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俊秀才 > 重生之最強人生

第8章 捨不得,放不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最強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和沈珍環的感到羞辱難堪不同,坐在回去的車上,關家一家三口卻是歡喜得很。

香江現在還沒有具體的酒駕處罰,不過關衫車上載著老婆女兒,他剛才也只是喝了幾口香檳而已,並沒有任何醉意。

不過,他現在的心情,就跟喝醉了一樣的開心,一邊開車,還一邊哼著歌。

“看你那樣子!”張冰倩笑著道,“不過是女兒出了風頭,你就高興成這樣啊?要是以後女兒成了比你還出名的大明星,你不是得高興得走路都走不穩了?”

“嘿嘿,可不是這樣哦!”關衫興奮的道:“剛才我們離開之前,譚萃華,譚醫生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送別禮物了,我們家真是費心了!他說,他有幾個認識的朋友,都想要在電影行業折騰一番,明天他會給他們打電話,隆重的介紹我的公司!”

“真的?”張冰倩心中一喜,老公這幾年公司的窘境,她不是不知道,但她卻沒有辦法去扭轉,只能是暗中焦慮。

“當然是真的了!”關衫笑道,“譚醫生可是跟一哥、幾位署長都熟悉的人。他能介紹給我們的朋友,肯定都是有錢人!如果有一個能投資,我準備許久的電影就能投拍了!說起來,這還真多虧了我女兒啊!”

“當然!”關芝琳笑嘻嘻的回答道。

“說起來,我聽譚醫生說話的意思,顯然是誤會這首曲子是我們去找人求來的了,所以才說我們家費心了。”此時遇到一個紅燈口,關衫剎車停穩後,回頭問女兒道:“嘉慧,你是在哪裡找的這麼一首曲子啊,真美!真好聽!”

以關衫幾十年的從影生涯來說,他聽過的好歌無數,但這麼簡單卻又感人的曲調,卻是很少聽到的。

這當然也是正常的,《你離開了金陵,從此沒有人和我說話》可是在2005、2006年左右的作品,那時的音樂風格,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當然就有一種別樣的美。

“哈哈,那當然,你也不看是誰的作品!小俊絕對是最棒的!”關芝琳得意洋洋的道。

“你說這曲誰做的?”張冰倩臉上微微一冷道。

“小俊啊!”關芝琳重複了一遍,“別看他騙我,說是什麼聽到無名歌手唱的,但我知道肯定是他寫的,因為他彈吉他好熟悉,就好像已經彈了千百遍一樣,哪裡像是聽了別人彈奏才會的?”

說來也奇怪。

香江人喜歡叫年齡小的人,或者是地位低一點的人叫“仔”,比如周星池年輕時就叫星仔,周閏發叫發仔;然後是阿星、阿發;接下來是星哥、發哥;最後才是星爺、發爺之類的尊稱。

關芝琳如果覺得殷俊像是個小孩子,應該叫“俊仔”才對,不過她卻一直叫的“小俊”,倒有些內地的女孩子叫人的味道。

“他還會作曲?等等,你說的是吉他?”關衫可沒有老婆想的那麼多,訝然的疑問了起來。

“對啊,原來的名字叫做《你離開了金陵,從此沒有人和我說話》,小俊教我把金陵改成香江的。”關芝琳道:“我聽到的是吉他版本,不過我說我不會彈吉他,他就給我改成了小提琴的,他說小提琴比吉他版本更好聽,我也這麼覺得呢!”

“能在吉他譜和小提琴譜之間隨意的轉換,肯定不是聽了幾遍就能瞭然於心的。”此時綠燈亮了,關衫發動汽車,笑著道:“看來這個小朋友的秘密還真多!”

“他的秘密是他的事情。”張冰倩蹙眉道,“嘉慧,你怎麼跟他有這個交情了?他什麼時候教你的,我怎麼不知道?”

關芝琳吐了吐小舌兒,“哎呀,沒有啦。”

她倒是聰明,知道什麼是避重就輕,對於媽咪的詢問,是一點兒都不回答。

張冰倩還沒再次追問,這邊的關衫就接嘴了,“好了,老婆,你不要想太多了,俊仔不是那種人,他知道分寸的。小孩子們交往密切一點,也是朋友嘛。如果哪一天,俊仔有出息了,難道你會希望他因為和我們女兒不熟悉,就不提攜她一下?”

關芝琳一聽黛眉就揚起來了,但看著旁邊的媽咪,馬上就閉上了嘴。

張冰倩卻是淡淡的一笑,“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他們兩個還小,不適合談這些事情。”

“談什麼了?”關芝琳這麼聰明的女孩子,自然是一聽就懂,“媽咪,你怎麼會懷疑我和小俊在交往呢?我和他才認識多久啊?你怎麼把我們的友誼想得這麼不堪?難道我連一個男的朋友都不能有嗎?”

“哈哈,女兒可是長大了啊!”關衫笑著插了一句,卻是把這有些緊張的氣氛給化解掉了,“好了,我相信我女兒知道她在做什麼的。……對了,話說回來,俊仔喜歡一個人呆在屋子裡,他是在做什麼?肯定不是在玩吧?”

“當然不是囉。”關芝琳回答道,“小俊在寫故事,只不過他不給我看,說是我看不懂。”

“他還寫故事?三俠五義?內地也只能看這些吧?”張冰倩笑著道。

聽出了媽咪的不以為然,關芝琳不覺氣急,懶得跟媽咪說,轉而閉目養神了。

見女兒不和自己頂嘴,張冰倩不但沒有高興,反而眉頭越發的緊皺了起來。

……

第二天,關芝琳歡喜的跟殷俊說了昨晚的萬人矚目,那種沉浸在喜悅中的感覺,看上去又嬌俏又可愛。

此時的她,還不是以後的“富豪殺手”,但這種喜歡被人關注讚揚的性格,卻已經是表現了出來。

這也和關衫與張冰倩的教育有關,從小就把她當成小公主來養,長大了家境變差了之後,怎麼可能一下子就給轉變得過來?

從現在的蜜罐子中幸福著,到自己出道演戲養活父母和弟弟,最多不過兩三年的時間。

如此短的時間,關芝琳經歷瞭如此大的落差,你要她的心性沒有一點負面情緒,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當然了,這一世她遇到了殷俊,有了這麼個緣分,殷俊自然不可能再讓她經歷那樣的苦難,別的不敢多說,讓她富足優渥的生活下去,殷俊還是完全能做到的。

隨後的幾天,關芝琳趁著張冰倩不在,就又跑來殷俊這裡,卻是纏著他教了兩首鋼琴曲,一首叫做《何月歌》,一首叫做《雨的印記》,卻也還是沒有歌詞的。

天知道她是怎麼知道殷俊也會彈鋼琴的,正好關芝琳的家裡有鋼琴,她從小也在學,這麼軟言細語的央求之下,殷俊還真有點不好拒絕,只能是把這兩首經典鋼琴曲給貢獻了出來。

“完了完了!”

又一次熟練的彈完了兩首曲子,關芝琳忽然就哀嚎起來。

坐在她身旁的殷俊訝然了起來:“嘉慧,你怎麼了?我看你彈得挺好的啊。”

“小俊啊。”關芝琳轉過身來,拍了拍殷俊的肩膀,一臉的哀苦,“你又會做好吃的菜,還會教我變魔術,更會教我彈鋼琴曲……你這麼的全能,讓我真的捨不得你離開了啦……乾脆你就一直住在我家裡好不好?你也去讀中學,等到大學的時候,我們一起去美國讀書!我們還是在一起!”

殷俊聽著女孩兒的嬌憨言語,心中也閃過了一絲暖意:“小妹妹,男人是要靠自己闖出一片天地的。我有手有腳的,在你家吃白飯像什麼話?”

殷俊已經好久沒叫關芝琳“小妹妹”了,此時再叫出來,讓關芝琳想到了自己和殷俊初遇的時候,不覺“撲哧”一笑。

這樣的離愁別緒,也就是淡了一些。

“況且我搬出去了,又不是不來看你了。”殷俊看著面前出氣如蘭的嬌嬌女,伸手摸了摸她的如絲秀髮,“等我安頓好了,我就會經常回來看你的,不過你可不許再這麼貪玩兒了。女孩子如果自己懂得不夠多,以後會很辛苦的。”

本來關芝琳心情都好了一些,見狀就又有些心情低落:“後天……你,你就要領身份證了?”

“是啊。”殷俊道,“不知不覺都來了快一個月了啊!”

“你……真的要走?不走不行?”女孩兒低低的道。

“嗯。”殷俊刻意的淡化著分別的氣氛,“有人說過,今天的暫別,只是為了以後更好的重逢,所以你給我笑笑好不好?”

關芝琳輕咬著銀牙,擠出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她驀的從長椅子上站了起來,小跑著出了鋼琴室,就在殷俊覺得她跑回房間哭去了的時候,紅著眼眶的關芝琳,抱著一個不小的鐵罐子跑了回來。

女孩兒掀開了蓋子,從裡面倒出了一摞的鈔票,霍然有五張大金牛,大牛也有好幾張,最多的是紅杉魚,然後硬幣也有不少。

關芝琳把這一疊錢和硬幣塞到了殷俊的手裡:“拿著!”

“不用!”殷俊連連的搖手拒絕,“你拿這麼多錢給我幹什麼?”

這一疊錢起碼都有上萬,在如今香江普通人的薪水不過900元的年代,這相當於一年多的薪水了。

“你一個男人,出去努力,沒有一點錢防身怎麼行?”關大小姐也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話語,說得老氣橫生的,還假裝強硬的道:“這是我借給你的,等我長大了以後,你要還!給我買大房子,還要給我買跑車,還要給我買好多好多的衣服,還要一直保護我……嗚嗚……”

說著說著,大眼丫頭就哭了起來。

這一次,殷俊的心才是真的被觸動了。

如果說之前,殷俊把關芝琳當作一個不錯的小朋友,決定報答她和她的家人,以後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的話,那麼現在,殷俊就覺得自己真的對關芝琳多了一份責任感。

他和她之間,有了一種很玄妙的聯絡。

說不出來,卻又能感受得了。

不知不覺的,殷俊也站了起來,輕輕的把關芝琳摟到了懷裡,“乖,不哭,不哭!”

誰知道,他這麼一安慰,關芝琳反而是越發的哭得大聲了,彷彿受到天大的委屈似的。

這也難怪。

從小她讀的就是女校,和男孩子沒有怎麼在一起玩過。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殷俊,長得這麼英俊,又是這麼的多才多藝,還處處的謙讓著自己,順著自己……

這樣的感覺,不能說是初.戀,但至少是關芝琳第一次對男孩子有這樣的情感。

捨不得,放不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