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60章 收穫巨大(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走出軍需處,李皓身上多了一冊書,《五橋搭建法》。

一個瓶子,裝了10顆果子,但是不能開啟,開啟就要用,時間太久,也許都快過期了,若不是放在儲物戒中,也許早就爛成飛灰了。

還有46顆小石頭,都很透明,不是一般的神能石可以比的。

南拳和洪一堂,也都拿到了冊子,除了冊子,洪一堂也都換了蘊神果,南拳則是啥也沒有,至於升官了,他得去徵兵大廳那邊換成銅鎧。

銅鎧,這邊暫時不配發。

這時候,三人都在翻看冊子。

翻看一陣……南拳嘆息:“我要讀書識字!”

讀古文字!

他麼的,拿到秘籍沒法看,多丟人啊。

難受。

是的,看了一圈,就是沒看出來到底是啥。

而洪一堂,稍微看懂了一些,陷入了沉思中。

李皓則是翻看了一番,看了進去,很有意思的一種理論,說是修煉的法門也可以,但是不會增強什麼實力,可有意思的是,這種法門……對李皓而言,很是稀奇。

五橋……

天地五橋,搭建在五臟之間,讓五臟形成一個大迴圈,五臟一體,光是這個理論,就很有意思了,何況,這書上寫了,這是當年的一種基礎修煉法門。

這說明,古文明時期,人人都在修煉。

可李皓此刻在想,超能鎖怎麼辦?

還有……這五橋搭建,書上說,是一種能量上的溝通……那橋樑,是超能鎖嗎?

超能鎖,五臟有五條。

搭橋,李皓暫時沒想到怎麼去弄,但是他看了一下,覺得超能鎖也許也可以作為一種溝通五臟的關鍵。

“洪師叔,用超能鎖將五臟關聯起來,好像鐵索橋那樣,你覺得行得通嗎?”

洪一堂搖頭:“不知道,古文明的體系和我們不是完全一樣的,現在的體系,是獨特的,是自己發展到現在,一代代武師補足的。也許未必比得上古文明體系,但是……其實也有獨到之處!就說我們武師的神意,跨入鬥千就具備神意,說難很難,說簡單也簡單……而古文明體系,其實神意是很難呈現出來的。更別說和你老師那樣,一次性完成五種神意的修煉。”

今古體系不同,李皓也有所瞭解,看了一會,點頭道:“很有借鑑意義,但是未必能用,不過我們可以嘗試一下,若是真的可以成功的話,對我們而言,是一件大好事!”

洪一堂也點了點頭,南拳有些焦躁道:“那個……給我翻譯一下行不?還挺貴的,看不懂,全浪費了。”

他可就獲得了一本書。

李皓笑了起來,“等有時間吧,雖然字不多,可現在臨時翻譯,我擔心出錯,今古的一些名詞不同,我還要參考一下其他古籍,才能給你翻譯出來,不是直接翻譯就行的,要不然,會有些牛頭不對馬嘴。”

好吧!

南拳只好等待了,心中愈加堅定,要讀書識字了,太慘了!

路過徵兵廳,南拳進去領取盔甲。

片刻後,南拳換上了一套銅鎧,心滿意足,而李皓這邊,也出現了一些變化,鎧甲中多了一些新資料,原本計程車兵賀勇,現在成了二連連長了!

南拳興高采烈的:“總算當官了!”

好歹也是個連長了,百夫長一級的,再不升官,他都有些抑鬱了,大頭兵當的真不舒服。

對於花費了100點軍功,此刻也沒了怨念。

銅鎧從防禦力、舒適度上來說,都比黑鎧要強的多。

黑鎧,是擋不住三陽和旭光的攻擊的,甚至可以被旭光輕易撕裂,可銅鎧這個層次,旭光還是可以震盪進去,可想撕裂,難度就大多了。

之前,有銅鎧為了阻擋徐峰,就被擊殺了,可都是自爆,徐峰並不能做到一擊打碎銅鎧。

這還是那些士兵,都早已死去的情況下。

有南拳這樣的存在,身穿銅鎧,旭光想打破他的銅鎧,大概就沒什麼希望了。

領取了裝備,三人往外走去。

還沒走多遠,身後,忽然有鎧甲聲傳蕩而來,一位紅鎧出現,不過和之前的紅鎧比,後面這位,顏色要更豔麗一些。

來人迅速追上三人,傳出了特殊波動:“李團長,你們是要出軍營是嗎?”

“對。”

李皓點了點頭。

“按照戰時條例,你們還處於新兵期,也沒完成新兵訓練,非緊急作戰任務,是無法離開的!”

“……”

三人一怔,啥意思?

我們走不了?

此刻,李皓也想到了一點:“那個……我若是出城,是不是會爆炸?”

“是的!”

“……”

“不止你,連長一級的鎧甲都會發生爆炸!”

“……”

南拳不歡喜了,一臉呆滯,早知道,我他麼不升官了啊!

不過紅鎧既然追來了,自然不是為了這些的,紅鎧再次傳出波動:“師長剛剛傳來指令,你們三人,並非我們時代的武者,也非尋常意義上的新兵,如今戰天城幾乎沉寂,留在這,也未必能完成訓練。”

“所以師長讓我轉達李團長,想要離開戰天城,記得去任務大廳,領取一個出城任務,雖然如今這些任務早就失效了,可也能接取一些,失效了更好,可以無限期停留在外……但是不能直接離開戰天城,否則,你們會被定義為叛軍……那時候,你們麻煩就大了!”

師長?

李皓想到了那位黃金戰士,就是他,讓自己降職的!

要不然,自己也許和他同級了。

這麼說,那位是第九師的師長了。

師長是黃金,城主府那位也是黃金,那守備軍的軍長呢?

難道黃金之上,還有其他鎧甲?

得接取任務,才能離開戰天城,若不是對方來提醒,幾個人真要跑了,那就麻煩了。

李皓急忙道:“我知道了,任務大廳在哪?”

“幾位現在要去嗎?若是去,我可以帶幾位過去。”

“去看看!”

紅鎧不再多說,帶著幾人往深處走。

李皓幾人,也有機會多觀察一下了。

操場,軍營,小樓……

很簡譜,但是地方很大,地面鋪設,都是用一種特殊石頭打造,和外面的地面一樣,而且感覺更堅固一些。

李皓走了幾步,忍不住道:“這裡是戰天軍總部嗎?”

“不是,這是第九師師部。深處,才是後備守衛軍軍部。戰天城,只供後備守衛軍駐守。其他軍團,都在其他地方駐守,前線軍團,只有修整的時候才會回來輪換……”

深處……

李皓幾人朝遠處看去,但是感覺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這麼說,這座城,還有軍長級強者在嗎?

“守衛軍軍長在城內嗎?”

“不知道,軍部行蹤,不會對我們透露……多年未見,也許離開了,也許死寂了。”

南拳這時候也忍不住問道:“當年其他人走了,你們一直駐守,沒有離開嗎?”

“沒有,我們的任務就是駐守戰天城,保護城中居民。”

“那……”

南拳有些猶豫,還是道:“居民都死了嗎?”

“嗯,一部分老死了,一部分離開了。”

“附近還有其他城市嗎?”

“……”

紅鎧好像在回憶,又好像在思考能否透露訊息,半晌,還是迴應道:“有!八大守護家族,在銀月之地,建城八座,拱衛星門!”

“……星門?”

幾人都迅速問話,紅鎧卻是迴應道:“記憶喪失,星門具體是什麼,我已遺忘!”

是真的遺忘,還是不說?

此刻,李皓想到了銀城的石頭門,難道這就是星門?

這些古人,知道很多。

戰天城最大的財富,其實不是資源,而是這些死去的人,給他們提供的一些訊息,包括一些古文明時期的修煉體系,都值得他們去學習參考。

八大守護家族,建城八座,拱衛星門。

這麼說,銀月,還有七座城?

還有,這裡,自古以來就叫銀月嗎?

李皓有些疑惑,銀月,取的是銀城和白月城兩城的名字,組成的銀月,為何……這位也叫銀月?

“這地方,一直都叫銀月?”

洪一堂也問了出來。

紅鎧聲音波動:“這就是銀月之地,當然叫銀月!這片星空,都叫銀月……因為這裡的月亮,是銀色的……格外美麗!”

幾人一怔,銀色的?

不是啊!

天上的月亮,帶著一些紅色,哪來的銀色?

李皓有些恍惚,這片星空,都叫銀月,而不是說,這個地方,叫銀月。

紅鎧又帶著幾人走了一陣,走到了一處大廳之外。

李皓忽然道:“第九師之前有11個團,也就是一萬一千人,覆滅了一千人,還有一萬人……城外三千,這裡還有七千人嗎?”

紅鎧不語。

李皓忍不住道:“不能說嗎?”

“不是……是你說覆滅一千人……錯誤的!都死了。”

紅鎧平靜道:“只是,十團先撐不住了罷了,我們都已死去!另外,第九師不止一萬一千人,還有師部,軍需處,督查衛,教導處,培訓處……第九師合計一萬五千多人。”

一個師,一萬五千多人!

“後備守衛軍,總共多少個師?”

“10個,滿編!”

這麼說,一個後備守衛軍,大概15萬人了。

可怕!

而他們此刻,身處的地方,只是第九師罷了。

南拳問道:“那這麼說,戰天軍上百萬人了,可這座戰天城……很小啊!”

這座城,大概也就銀城大小吧。

“縮小了罷了。”

紅鎧理所當然道:“能量不足,為了加強防守,所以戰天城縮小了很多,原本戰天城輻射範圍很大,你們如今看到的戰天城,這是摺疊後的戰天城。戰天城巔峰時期,容納人口五千萬,軍士百萬,城內有槐將軍坐鎮輻射,十二位妖植將軍負責擴張提供能源,可以隨時駕馭戰天城飛行作戰……”

說到這,紅鎧指了指前面:“不說這些了,過去的事了,而今的戰天城……只有這麼大了!任務大廳到了,幾位進去領取任務吧,應該有人在,今日復甦了一些死去計程車兵……”

而李皓幾人,卻是呆若木雞!

容納五千萬人口的巨城,城池還能飛起來作戰……艹!

這……還是城池?

還有,城池還能縮小?

還能摺疊?

越是知道的多,越是覺得自己渺小!

一座戰天城,簡直就是神器啊!

幾人有些傻乎乎地,走進了任務大廳。

所謂的任務大廳,就是一個個視窗,很多很多,密密麻麻的,可此刻,他們看到了……看到了一些視窗,空蕩蕩的,一些視窗,好像有紅鎧在,但是都趴伏在地,好像徹底死去。

唯獨少數幾個視窗,此刻,還閃爍著光芒,代表著正在運轉。

一眼掃過,大概也就三四個,而這裡的視窗,起碼百個以上。

看來,這座城的確沒有徹底復甦,只是因為今日死了不少人,一部分功能被開啟了而已。

他們朝一處閃爍著光芒的視窗走去。

裡面,一位紅鎧在列,看到李皓,忽然起身:“團長!”

敬禮!

不等李皓回覆,對方坐下,眼中光芒閃爍:“團長來接取任務嗎?”

李皓有些不太適應,還是點頭:“對,我想接取出城的任務,無限期的那種……現在還有任務可以接嗎?”

“有的,一些任務,因為時間太長,沒被取消,可能是被遺忘了,也可能是一直還在運轉中……”

機械式的迴應了幾句,對方很快遞出一個螢幕一般的玩意給李皓看:“李團長,這上面三個任務,符合你的要求,你可以選擇一個!”

李皓定眼看去。

“任務一:戰天城生命能源不足,天地傾覆,八城失聯,前往其他七城,打通生命聯絡體系,恢復八城通訊,獲得生命能源支援,獎勵軍功10萬點!”

“任務二:禁忌海倒灌蒼山,找到倒灌口,封閉海水通道,獎勵軍功1萬點。”

“任務三:天星島天星鎮失聯,疑似島嶼失陷,速速前往天星島,探明情況,恢復聯絡,天星鎮能源礦脈不得落入敵人之手……獎勵軍功1萬點。”

李皓看了一遍,眨眨眼,天星島?

蒼山?

我去,好多熟悉的名字。

天星王朝,現在的蒼山……和這些古文字上記載的有聯絡嗎?

他不由問道:“天星島在哪?”

“大海深處!”

頒發任務的紅鎧迴應道:“天星島是重要的能源基地,有一座巨大的能源礦脈,由天星鎮管轄!負責給戰天城和其他幾座大城提供能源石。天亂之時,初期,便失去了聯絡,我們也派人前去探查過,都失聯了,也許……遭遇了敵人攻擊!”

南拳原本沒看懂,此刻微微一怔道:“天星島……天星鎮……這個島……大嗎?”

“很大!”

紅鎧繼續道:“坐擁巨大的礦脈,能源充足,也有負責平定海域職能,有駐軍十萬,是一座軍鎮,你們若是接取這個任務……其實現在也無所謂了,當然,若是能找到一些線索……儘管無用了,可回來後,還會得到相應的軍功獎勵。”

而洪一堂不關心這個,而是急忙道:“我記得古籍記載,天金蓮是生存在禁忌海中的,對吧?”

“對!”

這話一出,三人眼神都是一動。

斷山之谷!

在那,他們發現了一朵天金蓮,李皓原本不懂,此刻卻是瞬間看向第二個任務,什麼意思?

那座斷山之谷,就是這倒灌口嗎?

所以,其中的湖泊,其實是海水?

“禁忌海是什麼?”

李皓急忙問了一句。

“大海!”

廢話!

李皓無言,紅鎧又道:“是遠古時期,至強者隕落,血液滴落大海,留下的禁忌海洋。有腐蝕一切的作用,不過後來人王平定天下,禁忌海已經被平定了,不過依舊殘留一些腐蝕之效……”

他只是說到這,很快道:“李團長要接取哪個任務?”

“三個都接行嗎?”

“……”

紅鎧沒說什麼,查看了一下,繼續道:“可以!”

李皓也是抱著一點點希望……搞不好能完成任務呢?

反正接任務又不花錢,接著就是了。

很快,李皓的鎧甲中,顯露出了三條任務。

至於期限,沒有限制。

而任務人選,則是他們三人,十二團全員出動!

接完了任務,李皓幾人其實還想再問問細節,結果人家直接關閉了視窗,李皓無語了,這不會是為了我們,特意開啟了一會吧?

……

“這座城,大概還沒復甦,能量不夠。”

洪一堂走出大廳,回頭看了一眼,感慨了一聲,又道:“天星島……我現在懷疑,天星王朝是不是獲得了天星島的一些傳承,他們的黑甲軍,是否是當年的天星鎮駐軍留下的鎧甲?如果真要是這樣……中部……是一個島嶼嗎?”

此話一出,南拳也是唏噓:“也許是的!天星島……天星王朝……這麼巧合嗎?能源礦脈……可惜,就算有,現在也沒了!”

“但是,天星鎮的遺蹟要是還在……坐擁巨大的礦脈,他們所謂的礦脈,肯定是真的大礦脈,要不然,如何支撐戰天城這些大城的消耗?儲備一定不少……皇室的神能石,我感覺很多,可皇室又好像沒怎麼探索遺蹟,難道說……獲得了這座城?”

想到這,南拳吸氣道:“如果這樣的話,神能石還有許多,那皇室的實力,也許比我看到的還要可怕!”

天星鎮,可是負責坐鎮島嶼,提供能源石的駐軍。

這樣的一座城,到底有多少儲備?

只要放在儲物戒中,未必有多少能量流失掉,想想都可怕。

“還有,居然還有七座城存在……李皓,你小子發財了啊!”

李皓看了一眼南拳,無奈道:“我發什麼財?”

“你李家,搞不好有一座城,不對,一定有一座……你找到了,不就發財了?在這,你還是外人,到了自家的城池,那就是太子爺了!”

李皓翻白眼,才怪呢!

沒實力,就算是李家的城,若是也有這些鎧甲戰士,那李皓覺得,他搞不好也是一樣的下場,一拳打飛,然後給個不堪造就的評語!

此時此刻,三人都有些長見識的感覺。

是的,都覺得以前看到的一切,都太過渺小了。

一座容納5000萬人的大城,還能飛,還能作戰,將士百萬,這還只是八座城池之一,其中計程車兵,最弱的,也許都有如今的鬥千實力。

如今,對方堪比破百,可當年,最少也是鬥千吧?

這樣計程車兵,一座城百萬,八座城八百萬!

再加上一些小城……簡直無法想象有多強。

神能石,人家不用顆,用礦脈來計算,這裡一座礦,那裡一座礦……

聽聽,什麼叫豪氣?

南拳也是嘆息連連:“若是可以,真想見識一下古文明的輝煌!以我這實力,在古文明時期,機制沒這麼呆板的話,混個白銀應該沒問題吧?”

“……”

洪一堂幽幽道:“你確定?這些白銀團長,復甦的時候,都接近旭光巔峰和蛻變期間,這還是沒有血肉,沒有肉身,你覺得,他們當年什麼實力?”

好吧!

南拳心中想著,又道:“我解封了超能鎖,也不會比他們當年弱!”

希望如此!

“行了,現在說這些沒意義,出去吧,軍營這邊,還有一位師長坐鎮,咱們還是走遠點,免得被人看的不爽,一拳打死了!”

說完,三人朝軍營外走去。

……

到了門口,黑豹在這等著,剛剛它沒進去,人家看守計程車兵,好像也沒給它進去。

看來,這狗,不屬於軍方系統,之前獲得好處,也許是其他人給的。

出了軍營。

李皓看向兩人:“現在去哪?去城主府看看嗎?不知道那位黃金強者有沒有回去……喊我去,也不知道是給好處,還是給我一拳。”

之前被打了一拳,現在還有一些後怕呢。

這些傢伙,很強的。

哪怕死了,也很強。

當年活著的時候,大概真的一拳可以輕易打死自己。

“去看看吧!”

洪一堂看向遠處的那個烏龜塔,開口道:“上次我們來,其實獲得了一些好處,大家都有一些收穫,我們進入城主府之後,拿了一些古籍,還有一些不知道用處的玩意……直到後來奪取人家的烏龜印,才激怒了那位,飛天的那傢伙被打死了。”

上次他們幾人是進入了城主府的。

這一次,他倒是想正大光明地走過去看看。

而李皓,作為八大家的人,之前的旅遊圖冊也說,八大家的人,是可以直接去城主府的,會受到一些禮待。

考慮一番,李皓還是決定去看看。

這座城,他還有很多地方沒探索。

但是,城主府是最讓他好奇的地方。

三人一狗,開始朝那邊走,而黑豹,有些彆扭和不太情願,它不想去那,那邊,好可怕!

可是,李皓非要去,黑豹無奈,也只能跟著一起。

……

城主府。

戰天城城主府,就在烏龜塔一旁,佔地很廣,面積很大,府門大開。

當李皓三人,走到這邊的時候,李皓忍不住抬頭朝一旁的烏龜塔看了一眼,這座塔,上面還雕刻著一隻大烏龜,烏龜殼上還有一些光芒閃爍,這就是映照整個古城有些光亮的光源所在。

三人剛到,忽然,城主府中,走出了三位白銀。

“李團長!”

為首那人,和李皓打了個招呼,語氣好像多了一些感情,還有些笑意:“我們先去東門防守,李團長忙完了,過來聊聊!”

李皓一怔,接著大喜:“蔣團長,你們沒事了?”

“當然!”

三位團長,就是之前駐守東門的團長,原本他們復甦後,李皓以為和上次一樣,那位團長就徹底灰飛煙滅了,可這三位,居然都活著……好吧,活著也許也不對,可這三位,居然都沒事,真讓人意外。

七團團長語氣好像帶了一些笑意,這也是之前所沒有的:“我們先走了,你們進去吧,警衛署的王署長在裡面等你們呢。”

李皓一愣:“署長?”

“嗯,負責戰天城日常安全的警衛署,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位,軍部平時是不負責這些的,都是他管,也負責拱衛城主府安全。城主他們離開後,此地由他坐鎮管理……”

此刻,李皓才明白了過來!

原來,那黃金戰士,不是城主,而是類似於巡檢司司長一般的存在。

一對比,大家都明白了。

而第九師的師長,大概就是黃羽這樣的角色,也許還要低一些,胡定方他們這種?

而這裡面的這位,是孔潔這樣的身份。

至於誰地位更高一些,都是黃金,李皓也不好判斷。

三人考慮一下,剛要進入,裡面有聲音波動傳來:“李皓進來便可!”

南拳翻了個白眼,洪一堂倒是笑了一聲,也沒強求,站在門口,沒有進去。

李皓有些忐忑,不過還是走了進去。

跨過前面的廣場,一路前行。

片刻後,一座開放的大殿呈現了出來,裡面,一尊黃金正坐著,面前的桌子上,還擺放著一枚大印,李皓餘光看去,好像烏龜一樣,也許……這就是玄龜印?

那黃金戰士,眼神帶著一些金芒,看不出是不是真的有眼睛,反正怪嚇人的。

“歲月無情,當年的李家,劍尊之後,如今也沒落了……”

李皓無話可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黃金戰士也沒多說什麼,很快道:“原本,戰天城已經徹底死寂,若干年後,大概就會灰飛煙滅了!不過,前些年,好像有人打破了什麼禁忌,讓本已經成為沙漠貧瘠之地的銀月,多了一些能源滲透……我們居然恢復了一些意識,戰天城得以重啟。”

超能崛起!

李皓心中明白了,也明白為何銀月會成為貧瘠之地了,大概就是被這些古城給吸收了能量,導致神秘能很少。

“若是徹底死寂,我們也就不會再多想什麼了,可既然復甦了,我們還想做點事。”

這位警衛署長,好像在看李皓:“作為八大守護家族血脈的你,還手持星空劍,我也不想告訴你什麼責任、義務……時代都變遷了,無所謂這些,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使命。我們有我們的使命,你們……有你們的!恢復榮光,再戰蒼穹……那都不是你們的責任和義務,隨便你們!”

“不過,你既然機緣巧合之下,來了戰天城……我倒是想拜託你一件事,當然,我會給予你一些補償和酬勞。”

李皓總算開口了:“將軍請說!”

“不是將軍……算了,隨你怎麼叫吧。”

警衛署長繼續道:“八大守護家族,有八件傳承古兵!這些古兵,不會被破碎的,一定還存在!你手中的星空劍就是其中之一,還有其他七件,其中一件,在戰天城這邊,六件遺失了,不知道在其他城池,還是被八大家族的後人帶走了……”

“若是可以,可能,希望你能收集這些古兵。”

李皓好奇道:“這些古兵,到底有什麼作用?除了厲害之外……”

“是鑰匙……當然,和你關係不是太大。”

這話說的,我好歹手持星空劍吧?

怎麼就關係不大了!

“將軍的意思是,我收集這些古兵,然後交給將軍嗎?”

“不用。”

警衛署長緩緩道:“只需要借我一用就行,事後我會還給你!”

說完,又道:“不急於一時,無數歲月都過去了,只是一個念想罷了。”

李皓愣了一下,想了想忽然道:“將軍可知道,有個八卦陣,還有一座石門……”

警衛署長好像陷入了死寂。

片刻後才道:“那地方……你看到了?”

“對!”

“哎!”

一聲嘆息,片刻後,警衛署長開口道:“看來……真的沒回來!”

“八卦陣不說,那座石門不止一座,而是八座。石門背後是什麼,我其實不是太清楚,城主也許知道,但是,我知道一點,石門背後,可能有一些八大家強者留下的傳承,我們那個時代,每一次,八大家的有優秀的種子出現,都會送入其中,獲得一些好處。”

“當然,如今不好說了,太久遠了!”

說完,又道:“你的星空劍,並未解封,也好,解封了你也用不了,就這樣挺好。石門……你若是看到了李家的石門,不要急著進去,你太弱小了,進去後,也許會發生不測!”

“至於八卦陣……現在的你,不要去探索這些,太危險,對你而言,很容易丟了性命!”

說到這裡,他補充一句:“也不要嘗試去解封……”

“那是封印?”

李皓一怔,又道:“可現在,有人滅了八大家的傳承,除了我,其他人都死了,我還看到,八卦陣中的七條線,都被一人掌控了!”

警衛署長再次沉默了下來。

許久,開口道:“是這樣嗎?那掌控這些的人……應該是八大家中一支的後裔,外人是無法掌控的。看來,時光荏苒,八大守護家族,也出現了一些叛逆了……也正常,太久遠了!忘記了先祖的榮光,是正常的,不必苛求太多。”

他好像看的很開,也很豁達。

不過思索一番還是道:“若是如此,你小心了,那人一定不弱!看來,你不去找那人,那人也會找你,既然他知道一些情況,必然會對你下手的!”

李皓點頭:“他多次想殺我,只是一開始偷摸著,後來被發現了,還有一開始,對方並不是為了殺我,而是用一種血影吞噬我的血脈……”

“他想解封星空劍罷了。”

警衛署長知道的事情還不少,“星空劍是八件古兵的核心,就算其他七件古兵真的丟失了,星空劍足夠強大,其實也有希望,替代其他七件兵器。”

“看來這人,知道的東西不少,否則,明知道王家的玄龜印不在,還在嘗試,那就太蠢了。”

李皓還是有些稀裡糊塗的,可惜,他知道的東西太少,沒有映紅月知道的多。

這麼說,映紅月真是八大家之一的傳人?

也不一定!

也許……背後還有其他人呢?

誰知道呢!

警衛署長也沒多說什麼,更沒說如何去應對映紅月,他只是道:“你自己小心一些吧,至於你口中所謂的血影,我之前也看到了,城外的那些東西吧?那是血傀,不是什麼好玩意,養血傀,小心被反噬了!血傀的由來,是吞噬一些人的血氣,製造而成,養血傀時間久了,會自身受損嚴重的……當然,也有惡徒借他人血氣養血傀,外面的人,可能都是你說的那人的部下,或者仇家。”

李皓點頭:“都是紅月的人,紅月首領,就是我說的那惡徒!”

“看來這人獲得了一些歪門邪道的傳承,不是正道。”

簡單說了幾句,警衛署長最後說道:“能殺就殺了,殺不了……不用管,遲早作繭自縛,自己把自己坑死!避開對方就行,對方不會太弱,我看外面的一些血傀,養的還不錯,雖然損人,但也利己。”

李皓點點頭,映紅月肯定很厲害,沒跑的。

那傢伙的五臟,也許強悍無比。

天天吃血神子,能不厲害嗎?

可是,聽這語氣,不是好事,那些養血影的超能,也許……都會受到一些損失,只是他們自己不清楚罷了。

“出去吧,沒你的事了!”

“……”

李皓無語,那個……沒點好處給我嗎?

喊我來一趟,就為了讓我收集古兵?

這位,有些小氣啊!

好像看出了李皓的意思,警衛署長平靜道:“不用看了,沒有好處!這世界,沒有平白無故的好處,只有付出才有收穫,一切都是等價代換!武道必爭,自己去爭!武者的一切,都是自己爭取來的,哪怕八大家也不例外,別說八大家,昔年,人王崛起,為了一塊能源石,也是殺戮無數,踩著別人的屍骨,才能獲得……你加入戰天軍,已經是血脈的優勢,其他的……自己去換,自己去爭取,戰天城,只是給你提供一個平臺!”

“你的先祖,已經給你爭取來了一些優勢,不要再想其他了!”

好吧!

李皓想了想,點點頭,也有道理。

東西,還是自己掙來的比較香。

“那……多謝將軍,我先告辭了!”

李皓轉身離去,這時候,倒也沒太多的遺憾。

雖然沒獲得什麼好處,但是也知道了一些東西,也可以,起碼知道,映紅月這王八蛋,真的很厲害,而且可能是八大家之一的傳人……這就行了。

就在李皓快要離開的時候。

那警衛署長好像想到了什麼,忽然道:“好處給不了你,可以給你一條線索,當年八家為了培養後代子弟,成立了一所武科大學,名為銀月武科大學,若是你能找到這地方,也許會有一些意外收穫,因為這座武科大學,完全是為了八大家成立的!”

“其中,有一些八家特有的戰技、戰法,還有一些特有的培訓方式。只是如今時代變遷,當年這座武大,位於八城中央,現在在哪……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是距離你所謂的八卦圖不會太遠!”

李皓眼神微動,回頭,再次道謝:“多謝將軍提點!”

“只是線索罷了,還要看你自己運氣,也許,早就毀滅了!”

“嗯,我明白!”

李皓這才轉身離去。

等他走了,黃金戰士沉默了一會,忽然道:“守護者,真的不提點一二嗎?”

“今古不同,體質、道路都不一樣,不能以古替今!就算給他一些強悍無比的功法,他也未必能修煉,反而會耽誤他,這些人的修煉方式,和我們不一樣了,你看他精神力,極其強悍,遠超肉身……不止他,城外很多人都是如此,在我們那個時代,會如此嗎?談不上誰更好,也許……這才是最適合他們的手段,你給了他一些強大功法,他沉迷其中……最終,也許會徹底廢掉。”

“明白了!”

警衛署長不再說什麼,原本他其實是想給一些好處的,結果被守護者勸阻了。

不能給!

給了,也許是害人。

至於《五橋搭建法》這種輔助型別的,還可以參考一下,真給了那種完整體系的功法,那李皓也不過是一個尋常的古武修煉者罷了。

在這個時代修煉古武,最大的可能是……還不如他們自己的道路強悍。

目送李皓離去,警衛署長也再次陷入了死寂之中。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