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俊秀才 > 重生之最強人生

第20章 讓人又哭又笑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最強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4月28日,星期五。

在興記茶餐廳吃完晚飯過後,關芝琳就拉著殷俊,興沖沖的叫了一輛計程車,一路抵達位於旺角彌敦道的荷里活劇院。

自從上週關芝琳來興記茶餐廳吃飯之後,嘴巴很甜的她,哄得興哥是找不到北,所以這一次也是輕而易舉的就幫殷俊請假,提前一個小時下班,去趕她爹地和俊哥哥的大作——《表錯七日情》首映日的第二場。

荷里活劇院是香江為數不多的超級大劇院之一,64年就開始營業的它,擁有1765個位置,曾經加盟了邵氏院線,如今卻不屬於任何一個院線,不過凡是嘉禾或者邵氏要擴大上映規模時,肯定要租用它的劇院的。

另外,有片子給得起包銷費,它還是要播放的,通常它這一家劇院,就能滿足一個小製作電影的播放需要了。

不過這一次,荷里活劇院並不是因為嘉禾才聯合開畫的,而是他們老闆和關衫有點交情,所以便宜一點收了包銷費,答應一起上映。

從2號殷俊給了關衫劇本開始,短短的一個月不到,關衫就找人、拍戲、上映全部做完了,這真的不得不感嘆,在香江做事情,真的沒有拖沓這個詞吶。

這樣的情況還發生在快樂劇院和恆星戲院上面,這三個大型戲院一共差不多3000個位置,幾乎抵得上嘉禾給《表錯七日情》的8個戲院坐席的一半了,因此這也是關衫最後能堅持讓播放了一週過後,再談外埠發行權的重要依仗。

為此,關衫還額外付出了一週3萬多的包底費,花費不小。

因為關衫之前就把投資商的錢退了回去,為了《表錯七日情》,關衫已經把家底幾乎都花光了,借錢還借了一些,能不能鹹魚翻身也就看這一回了,因此他早早的就和張冰倩一起,在荷里活這邊守著,準備看觀眾們的反應如何。

也因為這樣,所以關芝琳才有機會溜出來,找到殷俊一起,讓他陪著自己看電影。

兩人過來的時候,正好遇到第一場散場,一大群觀眾蜂擁著走了出來,再加上週圍圍滿了下一場要去看的觀眾們,以及買吃喝的小販們,整個道路都忽然被堵上了。

等殷俊付完車錢,轉過身來,關芝琳就笑眯眯的挽著殷俊的手道,“俊哥哥,我們的電影反響很好哦。”

“怎麼說?”

“你看啊,他們出來的時候,幾乎都是笑嘻嘻的,有說有笑,這不是看了好電影的反應嗎?”關芝琳指著不遠處燈下的人群道。

“不錯,我們嘉慧也懂得什麼是察言觀色了。”殷俊笑著摸了摸她的粉臻,“走吧,電影就要開場了。”

“哦~~”

關芝琳一隻手提著準備好的點心和飲料,一隻小手放在殷俊的手心,讓殷俊緊握著她,這樣的感覺真好。

這丫頭眼睛只看好的,都渾然沒有見到,有不少的觀眾嘴裡可是罵罵咧咧的,當然也不是那種憤怒得丟甘蔗的程度罷了。

殷俊不用問都知道原因,肯定是結尾李度和楊耐東兩人沒有在一起,所以讓他們不爽了唄。

但殷俊寫出劇本後,就覺得似乎《表錯七日情》的票房那麼高,就是和它的結尾略微遺憾有一定的關係。

到底是不是這樣,這還得這一世,殷俊自己來觀察。

兩人很快就進了劇場,等到燈關黑下來前的一刻,殷俊四周望了一圈,發現諾大的劇場裡面,此時已經坐了差不多六成左右的人,不覺微微點頭。

一部沒有大明星的愛情片,第二場放映能來這麼多人,已經是很好的一個開頭了。

當然,也許這也和現在時間段是最好的觀影時間有關。

一分鐘後,電影開始了播放。

讓殷俊想不到的是,居然是關衫親自上陣做男主角。

只不過,化妝下來,關衫倒是像三十來歲的樣子,和電影裡面那個一事無成的李度,倒是有些相像。

女主角楊耐東,關衫找的就是一個有點名氣的女演員了,和幾年後葉彤版本的女主角不同,這個女主角要更漂亮一些,但溫柔的氣質卻不輸給年輕時的葉彤。

殷俊看了看主演介紹,她叫常薇,殷俊從來沒聽過她的名字,想來應該是之前不知名的女演員吧。

別看常薇沒有名氣,她演的第二次鏡頭,那個把蔬菜攤老闆的水淋淋的蔬菜甩幹,順帶著把秤盤裡面起碼二兩的水給倒掉時,那溫柔中透著精明的氣質,就惹得觀眾一陣發笑。

但最笑人的,自然還是李度了。

無論是停車場保安,還是金鋪保安,還是銀行押鈔車保安,這個倒黴的傢伙,每次都能遇到狀況,偏偏他還是一臉無辜可憐的樣子,讓觀眾們幸災樂禍得厲害。

短短的開場五分鐘時間,觀眾們就笑了五六次,這讓整個劇場的氣氛立刻變得輕鬆起來。

“成了!”

只是看到這裡,看到關衫是嚴格按照自己的分鏡頭劇本來的,又看到了觀眾們的反應,殷俊忍不住有些歡喜的在關芝琳的耳邊這樣說道。

他本來還有些擔心,提前了五年把《表錯七日情》拿出來,會不會水土不服,香江人五年前和五年後的欣賞水平不一樣?

現在看來,這些擔心都沒有必要。

好看的優秀的電影,無論十年後看還是十年前看,照樣是受歡迎的好看電影。

90多分鐘的《表錯七日情》,基本上隔幾分鐘人們就會笑一次,最笑人的還是李度忍不住和楊耐東XXOO了,過後楊耐東一腳把他踹下榻的對話。

李度那小媳婦的樣子,簡直讓人笑破了肚皮,整個電影院就沒有人不笑的。

但到了最後,楊耐東那個不是東西的丈夫回來了以後,李度卻不得不黯然離去。

在碼頭上,他惆悵的站在欄杆前,卻驚喜的看到楊耐東騎著小摩托來送他時,心中的一切不開心,都強行的掩飾了下來,用力的對她揮揮手,走進了輪船。

楊耐東也低下了頭,等她抬起來時,輕咬著嘴唇,難捨、不安、愧疚……等等情緒交織在她的臉上。

畫面就定格在這一刻,全劇終。

看到“全劇終”的標識響起,大家一時都還沉浸在情節裡面,沒有迴轉過來。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非常的搞笑和溫馨,但這結局,明顯的就有些讓人不爽了。

“****娘!什麼破結局!”

一聲怒吼之下,一根白晃晃的甘蔗就扔了出去,直接砸在戲臺上面的銀幕上面。

“對,太不爽了!”

“讓我們一路爽,你會死啊?”

“混蛋導演!混蛋編劇!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否則我劈了你們!”

“同劈!”

“三劈!!”

“……”

好嘛,有了帶頭的,起碼十幾根甘蔗被扔上了去,讓殷俊第一次感受到了“甘蔗幫”的威力。

本來很多人都沉浸在離別分開的不爽之中,看到這些人這麼吼著,不知怎的就有人笑了起來。

“哈哈哈……”

劇院裡面,笑聲交織一遍。

但現在燈光已經亮起,你仔細看的話,又會發現不少.女孩子的臉上,都是帶著淚珠的在笑。

成了!

殷俊握緊了拳頭,再次確定了之前的判斷。

一部電影,能讓人又哭又笑,那這就是基本的成功了。

他平日裡都是冷靜平淡的性格,但這一次,自己第一次寫的劇本,到底能不能得到大眾的好評,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

如今不失所望,難得的殷俊也高興了起來。

可是,他渾然忘記了,自己一隻手還牽著關芝琳的小手兒呢,這麼一握,弄得關芝琳吃疼不已。

關大小姐都想痛撥出聲的,可看著俊哥哥這麼高興的樣子,聰明的她立刻察覺到了俊哥哥此時的心情,不由得輕咬銀牙,忍住不叫。

直到走出劇場,在大家的熱鬧討論聲中,殷俊才放鬆了下來。

他沒有帶著關芝琳回去,而是看了一下標識,徑直的走上了側面的二樓劇場辦公室。

之前張冰倩打了電話給興記茶餐廳,告訴殷俊關芝琳過去找他的事情,並叮囑他電影看完了要把女兒送回到這裡。

當媽媽.的,可隨時隨地都不會放鬆對女兒的保護。

走上了樓梯,正巧關衫和張冰倩就站在那裡和幾個男子說話,關衫的臉上滿是笑容,笑聲不斷,連聲音都似乎大了一點。

“哈哈,哪裡哪裡,還全靠大家的幫襯啊!恆聲對面的金龍酒家,我已經訂好了位置,咱們一起過去再聊吧!嘉禾的蔡先生,還有張老闆和白老闆他們都到了。”關衫一邊說著,一邊抬手請幾個中年人走在前面,往樓梯口這邊走來。

看到了殷俊和關芝琳,關衫笑得更開心了,“嘉慧,俊仔!來,見過唐伯伯、馬叔叔、劉叔叔……”

關芝琳也乖巧,甜甜的就喊了起來。

殷俊自然是跟著叫了一聲。

幾個人的迴應也很熱情,不過看向關芝琳和殷俊的眼神就頗有點打趣的味道了。

在香江,基本上十五六歲這個年齡段,男生和女生開始交往的就多了起來。

他們不用多看,只用瞧著關芝琳俏生生的站在殷俊旁邊,一臉甜蜜的樣子,就曉得他們是什麼關係了。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