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6章 守城戰(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超能進發。

隨著大量超能消失,三陽都消失了許多,那些散修慌亂之中,也不敢貿然單獨行動了。

錢要緊,命更重要。

散修,隨波逐流,沒有太多的雄心壯志,不過是為了撈一筆好處罷了。

可如今,好處沒撈到,人死了不少。

其實,有些散修都想出去了,可之前外面的人說了,三天後才會開啟遺蹟,現在遺蹟不開,他們除非退出古城,否則,行動還是要跟著一起行動的。

富貴險中求,一部分散修還是想要入內城撈一筆好處的。

加上這麼多旭光在,眾人還是帶著擔心、害怕以及一些期待,再次跟上了大部隊。

……

城牆上。

李皓也看到了,超能們開始行動了。

這些人,不再分散,再次匯聚,比第一次好像更團結一些,吃了多次虧,讓這些人現在知道,聯手才是最大的保命本錢。

旭光很多……

光是李皓看到的旭光,紅月這邊還有三位,閻羅三位,飛天三位,這就足足有9位旭光了。

銀月官方這邊更恐怖一些,金槍、侯霄塵、玉總管、孔潔、齊岡、胡青峰……實力更強悍。

散修陣營,那位徐峰,還有天星軍的袁興武,以及另外還有三位單獨行動的旭光……

再算上被殺的黃月,以及可能還有一些隱藏實力的武師。

這一次,進入戰天城的實力其實很恐怖。

具備旭光實力的,也許超過20位。

若不是蒼山那邊死了兩位,再加上死了大量的三陽,可以說,這一次的戰天城遺蹟之行,強者的數量,甚至超過了整個北方19省統計的數量。

……

李皓再看看自己這邊,三位白銀,哪怕復甦了,很強大,可也未必能匹敵侯霄塵這些人。

南拳和洪一堂也很強大,可寡不敵眾。

他扭頭朝城內看去……若是黃金戰士不出現,他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贏。

三千黑鎧雖強,可散修數量也多,三陽還有一批。

必敗的局!

當然,可以嘗試入城,誘敵深入,然後學外城那樣,進入古屋,和這些人打游擊戰。

李皓在想,如何取勝?

可此刻,身邊三位白銀團長,卻是淡定的彷彿真的死去!

片刻後,城門之下,三千黑鎧再次匯聚。

形成了一道黑色洪流。

之前其實損失了一些黑鎧,不過數量不多,對整個大陣營,影響不是太大。

戰爭,必然會有損失。

這幾位團長,彷彿經歷過無數次戰鬥,這點風波,絲毫影響不到他們。

就在李皓思考的時候,三位團長,好像在對視,或者在溝通什麼,遮蔽了李皓,也許李皓在他們眼中,太過稚嫩,他們也不願意和他多說什麼。

片刻後,三位白銀彷彿完成了戰略的制定。

下一刻,七團團長,手中長劍高高揚起!

三千黑鎧,無聲無息,高舉長槍長劍!

森嚴無比!

這一刻,李皓的白銀鎧甲之中,響起了這位團長的聲音,帶著一些冷漠和威嚴,聲音在所有鎧甲戰士腦海中響起。

“戰天!殺敵!沉寂無數歲月,戰天軍已被遺忘,別忘了,我們是戰天之軍,是帝尊親賜之名,吾等曾橫掃四方,哪怕只是守備軍,也要殺出戰天軍之威名!”

“宵小之輩,豈敢如此欺吾!”

“殺!”

一聲暴喝,響徹腦海。

李皓微微一怔,下一刻,三尊白銀,騰空而起,手持大劍,一瞬間三千洪流衝鋒而出!

咚咚咚!

大地之上,被踏出了戰鼓般的響聲。

那肅殺之氣,讓李皓都有些窒息感。

三大白銀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主動開戰,殲敵於外。

遠處,那些超能忽然有些窒息感,比第一次還要感覺更緊張,而此刻,三大組織的強者,也是面色凝重,這些死去多年的戰天軍,居然還有如此戰力和威勢,簡直難以想象。

“戰戰戰!”

“天可破,地可滅,蒼穹亦可斬!”

洪亮的口號聲,在李皓腦海中不斷迴盪。

一瞬間,三千黑鎧,衝擊而出,眨眼間衝入敵人陣營,這是一群真正的戰士,絕不是李皓想象中那種只能守城的守備軍。

戰天城的守備軍,也是老軍伍。

越是這時候,越是明白,怯戰、避戰,只會死的更快,他們要衝出一道口子,衝亂敵人的陣營,殺的對方膽寒,士氣磨滅,哪怕敵人更強,那也會潰敗。

轟隆!

雙方碰撞,一瞬間,無數超能爆發,人群中,綠月幾人暴吼:“殺!土系禁錮,風系吹動他們,水系冰封……”

不止一人指揮,多位強者都在指揮。

沒辦法,這不是一支超能團隊,而是無數散修和三大組織一起組成的。

此刻,散修們就一個念頭……管他誰指揮,先打再說。

轟隆隆,碰撞聲瞬間響起。

炸裂聲不絕於耳。

還有慘叫聲,哀嚎聲,這一瞬間紛紛響起。

一尊尊旭光強者,迅速盯上了三大白銀,此刻,三大組織紛紛朝那些白銀強者殺去,平等王傳音吼道:“城頭上還有一位,交給銀月了!”

侯霄塵看向城頭上屹立不動的那尊白銀,有些異樣,這不動的……是李皓嗎?

交給我們了?

而李皓,依舊沒有動彈,七團長走的時候說了,讓他先看,先觀察,等到需要的時候,再去。

所以,他默默看著。

身旁,洪一堂和南拳也沒有走,只是在這看著。

看著大軍衝殺,轟隆隆,一道道黑鎧被衝擊,被掀翻,被卷飛,甚至有黑鎧直接被強者一掌打的殘破,有旭光在其中,旭光強者,甚至可以直接攻破黑鎧!

露出了黑鎧中的白骨,白骨瞬間化為灰燼,戰天軍的戰士,留在這世間最後的一些證明被摧毀。

然而,這些黑鎧,依舊衝鋒,無視了一切。

遙想當年,征戰四方,殺戮無雙,多強的敵人他們都曾見過,都曾面臨過,何懼這些人?

三大白銀,也迅速和那些旭光強者接觸上了。

一瞬間,轟隆聲不絕於耳。

三大白銀,眨眼間被三大組織強者圍困在了中央,強悍的白銀鎧甲,給予了他們強大的防禦力,可畢竟是死去多年的人了,實力此刻也只是呈現在三陽巔峰。

轟隆!

一尊白銀,被綠月一掌擊飛,白銀鎧甲上,甚至留下了一個手印。

而這,只是開始。

超能們畢竟強悍,單體實力超過了這些戰士,一尊尊黑鎧被迅速擊滅,甚至有銅鎧被直接打爆,不過也炸死了一位位超能!

有銅鎧,好像是故意引爆了鎧甲,在這一刻,覆滅了四周大量的超能。

……

城牆上。

李皓看著,看著兩股力量碰撞,呼吸,再呼吸……

此刻的他,彷彿看到了一張張臉,一張張肅穆的臉,這些戰士,當年也是人,死去多年,依舊在拱衛這座城。

下一刻,他看向兩位強者,輕聲道:“二位師叔說,我只管莽,有二位師叔在,我有底氣……既然如此,我就不和二位師叔客氣了!”

洪一堂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說道:“那個……別找太厲害的……”

你這話,我聽的不太安穩。

李皓沒說話,白銀瞬間化為黑鎧,跳下了城牆,瞬間落入陣營之中,遠處,綠月吼道:“那尊白銀落地了……”

侯霄塵微微點頭,踏空一步,直接朝李皓那邊飛去。

而此刻,洪一堂見狀,看了一眼南拳,傳音道:“答應了那傢伙……不能食言!這邊交給我了,我剛好和這傢伙完成當年的戰鬥……你去盯著李皓!”

南拳笑了笑,瞬間落入地下,消失不見。

而洪一堂,輕輕吸了口氣,下一刻,騰空而起,銅鎧一般不能離地,可此刻,卻是踏空而行,一股磅礴劍意覆蓋四方!

一瞬間,人群中多位旭光朝他看來。

而侯霄塵,也看向洪一堂,眼神微微一變,下一刻,一股滔天劍意洶湧而來,拔劍而斬!

轟!

侯霄塵手中長槍浮現,一槍扎出,天崩地裂,天空好像被裂開一般!

轟!

巨大的響聲,響徹天地,一瞬間,兩人身下的黑鎧被全部掀翻,所有超能,三陽之下的全部當場炸裂,三陽強者,也是紛紛重傷,驚恐無比,紛紛倒退。

遠處,綠月臉色一變,這一刻,他們知道,黃月怎麼死的了!

強者!

一尊強悍無比的強者,穿著銅鎧,也許……是黃金戰士的偽裝。

地覆劍,名氣不小。

可很多年前不再出手,他的地覆劍,能認出來的人很多,可不包括這些超能,綠月當年也是武師,還是名氣不小的綠孔雀。

此刻,感受這股劍意,隱約有些熟悉,卻是一時間想不起來,到底是誰的劍意,加上對付來自戰天城,她居然一時間沒能想到地覆劍這個人。

侯霄塵語氣平靜:“此人強悍無比,我銀月官方,只能負責此人……諸位,沒有意見吧?”

沒人說話。

哪怕綠月幾人,此刻也說不出別的,這尊銅鎧,也許是黃金戰士偽裝,甚至感覺比復甦的白銀還要強悍,他們還能說什麼?

兩人身下,黑鎧也好,超能也好,迅速退走。

太可怕了!

洪一堂的臉,遮掩在銅鎧之下,下一刻,一劍盪漾而出,天地禁錮,四方化為屏障一般,一劍落下,轟!

又是一聲滔天巨響,這一劍,斬的火鳳槍上都浮現出了一道鳳凰兵魂。

“侯霄塵,我不太喜歡你那一切盡在掌控中的表情……下次,別對我笑了,看起來真的……不太舒服!”

一股波動傳盪開,一瞬間,地覆劍波動四方,方圓百米範圍,瞬間化為地獄,大地傾覆,連堅固無比的地面,好像都裂開了!

天地之間,唯有一柄劍!

遠處,玉總管眾人紛紛變色,太強了!

可是……這還不夠!

就在此刻,一股更強的氣勢升騰而起,一瞬間,地覆劍五臟裂開,在侯霄塵都有些震撼的眼神下,天翻地覆,裂神槍意瞬間被壓制到了極限!

長劍橫空,一眨眼,將孔潔、金槍、狂刀、玉總管、齊岡、胡青峰……

一瞬間,將所有人籠罩在了一個圈子中!

那股劍意,越來越強!

強悍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侯霄塵臉色微變,看向他,神意波動:“你在做什麼?”

不要命了?

他只是來和此人切磋一下,而不是生死搏殺的。

“做什麼?殺你!”

洪一堂笑了:“作為銀月武師,切磋,就是生死戰!你,養老養的有些糊塗了,我說了,銀月官方交給我,那就交給我好了,侯霄塵,孔潔,你們一起來!”

話落,長劍如大地覆蓋,一劍斬下!

侯霄塵一槍扎出,孔潔也是微微變色,這一刻,他好像感受到了無數個洪一堂在出手,這傢伙真瘋狂啊!

可是……誰會懼怕呢?

金槍也是暴吼一聲,一槍殺出!

玉總管眼神冷厲,一掌拍出!

那就戰!

武師們紛紛出手,神師榜上的齊岡,也是暴吼一聲,一柄金劍浮現,卻是眨眼間被一股劍意擊破,轟隆一聲巨響,齊岡帶著一些不敢置信,看著手中的長劍,直接被瞬間擊破。

下一刻,他怒吼一聲,手中浮現出一把特殊的黑色長劍,不再是之前的超能凝聚,這是源神兵!

這些強者,紛紛出手,朝地覆劍殺去。

朝這個瘋狂無比,直接解封五臟戰力的傢伙殺去!

侯霄塵和孔潔雖然不解,可也猜到,這傢伙也許有手段可以剋制,兩人不再多想,紛紛出手,一人用槍,一人用拳,都是強悍無比,這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實力,甚至要超過之前蒼山中的金雕。

遠處,三大組織的人,都是看的目瞪口呆!

只是對付一具銅鎧……他們想過,對方很強,可這一刻,這些人瞬間爆發出來的戰鬥力,遠超他們想象,綠月這一刻只有慶幸……幸好是這些傢伙對上了這個可怕的劍客。

這真的是死人嗎?

那一柄劍,彷彿就是天地,一劍出,天翻地覆,四面八方,沒有任何人敢佇立,銀月官方那麼多強者,卻是被這一人一劍擋住了去路。

洪一堂鎧甲下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容。

侯霄塵也好,孔潔也好,不比他弱。

可是……又如何呢?

他們不敢解封!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早就想殺殺你侯霄塵的威風,真把自己當神了,居然還敢謀算我的黑鎧,上次在白月城待了好些天,這傢伙居然都不見一面。

轟!

長劍橫空,一劍接連一劍,彷彿大地鎮壓而來,磅礴之力,每一劍大家都可以看的清晰,可是……擋不住!

哪怕侯霄塵和孔潔,此刻也是皺眉,不斷出槍,出拳。

金槍這些人,都是紛紛爆發,狂吼。

強悍的戰力,讓四面八方的人都看的震動無比,金槍也好,玉總管也好,這一刻爆發的戰力,都極其強悍,看的一些旭光都有些震動。

更可怕的是,這樣的存在,這對方一人的鎮壓下,還在不斷退後。

旭光中期的齊岡,神師榜上的強者,手持源神兵,此刻只是在邊緣,都被這一劍打的不斷倒退,面色潮紅,眼中只有震撼。

而旭光初期的胡青峰,面對這不斷落下的劍,甚至開始吐血!

旭光初期,在這樣的戰場上,顯得格外的孱弱。

胡青峰心中只有恐懼!

太強了!

不止眼前這人強,四周的人,都超乎他的想象,他知道侯霄塵強,卻是不知道孔潔也強悍到了極致,那一拳打出,爆發出來的氣勢,讓他有些被撕裂的感覺。

銀月官方……為何有這麼多強者?

……

那邊在戰鬥。

前面,李皓一劍殺出,這一刻的他,不去看,不去想,不去想侯霄塵他們多強,不去想洪一堂多強……

他只有一個念頭,衝鋒,殺敵!

一劍殺出,面前,數位超能被他攔腰斬斷,有超能驚恐吼道:“這是那尊白銀……”

噗!

一劍殺出,直接將對方切斷,血液濺射而出。

李皓四周,都是跟著他一起衝鋒的黑鎧,此刻,迅速阻擋四周超能的匯聚,一個個無聲咆哮,浴血奮戰,以李皓為先鋒,正在擊穿超能組成的陣線。

隨著有人暴吼,很快,散修當中,有數位三陽前來,不止如此,遠處,幾位旭光也蠢蠢欲動,紛紛撕裂四周的黑鎧,朝這邊殺來!

徐峰看到了李皓,也是眼神一動,朝這邊殺來。

他身後的老人,微微皺眉,此刻,也跟著上前。

還沒跟上,忽然眼神一動,朝不遠處看去,那邊,一位黑鎧好像在看他。

老人止步,傳音道:“公子,先看看,不要貿然出手!”

“知道!”

徐峰敷衍了一聲,迅速朝李皓那邊擠去。

而老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黑鎧,輕輕吐了口氣,傳音道:“你想做什麼?”

“不想做什麼,給我待在這別動!”

南拳聲音響起:“你那個主子,實力不弱,旭光中期,還是所謂的神師榜上人物……在中部也有不小的名氣,當然,我不管他!可你,給我在這待著,不許動!你敢動,別怪我不客氣……當然,我未必能奈何你,可你膽敢插手,等袁碩回來了,知道你敢欺負他徒弟,他要是不打死你,我就不姓賀!”

他說,他未必能奈何他!

這一刻,強悍的南拳,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老人沉默。

南拳不再理會他,他只是警告一下,順帶著又傳音道:“還有,武林規矩,在你身上照樣適用,在你這主子身上也適用!李皓實力不如他許多,我可以救李皓一次……你不行!你主子被殺了就被殺了……明白了嗎?”

老人傳音:“賀勇,我只是回鄉,看看銀月……”

“不想和你廢話!你若是堅持,我只會攔一攔你,意思意思……我等袁碩回來,看他能否打死你!”

“……”

老人無言。

袁碩!

一個目前只具備三陽巔峰實力的武師,在他們眼中,其實很弱很弱……

可賀勇這樣的人,都在說,我殺不了你,等袁碩回來殺你。

這樣的話,恐怕會讓人嗤之以鼻,可老人卻是沒有當假話,他好像有些掙扎,哪怕徐峰只是去找李皓這樣的三陽層次,他也在想,會不會出事……出事後,自己如何做?

若是出事了,自己插手……會否引起袁碩的不滿和憤怒?

那傢伙,若是知道,自己插手他徒弟的戰鬥,一定會發狂,一定會找回場子的,一定!

老人深吸一口氣,沒再開口,退到了一邊。

南拳見狀,笑了一聲,順手一拳打死了一位超能,再次傳音:“你的事,我知道一二……不過,別忘了,你還是武師,小家子氣十足!”

說罷,一閃而逝,消失在了原地。

他得去照看一下李皓,在場的這些人中,他唯一忌憚的,也就這老頭了,至於其他人,強悍的自然由洪一堂出手對付。

老人看著他離去,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徐峰,此刻的徐峰,正在靠近李皓,好像想研究一下,或者擒拿這尊白銀戰士。

……

噗!

李皓一劍斬殺了一尊三陽,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目光注視,朝那邊看去,正是之前破壞了自己感悟的傢伙。

徐峰!

旭光中期,還是什麼榜單上的人物,很厲害,李皓肯定無法匹敵。

他沒管徐峰,這傢伙現在自己無法匹敵……肯定是捱打的命,甚至會被擊殺,他想找個旭光初期的傢伙鬥一場。

散修當中,除了這傢伙和袁興武,還有三位旭光層次的存在。

其中,一位是中期,兩位是初期。

他的目標,是那兩人之一。

可他不想找這位,這位卻是找上了他,就當李皓再次衝鋒的時候,徐峰忽然閃現在他面前。

旭光中期,擋住了他的去路。

鎧甲下,李皓臉色難看。

三陽巔峰的自己,恐怕遠不是對方的對手……這下麻煩了!

若是感悟了第四勢,那還有希望。

可如今,他才匯聚了三勢。

南拳呢?

也不出來阻攔一下,說好的可以讓我自由莽的!

而就在此刻,他耳邊響起了南拳的聲音:“試試唄,怕什麼?一個大家公子,天眷神師,晉級迅速,幾年跨入了旭光中期,又不是武師晉級,你的實力,我覺得可以匹敵旭光初期……至於這位,就算不敵,感受一下,也感受一下神師榜上的超能的厲害。”

李皓暗罵一聲!

艹!

說的簡單,旭光中期啊,南拳逗自己嗎?

之前還說,找個初期打一場,冒險一下,現在這是冒險嗎?

這是冒死了!

“去吧,打一場,若是真的無法匹敵……我會出手的!”

李皓深吸一口氣,咬牙,心中狂罵。

下一刻,不再去想。

行!

我上了賊船了……還能說什麼?

一瞬間,三股劍勢,瞬間融合。

對面,徐峰原本只是想試試,這白銀到底多強,是否會出現所謂的復甦狀態,可此刻……微微一怔,有些意外,這……好像是勢!

白銀也會勢嗎?

而且,也是劍勢。

這戰天軍中,會劍的劍客真不少啊。

李皓三股劍勢融合,思考瞬間,一咬牙,血刀訣爆發,血氣瀰漫,一下子,對面的徐峰頓時皺眉,這……好像有些聽說過,這又是什麼?

李皓三勢融合,血刀訣爆發,不再遲疑,一劍斬出!

轟!

這一劍,也是強悍無比,而那徐峰,也是眼神微動,一揮手,一股冰封之力蔓延而來,轟隆一聲,長劍斬在了一個大冰塊之上。

那冰塊強悍無比,李皓一劍斬下,冰塊破碎,卻也讓李皓承受了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

“有意思!”

徐峰看向李皓:“為何覺得……你還活著呢?”

這好像是個活人?

可能嗎?

他顯得有些風淡雲輕,一揮手,無數冰箭浮現,一瞬間朝李皓殺去,臉上帶著一些笑容,真有意思,這白銀好像和其他三位不同。

不會真是活人吧?

若是如此……他有些難以置信,是古人活著,還是說,現在的人,也能成為遺蹟一員?

轟隆隆!

無數冰箭,在李皓身上炸裂開,李皓避退不及,對方速度很快,凝聚冰箭更是瞬間成型,沒有絲毫的間隙,這比他之前遇到的那些超能,要強大的多。

李皓一聲不吭,踏地而起,一劍再次斬出!

這一次,長劍無聲,無影劍法。

嗡!

直到長劍刺穿冰塊,才傳來了一聲音爆聲,徐峰愈加驚奇!

而此刻,遠處,三股氣息陡然爆發!

就在此刻,李皓腦海中傳來了七團長的聲音:“吾等要徹底復甦了,十二團長,若是吾等無法擊潰來敵,你若未死……拱衛戰天城!”

李皓一怔,轟!

這時候,徐峰一拳打出,冰封之拳,瞬間將李皓全部冰封,李皓內勁爆發,轟隆一聲,炸裂開冰塊,卻是依舊受到了寒氣來襲。

這傢伙,是個水系變種的冰系強者。

李皓也顧不得許多了,看向眼前的徐峰,一咬牙,手中長劍瞬間變幻,變成了星空劍,白銀鎧甲,是可以用自己的兵器的,會被白銀鎧甲本身所具備的兵器覆蓋,外面來看,還是制式長劍。

可效果,卻是截然不同。

李皓不再去想,不再去看。

一劍迅速殺出,三系勢爆發,猛虎咆哮,大地覆蓋,金劍勢炸裂開!

徐峰也是微微一動,瞬間消失,可是,李皓卻是一踏腳,瞬間貼上,長劍殺出,殺意覆蓋!

咔嚓!

一聲脆響,徐峰面前的冰塊,瞬間粉碎,這一次出乎他的預料,粉碎的太快,稍微有些避之不及,被一劍刺中胸膛,砰地一聲巨響傳來。

一面鏡子在他胸前浮現。

護心鏡!

徐峰看了一眼李皓,再看看鏡子,臉色微變,迅速看向李皓手中的劍,太鋒利了,他的鏡子上,居然出現了一道小小的劃痕。

不止如此,鏡中原本有兵魂的,此刻兵魂卻是任由他怎麼操控,都不出來。

只是用鏡子本身的強度,去硬抵對方的劍。

什麼情況?

這白銀,不算弱,徐峰感受了一下,大概也有旭光初期的實力了,就算差一些也差不了多少,可和他比,還是差了一截。

可剛剛,自己的超能技,冰盾居然被瞬間擊碎了!

這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還有,那虎嘯聲是什麼?

他微微皺眉,愈加覺得奇怪,而遠處,袁興武忽然也皺眉,朝李皓這邊看來,帶著一些疑惑,剛剛那一瞬間,他也聽到了一聲虎嘯聲。

那虎嘯聲……其實他聽過很多次,當然,和自己師父的不太一樣。

可武林之中,能傳出如此威嚴的虎嘯聲,一般只有五禽術才有這威勢。

袁興武扭頭看去,看到了徐峰,眼神微變,這位很強,神師榜上的人物,他自然認識,又看向李皓,此刻的李皓,再次出手,長劍耀空,三種劍勢融合,爆發出璀璨光輝,和三大白銀的戰鬥方式,截然不同!

“三種劍勢……虎嘯聲……血氣……血刀訣……”

袁興武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議!

是的,這一刻,他不得不想到一人,想到資料上看到的那些,李皓!

那個素未謀面的師弟。

是李皓!

這白銀,是李皓偽裝的。

他只覺得難以置信,怎麼可能?

而此刻的李皓,一劍接連一劍,也不管暴露不暴露了,不單單在用劍,還在用五禽術,上下騰挪,速度極快,一會如猛虎,一會如猿猴。

那動作,凡是認識袁碩的人,此刻大概一看就知道,此人是五禽門人!

不止袁興武,這一刻,遠處,胡定方沒被地覆劍囊括在內,此刻也朝這邊看來,下一刻也是臉色微變,李皓!

他居然混入了戰天城,還成了白銀戰士。

而且……此刻的李皓,居然在和一位旭光中期作戰,簡直難以想象!

……

而李皓,不管任何人。

他只想著,水勢出!

只要出了水勢,鎖勢沒有任何難度,他的五臟極強,鎖勢蘊神,瞬間就能鎖住第四勢,融合四勢,加上血刀訣,他未必不能和此人一搏!

李皓不再硬拼,莽撞不代表送死。

他開始纏鬥,血氣爆發,此刻,徐峰也意識到了什麼,忽然冷聲道:“你不是古人……你這招式……倒是有些像銀月傳聞的五禽門人!你是……李皓!”

有些難以置信,李皓?

一個練武沒幾年的傢伙,居然具備了旭光之力。

他到底獲得了什麼樣的機緣?

李皓不回話,認出來就認出來了,就當你們全部死了!

一劍殺出,李皓瞬間遁入黑暗之中,旭光中期又如何?

轟!

冰封四方,一股強悍的超能席捲四方,將李皓所在的區域,全部冰封,徐峰冷冷道:“原本以為是白銀戰士,還有些擔心所謂的復甦……現在看來,你剛剛用了血刀訣,才具備此刻的實力,看來……你是沒辦法進行所謂的復甦了!”

既然如此,他也不再客氣,不再留力,他很好奇,這李皓到底如何成為了一尊白銀戰士?

一瞬間,冰封了四周,寒氣滲透。

李皓遁入黑暗中,卻是被直接逼迫的呈現出了身影。

身影呈現瞬間,一拳打來,冰封之拳!

咔嚓一聲,李皓想逃,去路卻是被冰封住了,李皓跺腳,冰塊裂開,大地之勢震盪,卻是被耽誤了瞬間,一拳打中了他!

轟!

李皓只覺得震盪之力強悍無比,透過鎧甲傳蕩而來,若非五臟和肉身強悍,就這一下,一般的三陽恐怕能被震死!

不愧是中部都有名的天才。

而徐峰,也是一拳打出,看到李皓還沒倒下,有些意外,下一刻,繼續揮拳,冰封之力強悍無比。

打的李皓幾乎毫無反擊之力。

不過,強悍的五臟,強大的氣血,再加上白銀鎧甲,李皓雖然不斷被擊潰,卻是可以迅速恢復,劍能也在補充消耗,修補傷勢。

李皓漸漸地,也從冰封之中緩和了過來,眼神閃爍。

這傢伙……好像打不死自己!

是的,他不由想到了當時和劉隆的戰鬥,只要對方打不死自己,自己劍能足夠,耗也耗死他!

下一刻,李皓揮劍斬擊!

鋒利的星空劍,無堅不摧,徐峰也不得不避讓,避讓,就給了李皓機會,他一個踏步,踏空而起,環踢而去,九鍛勁瞬間爆發!

這一次,毫無顧忌,只有一個念頭,呈現最強的實力,哪怕打不死這傢伙,也要耗掉他的超能!

超能,並非無限的,補充也需要時間。

轟隆!

李皓一腳接連一腳,朝他踢去,雙腳被冰封,卻是瞬間破碎,一劍斬出,逼退徐峰,繼續揮劍,揮拳,踢腿。

武師的風格,此刻發揮到了極致。

徐峰越打,越是憤怒。

這人……不會受傷嗎?

他多次震盪,透過鎧甲傳遞進入,難道,這鎧甲強悍到,將自己的力量全部卸掉了?

他不解!

若是如此,這鎧甲簡直就是至寶!

而此刻,不遠處的南拳,露出了一些笑容,下一刻,一拳打出,將一位想靠近的旭光直接打的倒退,那旭光臉色一變,迅速遁逃。

眼中讀者不可思議,他麼的,這些黑鎧,怎麼這麼多強者?

他好歹也是旭光,卻是被這黑鎧一拳打的有些受傷,太可怕了!

南拳一拳打退了一位旭光,轉頭朝幾處戰場看去,三大白銀,此刻好像在復甦,實力越來越強,氣息越來越強,七團團長,大劍震盪而下,甚至一劍將紅月的一位三陽巔峰直接震的粉碎。

綠月幾人,也是紛紛變色。

復甦的白銀,強悍的超乎想象,隱約間,在朝旭光的蛻變期進發。

“防守!”

有人大吼:“他們復甦時間有限,很快會徹底消散,不要硬拼!”

至於撤離……此刻大概是無法撤離了,只能選擇防守,消耗他們,讓白銀戰士直接被耗死,這也是他們不怕對方復甦的原因。

只要堅持一會,按照上次的經驗,這些白銀,持續戰鬥的時間很短暫。

“三陽以上,全部來援……一起防守……”

有人再次暴喝,四周,也掀起了一陣混亂!

此刻,一些銅鎧,好像也在復甦,瞬間達到了三陽戰力,眨眼間將面前的一些超能斬殺當場,兩股人流,混合到了一起,慘叫聲不絕於耳!

……

而李皓,這時候也不管任何東西,就一個念頭,耗死你個王八蛋!

轟隆隆!

拳打腳踢,甚至連虎嘯都用出來了。

“吼!”

狂暴的吼聲,震盪的四周一些超能,紛紛七竅流血,急忙避退,也震的徐峰都有些暈眩,這傢伙……為什麼會這麼強悍?

打不死的存在嗎?

廝殺,不斷持續著。

死人越來越多,被打廢的黑鎧,也不斷增加。

……

同一時間。

城內。

城主府,黃金戰士手持玄龜印,懸浮在空,遙看遠方的東城門,忽然抬頭看向老龜。

老龜卻是無聲無息,只是視線也投向那邊。

許久,忽然有股波動傳來:“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

是的,這難道不是一種解脫嗎?

其實,不是不能救,不是不能阻攔……可囚禁在鎧甲之中,千萬年,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這是最痛苦的折磨!

沒有記憶,沒有靈魂,只有那揮之不去的執念,最後一刻,給他們復甦,讓他們記起曾經,這不是一種饋贈和解脫嗎?

這一刻,黃金鎧甲中,傳來一股波動:“可是……我們……願意!”

願意,繼續留守!

願意,繼續守護這座城!

老龜好像有些情緒波動,片刻後,精神波動:“你去吧!”

“諾!”

一聲鏗鏘的應答,下一刻,黃金戰士飆射而出,帶著濃郁到了極致的殺意!

我們願意,願意承受這種寂寞,這種痛苦。

所謂的解脫……沒那麼重要。

守護這座城,是當年加入戰天軍的誓言,而今,並非是為了人類而戰,只是為了守護這座空城而戰,縱然如此,也甘之如飴!

黃金戰士,迅速朝東門靠近。

而懸空的老龜,流露出了一些不該有的情緒……還願意繼續承受這樣的痛苦嗎?

它原本想,讓他們徹底解脫的,歲月的折磨,太難受了。

戰天軍,不願徹底消亡嗎?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