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8章 戰後(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驚懼,害怕,此刻瀰漫在整個古城外圍。

隨著黑鎧衝鋒,黃金戰士和三大白銀一起動手,儘管一些強者逃的飛快,可大量的散修和弱者,跑的沒那麼快。

原本,進來了接近2000人。

第一輪戰鬥,就死了好幾百,李皓他們幾人,暗中伏殺了上百人,先前的戰鬥又死了一批,此刻,超能潰敗,更是死傷無數。

隨著黃金戰士在廣場附近止步,回防,侯霄塵朝四周看了看……心中難免有些嘆息。

人為財死啊!

這一次,超能進來的真不少,可此刻,一眼掃過,恐怕最多500人了,死傷慘重,一些超能此刻已經嚇得好像傻了,就算這次活著出去了,也未必有什麼好下場。

超凡,被嚇的心態崩了,再想進一步可就難了。

何況,能輕易出去嗎?

此刻,進來不過剛一天,最快,也得明日晚上才能離開這裡,那還得外面的人會開啟遺蹟,進行接應,而在這之前,是有過招呼的,不會開啟。

只有等第三天,那時候哪怕外面不接應,也能自動開啟。

還有兩日呢!

他掃了一眼四方,就這麼一會,原本旭光不少,可此刻,紅月那邊,又死了一位旭光,只剩下藍月和綠月了,加上一個臉色慘白的三陽巔峰紫月。

閻羅這邊,平等王還在,但是身邊也少了一群人,好在還有兩位旭光跟著,三位旭光倒是都活著。

飛天那邊,少了一位長老,此刻只剩下兩位長老,不知道是不是被白銀強者爆發斬殺了一位。

散修這邊,加上徐峰、袁興武,本來有5位旭光,也不算少了,此刻只有3位了。

徐峰死了,另外一人被南拳打死了。

還有光明劍,此刻倒是在不遠處一人獨立,看向城內,眼神變幻不定,不知道想些什麼。

而此刻,玉總管這些人也是驚魂未定,不過還好,很快恢復了過來。

玉總管朝不遠處看了一眼,忽然道:“他是光明劍?”

作為36雄之一,她之前感覺熟悉,猜測了很多人,唯獨沒有猜測到光明劍身上。

北拳,甚至是霸刀,都在她猜測的名單中。

可就是沒有光明劍!

老熟人,改頭換面,遮掩身份,不願意讓外人認出來,都很正常。

可是……總不至於女人變男人吧?

是的,光明劍是七劍之中唯二的女劍客,另一位就是碧光劍了。

天劍,地覆劍,光明劍……此人排名七劍第三,實力很強,能有如今的實力也不算說不過去,雖然超過了不少同為36雄之一的武師。

可是……玉總管之前真沒想到,此人會是光明劍!

性別都換了?

侯霄塵朝那邊看了一眼,搖頭:“沒換!”

“那……”

“別問了。”

侯霄塵打斷了她,他了解一些內情,但是不好說太多,此刻,看光明劍好像有些失魂落魄,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光明劍入徐家,恐怕隱情也不少。

玉總管也不再問什麼,而此刻,三大組織剩餘的強者,卻是迅速集合到了一起,三大組織還活著的7位旭光,幾乎是第一時間聚集。

三陽,也還有20多人活著,迅速匯合到了一起。

7位旭光,20多位三陽,眨眼間組成了最強陣營,不止如此,此刻,綠月看向幾位散修旭光,沉聲道:“還愣著做什麼?這一切……也許只是個局!死了多少人了,旭光都死了多少?黃月都死了,神師榜上的徐峰也死了,南拳、地覆劍都遮掩的極其深厚,今日卻是接連暴露,侯霄塵他們,戰力驚人……還不明白嗎?”

此話一出,其實不需要她提醒什麼,散修這邊,加上袁興武還有三人,剩下的兩位,迅速朝他們靠攏,袁興武皺眉不語,沒有動彈。

眨眼間,三大組織匯聚了9位旭光,散修中還有10多位三陽,也迅速加入其中,一下子壯大了他們的實力。

除了袁興武帶著一些天星軍的人沒有動彈,也就光明劍一直朝城內看,有些失神之外,整個外圍,瞬間分為了兩個陣營。

銀月官方,和三大組織。

而此刻,官方這邊,胡青峰重傷,臉上滿是驚懼之色,齊岡也是受傷不輕,一臉沉默,默默療傷,一言不發。

此刻的他們,都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若不是情況不允許,他們都想跑。

是的,有些事,經不住去深想,太恐怖了。

這座戰天城遺蹟,為何會出現這麼多老一輩銀月武師?

而且,沒一個是弱者,都強悍的讓你不敢想象,原來……武師居然這麼強!

雙方涇渭分明,此刻分立兩側,若不是不能離開,此刻,恐怕三大組織直接帶人離開了,可現在他們不敢走,他們怕,怕一旦離開,這些人會和城內的人迅速勾結到一起。

也許……侯霄塵和李皓這幾人之間,也出現了一些分歧。

要不然,地覆劍為何一直纏住他們?

沒有地覆劍的話,或者這些人和地覆劍聯手的話,那才可怕,對,還有南拳,也是可怕至極。

綠月看向遠處的光明劍,忽然開口:“光明劍,想要自保,唯有加入我們,否則……”

不遠處,老人轉頭看向綠月,好像微微回神了片刻,看了她一會,露出了一些不知是哭是笑的笑容:“孔雀,你們大概是出不去了!”

綠月臉色一變!

什麼意思?

侯霄塵他們,真要殺光他們嗎?

可是,別忘了,他們這裡還有多位旭光,還有這麼多三陽……真要拼死一戰,這些人也撈不到便宜。

侯霄塵瞥了一眼光明劍,平靜道:“不要造謠,我們可沒這個心思,此刻,也沒興趣,我更感興趣的是,三尊白銀戰士,是否會徹底消散……還是會留存下來?我看那黃金戰士,好像帶著他們入城了!”

是的,城門樓上,此刻沒有白銀,也沒有黃金了。

城內,好像恢復了安靜。

侯霄塵的確在考慮,三大白銀能否留存下來,若是徹底隕落了,也許……還有機會呢。

可若是還能活下來,還能繼續復甦……三位堪比旭光巔峰的存在,加上南拳、地覆劍,還是很難纏的,而且還有更恐怖的黃金戰士在。

光明劍也沒理會他,繼續朝城內看去。

南拳和地覆劍呢?

為何敢開啟超能鎖,就不怕嗎?

還是說……城內有辦法讓他們恢復?

這一刻,綠月眾人,都是警惕萬分,而散修,也是紛紛加入了他們的陣營,一個個恐懼無比,他們進來只是為了撈一筆,哪知道會涉及到這麼多東西。

一群銀月武師,一個個強悍無比,超乎想象……甚至還有人加入了戰天軍,這都是無法想象的事。

知道的越多越危險!

這個道理,大家還是明白的。

既然如此……他們能順利走出戰天城遺蹟嗎?

不少人心中悲觀無比,未必有機會了。

當然,若是光明劍這樣的強者,也加入他們,再加上銀月那邊,胡青峰和齊岡此刻也是瑟瑟發抖,也許……會選擇反叛。

這樣一來,倒是能有一些機會!

散修當中的兩位旭光,一位中期,一位初期,其實說是散修,散修怎麼可能會輕易出現旭光?

其中一位,正是來自財政司劉家的青年,旭光初期實力。

另外一位,旭光中期的強者,更是來自隔壁的臨江總督府,是總督府的強者,在臨江也是名氣極大的一位高層人物。

原本,銀月這邊,其實明面上是沒有旭光的。

直到侯霄塵出手,眾人才知道,侯霄塵跨入了旭光,後來玉總管和金槍出手,大家知道,銀月旭光是有的,而且都不弱。

可臨江行省,一直表現出的實力,都是超過銀月的。

然而此時,這位總督府的將軍,卻是心中駭然,哪還會覺得,臨江會比銀月更強。

這些人,沒一個身份簡單的。

而三陽之中,也有一些來自各大勢力的強者,只是都遮掩了身份,此刻,也不好表露出來,都只能跟著三大組織廝混,希望能得到庇護,一起離開此地,將這些情報上報上去。

太可怕了!

銀月這邊,侯霄塵和孔潔強悍無比,是隻有他們,還是有更多的存在?

地覆劍和南拳,也是強悍到極致。

那個李皓,據說能殺三陽,堪比三陽巔峰……扯淡呢,三陽巔峰,能殺神師榜上的強者?

都是假的!

銀月的武師,都是陰險小人,一個個都隱藏了實力。

此刻,雙方勉強維持著平靜。

誰也不知道,有沒有命走出此地。

但是,只要城內那些人不和銀月的人聯手……他們也未必會怕了銀月官方這幾人,若是聯手,那就沒什麼機會了。

……

同一時間。

城內。

南拳放下了李皓,急忙將手中的儲物戒全部拿了出來,包括之前李皓殺徐峰,那來不及收起來的儲物戒,以及逃跑的拳套,跌落的銅鏡,全部被他收了起來。

還有他自己打死了一位旭光,也有儲物戒。

還有之前殺了許多人,儲物戒很多。

這一刻,他迅速取出其中的寶物,神能石眨眼間堆積到了一起,加在一起,居然超過了600枚,主要是徐峰和另外一位旭光提供的。

還有兩件源神兵,都是徐峰的,另外一個傢伙倒是沒有。

他急切地看著李皓,“行嗎?”

說完,看到了落地的洪一堂,急忙道:“你那邊呢?你撿到了那枚儲物戒,還有殺了黃月的儲物戒都在你那邊,快啊!”

洪一堂無語,你剛剛不是囂張無比嗎?

他抖了一下手臂,一瞬間,也是神能石嘩啦啦地落下,不過還沒南拳多,大概也就400枚,倒是湊足了1000枚。

南拳急了:“還有那個大的!”

上千枚,不少了。

可上一次他和地覆劍都消耗掉了800枚左右,這一次他倆開啟的更多,夠用嗎?

“快……別捨不得了……老洪,洪大哥,洪爺……我快扛不住了!”

南拳都快哭了,剛剛打的很爽。

可剛剛多爽,現在就有多慘。

崩斷了4條超能鎖啊,若不是最近強化了一下五臟,之前李皓幫了一次,後來在泉水池中也獲得了一些好處,這時候的他,大概都扛不住了。

洪一堂暗罵一聲,但是還是取出了一塊,之前在泉池那邊,刮下了一些,此刻,他取出的那塊,就是這有些破損的一塊,至於另外兩塊……他可捨不得都拿出去。

這玩意,雖然從能量上看,大概也就堪比3000塊神能石左右,可質量上,卻是高了不止一籌。

這東西,3000塊神能石找自己換……自己給他一個大嘴巴差不多!

李皓也不說什麼,剛剛他劍能全部耗空,此刻,也是乾脆,直接一劍將小劍扎入了最大的那塊神能石當中,洪一堂一抬手,想要阻攔……

最終,嘆息一聲,有些幽怨無奈:“可以先用小的……”

幹嘛直接一劍插入大的中!

“來不及了!”

李皓急忙道:“小的轉換太慢了,必須要這種大的,純淨度高的!”

是的,來不及了。

當然,其實也不是真的一點來不及,南拳能控制就行。

可是……小劍等不及了。

之前對神能石愛答不理的小劍,此刻好像第一次吸收到了美味,第一次吃到了還能吃的玩意,其實早就著急了,一劍扎入其中,一瞬間,大量的神能被抽取!

小劍顫抖,那是爽的表現。

之前吃的都是垃圾!

至於兵魂,其實還可以,可兵魂也就是吃個零嘴,主食一直沒吃到,吃了幾次零嘴,也難受。

一眨眼,一股股濃郁的劍能誕生。

沒多久,小劍的個頭也在增長,之前都有小胳膊長了,此刻又開始變長。

而李皓,也迅速抽取劍能,輸入南拳體內,他自己也順帶著吸收一下,此刻的劍能,質量好像更高了,而李皓,這一次也受傷不輕。

四勢融合之後,他都有些掌控不住。

能斬殺徐峰,也和那傢伙太囂張,之前消耗太大,加上拳套跑了,打了他個措手不及有關,還有他自己自尋死路,封閉了四方,否則,剛四勢融合的李皓,還真未必能殺一位旭光中期。

匹敵,也許差不多。

可擊殺……大機率難做到。

李皓迅速抽取神能石的力量,此刻,三人盤膝坐下,都在瘋狂吸收劍能,南拳總算舒了口氣,而洪一堂卻是幽幽道:“記住了,欠我3000枚神能石,沒多要你的,這塊大的,你說3000塊能買到嗎?”

“……”

南拳無言以對,半晌才悶悶道:“你也吸收了……”

“我吸收一點足夠了,不需要那麼多,我不像某些人,為了無所謂的面子,非要崩斷四條超能鎖,否則,豈會消耗這麼大?”

一下子消耗掉了接近4000枚神能石的量,其中還有3000枚形成的一個大的,實際價值不止這麼多!

這麼搞下去……三大組織都得破產!

打一次,消耗這麼多,那三大組織不破產才怪了。

這一架打的,爽是爽了,實際上,代價大的驚人,洪一堂瞪了南拳好幾眼,這瘋子,他麼的,自己沒錢,就別囂張!

這不是打架,這是燒錢。

阻攔光明劍,崩斷三條絕對夠了,或者說,崩斷一條,也能勉強阻攔。

這傢伙一下子乾斷了四條,就是純粹的為了裝了,要不然,怎麼能一拳打飛光明劍?

怎麼能一拳打飛侯霄塵?

可有意義嗎?

洪一堂心中暗罵,要是捨得花錢,我裝的比你還強,我都沒裝,你倒是裝上了,關鍵是,花的還是我的錢!

之前就知道,這傢伙要完蛋,自己真該狠心一些,不給他用!

南拳一臉訕訕,此刻也不好多說什麼。

悶悶道:“我也是為了保護李皓……”

“閉嘴!”

洪一堂懶得說什麼,保護李皓?

那也不用這樣!

否則,和上次差不多,1000枚神能石差不多夠了才對。

正說著,他微微一怔,朝邊上看了一眼,劍能消耗很大,神能石消耗的速度也很快,關鍵是,除了他們三個在吸收之外……好像還有別人。

他扭頭一眼,心中一驚。

不知何時,他們附近,多了一條黑色的狗子,有些瘦骨嶙峋的樣子,此刻吐著舌頭,眼中滿是興奮,好像看到了多日沒看到的美食,正在瘋狂吸收劍能。

原本,洪一堂還有些警惕,城中怎麼會有狗?

上古的狗?

可很快,露出一抹疑色,看向李皓,這時候的李皓一言不發,繼續閉目抽取劍能,順帶著那邊的狗子,他也輸送了一些過去。

很意外!

意外無比,但是此刻李皓也沒心思多想什麼,狗子好像餓的快死了,在這遇到了,那就輸送一點好了,反正慷他人之慨,又不是自己花錢。

當然,也花錢了,地上的神能石,有一些是徐峰的,可比起吸收的,這點只是小錢了。

而洪一堂之所以意外,不是別的,而是那狗子……好像他麼在吞吐五禽吐納術的樣子。

南拳也感受到了,此刻扭頭去看,也是呆若木雞,什麼情況?

一條狗,忽然出現在這,關鍵是,這條狗……居然會五禽吐納術的樣子。

下一刻,兩人心中微微一驚。

還有,這狗……很強啊!

武師狗?

好像沒有看出什麼超能波動,然而,居然可以無聲無息地接近他們,直到吸收劍能才被他們發現,可見,這狗子斂息能力很強。

這就有些可怕了!

哪來的強大的大妖?

這大妖狗,恐怕有希望和蒼山幾頭大妖一比了吧?

當然,還沒出手,倒也難以判斷出什麼。

他們見李皓好像故意輸送了一些能量過去,猜測,大概李皓認識,倒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南拳,有些幽怨地看著李皓,這些……可是我借來的能量,你省著點用啊!

三人一狗,正在吸收劍能。

下一刻,黃金戰士帶著三位搖搖欲墜的白銀落下,看了一眼幾人,機械聲傳來:“十二團團長,有時間去城主府一趟!”

說罷,帶著三位白銀,迅速離開。

洪一堂眼神有些異樣,朝他們離開的方向看去。

南拳也是傳音道:“三位白銀,好像不行了!”

洪一堂微微點頭,是的,他也感覺到了,就是一種感覺,三位白銀要徹底消散掉了。

李皓睜開眼,看向離去的三位白銀,陷入了沉默。

他們……要消散了嗎?

……

城主府,烏龜塔下。

黃金戰士,默默佇立,帶著三位搖搖欲墜的白銀,忽然開口:“還望守護者垂憐!”

“你確定……要這麼做?”

老龜聲音響起。

黃金戰士聲音鏗鏘:“確定!他們也一定願意,和我一樣,成為兵魂!成為這白銀之鎧的兵魂,直到看到戰天軍歸來的那一日,看到人王他們歸來的那一日……”

兵魂!

把自己的一些殘魂,一些殘念,徹底煉化進入白銀戰鎧之中,這代表,他們以後,徹底成為了兵器的魂,和那些源神兵一樣。

而源神兵,在古文明時期,是人和妖族大戰時期的特殊產物,極其的殘忍,殺死妖族,抽取魂魄,煉製了這些源神兵。

後來,人族和妖族大戰結束,鎮妖使甚至來自妖族,所以源神兵煉製之法,也被銷燬,不再使用。

對妖族都顯得殘忍,何況還是人族。

抽取殘魂,生生世世,兵器不毀,你就不會死,可會漸漸地失去一些記憶,失去自己的靈魂,成為這白銀之鎧的兵魂。

“守護者……吾等……願意!”

這一刻,三位白銀,有人精神波動起來。

“我……不願就此消散!十團長消散那日,城中力量恐怕不足,所以他也沒有奢望……今日斬殺上千能量一道武者……城中儲備力量應該足夠……還望守護者成全!”

當日的那位白銀戰士,選擇了揮劍斬蒼穹,因為那時候,城中儲備能量很微弱。

就算有機會,大概也沒辦法。

可今日,應該是可以的。

他們想留下來,還有太多的願望,沒有實現,哪怕只是看一眼,那也可以。

一聲輕嘆,老龜精神波動了一下,一瞬間,三尊白銀鎧甲消失,再次出現,已經是在塔頂,一股特殊火焰溢散而出,一聲聲慘叫,迴盪在鎧甲之中。

煉製的手段,殘忍無比,這才是源神兵被取締的原因。

而老龜……自己經歷過的。

只是,那時候已經是很久遠之前的事了,它都遺忘了這一切。

底下,黃金戰士好像有些鬆了口氣,這就好。

反正……本就不比現在好。

成為兵魂,繼續操控鎧甲,未必就比現在差了。

“城門口那幾人……”

“暫時不用去管!”

老龜聲音迴盪:“今日一切,我都看在眼中,先觀其行,再觀其心……縱然是劍尊傳承,戰天軍,也不會隨意招攬,如今,白銀團長,已經足夠!”

“諾!”

黃金戰士應聲,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

與此同時。

大量的能量,被三人一狗吞噬,直到地上所有的神能石全部破碎掉,三人一狗足足吸收了超過4000枚量的神能石,這才傷勢全部恢復,而且五臟又各自強大了一些。

南拳一臉的得意!

洪一堂再次提醒:“3000枚,記得還,不還,一個月漲10%的利息!”

南拳臉色一變。

“你……”

“不要說廢話,要不然,你可以試試賴賬!”

“……”

南拳憋屈無比,有些鬱悶,這一架打的,打的自己直接破產不說,還揹負無數債務,過癮是過癮,可真的悲哀,自己在皇室幹了這麼多年,工資還不夠還債的!

而李皓,此刻也修補好了之前四勢爆發留下的一些後遺症,血刀訣爆發留下的後遺症也被修補好了,傷勢開始全部癒合。

他也不說廢話,直接將地下的兩枚源神兵收入儲物戒。

到了此刻,他源神兵的儲備已經達到了4件。

一個輪轉王留下的風鈴,徐峰留下的拳套和護心鏡,還有之前那閻羅謝剛留下的黃色鎧甲,其中,護心鏡、風鈴、拳套的等級都不低,倒是黃色鎧甲等級看起來就低一些。

四件源神兵了!

而神能石,李皓也有不少儲備,包括髮放的10枚精純的神能石,還有這一次殺人,他收穫的一些,有些他還沒來得及清點。

這時候,南拳忽然笑呵呵道:“你們軍功多少了?”

他齜牙咧嘴的,笑了起來:“我居然有55點了!”

洪一堂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60點。”

“怎麼可能?”

南拳一怔,不會啊,你這傢伙這次守城沒殺人,怎麼會比我更高?

“軍功又不是非要殺人才行,我阻攔了強敵,自然也算功勳!”

洪一堂倒是沒太多的意外,這套軍功體系,還很完善,倒也正常。

而李皓,悶不吭聲。

他不會告訴這兩個傢伙,自己居然比他們還要高,因為之前他殺了不少超能,三陽都殺了一些,還有一位旭光中期,此刻,他的軍功高達78點!

李皓都意外,自己軍功怎麼一下子漲了這麼多。

當然,也不知道軍功到底有啥用。

可這麼多軍功,感覺好像也不錯的樣子。

他正想著,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聲機械式的聲音:“守城戰暫時告一段落,督查衛已稽核透過各位軍功成立,新編十二團,初次作戰,人員不滿,驍勇善戰,軍功以雙倍計算!”

話落,李皓感受到了,自己的軍功直接翻倍了!

156點!

不止他,另外兩位,此刻也接受到了訊息,都是一怔,這效率……夠快的。

這說明,軍中的戰功體系還在運轉,督查衛他們知道,那些紅鎧……他們居然還負責稽核軍功是否合理,這是為了杜絕一些問題嗎?

片刻後,李皓腦海中又浮現一句話:“新編十二團,驍勇善戰,麾下將士,功勳卓著!十二團團長李皓,領導有方,特獎勵軍功30點!一連連長洪一堂,阻擊強敵,獎勵軍功20點!一連士兵賀勇,額外獎勵軍功10點!”

一眨眼,李皓軍功達到了186點。

而洪一堂,先是翻倍達到了120點,此刻又獎勵了20點,一下子也達到了140點軍功。

至於賀勇,則是有了120點軍功。

李皓撓頭,作為團長,還有額外獎勵?

不錯啊!

而且,一下子多了30點,都相當於殺了30位三陽初中期強者了,這可不少。

儘管三人此刻都不知道軍功能幹點什麼,可也都明白,肯定不是壞事,多多溢散。

直到這一刻,李皓才有時間看向旁邊吸收的打飽嗝的黑豹。

而黑豹,也很興奮,忽然撲了過來,一把將李皓按倒在地,接下來,對著他的臉瘋狂舔,此刻的李皓,剛褪下銀鎧,頓時有些無語和震撼。

我去!

黑豹的力氣好大!

“黑豹,停!”

李皓吼了一聲,黑豹搖晃著尾巴,興奮無比,不過還是停了下來。

李皓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皺眉,瘦了點,但是,感覺強大了許多,不過他不是太看得出來,因為這狗子和大妖有些不同,它好像和蒼山幾頭大妖都不太一樣,沒有光團!

這難道……成了徹頭徹尾的武師狗?

一點神秘能都沒有!

“你上次進來的?”

黑豹急忙點頭。

“你會說話嗎?我見過大妖,可以說話的……”

“汪汪汪!”

黑豹搖頭,李皓有些意外,“所以……你還不夠強?”

蒼山四頭大妖,都能精神波動說話,黑豹不行,這是不是說明,這傢伙不算強大,只是剛剛按住了自己,力量真的不小!

黑豹搖晃了一下尾巴,沒回應,因為它也不知道,啥是強,啥是弱,只知道,之前外面打的厲害,它感覺自己也能咬死一些人。

比如這個大鬍子,不變身,它感覺可以咬死他!

可變身了,黑豹抖了抖尾巴,太可怕,打不過的樣子。

可惜,它不會說話。

李皓也沒再問,只是有些古怪,黑豹居然在這待了一個月,這說明,它被戰天城承認了,黑豹難道也拿到了鑰匙?

不可能啊!

那為何可以在這待下去?

此刻,洪一堂傳音道:“這條狗不弱,雖然不知道具體多強,可這條狗,氣息內斂,感覺和武師一個路子,倒是有些古怪,如今的大妖,多少都會吸收一些神秘能,可這狗……居然沒有,真奇怪!”

他也覺得奇怪!

李皓也覺得奇怪,這麼說,之前自己在城內看到的,還真是黑豹,他又道:“黑豹,剛剛外面大戰,你看到了?”

黑豹急忙點頭!

“你覺得……你能打得過我嗎?”

黑豹瘋狂搖頭!

它是狗,但是不是傻狗,當然不能這麼回答,要不然,那好吃的劍能,還有自己的份?

都快餓死了!

李皓摸了摸下巴:“那……沒有復甦之前的白銀團長呢?”

沒復甦的白銀,具備三陽巔峰戰力。

洪一堂都說狗子不弱,李皓也覺得這傢伙力氣很大,會不會有了三陽之力?

而黑豹,考慮一下,點了點狗腦袋!

李皓微微吸氣,不弱啊!

這麼說,這傢伙可能具備三陽巔峰或者旭光初期的力量了,它怎麼做到的?

“你在城中獲得了好處?”

黑豹點頭,朝遠處的烏龜塔看去,接著,又瑟瑟發抖,叫喚了一聲,好像在說,打死也不去了,太痛苦了!

李皓拍了拍它的狗腦袋,有些意外:“真行!老子在外面打生打死的,要不是這一次融合了第四勢,居然還不是你對手……真見鬼了!”

這狗子,運道不錯啊!

跟著自己,吃了星空劍第一口湯,然後又進入了遺蹟,獲得了好處,怎麼感覺運氣比自己還強。

他運氣算是不錯的了!

可和狗子一比,有些讓人自卑。

“汪汪汪!”

黑豹叫喚一聲,舔了舔李皓的手掌,尾巴搖晃,好像在說,都是自己人,我變強了,你也有好處。

李皓沒說什麼,這狗子,回來了倒也不錯。

之前他都以為要不死了,要不逃走了,合著一直在這躲著呢。

不過……李皓還是拍了一下它的狗腦袋:“老子在外面打生打死的,你在城樓上看著,居然不下去幫忙!”

黑豹有些無辜,不敢下去。

當時洪一堂在下面大殺四方呢,下去了,它也怕被這人誤殺了,多可怕啊!

洪一堂此刻也起身,開口道:“這黑狗,暫時不說它了,李皓,有沒有興趣,去一趟軍營?我倒是好奇,這軍功到底有什麼作用,140點軍功呢,可不少了。”

至於外面的那些人,此刻他懶得去管,因為黃金戰士,此刻親自到了城樓那邊,好像在鎮守,收攏黑鎧。

而遺蹟才開啟一天,暫時又沒法出去。

外面的那些傢伙,有的是時間去收拾。

若是軍功可以換取一些好處,倒也不錯。

別的不說,他就剩下兩塊大石頭了,真捨不得拿來亂用了,都是南拳這個王八蛋,花了他一塊大寶貝!

當然,這一次他和南拳,五臟再次增強,倒也可以釋放出更強的戰力了。

而李皓,也很好奇。

聞言,點了點頭,他也想去看看,軍功可以幹嘛,不知道能不能升官,可以的話,換個黃金鎧甲,也許更厲害一些。

南拳則是心心念念,就想著神能石了。

此刻的他,太窮了!

不還錢,洪一堂真的會弄死他的,別把劍客的話當玩笑,洪一堂這小心眼,指不定就想弄死他算了。

而李皓,一邊走著一邊疑惑道:“之前那個人,是光明劍?我聽說光明劍是女人啊,還有,徐家是幹嘛的,給我的資料上沒有太多的介紹,那個徐峰那麼囂張?”

南拳撇撇嘴,邊走邊道:“其中情況有些複雜,光明劍的確是女的,不過修煉的功法有些問題,這也是一門古秘術,光明呈陽,修煉到了極致,甚至可以轉換性別,陽盛陰衰……弄的現在其實不男不女!她入徐家,大機率和徐家的一些秘密有關,可能會解決她的問題。”

“至於徐家……”

賀勇想了想,這才開口道:“徐家不簡單,真說起來,還要追溯到天星王朝開國時期了。天星王開國期間,曾得到了三大家族的幫助,才開闢瞭如今的天星王朝,徐家就是其中之一。”

“後來,這三大家族的族長,被冊封為開國公。世襲罔替,徐家就是其中之一,是定國公,負責坐鎮東方行省,只是自從九司逼退了皇室,三大國公家族,也都退居幕後了,否則,以前的東方行省,就是徐家為主。另外兩大家族,坐鎮西方、南方,至於北方,就是我們這邊了,窮困之地,加上武師橫行,亂成一片,是一位皇室王爺親自坐鎮這邊,也就是天星武衛軍的開創者!”

“超能崛起後,東方的定國公府,也獲得了許多好處,徐家在東方實力強悍,這徐峰,能被排入中部的神師榜,那是因為他一直在中部活躍,徐家在天星城也有一支力量,算是皇室的得力支持者……但是實際上,恐怕也有自立之心,三大國公,未必和皇室一條心了!”

賀勇對這些,倒是如數家珍,又道:“還有,三大組織中,也許……有一家幕後有徐家支援!三大組織,幕後都有很多黑手,徐家坐鎮東方,皇室其實有過一些猜測,霸道的閻羅,也許就獲得了徐家的一些支援。”

“所以,三大組織也好,九司、皇室,都會給徐家一些面子,免得引起一些波動,畢竟現在還沒得到證實。”

李皓揚眉,半晌才道:“懂了!怪不得如此囂張,不過……我還以為是什麼古文明時期傳承下來的家族,合著就是開國時期的家族,囂張什麼呢!”

“……”

賀勇無語,你這傢伙,也夠狂的。

開國三大家族之一,不可以狂嗎?

皇子皇女,也得給面子,這也是事實。

徐峰囂張,自然也有囂張的資本,侯霄塵恐怕都不敢輕易動他,再加上光明劍庇護,若不是自己出手,你能殺他才怪了!

當然,光明劍有些古怪,之前不顧一切,就要出手阻攔,連袁碩的威脅都不放在眼裡了,肯定有些問題,賀勇心中腹誹,難道這徐峰,還是她生的?

不至於吧!

光明劍練功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都不男不女了,徐家誰能這麼重口味,和她生孩子?

不敢想,太可怕!

否則,保護而已,死了就死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徐家還不至於為了一個後代,連光明劍這樣的強者都放棄。

比如南拳,他就算保護皇子,皇子掛了,皇室也未必會找他麻煩。

洪一堂此刻也邊走邊道:“別去東方就行,在北方行省,徐家不算什麼,也不敢貿然來這邊,來了,也送他們歸天!可東方……人家的地盤,你少去折騰。”

很危險的!

能扶持三大組織之一,哪怕不是閻羅背後的全部金主,也很恐怖了,不是李皓一個人可以搞定的。

“明白!”

李皓點頭,不再多說,心中卻是盤算著,我要不要想辦法把外面的人全部滅口?

這樣的話,就沒人知道是我乾的了!

可惜,感覺難度很大!

他又想到了侯霄塵幾人……心中念頭閃爍,這些人也很厲害,若是雙方聯手,倒是有希望拿下那些傢伙。

若是侯霄塵他們不願意……那就真沒辦法了。

人家也可以解封的,逼到了最後,那就是魚死網破了。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