己的小記事本上面。

這樣的工作,殷俊不是一天在做,而是每天都如此,不說他到底能獲得多少的收穫,單是說這樣的恆心毅力,就足以讓人敬佩的了。

關鍵是殷俊的年齡很小,只不過是16歲,這個年輕不去貪慕美.色、名車、豪宅、虛榮等等,而是一天到晚都在忙著充實自己,努力提高自己,這樣的胸有大志,才是邱得根最為欣賞的。

回想起自己的幾個兒子,雖然之前邱得根覺得他們還算不錯,但如今比起殷俊來,卻是差了太多太多。

思緒一晃而過。

邱得根想起了之前殷俊跟自己說的那些事情,雖然聽起來太刺耳,但他也不得不承認,殷俊是言之有物,說得都很有道理。

否則以他這麼聰明的人,又是白手起家的人物,怎麼可能被殷俊三言兩語就撩起了火氣,然後上了殷俊的當?

當時不覺得,等到過了之後,邱得根就越想越覺得,殷俊既然能找出荔園的劣勢弱點,那麼他肯定能找出相應的辦法,而不僅僅是之前說的,將荔園搬遷了了事。

只不過,之前邱得根在和殷俊打賭,他也不好意思去向一個小輩請教,所以才一直拖了下來。

現在殷俊主動的上門道歉,似乎,正是一個請教的好機會?

反正這裡面只有自己和殷俊兩個人,請教一個比自己兒子還小的年輕人,也算不上什麼丟臉。

結果,還沒等邱得根怎麼躊躇著開口,這邊的殷俊就先說起了話,“邱老闆,我今天來,也不僅僅是道歉的。我還有關於荔園的運營的一些看法,是我自己琢磨的,您可以聽一聽,到底行不行,適不適合荔園,就由您自己來拿主意。”

他這麼主動的說起這個話題,邱得根心中一樂,端起了茶杯,矜持的道:“說吧!”

“第一個,關於目前的問題。”殷俊道:“自從《包青天》火熱以來,大家對於宋城是非常的喜歡,都期待著能到這裡來參觀一下,讓邱老闆你提前開園。我覺得現在還不是時機,應該可以再等一等。”

“再等?”邱得根愣然了起來,要不是知道殷俊並不是佳視的人,他都以為殷俊是佳視派來的間諜,想要多獨佔宋城一段時間,以便好好的拍攝《包青天》了。

“對。”

殷俊道:“想來你也知道,從昨天開始,佳視就開始在19:00—21:00這兩個小時的黃金時間段,連播兩集的《包青天》,這在香江的電視劇歷史上,屬於首次的創舉。本來《包青天》就紅火得厲害,現在每天兩集連播,必然還會再次掀起收視狂潮。而最少《包青天》也會播出到10月才會結束,邱老闆你只用等上兩週的時間,等到《包青天》繼續火熱到燙手的地步,再一舉開啟宋城,那麼宋城也一定會一炮而紅,在五年之內,成為你的搖錢樹。”

邱得根聽得點頭後又搖頭。

指了指殷俊,邱得根道:“你這小子,就知道打擊我!怎麼宋城只能紅火五年了?我辛辛苦苦花了好幾億打造的古裝城,就能紅火五年?那賺什麼錢啊?”

“沒有永遠能紅火下去的東西,就算是海洋公園也一樣,他們現在只開發了20多公頃,但為什麼要圈地50多公頃,不就是為了以後的繼續擴充套件用的嗎?”殷俊道,“宋城想要持續火爆下去也很簡單,不斷的推陳出新,保持住自己的特點,又不斷的開發一些新鮮玩意兒出來就好了,這樣十年、二十年都能有不錯的收益。”

“推陳出新?新鮮玩意兒?談何簡單啊!”邱得根感嘆了一句,又揮了揮手,“你繼續說!”

“現在荔園的門票是15塊,進來之後,除了吃喝之外,一切的節目和玩樂專案都是免費,這樣效仿美國迪斯尼樂園的經營方式,很是不錯,但也有一些可以改進的地方。”殷俊侃侃而談道,“比如說,我們可以積極的推進套票制度。他們不是嚷著要把宋城開園嗎?那好,我們宋城和荔園連起來賣套票,你想要進宋城,就得先來荔園。以前是15一張,我們現在就賣20,反正賣得又不貴,肯定大家都能容忍下來的。

除開這個套票,月票我們賣50,半年套票100,一年套票200,一家三口的一年套票300。然後12歲以下的小孩子免票,16歲以下的孩子半票。拿年票來說,一家三口只要一年去五次,就能全部賺回成本,如果每個月去一次,那可是賺得多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說他們是喜歡買單次門票,還是直接買年度套票呢?買年度套票,就代表著大筆的門票收入的增加吶!”

“等一等!”

邱得根連忙阻止了殷俊繼續說下去,琢磨了好一陣子,才若有所思的道:“你的這個方案有些道理,但如果他們這些人,比如說家庭,每週都來一次,那我不是虧大了?還有12歲以下免票、16歲以下半價,那些小毛孩子還不天天想來啊?”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