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7章 出劍(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城外,四方大戰。

此刻的李皓,也是兇猛無比,三劍融合,血刀訣出。

劍能護體養傷。

一次次地被冰封,一次次地再次站起,出擊,出劍!

劍芒兇戾!

砰地一聲巨響,一尊黑鎧,直接四分五裂,李皓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聲:“滾開!”

這些黑鎧,不知是受到了指令,還是天然具備一些執念,守護軍中將領,李皓幾次被擊倒,都有一些黑鎧迅速衝來,充當肉盾。

可破百層次的黑鎧,配上黑鎧,也不過堪堪比擬日耀。

遭遇旭光中期,黑鎧戰士,根本擋不住對方一掌,連黑鎧本身都不行,直接被一掌擊碎,這就是旭光的強大。

這些黑鎧,只是來送死的。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

李皓其實沒什麼感受。

黑鎧,都早就死了。

一開始,他覺得有黑鎧阻擋,其實不錯,能當肉盾,還能牽制一下對方,消耗一下對方的實力。

可接連如此,一尊尊黑鎧戰士,彷彿不知兇險,不知疲倦,不知死亡是什麼,一次次地投身戰場,一次次地被擊碎,李皓怒了!

一尊又一尊的黑鎧被擊碎。

片刻後,李皓附近,出現了銅鎧戰士。

“殺!”

一股波動溢散,那是來自銅鎧的吶喊聲。

當李皓再次被對方冰封瞬間,一尊銅鎧衝殺而來,身後帶著一些黑鎧戰士,手持大劍,無畏向前,斬敵!

“戰天!”

不太清晰的吶喊聲,彷彿在耳側炸裂開!

李皓瞬間崩碎了冰塊,可那尊銅鎧,依舊無畏無懼,轟隆一聲,率先炸裂,銅鎧炸裂,炸的徐峰一個趔趄,微微後退一步,沒有受傷,卻是再次攔下了他。

徐峰也是煩躁無比!

沒能打死李皓,這個不說什麼,可這些黑鎧、銅鎧,螞蟻一般的角色,都死了無數年了,還不斷衝鋒而來,讓他有些厭煩!

你們衝來了,又能如何?

又能改變什麼?

阻攔一瞬間……然後呢?

然後不還是自己繼續碾壓李皓嗎?

有任何意義嗎?

而李皓,崩碎了冰封的冰塊,此刻,看向剛剛那尊炸裂的銅鎧,明明都是一樣的鎧甲,一樣的裝備,可此刻……他好像認出來了剛剛戰死的那位銅鎧戰士。

“守備軍第九師第七團三連連長鬍新武……”

李皓稍顯茫然,瞬間恢復了平靜。

他們……早就死了!

他們,只是按照本能在行事。

哪怕銅鎧,也沒什麼靈智了,只是因為自己是銀鎧團長,所以這些死去的戰士,才願意一次次地挺身而上,衝鋒在前,為他爭取時間。

為的,只是銀鎧。

李皓心中想著,出劍!

劍出耀陽!

一劍殺出,殺氣更猛三分,下一刻,李皓一個彈跳而起,一劍朝四周殺去,轟!

一劍盪出,周圍一些超能,瞬間被斬殺一些。

養殺氣!

遲遲殺不了徐峰,星空劍好像都急了,李皓眼神冷厲,迅速奔襲而出,不再襲擊徐峰,而是朝遠處人群殺去!

“想走?”

徐峰冷哼一聲,被我盯上了,你還想走?

做夢!

他一個瞬步,瞬間阻攔在李皓身前,此刻的李皓,安靜無比,不說話,甚至連呼吸聲都沒有,一個歪身,瞬間越過對方,一劍殺出,再次擊殺一位日耀超能。

四周的超能,嚇得急忙遁逃。

而李皓,迅速追擊。

蓄勢!

是的,此刻的李皓,帶著一些說不出是憤怒還是其他的感受,原本只是放手一搏,成敗與否不重要,南拳還在盯著,他不怕。

可此刻……他想斬殺此人!

轟!

徐峰再次揮拳,一拳將一尊跳躍而來的黑鎧直接打爆,懶得多看,再次追向李皓。

煩人的鐵疙瘩!

他一拳打爆了那尊黑鎧,迅速追擊。

而李皓,此刻也是一劍洞穿了一位日耀,殺氣不再外露,內斂無比,再次朝另外一處殺去。

四周的超能,紛紛遁逃。

而四周的黑鎧和銅鎧,卻是沒有逃散,而是不斷朝徐峰衝殺而去。

七團團長說,在這裡,你只需要衝鋒!

你的四周,你周邊的一切,你不需要關心,只要還有戰天軍在……你就放心,你的敵人,只有前方!

說的如此理所當然!

李皓其實之前沒什麼感受,可此刻,一位旭光中期在追殺他,可是……哪怕他停下殺人,徐峰也被阻攔在外,一尊尊黑鎧,瘋狂無比,在銅鎧的帶領下,以破碎為代價,徹底消散為代價,阻攔了對方的步伐。

砰!

“32!”

李皓心中默唸了一聲,32位,徐峰打碎了32位戰天軍的鎧甲。

明明都是死人,早就死了……為何……為何要記住這些死去的人呢?

他們的屍骨,早就化為齏粉了。

只是一些執念而已!

嗡!

一劍刺出,破空一擊,一位遁逃的三陽初期,眼露驚恐之色,噗嗤一聲,後腦勺上出現一個血洞,直接貫穿腦袋,屍體掉落在地!!

四周,散修們驚恐大吼,紛紛遁逃。

三陽都死了!

一劍被殺!

此刻,有人怒吼一聲:“那不是鎧甲戰士,那是李皓,袁碩的徒弟李皓!”

“李皓,你敢濫殺無辜,我們不是三大組織的人,你這混蛋,你在做什麼?”

他們,不是三大組織的人,和李皓沒仇。

李皓這混蛋,居然殺他們!

李皓面無表情,你們……不也殺了戰天軍嗎?

你們,不也拖著他們的鎧甲,當寶貝一樣地欣喜若狂嗎?

我是十二團團長……三大白銀一死,此地,我是最高領袖,你們殺我的兵,為何……不能殺你們呢?

嗡!

長劍破空,他無視了身後的冰封之力。

因為他知道,會有戰天軍的人出現,幫他阻擋。

果然,轟隆一聲巨響!

一尊銅鎧炸裂開。

李皓頭也沒回,他卻是好像知道,這一尊銅鎧叫什麼,之前,這位也曾和他一起進入外城廝殺。

“守備軍第九師第八團九連連長吳開福!”

“李皓!”

此刻,徐峰聲音冰寒:“操控這些鐵疙瘩阻攔,有意思嗎?殺戮這些弱小的超能,有意義嗎?過來和我一戰,我未必會殺你……脫下身上的鎧甲,交給我,也許我還會庇護你一二!”

對於殺李皓,他其實也沒太大的興趣。

他感興趣的是,那副鎧甲!

太有意思了!

而且,好像還可以操控這些黑鎧銅鎧戰士,若是能完整拿到……這樣的寶物,甚至比天階源神兵都要不差,而且那把劍,無堅不摧,也許也是一件至寶。

李家的劍?

這一刻,他也想到了這樣的傳聞,若是如此的話,也許……這一次會有巨大無比的收穫。

噗!

李皓再次一劍殺出,貫穿了一人,鮮血濺射,鎧甲染血。

身後,死去的銅鎧,他沒有回頭去看。

甚至,他沒去管,四面八方不斷湧來,保護他這位團長計程車兵們……

他只是不斷地衝殺!

一跺腳,大地波動,有人倒飛而來,被他一劍貫穿。

猛虎咆哮,一聲暴吼,有人七竅流血,直接被他震的頭暈目眩,停下腳步,被他一劍斬首!

身如飛鳥,貫穿而出,直接撞的一尊超能四分五裂!

這一刻的李皓,甚至打穿了超能的防守線。

因為,強者都在前方對付其他人。

三大白銀,都在復甦,強悍無比,那些強者都在防守,銀月官方的強者多,可此刻,也都在抵禦地覆劍的攻擊,地覆劍的氣勢越來越強,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感覺,人群中,幾位弱者,都已經重傷了。

胡青峰這些外來戶,哪怕是旭光,此刻也被打的渾身是血,悽慘無比。

唯有徐峰,繼續追擊李皓。

其實,也有其他旭光想要追擊……結果,很快被人嚇跑了,有不死心的,此刻倒地無法動彈,其中一位旭光初期的散修,這時候正被南拳踩在腳下。

南拳眼神漠然,踩著一位旭光,一拳打出!

轟!

那尊旭光強者,直接腦袋被打的粉碎!

他其實無所謂殺不殺這些人,可是,自己恫嚇了一次,對方居然還不死心,而是繼續追擊而來,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南拳!”

遠處,袁興武臉色微變。

那是南拳,這一刻,他認出來了。

他瞬間想到了對付其他人的那位是誰……地覆劍,洪一堂!

可怕的銀月武林!

他再次看向遠處,正在衝殺的李皓,看向追殺的徐峰,他好像想動彈,可南拳的氣息,瞬間鎖定了他:“袁興武是吧?幫他也好,害他也好……此刻,不要過去!否則,我的拳頭,不會認識你是誰!袁碩,也不承認你是他的開山大弟子,我對你,不必太過留情!”

袁興武面色凝重:“他不是徐峰對手,徐峰是神師榜上的強者,旭光中期,繼續追逃下去,沒了那些黑鎧和銅鎧的保護,他會死!前輩若是真幫他……不如親自對付徐峰。”

“不用你來指點我!”

南拳不理他,會死嗎?

不逼一逼,如何知道呢?

李皓有些優柔寡斷,不是辦事上,而是作戰上,對付弱者倒是重拳出擊,對付強者,總是瞻前顧後……有意思嗎?

這次,給你來個強者玩玩!

欺軟怕硬,李皓倒是有一手,南拳其實看的不太爽,也正想找個機會,讓他吃個苦頭,當然,真要死了,他自然會出手。

起碼,他拉李皓一次,旁邊那個老頭,也無話可說,雙方實力差距如此大,哪怕在當年,他也有資格拉李皓一把,這是給弱者的一些扶持和幫助。

也免得武師們,瞻前顧後,不敢挑戰強者。

……

這時候的李皓,卻是不會去想這些。

再次擊殺了一位遁逃的三陽,李皓喘息了一聲,手中的長劍,愈加內斂起來。

看向前方,已經沒人了,就算有,此刻也遁入了外城之中躲避,不敢再出來了,四周,超能們被衝散了許多,再殺下去,也殺不了幾個了。

身後,又是一聲碎裂聲傳來。

“36!”

李皓心中再次默唸一次,32位黑鎧,4位銅鎧。

旭光之強,在這些鎧甲戰士身上體現了出來,徐峰一路追殺,主要目標還是李皓,可就算如此,還是殺了足足36尊戰天軍兵士。

李皓轉頭,停下了腳步。

徐峰也微微喘息一聲,看向李皓,露出了笑容:“不逃了?”

四周的黑鎧,要不被衝散了,要不就被擊殺了,此刻,距離最近的黑鎧,也有數十米遠,正在突破超能的封鎖,朝這邊趕來。

“李皓,還是之前的話,交出銀鎧,我沒興趣殺你。”

徐峰露出笑容:“武師走到這一步,不容易,我很看重人才,你可以來幫我,當然,也可以拒絕,我不會因此而動怒,銀鎧,本就不屬於你,交出來……我會給你一些神能石作為補償,你看如何?”

一直沒說話的李皓,這一刻開口了:“你……打死了36位戰士!”

徐峰一怔,很快笑了:“李皓,別開玩笑了,也別拖延時間,沒意義的,三尊白銀復甦,很快都會覆滅,我可以放過你,三大組織不會,現在交出銀鎧,你可以逃,還有時間……否則,就算我放過你,你也沒時間逃走了。”

“我想殺你!”

李皓很認真,“你的一條命,未必能比得上他們,可惜……你只有一條命!我很少會對死人說什麼,可我不確定,能不能一定殺死你……但是,我會盡我所能,殺了你!”

“冥頑不靈!”

徐峰有些不耐煩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武師真的強大無比?你以為你的老師袁碩很強?什麼都是你以為,你可知道,當年的所謂銀月三十六雄,如今也不過在我家為僕……”

可笑的傢伙!

就在這一刻,李皓主動出擊了。

蹬地,沒有騰空,而是破空借力而來,一腳蹬下,大地之上,一股力量湧入體內,那是古城的力量。

李皓抽取了一些大地之力。

一劍破空而出!

徐峰看到長劍殺來,哼了一聲,再次爆發冰系超能,這一次,和之前也有些不同,那冰塊瞬間化為一道道鏡面一般的存在,一瞬間擴散開,朝四周封鎖。

冰封世界!

方圓數十米,一瞬間被冰塊封鎖,不止如此,好像擔心李皓再次逃脫,擔心黑鎧銅鎧再次來搗亂,他一揮手,一面銅鏡飛出!

那是他的源神兵,此刻,這銅鏡化為巨大的屏障,將四周徹底鎖住。

徐峰長髮飄動,帶著冰霜,看向衝來的李皓:“你繼續逃給我看看!”

逃啊!

一拳打出,冰霜之拳,咔嚓,虛空好像都被凍結,李皓的長劍,擊破一層層防禦,最後長劍卻是被無數冰塊徹底凍結住了!

不過如此!

李皓低喝一聲,猛虎升騰,一股火焰爆發,砰地一聲,冰塊炸裂,下一刻,長劍之上,九重疊浪爆發,突破,炸裂!

當!

一聲巨響,徐峰拳頭上忽然浮現出一雙拳套。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源神兵……我可不止一件!”

你是不是覺得,沒了銅鏡,我就無法抵擋了?

李皓,你見識太少了。

珍貴的源神兵,在徐家也不多見,可作為最傑出的傳人,神師榜上的強者,他拿到了兩件,一件護心鏡作為防禦用,一件拳套,作為攻擊用。

攻守兼備!

這才是他用護心鏡封鎖四周的底氣,否則,明知李皓長劍鋒利,他豈會貿然將護心鏡丟出去。

不過,和護心鏡一樣,此刻,拳套內的兵魂,也是蟄伏不出,這倒是讓源神兵失去了一些增幅作用,也讓徐峰有些惱火,但是,卻是多了一些貪婪。

他有些感受出來了,自己的源神兵兵魂,好像有些懼怕李皓的劍。

好事!

這代表,這把劍等級很高,所以壓制了源神兵的爆發。

當地一聲,李皓再次一劍刺出,徐峰揮拳,一拳打出,打的長劍偏離一些,另一隻手,探手呈掌,直接朝長劍抓去!

拳套雖然沒有兵魂輔助,可本身也極其堅固。

所以,他也不怕什麼。

一手抓向長劍的同時,另外一隻手,一拳打偏了長劍,之後,一拳朝李皓的頭顱打去。

不知死活的傢伙!

就在此刻,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李皓,陡然張口,鎧甲之上,露出了一個缺口,那是嘴巴所在,一口內勁噴湧而出,內劍爆發!

轟!

這口內勁之劍,李皓憋了很久,偏開了他的拳頭,直奔徐峰頭顱而去。

徐峰眼神一厲,面前自動浮現出冰盾。

砰地一聲,冰盾炸裂,徐峰臉上被碎裂的冰塊,劃出一道道血痕,而他的拳頭,也一拳打中了李皓的腦袋,李皓一個暈眩,感覺腦袋劇痛無比,卻是露出了一些笑容。

直到這一刻,他才傷到了對方。

戰鬥到現在,對方又是護心鏡,又是拳套,冰盾又強悍無比,幾次刺中了對方,對方都沒受傷,唯獨這一次,劍氣炸裂,冰盾炸裂,在對方臉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徐峰卻是有些暴怒!

他冷哼一聲,一手抓著長劍,一手揮拳朝李皓砸去!

混蛋東西!

李皓長劍震盪,另外一隻手,也是揮拳,九鍛勁爆發,轟!

雙拳接觸,李皓只覺得拳頭都快碎裂了,哪怕隔著白銀鎧甲,也是如此,他不管這些,劍能湧入體內,他咆哮一聲,如猛虎出擊,再次揮拳!

砰砰砰!

雙方接連揮拳上百拳,砰地一聲巨響傳出,白銀鎧甲上,好像都出現了一道裂痕,鎧甲之內,李皓的拳頭上,血肉破碎,卻是被劍能迅速修補,劍能不具備血肉重生的作用,卻是幫李皓迅速癒合這些傷口,不讓血液不斷流淌。

左拳,有些無力了。

右手持劍,長劍一直在顫動,卻是沒能脫離對方的掌心,被徐峰死死抓著。

徐峰左手抓著李皓的劍,右手呈拳,一拳接連一拳,此刻,他拳套下的手,也有些破損不堪,心中也是微微震動,這傢伙,真能撐!

喘息聲,在兩人耳邊迴盪。

李皓在劇烈喘息,徐峰也微微喘息,對付李皓,比對付一般的旭光初期都要難的多,這傢伙,到底怎麼做到的?

而李皓,一次次爆發九鍛勁。

一次接連一次,毫無保留地出拳,到了這一刻,一股水浪,漸漸成型,洶湧而出,砰地一聲,這一次,九重疊浪,將徐峰的拳頭打了回去!

“九鍛勁嗎?”

徐峰喘息一聲,笑了,“銀月劉家的功法……倒是傳給你了,看來,銀槍的後代,都很廢物……”

而李皓,也露出了笑容。

酣暢淋漓地和一位旭光中期對拳,真的很舒服,很爽,雙方互相打了上百拳,他的胳膊都快徹底被震斷了,可是……就是覺得舒服。

果然,南拳說的不錯,莽,才是武道!

右手中的長劍,還在不斷震盪中,卻是始終無法脫離對方的掌控。

李皓並不在意這些。

星空劍,也有自己的尊嚴和脾氣,這是好事。

水浪,漸漸洶湧澎湃起來。

之前殺死謝剛之後,一直無法凝聚的水勢,此刻緩緩呈現了出來,李皓輕輕吐息,有些感慨。

四勢之中,水勢,也許是他感悟時間最長的。

地勢最簡單,心有感悟,瞬間呈現。

火勢稍難,可貼合心境,觀猛虎出籠,也是順利呈現。

金勢在破開裂神槍的那一刻,也是輕鬆呈現。

唯獨水勢,李皓一直都知道如何去呈現,九鍛勁也修煉到了巔峰,還觀摩過大海之浪,看過多次劉隆施展……

可這種刻意的去學習,對李皓而言,反而難度更大!

他早早接觸九鍛勁,也許對別人而言時間不長,對他而言,九鍛勁是初入武道就學習的,可直到今日,直到此刻,這水勢,才勉強呈現了出來。

太難了!

水浪呈現的那一刻,宛如一條水龍,浪花疊加,水龍出擊,卻是沒有太強的感覺,徐峰甚至不太在意,直接一拳打破了水龍!

眼中,露出一抹嘲諷。

很不錯的勢,甚至可以對付三陽巔峰了。

可是,比起李皓的劍勢,這水龍……很弱。

劍勢都奈何不得自己,何況這水龍。

水龍潰散,好像帶著一些不甘心,下一刻,再次呈現,卻是瞬間消失。

李皓內腑,腎臟所在,一條鎖鏈,直接震盪而出,一瞬間,將水龍擒拿,鎖勢!

之前幾次鎖勢,難度不小。

可今日,卻是輕鬆無比,強悍的五臟和肉身,給了李皓不一樣的底氣,一瞬間,鎖勢完成。

此時此刻,五臟之中,肺鎖金勢,心鎖火勢,腎鎖水勢,脾鎖土勢,除了肝臟還是空的,四髒之中,四勢都已呈現。

李皓和徐峰還在對拳。

遠處,那老人皺眉看了一眼,剛想仔細探查一番,忽然回頭看去,這一刻不止他,連南拳都忍不住回頭,遠處,一道金光閃爍而來!

三大組織的強者,包括侯霄塵這些人,都是微微變色!

金甲!

城內的金甲,居然出現了!

“不好!”

眾人大驚,銀鎧復甦,爆發出來的實力,都極其駭人,三大組織,一方對付一位銀鎧,此刻都有些吃不消,只能被動防守。

原本他們以為,只有入城,動了那玄龜印,才會引起金甲反擊,那時候,他們解決了戰天軍,聯手之下,對付金甲也不是不行。

可現在……不行!

侯霄塵微微變色之間,忽然臉色再次一變!

轟!

泰山崩塌一般,天崩地裂,一劍從天而來,四面八方,天翻地覆一般,洪一堂壓根不管金甲如何,直接在這一刻,在他們走神的瞬間,一劍斬下!

轟!

侯霄塵直接從半空中被砸落在地,一口鮮血噴湧而出,眼中露出一抹驚色和憤怒。

洪一堂!

而孔潔的拳頭上,砰地一聲,直接裂開一道血痕,血液滴落,也是瞬間落地,附近,幾位強者,紛紛被斬落在地,金槍吐血,玉總管也在吐血……

如此眾多強者聯手,卻是在這一刻,被全部從空中斬落下來!

胡青峰更是悽慘,砰地一聲,一條手臂直接炸裂開,嚇得臉色慘白無比,急忙朝一旁的齊岡身邊跑,齊岡也是氣血上湧,吐血不止,心中暗罵。

來我這幹嘛?

這鬼地方,早知道不來了。

自己神師榜上的人物,在這,就是打個醬油,還被打的半死,若不是對方沒特意針對自己,他懷疑,早就被斬成碎片了!

銀月,太危險了。

正想著,他也看到了金甲朝這邊飛,臉色劇變,急忙看向侯霄塵兩人,而侯霄塵,輕咳一聲,吐了一口鮮血出來,看向地覆劍,微微喘息:“滿意了嗎?”

洪一堂平靜無比:“你好像在問一個孩子,糖果好吃嗎?侯霄塵,在別人面前,你可以裝一下,在我面前……你若是真有能耐,那就徹底解封五臟!我也想試試,徹底解封之後,你我……誰能殺死誰!”

“有必要嗎?”

侯霄塵看著他,臉色微微有些發白,那是內傷發作的徵兆:“這麼多年,我很少去針對你,針對劍門,上一次,也不過是因為銀月亂象呈現……我需要一些助力,你為了這,就要和我生死搏殺?”

孔潔此刻也開口道:“洪一堂,差不多就行了,咱們不解封,的確不是你對手……就算都不解封,也差距不大,可沒必要讓其他人看了笑話……”

此刻的胡青峰幾人,都是臉色蒼白。

這些話……這些人並未遮掩。

其中蘊含的意思,太恐怖了。

解封?

什麼意思?

難道說……

一個洪一堂,已經強大到讓他們駭然的地步,難道說,侯霄塵和孔潔,其實也具備這樣的實力?

若是如此,那太可怕了!

洪一堂本想再說幾句,忽然眼神微微一動,原本看侯霄塵不爽,還想逼的這傢伙更悽慘一些,此刻,卻是陡然凝眉,並非看向身後的金甲,而是看向遠處。

下一瞬間,侯霄塵和孔潔也瞬間回頭看去。

其他人,倒是慢了一拍。

……

遠處。

李皓鎖住了第四勢,片刻後,長劍震盪,一股水勢,湧入了長劍之中。

正在看金甲的老人,陡然回頭,看了一眼李皓,好像想到了什麼,蘊神!

蘊五勢!

下一刻,老人二話不說,一步踏空,好像瞬移一般,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就在此刻,一股滔天血氣,陡然爆發!

南拳出現了,這一刻的南拳,一拳打向心臟,轟隆一聲,一條超能鎖半斷,下一刻,又是一拳,肺、肝二髒,都是超能鎖半斷。

接連打的三髒超能鎖半斷裂,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洶湧而出!

甚至要超過之前他在蒼山的爆發。

那時候,他也不過打破了一道超能鎖,此刻,為了對付老人,他一連打斷了三道,在老人有些憤怒的眼神下,南拳一拳砸出!

轟!

天崩地裂,這一刻,連遠處的洪一堂幾人,也是微微一愣,侯霄塵牙齒都疼,南拳……瘋了嗎?

南拳的實力,不如洪一堂,也不如他們,甚至嚴格來說,還未必比得上玉總管……

是的,旭光中期,這是正常的爆發實力。

玉總管,其實此刻實力比一般的中期還要強一些。

可此刻,接連崩斷了三道超能鎖,那股強悍的血氣,甚至覆蓋了天地,一拳打出,天地之間都浮現出一個巨大的拳頭!

霸道,冷酷,瘋狂!

“賀勇!”

老人一聲怒吼,“你瘋了!”

下一刻,一柄長劍貫穿天地而來,光明照耀天地,對映虛空,整個古城都被照亮的感覺。

長劍橫空,劍意映照天地!

“光明劍……你才瘋了!”

賀勇一聲冷喝:“老子也想看看,七劍第三的你,還能比洪一堂更強否?”

轟!

拳對劍,一拳打破了虛空,砸的長劍虛影破碎,老人怒喝一聲,探手一抓,天地之間浮現出一把更強悍的光明之劍!

賀勇,你這混蛋……徐峰還不能死……

而南拳,眼看他召喚出一把更強悍的長劍,徹底怒了,七劍很強嗎?

不如地覆劍就算了,你不過排名七劍第三罷了,真以為自己是七劍第一人?

英雄譜上,天劍、地覆劍當年都在南拳排名之上,可第三的光明劍,不過和自己相當罷了,我破三道枷鎖,你還敢反抗?

“找死!”

一聲暴喝,轟隆一聲,好像有鎖鏈炸裂,第四道枷鎖,被他破碎一半,一股強悍無比的力量洶湧而出,遠處,洪一堂吸氣,完了!

艹!

這瘋子,打起來了,不顧後果了。

崩斷四條鎖鏈,哪怕不是全部斷裂……可很容易引起連鎖反應,李皓都未必能修補好,三條就是極限了,你非要沾點便宜幹嘛?

老人也是臉色一變!

轟!!

一聲巨響之下,長劍直接被這一拳打的粉碎,賀勇一拳再次打出,彷彿千萬拳聚集,轟隆隆……

虛空都被打爆了!

老人呈現無數道光明之劍,卻是接連被打爆,強悍無比的賀勇,此刻比當日對付金雕他們還要強大三分,此刻,甚至已經接近旭光之上,或者說……差不多已經是了。

老人實力也是強悍到了極致,可面對爆種的南拳,依舊被一拳打中!

轟隆一聲,老人直接被砸飛,骨骼斷裂,一口血液噴湧而出!

一連被砸飛數百米,重重地撞擊在一座古屋之上,砰地一聲,無法摧毀的古屋,都被撞的轟隆作響,劇烈顫動。

賀勇這一刻懸浮在空,霸道無雙!

一臉的冷漠!

光明劍,是很強,不解封四道枷鎖,他還未必能打的過這老東西,可是……你敢解封嗎?

老子敢!

以絕對優勢的一拳,直接將光明劍砸的重傷,讓你他麼囂張,跟誰倆呢?

這一瞬間,後方,孔潔和侯霄塵,也是頭大如鬥。

又來一個!

真不解封,公平一戰,賀勇最弱,可此刻……這瘋子不要命,四道枷鎖解封,他們就是併肩子上,以現在的狀態,都有可能被這傢伙打爆。

太過兇殘!

侯霄塵這時候也不說話了,低調無比。

而洪一堂欲言又止……別他麼裝了,快去找李皓,四道解鎖破碎,再不封印,不是成超能了,而是沒命了,五臟必炸!

南拳突然間的爆發,倒是讓一些人忽略了之前的感受。

可下一刻,一抹劍光,在光明劍被擊潰的同時,忽然爆發!

“斷!”

一聲怒喝,這一刻,從李皓口中傳出,李皓怒吼一聲,完全沒去管任何人,什麼光明劍、南拳,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的敵人,就眼前這個混蛋!

徐峰臉色劇變,之前抓住長劍的手,此刻忽然龜裂,連拳套上,都佈滿了裂痕。

拳套中,一道兵魂呈現,露出一抹驚懼之色。

下一刻,拳套忽然飛走,遁逃!

長生劍!

失去了拳套的徐峰,臉色大變,也是怒吼一聲,神秘能爆發,此刻,他其實想避開,可是……剛剛他冰封附近,還用護心鏡封鎖……

此刻,都來不及避開了。

逃無可逃!

遠處,被砸飛的光明劍,一口鮮血噴出,勉強搖晃站起,迅速騰空,朝這邊看來,臉上帶著一些痛苦和無奈,放聲高吼:“李皓,一千枚神能石……”

他話都沒說完,李皓充耳未聞,一劍斬出,這一劍,四勢融合,血刀訣爆發到了巔峰!

不止如此,星空劍內,所有劍能洶湧而出,化為力量,一劍劈出!

什麼神能石?

你當我在乎?

去死!

轟!

一劍斬下,無數冰塊紛紛爆碎,星空劍好像也很憤怒,憤怒此人一直壓制自己,此刻,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璀璨!

一劍落下!

剛飛到城樓的黃金戰士,陡然看向那邊,眼中露出一抹精芒。

劍尊傳承!

徐峰暴吼一聲,神秘能再次炸裂開,無數神秘能洶湧而出,化為一道冰盾,想要攔截這一劍!

轟!

冰盾直接炸裂開,徐峰瞬間血流如注,一劍落下,徐峰陡然一拳打向李皓,砰地一聲,砸在了李皓身上……可這一拳砸出,他的手臂,瞬間龜裂開!

徐峰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李皓,過了一會,忽然開口:“你可知……我是徐家之人!”

此刻,他的臉頰上,一塊塊血肉崩碎,朝下落。

身上,也是血肉不斷炸裂開。

他卻是沒有痛呼,沒有絕望,只有一些不可思議:“你……知道徐家嗎?”

眼前這人,殺了自己!

哪怕在中部,也不是人人都敢招惹徐家的,哪怕九司,哪怕皇室,也不會輕易去殺徐家的人,哪怕三大組織,也不會如此!

而眼前的傢伙,他憑什麼敢?

“咳咳咳……”

李皓一口鮮血噴出,一拳打出,轟隆一聲,直接將對方打的四分五裂!

接著,又是一拳,接連一拳!

一連打出了36拳,將徐峰整個人徹底打成了肉泥,這才吐了口血,帶著一些不屑:“哦,徐家……有我李家輝煌嗎?”

呸!

什麼玩意!

我都沒炫耀家世,你還炫耀?

八大家之一的李家,你知道是幹嘛的嗎?

你知道李家先祖多強嗎?

跟我比家世……去你大爺的!

除非你是那帝尊或者人王的家族,否則,什麼家世都是個屁。

四周,安靜了一瞬間。

徐峰,死了。

甚至這傢伙還鞭屍,直接將徐峰打成了肉泥。

而李皓,白銀鎧甲消散,露出了本容,朝四周超能笑了笑,又朝三大組織揮了揮手:“幸會,銀城李家李皓,五禽門李皓……有禮了!”

四周無聲。

半空中,南拳露出笑容,乾的漂亮!

下一刻,忽然臉色一變,完了,扛不住了!

瞬間落到李皓身邊,此刻,那冰封徹底消散,護心鏡也跌落在地,他沒管這些,一把抓住李皓的手,傳音道:“救我!”

嘴上卻是大聲喊著:“李皓,你沒事吧?什麼狗屁徐家,你要是有任何閃失,老子屠了徐家!”

話落,洶湧澎湃的血氣,甚至衝破了雲霄!

強悍到了極致的血氣,連想飛過來的光明劍,此刻都再次變色,選擇了止步,太強了!

三大組織,也是人人變色。

該死的,這鬼地方,為何這些武師,一個比一個可怕,一個比一個駭人!

遠處,一些超能,甚至感覺自己要被這血氣擠壓的爆炸,一個個嚇得面無血色,紛紛潰逃。

而南拳,兇悍到了極致,卻是不斷傳音:“救我,快救我,速度,李皓,不然玩完了,快啊……”

李皓牽著他的手,下一刻,微微變色,傳音道:“那股能量……耗空了!”

南拳鎧甲下的臉色,徹底白了!

別鬧啊!

轟!

血氣洶湧,還夾雜著一些超能力量,這一刻,強悍的南拳,成為全場最亮的存在,甚至還要壓過三位白銀,壓過那位飛來的黃金!

他臉色慘白,口中卻是咆哮一聲:“戰天軍,殺!”

轟!

抓著李皓,騰空而起,一拳朝那邊的侯霄塵打去……

侯霄塵臉色一變,迅速避開,卻是避無可避,轟隆一聲,被他一拳直接砸飛,口吐鮮血,面露惱怒之色!

我招惹你了?

下一刻,南拳帶著李皓,飛到了城牆之上,頭也不回,從城牆上消失。

救命!

他玩大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有些懵。

下一刻,一柄黃金大劍,卻是沒有絲毫遲疑,一劍碾壓而下,轟隆一聲巨響,正在防守的紅月,被這一劍砸落,隊伍中,三陽強者,全部被震盪的粉碎!

三陽巔峰的紫月,早就在藍月和綠月的庇護下,三人一起瞬間遁逃。

另外一位旭光,卻是眼睜睜地看著三人遁逃,丟下了自己,此刻,地位顯露的一清二楚,他不如紫月重要,砰地一聲,大劍碾壓而下!

轟!

直接被這一劍砸的四分五裂,是砸,而不是劈砍!

“逃!”

一聲怒吼,飛天和閻羅強者,紛紛遁逃。

不止如此,被砸飛的侯霄塵,都是臉色一變,吼道:“撤!”

轟!

大劍落下,無數劍影浮現,轟隆隆,如同山峰,將一位位超能砸死!

黃金戰士口中,這一刻傳出了一聲古韻味十足的聲音:“戰天軍,出擊!”

“小小匪寇,也敢逞威!”

一群土匪一般的匪寇罷了,也敢入侵戰天城,若不是輕易不能復甦,早就殺了你們全部!

下一刻瞬間,存留的戰天軍軍士,紛紛出擊,洶湧殺出!

黑色鎧甲,如同洪流,在一黃三銀的帶領下,不斷衝擊,慘叫聲不絕於耳。

超能迅速潰退,退到了廣場上還不夠,再也沒人想著出城需要再走一次第二通道了,紛紛潰逃,逃到了城外!

一直到廣場邊緣,黃金戰士才停下了腳步,看向那些還在潰逃的超能,眼中露出一抹兇光,可惜……歲月無情,他們早已死去。

如今,城外倒是成了他們的庇護之地!

可惜,可惜!

失去了當年的肉身,靈魂,失去了一切,哪怕他,也無法走出這古城範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人劫後餘生。

“回防!”

一聲令下,剩餘的兵士,瞬間撤離,朝內城撤離,回防內城。

城外,一位位強者,劇烈喘息,帶著一些驚恐。

忽然間的變故,黃金戰士的強大,也出乎一些人預料,一瞬間,紅月除了三位首領逃脫,所有三陽和一位旭光,被一劍斬殺當場。

而在這之前,對方的最強戰績,只是擊殺了一位三陽中期……這座城,真的復甦了嗎?

而侯霄塵,也是喘息一聲,帶著一些無奈,再看城內,有些無言。

今日,他好像被接連打了好幾頓!

南拳,地覆劍……這兩個混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