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俊秀才 > 重生之最強人生

第14章 辛勞的苦難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最強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除開了工作和寫劇本,殷俊並沒有回到關家,一方面是太忙了,另一方面是他想要等自己領薪水後,再買點東西去探望他們,這才顯得有誠意。

興記茶餐廳的生意一直很好,殷俊又從來不偷懶,這每天回家都第一個反應就是想要倒頭就睡。

可因為自己的事情很多,越早擴充那些劇本內容,就越能接近原版,否則時間越長,忘記的會越多,這樣可不好。

人如果自己給自己放鬆的話,那就永遠沒有努力起來的動力。

所以殷俊一般是洗了個澡,就開始在屋裡埋頭寫作了起來。

《包青天》寫完之後,因為時機不合適,他就暫時放在了一邊,又開始了其它劇本的擴充寫作。

說起來章嬸可真的是人很好,每天她那麼累的回來了,也是會給殷俊和魏小范準備宵夜,還不僅僅是她賣的車仔麵,一般還有各種糖水。

章嬸是真的細心,車仔麵絕對不會用剩下的邊角料給他們吃,而是會特意留一些不賣,然後回來的時候就給魏小范和殷俊吃。

這樣錢雖然不能說花了多少,但關鍵是那份心意,讓殷俊心裡很感激和溫馨。

這就像是學生晚上學習的時候,媽媽總會拿著夜宵敲門進來,吩咐孩子不要太晚休息的一樣。

殷俊沒有媽媽,但這種感覺,長久了下來,有時會覺得,章嬸就像是自己的媽媽。

轉眼就到了4月。

今天2號,也是星期天,正好這天就是殷俊休息的日子。

昨天興哥結算了薪水,給了殷俊半個月的薪水300塊。

早上起來後,殷俊琢磨著今天去逛街,給關家四個人都買一點小禮物。

結果在幫章嬸搬東西出去的時候,章嬸忽然就捂著胸口蹲了下去,嚇得殷俊跑回來趕緊的就攙扶住她:“章嬸,怎麼了?”

章嬸捂著胸口,好一陣才微弱的道:“沒事兒,老毛病了。讓我緩一緩就好。”

聽到動靜,昨晚去客串唱戲很晚的魏小范,穿著背心大褲衩就衝了出來。

見到章嬸這樣子,他皺眉了起來,“小俊,跟我一起,揹著章嬸去旁邊醫院看看!章嬸,今天說什麼你也要去看看醫生了。今年以來,你這樣病情發作的時候越來越頻繁了!”

“沒事兒,以前我還不都這樣子麼?”章嬸此時也緩了過來,慢慢的站了起來,臉色有些蒼白的擠出笑臉道:“好了,你們別瞎操心,我自己知道的!真正到撐不住的時候,我會去看醫生的!”

說完,她先閉著眼睛在板凳上坐了幾分鐘,再轉身慢慢的走出了門外,推著車子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看著她臉色和行動都恢復了正常,殷俊才沒有跟著出門。

“唉!”

嘆了一口氣,魏小范臉色有些凝重。

“魏哥,我看章嬸這毛病,可能不是小事吧?”殷俊在一旁擔心的道,“她這麼差點昏過去我倒沒有看到過,但她身體虛弱,又時不時的會揉著胸口,會不會心臟有什麼問題?”

“那是肯定的!”魏小范點頭道,“去年我就見過她這樣發病三次,其中一次還直接昏倒了,我都不敢動她,只能抱她到屋裡歇息,那也是在狂風暴雨和春節之外,我看到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她沒有出攤。但今年到現在,雖然沒有昏倒,但發病的話,連這次已經是四次了,我真擔心她撐不住啊!”

“心臟問題可不是小事情。”殷俊說著說著,聲音卻也變小了。

他明白章嬸的考量,這家裡本來就沒有什麼錢,哪裡敢去醫院看病?

況且心臟的病最為麻煩,動不動就是成千上萬的醫療費,她根本承擔不起。

可是,想起了章嬸這麼的含辛茹苦的努力,卻如此卑微的生活著,殷俊心裡有些發酸。

“香江這邊和我們不一樣,是免費醫療,但問題是人太多,醫生資源太少了。”魏小范道,“章嬸去年排了3個月的隊,總算是去心臟科看了一下,但她當天就回來了,結果是什麼都沒跟我說……我原本以為沒什麼,但現在看來,肯定毛病不小!”

殷俊這才想起香江和內地的不一樣,詫異的道:“不要錢的話,無論什麼病,就去治療啊!還拖著幹什麼?”

“你說得容易。”魏小范板起了手指,“手術費治療費是不要錢,但章嬸每天住院時要花一二十塊錢的住院費,還有醫護這些的怎麼辦?最關鍵的是,如果她幾個月不能出院賣車仔麵,她家裡的孩子和老公怎麼辦,喝西北風啊?”

“魏哥,你說章嬸有8個子女,老公又在,為什麼老是她一個人忙碌呢?”殷俊正好有疑問,如今一併問了,“她年齡這麼大,辛苦把兒女們養大,應該是頤養天年才對。就算她老公喝酒不做事兒,她兒女們總不會讓媽媽還這麼辛苦吧?這成什麼樣子了!?”

魏小范搖搖頭,冷笑了一聲,“年齡這麼大?你認為章嬸多大年齡?”

“最少也是五六十了吧?……不到60?”殷俊猜測的道。

“屁!她才48歲!”

“啊?!”

“為什麼章嬸這幾年才出來擺小攤兒?”魏小范冷冷的道,“她前幾年還在家裡照顧小兒子呢!這也是小兒子開始上小學了,她才有空出來多掙點錢!家裡的大兒子和大女兒是都長大了,可剛剛工作結婚不久,照顧自己都困難,怎麼照顧她?再加上她那不是東西的老公,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錢喝酒,不給還打人……章嬸之所以出來擺攤,我估計也是怕被他給打死!”

“真是畜.生!”殷俊皺起了眉頭罵道。

一個女人含辛茹苦的照顧家庭,居然還被丈夫這麼對待,真是命苦,那男人也忒不是東西了!

“不提了,每個家庭都有難唸的經啊!也就是咱們好,一個人吃飽,全家不愁。”魏小范伸了伸懶腰,“我待會兒還要去給師父扎場子,回去補個覺了,你難得休息一天,就出去逛逛吧。別老呆在家裡寫寫畫畫的,男人要多出去見識,才能有出息!”

“好的。”殷俊笑道,“正好這兒領了薪水,我準備給我家親戚買點禮物去呢。”

“去吧去吧。”魏小范點點頭,“對了,今晚上沒事兒就早點回來,有好事兒!”

……

因為一日三餐都不用花錢,殷俊手裡還有14000多塊,但這些錢都是關衫和關芝琳給的,除非是迫不得已,殷俊是不會用的。

故而他能支配的,就是發的薪水300,魏小范硬讓興哥退回來的200塊房租還不能算進裡面去。

殷俊上週日出去逛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買什麼。

他先去菸酒店買了一瓶香檳,又給張冰倩買了一個漂亮的胸針,給關芝琳買了一條不算名牌,但穿起來很洋氣的連衣裙,最後還給關世華買了一個玩具。

就這麼著,他300塊錢就花得差不多幹乾淨淨了。

坐上公交車,殷俊一會兒就到了關家的別墅。

他才按響門鈴沒多久,就看到一條俏麗的身影從裡面飛奔了出來。

“俊哥哥~~”

小丫頭歡喜的開啟鐵門,不管不顧的就撲進了殷俊的懷裡。

從殷俊離開關家的前幾天,不知不覺的,這丫頭的稱呼就變成了“俊哥哥”。

對此,殷俊自然是欣然接受的,總比她一個小丫頭一口一個“小俊”要好吧!

殷俊差點沒有被她給撲倒,“嘉慧乖,我手上提了東西,小心弄壞!”

“哼!”

關芝琳聞言放開了他,退後一步,仔細的打量了殷俊一番,才嘟起了嘴巴:“壞蛋!我不是讓你每週回來看我的嗎?怎麼現在才回來?”

“工作很忙啊,我還得適應一下,對不對?”殷俊笑著看了看她,“嘉慧,才半個月不見,你又長漂亮啦!”

“真的嗎?”

關芝琳立刻又笑開了花。

無論是女人還是女孩,都沒有不願意別人誇自己漂亮的,特別是她們在意的人這麼說,心裡就更甜。

很顯然,殷俊在關芝琳的眼裡,就是她很喜歡的人……嗯,現在還要加上一個“崇拜的人”的稱號。

關芝琳一點兒也不見外的拉著殷俊走了進屋,邊走邊說道:“俊哥哥,你給我的兩首曲子太厲害了!我只是把《雨的印記》彈給她們聽,她們就全都嚇傻了,連我的老師們都要圍過來聽,都說沒有聽到過這麼好聽的曲子呢。連《雨的印記》都這樣了,那聽到《何月歌》,她們還不得瘋了啊?”

殷俊微笑著點點頭。

《何月歌》或許許多人不知道,但如果說它的中文版本《白月光》的話,那就肯定許多人知道了。

這首代表著空靈、悠遠、動聽的歌曲,就是輕哼唱出來都好聽,更別說用鋼琴這種煽情的模式了,比單純的音樂曲《雨的印記》,真的是要高出一籌。

只不過,殷俊早就叮囑了關芝琳,好東西不能一下子拿出來,要慢慢的展現出來,別人才會認同她的成功。

自從《你離開了香江,從此沒有人和我說話》成功了之後,關芝琳對殷俊就崇拜得一塌糊塗,他說的話,丫頭自然是要聽的。

一首《雨的印記》,讓關芝琳在學校獲得了“鋼琴小公主”的美名,這可讓一向喜歡浮華和虛名的關大小姐高興壞了,由此也更想念自己的俊哥哥,一直想要和他分享自己的快樂,可惜殷俊卻都不在她身邊。

今天殷俊過來,關芝琳的情緒一下子就爆發開來,和殷俊是越發的親密。

這一幕,讓站在二樓的張冰倩看在眼裡,不覺是愁眉深鎖。

這丫頭……

怎麼都離開了,還是割捨不掉呢?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