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5章 蛻變(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惶恐,不安。

隨著黃月眨眼間被殺,成了一灘爛泥,知曉內情的紅月強者,都是眼露惶恐之色。

就那麼一會而已!

結果,黃月這位旭光後期居然就這麼死了,到死都沒來得及喊出點什麼,說明對方的實力極強,甚至具備碾壓的強大。

否則,不可能一點反抗沒有。

起碼,她會求援,會喊出敵人是誰……結果都沒有。

如此一來,豈能不惶恐?

……

而這時候,李皓三人,迅速穿梭街道,並未直接回到城門那邊,而是在第二街道一間酒肆中匯合,躲入其中,沒再出去。

酒肆中。

洪一堂銅鎧消散,露出了真形,取出一壺酒,笑了笑,朝李皓揚了揚眉:“喝一杯?”

“……”

李皓吐了口氣,褪下了銀鎧,銀鎧化為一個小小的紐扣狀的圓球,掛在了脖子上,這就是銀鎧的厲害之處,李皓透過銀鎧,甚至知道,黃金鎧甲,其實可以完全收入體內,需要的時候才浮現。

銀鎧,倒是還稍微差一些,不能完全內斂。

因為銀鎧是通用的,而金鎧算是將領,都是唯一的,銀鎧的話,你升官或者降級,都要交還,金鎧卻是不需要,那就是你個人的裝備了。

而南拳最慘,只能稍顯複雜地,將黑鎧脫了下來,收入了儲物戒……黑鎧是大路貨,當年黑鎧戰士太多,打造不算太用心,這玩意,還得自己收才行。

三人在酒肆中坐了下來,無視了外面慌張的人群。

洪一堂給兩人倒了杯酒,南拳那是不客氣,拿起來就喝,李皓其實以前沒喝過酒……好吧,偷偷喝過幾次,但是一直也不覺得酒有什麼好喝的。

此刻,也拿起酒杯,勉強小小嚐了一口,可這一次,卻是感覺有些不同。

一股濃濃的酒香味在舌尖炸裂開!

帶著一些辛辣,卻又多了幾分醇柔,和以前喝的不是一個感覺。

洪一堂見他那副表情,笑了起來,舉杯喝了一口:“你剛剛在隔壁出招,我感受到了,李皓,我發現你這人,心思太多了!”

“什麼?”

“心思多,道不純!”

洪一堂笑道:“南拳就好,想打就打,想裝傻就裝傻,但是不吃虧,不憋屈!你呢,心裡想的太多,考慮的太多,出拳、出劍,有時候很乾脆,有時候乾脆中卻是帶了三分遲疑和收斂。”

此話一出,南拳原本想發怒,想了想又沒發火,無所謂道:“的確如此,李皓,你這傢伙比起你師父……稍微差了一些!當然,你太年輕了,很正常。不過……的確少了一些武師的一往無前,無所畏懼,任你敵人千萬,我自敢拔劍一戰!”

“你的武道天賦很強,不是一般的厲害,是真的很有天賦,從你感悟勢就能看出來,可你呢……戰鬥起來,很是兇猛,卻是……”

半晌,他說出了一個詞:“不夠莽!”

“什麼?”

李皓露出一些疑惑。

南拳有些煩躁道:“這就是一些讀書人的通病,考慮的事情比較周全,但是,你要記住,在戰場上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你總是喜歡安排好,考慮好,一切都很周全,要不以強打弱,要不以強打強……你越階挑戰過嗎?你大概沒有過吧?這不是什麼好事……明知道我和老洪就在隔壁壓陣,你打的畏畏縮縮,不是太合我們心意。”

李皓想了想,認真道:“有過的,我當時斬十境,我打死過破百武師的!”

真的!

南拳翻了個白眼,洪一堂也是失笑:“好吧,那時候你一定覺得很有成就感,很痛快,對嗎?”

李皓回想了一下,點頭!

是的!

“可現在呢?你就算打死了一位三陽巔峰,你覺得很暢快嗎?”

李皓搖頭,喝了一口酒,想了想道:“可我現在不是旭光的對手……”

“為什麼這麼覺得?”

洪一堂皺眉道:“你有三勢,對嗎?你會血刀訣,而且爆發後不會有太大的後遺症,對嗎?你五臟六腑很強大,你肉身很強大,你還有銀鎧,你還有那柄無堅不摧的小劍……你這樣的情況下,都不敢和旭光一戰,你非要境界上超過他,碾壓他,你才敢一戰?”

李皓撓了撓頭,半晌沒能說出話來。

南拳也是狂翻白眼:“說實話,你之前沒爆發勢,都打死了三陽巔峰,你三勢據說還能融合,和袁碩一樣,明擺著可以嘗試和旭光一戰的,你猜,你師父當年在破百,和鬥千戰鬥過嗎?”

李皓搖頭,不知道。

“戰鬥過的!”

洪一堂幫著接話道:“袁碩當初和一些老輩武師是戰鬥過的,那時候也有不少鬥千,銀月不多,但是中部區域還是有一些的,你以為袁碩只是單純的銀月有名嗎?在中部,他其實也有過彪悍戰績的,打死過不止一位鬥千……當然,那是他五勢大成之後了!其實,銀月的一些武師,都有過一些彪悍戰績,都曾和鬥千鬥過!銀月的武師最強,越階而戰,不是沒有過。”

“所以,現在提起來,只會說袁碩擊敗了多少銀月武師,很少提及這一點,因為銀月武師很驕傲,覺得外面的鬥千武師,還不如銀月的破百圓滿。”

洪一堂繼續道:“你這時候,其實可以找個把旭光鬥一場,只要不是武師轉換的,還是感悟了勢轉換的旭光,你必勝!”

李皓看向他,露出一些不確定。

洪一堂嘆息:“有我無敵!古籍沒看過嗎?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堅信,你能必勝!李皓,盡信書不如無書,你和袁碩學武的時間太短,加上袁碩處於一個低谷期,很多東西,你並沒有學會,缺了點東西……可惜袁碩不在,否則他一定會教你!”

“而今,只有我們替袁碩教你一些基礎常識。”

南拳也點點頭道:“不錯!其實這些東西,袁碩會教的,但是按照規矩,需要你行走江湖之後,一家家去拜訪,挑戰,切磋,這個過程中,袁碩會一點點地告訴你,如何去成為一名合格的銀月武師。”

“每一位銀月武師,都是這麼過來的,當然,說的是以前,現在的話……銀月武師其實也差了許多,不見得比外界武師更強了。”

兩人都有些唏噓,洪一堂感慨道:“我們當年想爬起來,就要一點點去打,打出名氣來!不是說,你在家苦修到了鬥千,你就無敵了……那是個笑話,你得一點點地打出名氣,讓天下人都知道你!”

“你在銀北一戰,打死了六位三陽,其實我們聽到這個訊息,都覺得,銀月武師後繼有人了,南拳跟了過去,其實也有一些照看的意思……”

這時候,洪一堂倒是沒有貶低南拳了,而是認真道:“我相信,在中部的天劍、霸刀這些人,知道了這訊息,都會覺得,銀月武師後繼有人了!袁碩關門弟子,果然有銀月武師之風!金槍、狂刀這些人,也必然有心來援,對你刮目相看。那玉羅剎也好,還是其他老輩武師,都會覺得,你很有前途……”

李皓微微有些走神。

這一刻,他恍惚了一下,忽然明白,為何會在蒼山遇到這兩位了。

原來……他們真的是特意為了自己跟了過去的。

不是因為什麼八大家傳人的身份,不是因為其他,只是因為,他那一戰,打出了銀月武師的風格,打出了銀月武師的未來,這些老輩武師,都覺得他李皓有造化!

原來如此!

此刻,南拳也道:“我們這些人,有仇歸有仇,有怨歸有怨,可說實話,眼看著銀月武林沒落了,年輕一代都不行,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厲害角色……都想看看這年輕一代的厲害角色,能否走的更遠一些。不是非要逼著你去死戰,只是說,適當的時候,不要顧忌太多,你信不信,你身份就算暴露了,哪怕侯霄塵阻攔,起碼金槍、狂刀,若是能救,百分百都會來救你!”

“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你李皓,是這一代銀月武林的天驕,就如你師父,當年打死了那麼多人,你以為他為何沒事?在銀月不說,他在中部打死了鬥千武師,當初許多銀月老輩武師站了出來,力挺他,甚至為他戰鬥過,他袁碩才能全身而退!”

“武師是自私自利,還有冷血無情……可武師也都知道一個道理,一個時代,需要一個領頭人!”

南拳說的鄭重:“我們這一代的武師,為何這麼強?強者許多!當年凡是能打破你師父桎梏的,就沒有弱者,你師父是那個時代的一個標杆,打破他的桎梏,代表可以走的更遠……而一代代武師,能走的更遠,正因為有這樣的領頭人,時代的標杆……你李皓,就不希望成為這個時代的武道標杆?”

他沒客氣,直接說,他們這一代武師最強!

而功勞,袁碩佔七成。

沒有袁碩,缺乏這個標杆,無法打破他的桎梏,哪怕成為鬥千,也不會走到今日。

李皓看向洪一堂……這位沒有被我老師打敗過啊,也很厲害!

洪一堂笑了:“看我做什麼?你老師很厲害,說實話,他挑戰我的時候,我沒太大的把握能匹敵他,所以選擇了退讓,贏了不光彩,輸了更丟人,也是他逼迫的我不得不更強大,否則……丟不起那人!我被我的老師譽為當時第一天才,我很早就跨入了鬥千,和侯霄塵……不知道誰更早一些,但是都很早。”

“所以,你老師挑戰,我拒絕,其實也是一種壓力,逼迫我繼續前行,否則,我一個鬥千,被你老師擊敗了,我還有臉混跡江湖嗎?”

李皓有些意外,又很快釋然,原來他早就是鬥千了!

第一天才……侯霄塵據說也很早就晉級了鬥千,這些人早早跨入了鬥千,比老師都要厲害,可是,面對老師的壓迫,一位破百的壓迫,這些鬥千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可見那時候,五禽獸王到底多猖狂囂張。

五勢融合的袁碩,也的確很可怕。

兩位強大的武師,此刻替袁碩授徒,本來,這些事情應該是袁碩去做的。

若是袁碩不走,李皓其實缺乏這些東西,缺乏這些經驗,袁碩肯定會一點點教他,可惜他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教導。

為了避免李皓走岔了路,如今,兩位武師都希望能透過自身的一些經驗,指點李皓繼續前行。

李皓此刻也隱約對銀月武師……老一輩武師,有了一些切身的感觸,考慮一番道:“二位師叔的意思是,我……有時候過於冷靜了?”

“對!”

南拳笑道:“武師,就該一腔熱血!你看那些戰天軍,也就死了,活著的時候,大概都是熱血沸騰,心中有信念,有追求!真正廝殺起來,絕對不會考慮後路如何!你李皓,死都不怕,卻是怕這怕那,你在怕什麼?”

“縱然天下為敵,那又如何呢?”

“你的劍,一往無前,你的人……嗯,有待商榷!”

南拳笑呵呵的。

洪一堂也是微微點頭:“考慮得失,知道進退,這都是好事。不是說這些不妥,你師父遇到了強敵,也知道跑,知道怕,沒人不怕,沒人傻乎乎的會去送死……但是,凡事只要有三分把握,就可以嘗試一下,五分把握,那就勝負兩開了,你還要追求八分、九分,太過於完美了!”

李皓喝了一杯酒,陷入了沉思中。

是嗎?

說實話,他自己倒是沒有太多的感觸,可此刻聽起來,好像的確如此。

可能……還是和經驗經歷有關。

跨入武師一道,不算太久。

李皓總喜歡人前藏一手,怕底子全露出去了。

這也是之前一年多的一種警惕心理。

所以在人前,他會稍微顯得有些含蓄,出手會故意留三分力,就擔心被人看到了,被人看穿了。

上次殺六位三陽,打的酣暢淋漓,那是因為他知道,就這些傢伙在場,都打死了,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可這一次,他知道附近有強者,無法全部打死,所以,李皓就選擇了留力三分,不敢太過張揚。

這一次,打死那謝剛,明顯沒有打死那六位三陽來的暢快,甚至還不如打死於嘯、黃傑兩人來的暢快,總覺得還是有些畏畏縮縮。

若是李皓自己,倒也不會想太多。

此刻,被兩人一說,倒是有些想法了,考慮一番……

見他考慮,南拳頭疼道:“別每次說話間都想著如何回答,有時候自然一點,無腦一些,說錯了也不會有事,沒人會責怪你!20歲的人,活成了六七十歲,袁碩這傢伙,對你的教導真不靠譜!”

李皓尷尬無比。

“行了,你知道就好,我和老洪在這,你就把這裡的人全部當成死人就行了,都當他們無法活著出去……肆意妄為就好,真有人活著出去了……那再說好了!”

李皓點頭:“也就是說,接下來,我當他們都沒辦法走出去,所以,暴露再多,也沒什麼關係,死人是無法洩露秘密的,對嗎?”

當時對付三陽,就是這心思。

“對!”

洪一堂也笑了:“你若是無法迅速改變,的確有些難,那就這麼去想!這樣的話,你出拳出劍,都會酣暢許多,絕對不會和剛剛一樣,我看你打九鍛勁……感受的真難受啊!”

那種感覺,就和造人造一半就萎靡的感覺一樣,難受的要死,恨不得以身代之!

“你的九鍛勁,為何不能凝聚勢?不單單是因為對手不給力,敵人來的太快,也和你自己心理因素有關係,下次,你找個旭光初期,不管其他,一心去打,未必就一定要用九鍛勁,哪怕不用,也會有些感悟……我覺得,勢成是必然的!”

洪一堂最後總結道:“知道我為什麼最後給你看我那一劍嗎?就是告訴你……做事,做人,大氣磅礴一些!實在不行,和南拳一樣,霸道、冷酷一些也行!你天賦太好了,八大家的血脈是一點,你對勢的感悟也是一點,實在不忍心你在武道路上廢掉了……”

如今的李皓,如此強大,地覆劍卻是說出了廢掉了的話語。

而南拳,還很認同的樣子。

顯然,他們都不認可李皓現在的一些行事方式,以李皓的性格,不認可就不認可……可武道,他的確算是半路出家,如今,有人願意指點,他也願意去虛心學習。

自己並不算擅長的領域,那就聽一聽這些老輩人的經驗之談。

見李皓沒有說什麼,兩人對視一眼,都微微鬆了口氣。

這小子,天賦真的好。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才有了最後非要等李皓來了,才斬出那一劍的舉動,否則,綠月他們根本來不及去看什麼,早就結束戰鬥了。

現在看來,這一劍也許沒白費。

說完了這些,洪一堂不再提及這些,而是笑呵呵道:“殺了黃月,軍功增加了不少,我現在軍功35點,足足增加了10點軍功,老賀,你現在比我少了吧?”

南拳嗤之以鼻,沒吭聲,是少了一些,他現在才31點,之前28點,顯然,對付黃月,雖然他不是最後殺人的,可也獲得了軍功,而且還不少,足足3點。

這代表,軍功未必一定要殺人才能獲得。

而李皓,也查看了一下資料,銀鎧雖然褪下,不過沒離身,倒也不影響功能。

李皓看了看自己的……21點。

比兩人都要少,而且少不少。

南拳都31點了,洪一堂更是35點,一下子就拉開了很大的差距,殺了謝剛,也不過獲得了兩點軍功罷了,三陽初期中期好像都只有一點,後期、巔峰好像會給兩點。

李皓對這個也不是太瞭解,反正看著給就行了。

李皓沒說軍功的事,而是說道:“城內現在大概有些亂了,黃月死了,紅月這邊恐怕會心慌慌的,加上死了不少超能,咱們一起殺了二三十的三陽,日耀上百……現在大家都退出去了,一看就知道死了多少。接下來偷襲,大概不好使了。”

“雖然死了這麼多人,可對方還是強……二位師叔,有什麼好辦法對付他們嗎?”

洪一堂搖頭:“沒太好的辦法,就一點,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能戰就戰,說實話,就算戰天軍真的潰敗了,那又怎樣?這些人,就能成功佔據城池?別忘了,城內還有更強的存在呢!軍營那邊,咱們還沒全部看完,誰知道有沒有更多的強者,那些紅鎧,未必就弱了,只是作為督查軍種,也許最後才會上戰場……”

李皓點頭:“那我也不想那麼多了,就想和二位師叔說的那樣,找個機會,找個旭光初期的,悶頭幹一場!這一次,我若是能領悟水勢就算是成功,若是運氣好,木勢都成功了,那就啥也不說了……”

南拳遺憾道:“可惜我們不會柳絮劍!”

李皓一怔,啥意思?

“不知道柳絮劍嗎?也正常,失傳了。這門劍術,其實適合領悟木勢,不是說一定就是木勢,人不同,感悟不同,可多少會給你一些木勢上的感悟。”

李皓心中微動:“那個……我會!”

“嗯?”

“我會柳絮劍,賀師叔,這個真的可以感悟木勢?”

南拳不說話了,只是看向洪一堂,眼神好像在說,真艹,這傢伙不單單天賦好,運氣也好。

這八大家的傳人,果然,活到現在還沒死,運道那是真的一流。

洪一堂也不再說什麼,起身道:“行了,你會最好,自己看著辦吧,具體怎麼修煉我們不參與,免得袁碩說我們亂教,我們只是給你一些建議,畢竟不是你師父。”

說完,笑道:“回去吧,偷襲現在沒意義了,接下來,你跟著大軍衝殺幾次,會有不同的感受的。在以前,武師也喜歡加入軍隊,隨著軍隊一起廝殺,破百鬥千都是這麼來的,要不然,到哪找那麼多人給你衝殺去?你慢慢磨練吧,你要學的東西多了去了,不單單是實力,還有一些別的東西!”

李皓急忙點頭。

感慨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二位師叔真的是好心腸!”

“……”

兩人懶得搭理他,這話說的不愛聽。

你才老!

咱們武師,不認老。

李皓又道:“南拳師叔說的,隨便說,無腦也沒事,二位師叔不會見怪吧?”

“……”

南拳翻了個白眼,懶得理會他,一邊穿上黑鎧,一邊道:“小子,也別太驕傲了!我在皇室任職多年,知道的事情比你多,皇室這邊,也很重視武道。如今的皇室,有些皇子皇女,也不是弱者,最好的老師,最好的資源,而且老師不是一兩人,而是一個團隊,其中,有幾位皇子皇女,實力強悍無比!”

“哪怕我,不敢說穩勝!”

“皇室低調的很,自從被九司逼迫退位,一直隱忍不發,但是都在積蓄實力。”

“還有,不要小看九司!”

他穿好了黑鎧,笑道:“九司能逼迫強悍的皇室退位,你覺得靠什麼?靠大義?靠情懷?那都是放屁,靠實力的!早在80年前,九司就有不弱的實力,如今展露出來的,不過是九牛一毛……真以為九司靠文人統治王朝?侯霄塵這些人,隱忍這麼多年,敢正面反嗎?”

李皓也呈現出銀鎧,好奇道:“為何都遮遮掩掩的?”

“一群老傢伙,很多和我們一樣,處於一個不上不下的地步,出手吧,難受!不出手吧,只能捱打裝孫子。這只是其一,第二,九司、三大組織、皇室,大概都知道一些秘密,其實我也知道一些,但是我不告訴你,沒啥意義。”

那你就別說!

李皓無語,也不問。

之前那位周副署長也一副我有很多秘密,你來問我的樣子,李皓也不問。

現在,還是如此。

你愛說不說!

洪一堂則是笑呵呵的,一點也不在意這個,直接打開了屋門,走了出去,順帶著關門,一邊朝內城走,一邊道:“別聽他胡咧咧,主要原因其實還有別的,其中涉及一些九司和皇室的鬥爭,以及和周邊行省的鬥爭,其實是一次洗牌的過程,很多人都想把其他人淘汰出去……甚至想推出一位真正的人王!”

“人心不齊,民心不盛,有些傢伙故意的而已,製造一些戰爭、弊端出來,讓民眾接受一些苦難,順便隱藏一下自己,示弱對手,希望最後取得勝利,成為這個王朝唯一的霸主!而今,九司、皇室、行省其實是三大勢力,三大組織也不過是藉助一些野心家的手,才能順利生存下來罷了,不然,你以為初期那麼容易立足?”

人王?

李皓失笑:“人王?”

“對。”

“是不是想多了?”

李皓笑道:“我知道古文明有人王,可怕無比,現在,能誕生這樣的存在嗎?”

“今未必不如古,一步步來,李皓,不要覺得自己看多了古人的強大,就覺得現代人弱小無比,不要這麼去想,一切,都是未知的!”

洪一堂再次道:“若是這麼想,那就不練武了,不超越了,不尋道了,你已經篤定古人比你強大,你無法超越,古文明都覆滅了,你還修煉什麼勁?人都會死,現在死也是死,以後死也是死,你還尋道幹嘛?你老師有毛病,非要找什麼蘊神武道?”

“古人是強,無法否認,比起如今,我們只是蹣跚學步,可你要知道,別的不說,只是超能,發展20年,現在也許出現了旭光之上,20年無法超越古人,那30年,40年……甚至一百年,兩百年呢?”

“今人的目標,若是不為了超越古人……那存在的價值就不大!”

李皓瞬間止步,看向洪一堂。

洪一堂卻是沒有停步:“你老師不在這,否則……給你一巴掌!你信不信,在袁碩心中,他比古人要厲害,遲早會超越,否則,他改編五禽術幹嘛?你以為他挖到的五禽術,就不完整?不,一定是完整的,只是他覺得自己可以創造出更強大的!借鑑古人,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先模仿,再平齊,最後超越……這就是今人的路!”

李皓鄭重點頭。

是的,在他心中,今不如古,他見識到了更強的存在,見識到了先祖一劍,見識到了書寫戰天文字的帝尊,見識到了可能是人王的存在,殺戮無雙……

所以,他一直覺得,今人弱小,可是……後輩子孫,就真的無法超越嗎?

他想到了老師。

洪一堂說,老師在,會給自己一巴掌……會嗎?

也許吧!

他想到了老師當日見到了那一抹劍氣,貫穿了手掌,老師的反應,如今有些不太記得了,但是隱約也能想起一二,是後怕,是驚懼……而後,是激動!

是興奮!

是一種,我就知道,還有更強的存在,還有更強的路,那種激動感,甚至都不願意讓李皓療傷,而是一直保留了那個血洞,直到血洞自己癒合。

這一刻,李皓深深覺得,自己不如老師。

當然,下一刻,他振作了起來!

如今的他,不如很多人,洪一堂、南拳、侯霄塵,這些人,誰不比他強?

誰不比他堅韌?

誰不比他想的更多,知道的更多?

可是……我還年輕!

我的路,才開始罷了。

嚴格來說,才開始三個月不到罷了!

只要一點點進步,遲早都可以一一超越的,李皓瞬間振奮起來,對,我也可以做到,先超越大家,再超越古人,然後是先祖,是帝尊,是人王……

這一趟戰天城之行,李皓愈加覺得收穫巨大無比。

不是戰力上的進步,是一種心境上的蛻變,是心理上的成熟,是對武道更深一步的瞭解,以及,對人生目標的一些新的定位。

這一刻的李皓,也在不斷蛻變。

沒人生來就無敵,沒人生來就是聖人,就完美無瑕……他的缺點太多,可此時此刻,他正在一點點地進步。

李皓,此刻也帶著學習的心思,跟著兩人廝混。

這些老輩武師,身上都有一些閃光點,值得他去學習。

……

當三位白銀團長,再次看到李皓的時候,隱約間也察覺有些不同。

七團的團長,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李皓:“李團長,做的不錯……不過,為何感覺你有些變化?”

“學習讓我進步!”

李皓神意波動,虛心請教:“三位老大哥,作為戰天軍一員,若是待會有大軍作戰,衝鋒戰,我該注意點什麼嗎?”

七團長聲音有些機械:“衝!衝到敵人不存在為止!不要後退,不要逃跑,相信身邊的同伴,相信你的同袍,相信你的戰友,你的敵人,只有眼前的那些……你的四周,只要戰友還在,你就不用去管!戰天軍,是一支值得你去信任的戰友同袍……也許,時代會變化,可是,人還是人,戰友還是戰友……這些,是不會變的!”

李皓點點頭,不知道有沒有領悟到什麼。

七團長看向遠處,看向廣場上的那些超能,忽然道:“若是他們齊心,必然可以衝破我們的防守,可惜……這也是自古以來,為何最終勝利的都是心齊的一方!哪怕在我們那個時代,人王這些絕世強者崛起,也是如此,不是生來無敵,而是一步步踏著敵人的屍骨走了上去,而人王若是一人,也未必可以走到巔峰,因為他有一群可以信賴的人,人心齊,百戰必勝!”

說罷,忽然舉起手中長劍,聲音好像帶著一些感情:“所以……作為新兵,若是待會有戰爭爆發,你可以先觀察,先看看……我會教會你,如何做好一位軍人!真正的軍人,都是無敵的……哪怕敗,也是敗於實力,不會敗於心!”

李皓重重點頭。

愈加覺得,這一次的收穫,不是來自戰力,而是來自這些古人今人的一些思想。

生存在銀城小城的李皓,走出了銀城,見識了這一切,也在迅速改變,迅速轉換自己的一些思想。

……

同一時間。

廣場上,大量的散修開始退回,等看到一些強大的存在,都消失不見了,才有人露出了一些惶恐。

少了很多人!

紅月那邊,綠月臉色難看的不行,喜怒不露於形,那也要看情況。

如今,黃月都死了,她豈能不驚恐和憤怒。

藍月和紫月,也是沉默不語。

三位領袖級人物,都有些凝重甚至是沉重,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此刻,那徐峰也退了回來,開口道:“剛剛我趕過去,看到了一尊黑鎧殺人,殺的是閻羅的謝剛,實力強悍,用的……可能是武道秘術!”

徐峰微微揚眉:“我懷疑,是否有強大的武師,穿上了黑鎧,遮掩自己行蹤,故意殺人!”

一旁,侯霄塵瞥了他一眼,懶得理會。

白痴!

這時候,說這個幹嘛?

製造恐慌嗎?

知道,也不用去說,說出來不會顯得你有多厲害,只會讓人心惶惶,一些散修會慌亂懷疑身邊的人,這些中部來的強者,還是太年輕!

果然,這話一出,一些散修顯得有些慌亂起來,身邊的一些武師,也被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

徐峰身邊,那位老人,微微皺眉,上前一步,傳音道:“公子,等待三大組織和銀月官方做一些決定,我們暫時不用管這些。”

徐峰看了一眼老人,微微皺眉,點了點頭。

老人不再說什麼。

而侯霄塵,又看了一眼那位老人,笑了笑,轉頭不再去看。

而金槍,有些狐疑地看了老人幾眼,總覺得有些眼熟,卻是一時間認不出來,皺眉,又陷入了對地覆劍、南拳的思考,沒再多看他。

而玉總管,則是傳音侯霄塵:“部長,這人……有些熟悉……卻是又有些陌生的感覺,是銀月走出去的人嗎?”

“是。”

“部長知道是誰?”

“嗯,不過不提也罷,實力很強,小心一些,投靠徐家,也許另有原因。既然改頭換面了,大概也是不希望我們這些熟人認出來……給他留三分顏面吧!”

玉總管聞言,不再詢問,心中卻是思考了起來,實力很強,這話出自部長之口……那就代表了這傢伙真的不弱。

還是一位純粹的武師。

純粹的武師,走到這一步,應該是自己的熟人才對,她想了一下……有些猜測,難道是北拳?

那不至於吧?

北拳多強的一個人,多驕傲的一個人,豈會入徐家為僕?

不是北拳,那又是誰?

玉總管心中閃過一個個名字,最終,也沒能猜到具體是誰,大體上就那麼幾個人,若是如此……倒也算真的老熟人了。

……

遠處。

那老人朝這邊看了幾眼,見玉總管幾次看來,微微點頭,沒有說話。

只是默默跟在徐峰身後,眼底深處,略有一些複雜。

銀月啊……真是物是人非了。

又朝城中看了一眼,有些感觸,地覆劍,南拳……你們也都不甘寂寞了嗎?

先是袁碩出銀月,接著是侯霄塵殺旭光,然後是玉羅剎出手,金槍出現,狂刀出現,而今,地覆劍和南拳也接連出手,中部的天劍、霸刀好像也接連出手殺戮……

碧光劍倒是落後了一些,不知道能否追上,袁碩不用說,必然可以。

碧光劍太軸,不過心思單一,有袁碩帶著,也許也能很快追上。

金槍呢?

朝金槍看了一眼,金槍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這是被打擊了吧?

老人眼底深處,露出一抹笑意。

活該!

當年非要走捷徑,若是自己打破袁碩的枷鎖,如今,豈是一個旭光初期可比的,非要信了侯霄塵的鬼話……能否打破自己心中那道枷鎖……或者,打破侯霄塵給你施加的那道枷鎖,就看你金槍自己的了。

侯霄塵,比袁碩更強。

你若是能打破,你反而更上一層樓,因禍得福了。

片刻後,又朝遠處的牆頭看去,那邊,多了一道白銀,可能就是徐峰剛剛說的殺人的那黑鎧吧……武師……

種種念頭浮現,戰天城,八大家……別不是袁碩那個弟子吧?

老人眼中有些懷念,很快,收斂了這些情緒。

最後看了一眼徐峰,輕易得到的力量,還是太難降服了,一路順風順水,未必是好事,戰天城,希望能成為你蛻變的關鍵。

無法蛻變,你永遠無法和那些真正的精英匹敵。

縱然是超能,也不是沒有超越的機會,中部那些真正的精英,儘管也是超能,可哪怕天劍這些人,也不敢小覷絲毫,能量,只看你如何使用罷了,不代表什麼。

這一刻的老人,流露出了一些不同的氣勢。

遠處,還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金槍,忽然轉頭,再次看向老人,這一次,好像多了一些情緒,看向老人,眼中有些不可思議!

多看了幾眼,想說話,最終,卻是閉口不言。

侯霄塵也朝那邊看了一眼,笑了笑,再次轉過頭去,孔潔摸了摸下巴,瞥了老人一眼,似笑非笑,好像看出了什麼,雙手抱胸,一副看熱鬧的表情。

這地方,越來越有趣了!

老侯公開戰天城,倒是做了件好事,見到了好多老朋友,若是此刻把天劍、霸刀、袁碩全部拉過來,再把黃羽他們喊來……呵呵,那才好玩,銀月武林重聚!

可惜,齊眉棍被打死了,袁碩這殺人魔,最好走遠點,殺了多少老朋友了。

這一刻,這些強者,好像並不為黃月被殺感到緊張恐懼。

有什麼可怕的?

更殘酷的事都見過。

死了一個天山神女罷了,連三十六雄榜單都沒上,死了就死了,死的還不如一個齊眉棍有價值。

齊眉棍死的那天,他們還感傷了一陣呢。

心裡沒少罵袁碩,又他麼亂殺人!

此刻,倒是沒太多想法,被地覆劍和南拳聯手殺了,你天山神女該覺得榮幸,映紅月在這,也說不出個不是來。

而就在幾位強者,心中各自有些想法的時候。

遠處,平等王沉聲道:“不能再拖了,必須聯手,強攻那邊,拿下他們!否則,那就直接放棄,等待三天時間結束,走出遺蹟!”

這麼下去,只會人越來越少,越來越危險的。

幾位旭光,已經聞到了一些危險的味道。

“侯部長,你有什麼意見嗎?”

侯霄塵平靜無比:“沒,若是聯手,那就按照之前的方案,若是不想聯手,那就各自為營,想辦法進內城,你們人多,你們說了算!”

幾人心中痛罵一陣!

真想不管不顧,先幹掉這傢伙再說,永遠表現出那副雲淡風輕的模樣,顯得自己多能似的!

下一刻,綠月一咬牙:“那就趁著現在,拿下他們,若是沒辦法拿下,或者有人不出力……那就撤!”

死了黃月,讓她有些心慌了。

侯霄塵笑了笑,點點頭。

此刻的他,倒是好奇,李皓三人,到底想做什麼?

也許,接下來就能知曉一二了,這幾個傢伙,又幹擾自己的計劃,還有洪一堂……真想試試你的劍啊!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