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俊秀才 > 重生之最強人生

第5章 簡單日常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之最強人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因為2月16號是大年初十,現在正是寒假的期間,所以沒有上學的關芝琳,有著大把的時間來玩耍。

毫無疑問,關芝琳本來就是一個非常喜歡玩,喜歡享受高質量生活的女孩子。

以前殷俊只知道她長大成名後是這樣,但現在看著她一天換一套衣服,跟同學朋友出去玩一趟就得花好幾十塊錢,就知道這丫頭原來從小就是如此。

要知道,在這78年的時候,香江的平均工資不過是900塊左右,前兩年未來影帝鄭澤仕簽入無線的時候,底薪才400呢。

當然了,女兒是要富養的,這是從古至今就有的習俗,關芝琳又長得那麼漂亮乖巧,關衫和張冰倩自然是寵女兒得很。

就算是現在關衫已經江河日下,需要多去演戲和出席應酬才能多賺錢維持家裡的生活,對女兒的花銷可從來沒有皺眉過。

白住在關家,雖然原因是因為關芝琳把殷俊給撞倒了,但如果自己一副“你們該照顧我”的樣子的話,那也是會討人嫌的。

因此殷俊在第三天開始,就試著給他們做一些菜餚。

殷俊以前是一個人過日子,但他不喜歡去外面吃那些充滿了新增劑和老油的東西,自己在家裡做,又衛生又好吃,所以他是鍛煉出了一手好廚藝。

關家有兩個傭人,一個叫張姨,負責打理家裡的衛生、收撿東西,外加去接送關芝琳和關世華上下學,另一個是潘姨,負責買菜做飯、打理花園之類的。

張冰倩早就退隱了,她平日裡負責帶孩子和照顧他們的學習,孩子們上學去了,她常常會約幾個好友去唱幾段戲曲,或者聊天喝下午茶,倒是悠閒自在。

潘姨做菜的水準一般,身為香江本地人,她做的菜餚都偏淡,而年輕人和小孩子,自然更喜歡口味重一些的。

在這個方面,沒有人能比得過西南地區的廚師。

蜀川的麻辣、雲貴的酸辣、湘北的香辣、湘南的幹辣,拿出去都是深受好評的。

殷俊從小生活的孤兒院,恰好就在川湖的交界之處,廚師就是這三個地方的人換來換去,使得後來他對於兩湖和蜀川菜都比較喜歡,自己買的幾本美食食譜,也早就挨個兒挨個兒的試了,能做到了然於心。

不過,因為他們一家人吃慣了香江的菜,因此殷俊開始選擇的並不會那麼辣,央求潘姨去買了食材,做了“農家小炒肉”、“泡椒雞雜”、“三鮮千張卷”、“麻婆豆腐”、“魚香茄子”、“鯰魚燉豆腐”五個菜,讓關家人大開眼界。

關衫平日裡就是在外面交際應酬的,吃的好吃的也多,倒沒有覺得太好吃,但這些年一直在家裡照顧孩子的張冰倩,還有兩個小孩子,吃得卻是讚不絕口。

尤其是關芝琳,平日裡寧願抱著蛋糕吃個不停的女孩子,此時也居然吃了滿滿的一碗飯,著實讓張冰倩頗有些驚訝。

“嗯,你這個年輕人,非常的不錯。”吃飽了之後,關芝琳老氣橫生的拍了拍殷俊的肩膀,“繼續努力,我看好你!”

殷俊笑而不語。

這丫頭嘴裡雖然有些不饒人,不過心地還是很好的。

雖然這兩天她都是往外跑跑,但回來的時候,總是會找殷俊聊天,告訴他一些香江的事情,還邀請他出門逛逛。

關芝琳的別墅,是位於九龍的筆架山別墅區,這裡是九龍的傳統豪宅區域,周圍都是有錢人居住。

更方便的是,就在關芝琳家的別墅樓頂,就能看到幾百米外的廣播道,看到那標誌性的無線TVB總部大樓。

關芝琳就帶著殷俊到樓頂了好幾次,指了指香江大致的一些佈局。

如果不是張冰倩阻止的話,她都能帶著殷俊去坐天星小輪,到港島去玩了。

關芝琳自然不是喜歡殷俊,她只是想要幫著這個內地來的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男孩子迅速的融入香江,即使是她沒有出去打工過,也知道一個16歲的少年,去外面一個人打工生活,應該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這孩子還真不容易啊。”晚上休息的時候,關衫對身旁的老婆道:“年紀輕輕,卻懂得這麼多東西,還有禮貌。根本不像是一個孤兒,反而像是我們這樣的家庭培養出來的孩子。”

“嗯。”張冰倩也是這麼想的。

“我覺得這孩子以後肯定會有出息。”關衫沉吟著道,“你看要不要我給他找一個工作?比如去我公司打雜開始,或者是去邵氏、無線打工?這樣總比他自己沒有頭緒的好吧?”

“他都沒有求你幫忙,你貿然的這麼做了,恐怕會傷害他的自尊心吧?”張冰倩搖頭道,“先看看吧,如果他自己搞不定的話,你再幫忙也行。”

關衫想了想,同意了老婆的意思。

他也是吃過苦的人,知道越是這種貧困家庭出身的,就越為敏感,有時候好心幫忙併不一定能起到好作用,還是等他自己來說的好。

關衫不知道,老婆對殷俊還是很欣賞的,但家裡有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在,她就變得有些不淡定了,深怕女兒會對這個年輕人有好感,那可就是叫苦不迭的事情!——他一個從內地游過來的小孩子,能給女兒什麼幸福?別佔了便宜就跑,那女兒才是吃了大虧。

於是,張冰倩是儘量的減少關芝琳和殷俊相處的時間,就算是關芝琳給殷俊講解一些香江的常識,這個任務也很快被她接了過去。

關芝琳自己是一個大咧咧的性格,也沒管那麼多,轉身就又去和自己的小姐妹們去玩兒了。

看出了張冰倩心思的殷俊,自然沒有和她對著幹的意思,除了隔三岔五的給他們做美味的飯菜之外,其餘時間就呆在房間裡,自己努力的寫未來記憶,寫記得的電視電影劇本、綜藝節目策劃等等,日子過得也是緊湊又充滿幹勁兒。

這天下午,張冰倩帶著兒子去好姐妹家裡做客了,殷俊正在屋子裡寫一個劇本,關芝琳就笑眯眯的敲了門進來。

“小俊啊。”滿臉笑容的她,神秘兮兮的道:“我可是聽到了哦!”

在殷俊報出的出生年月日上面,關芝琳的年齡比殷俊小,不過她一向是充當大姐的,這也怪殷俊的臉看起來很嫩,原來28歲的時候就看上去像剛畢業的大學生,更別說現在這16歲的骨骼,要不是身高有165公分,真是像剛上初中的學生。

“聽到什麼?”殷俊合上了劇本,轉而看著她道。

在香江了十來天左右,現在殷俊能聽能說粵語,連口音都和他們差不多了,這樣的語言天賦,讓關衫和張冰倩都嘖嘖稱奇,卻不知道殷俊之前就陸陸續續學了好幾年的。

穿著一身公主裙的關芝琳,頭上戴著一個嫩紅色的蝴蝶結,配上她那張已經初顯魅力的漂亮臉蛋兒,看起來真是很舒服。

前世四五十歲了的她,還能保持風韻,就更別說這二八無醜女的年齡了,雖然沒有二三十歲時的萬人迷氣場,但這青澀中帶著嬌俏的氣息,卻也是殷俊非常喜歡的。

看著此時的關芝琳,就像是看著一幅美妙的畫卷。

不用有什麼佔有的心思,只要欣賞著,就已經滿足了。

“我聽到你彈吉他了!”關芝琳直接的道,“好哇,你敢偷偷拿我爸的吉他,該當何罪?”

“小姑奶奶,這是我跟關叔說過的呀。”殷俊好笑的看著她,“你有什麼陰謀詭計就說吧……是不是又要學魔術了?”

前天中午的時候,關芝琳吃飯就有些悶悶不樂,張冰倩問她,卻是她的一個好朋友學會了一個很炫目的魔術,卻不肯教她,還到處去炫耀,讓她心裡癢癢的很難受。

為此張冰倩說了女兒兩句,結果關芝琳就哭了起來,坐在沙發上生悶氣,連飯都不吃了。

她還是嬌嬌小姐的脾氣,見不得別人比自己更出風頭,特別是還藏著掖著,更讓她心頭難過。

殷俊一開始沒有說話,等到關衫和張冰倩離開了,他才把關芝琳叫過去,教了她兩個簡單易學的小魔術。

一個是80年代經常在電視上出現的《撕不碎的紙》,一個是更簡單的《隔空取帕》。

兩個魔術流傳都很廣,只要把訣竅揭開了,就很容易學。

但在這個沒有網路的年代,許多技巧都是屬於獨家秘笈,就算是有不少人知道,他們也不會說出來,絕對不會像網路時代一樣,電視上表演了,沒幾個小時就給你破解了,全程影片播放。——因此網路時代,也被稱為手藝人徹底隕落的時代。

因此關芝琳看得是連連驚呼,趕緊的學習後,就興沖沖的跑出了門。

等到她晚上回來的時候,那得意洋洋的勁兒啊,真是不說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出門就撿到金子了呢!

由此,關芝琳對殷俊是大大的滿意,覺得這個從內地來的小傢伙,除了會做飯之外,還是有點作用的嘛。

今天她過來找殷俊,卻真的不是想再學魔術,而是因為另一個事兒。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