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4章 磅礴(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到家遲了點)

外城。

不斷有人被拖入古屋,迅速消失。

死的人越來越多,漸漸地,廣場上的一些人,也感覺到了不妥。

死的少一些還好,三個大殺星,下手都又狠又黑,死的人漸漸變多,眨眼間,甚至消失了上百人,回來的散修也越來越少。

之前還有人帶一些黑鎧回來,漸漸地,卻是沒什麼人帶黑鎧回來了。

城中,還有一些炸裂聲傳來。

可腳步聲,卻是越來越重,黑鎧巡街的腳步,好像越來越重了。

……

廣場上。

幾位強者皺眉,看向城中,有人輕聲道:“是不是那消失的白銀,正在暗中大肆殺戮,為何感覺,超能越來越不活躍了?”

有人蠢蠢欲動,有人卻是看向內城那邊。

三大白銀,此刻懸浮在空,俯瞰這邊,好像在等待什麼。

有旭光顯得有些躁動。

有人心煩意亂,乾脆道:“不如直接強攻算了!”

這黑漆漆的外城,此刻卻是給人一股不祥之感。

可是,沒人回話。

散修亂了!

散修一亂,三千黑鎧無人抵擋,拿下白銀大家倒是有把握,可三千黑鎧聯手,無法擊破,哪怕旭光都有可能被人海戰術擊潰。

財帛動人心。

散修這邊,哪怕那徐公子也無法掌控,大家需要的時候,你是個代表,不需要的時候,你什麼也不是。

……

廣場上人心惶惶。

外城中。

李皓三人,卻是帶著銅鎧,肆意殺戮!

李皓的白銀鎧甲中,顯示的軍功也是越來越多,南拳還是兇殘,這傢伙的軍功一直領先,哪怕李皓和洪一堂也不斷增加,依舊被他領先著。

從原本的17點,到此刻,不到20分鐘,那傢伙的功勳都到了27點了,又殺了許多強者。

而此刻,一聲尖銳的叫聲再次傳出。

“有強者……”

轟!

一聲巨響,伴隨著慘叫聲,發出尖銳叫聲的那人,迅速隕落,那是一位三陽中期的強者。

可依舊迅速隕落了!

此刻,一間古屋中,南拳拍了一下腦袋,暗暗罵了一聲,失誤!

以他的實力,偷襲殺比自己低一個大等級的人,不至於被對方大聲喊出來,結果,剛剛對那人出手,孔潔那孫子又出現在了附近,他嚇了一跳,有些分神了。

“姓孔的……不弱啊!”

南拳嘀咕一聲,眼中有些兇光閃爍。

李皓說,不對官方出手。

南拳也順其自然,沒說什麼,可這孔潔,這一次好像是故意盯著自己,接連遇到他幾次了。

黑鎧中,他神意波動了一番。

很快,不遠處一間古屋中,洪一堂收到了他的訊息。

“老洪,有沒有興趣試試孔潔?”

古屋中,洪一堂擦了擦長劍,感慨一聲,這銅鎧的劍不弱,整個鎧甲,其實都不弱,現在的銅鎧其實沒發揮出強大的戰力。

可能和他們的實力留存不多有關。

試探孔潔?

聽到南拳傳來的話語,洪一堂笑了一聲,這傢伙,之前還以為性格變了一些,結果,到頭來還是兇殘的很,南北二拳,當年都很兇殘。

只是如今的南拳,顯得比以前好說話了許多,還有些憨直,實際上,哪有那麼憨厚。

“沒興趣!你想試,可以自己解封,反正神能石你也有,再說之前在那泉池中,你也加固了一下超能鎖……可以自己試探一下他。”

“那算了!”

南拳傳訊:“你不出手,我可未必是他對手,孔潔這傢伙,早在當年就是巡檢司中的高手,當年天星武衛軍沒來銀月之前,都是這孫子帶人鎮壓武師暴動,這麼多年了,可不見得比你我弱。”

孔潔這人,身份履歷很清白。

早些年,就是巡檢司強者,當年天星武衛軍還沒成立,巡檢司這邊鎮壓一些暴動,就是孔潔出手,後來天星武衛軍來了,才由天星武衛軍出手。

漸漸地,也讓武林強者,遺忘了孔潔存在。

可南拳這些人,豈會忘記?

雙方早些年還是交過手的,孔潔實力也很強悍,只是名氣漸漸被掩蓋了。

洪一堂也不說什麼,南拳又傳訊道:“老洪,我功勳28點了,不錯吧?你多少了?”

作為黑鎧,他能看到自己的,但是看不到別人的。

而作為銅鎧,洪一堂其實可以看到南拳的,但是看不到李皓的,此刻,洪一堂查看了一下,自己25點,比那傢伙稍微少了幾點。

他也不是太在意。

洪一堂透過門縫,朝外看去,他沒南拳那麼無聊,殺人就是為了殺人……他其實一直盯著紅月的人殺,主要是為了多獲得一些紅影。

紅影,其實他之前也看不到,但是可以感應到。

可如今,穿戴上銅鎧之後,他甚至可以隱約看到紅影的模樣,不得不說,洪一堂也佩服這設計戰鎧的強者,太厲害了,哪怕最低等的黑鎧,都是寶物。

豈是區區幾塊神能石可以換取的。

如今的武衛軍和三大勢力獲得的黑鎧,壓根就沒被激發,處於一個休眠期,單純的依靠鎧甲本身的防禦力罷了,實際上,完全無法體驗出真正的好處。

城內的黑鎧,只是一群徹底死去,連靈智都沒有的執念形成,就算如此,也能對付日耀,可想而知,若是真有強者能完全操控黑鎧,實力一定上升不止一籌。

李皓帶領的武衛軍,若是換上完全激發的黑鎧,實力一定會更上一層樓。

心中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沒心思和南拳說什麼。

此刻的他,盯上了一位強者。

來自紅月!

紅月此次進來的強者不少,藍月、綠月都是明面上的旭光,私底下還有兩位旭光,一位初期,一位後期。

四位旭光強者,其中甚至有兩位是旭光後期。

由此可見,紅月對此地的重視。

而眼前這人,洪一堂其實盯上了不止一會時間了,只是,遲遲不敢出手,考慮許久,他還是傳訊了南拳:“我這邊有筆不小的買賣,不知道你想不想做?”

“什麼?”

“可能是黃月!旭光後期,我若是沒感覺錯,應該是當年的天山神女,一手天山折梅手,也是強悍無比,雖沒入三十六人之名,可實力絕對不弱……這不是尋常的旭光後期,甚至能比得上旭光巔峰!”

對面,南拳好像沉默了好久,過了一會才傳音道:“你還是人嗎?怎麼說也是當年的老朋友了,我說你怎麼挺久沒動靜了,你居然盯上她了!”

說罷又道:“紅月的人不好殺,尤其是這些傢伙,殺了她們,小心映紅月徹底發飆!映紅月濫情的很,可又故作深情,那傢伙虛偽的很,殺了黃月,小心他親自來報復!”

洪一堂懶得理會這些,繼續道:“殺她,第一,功勳一定多!第二,她雖然沒有帶血神子,可作為黃月,紅月名義上三號人物,手中的寶物一定不少!第三,也許能弄到成品的血神子,畢竟映紅月不可能不管當年帶走的這些女人……”

說罷,又道:“一直小打小鬧的,有什麼意思?李皓實力弱小,自然不敢動心思,我們倆難道也要學他?”

此刻的洪一堂,只想幹一筆大的。

殺一些三陽,其實有些沒意義,讓他有些不太願意繼續殺下去,作為強大的武師,殺強者,殺比自己更強的強者,這些,才有意義。

當然,黃月大機率不如他強大,可殺這樣的強者,不比殺那些人來的痛快嗎?

南拳思索一番道:“再等等!殺了她,動靜就太大了,再殺一些傢伙,多弄點軍功,不出意外的話,這些軍功能換不少好東西……古文明對軍功很看重的!”

“那我等你!”

洪一堂搖頭,沒再繼續說,而是一直盯著外面那行走在街道上的傢伙。

顯然,這位是來尋找白銀的。

否則,一位旭光後期的強者,還是武師轉換的,應該看不上那些黑鎧。

……

外城的殺戮,還在持續。

儘管各方都意識到了一些問題,可事不關己,死的大多都是散修,這些傢伙還是選擇了沉默。

哪怕有三陽吼出,有強者在。

可是,依舊沒能引起太大的風波。

同一時間。

戰天城,城樓上。

三尊白銀,並排而立。

他們無法觀察到太多東西,甚至無法觀察到李皓的行蹤,十二團不歸他們管,可是,他們知道,這位新兵應該殺了不少人。

因為他們派了10位連長跟了過去,現在,這些連長的軍功都在增長。

可見,游擊戰成果不算小。

城門上,死寂一般的安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一股波動傳出:“七團長,這個時代的修士,你覺得如何?”

波動,來自八團的團長。

“哪方面?”

“全部。”

七團長好像在思索,片刻後回覆:“不知道,只知道,他們應該過的還不錯,其實挺好。”

過的還不錯!

這話一出,三尊白銀再次沉默下來了。

是的,應該過的還不錯。

否則,就不是現在這種狀態了。

看來,人族還是大地的統治者。

而這,也說明,他們死亡之後,世界是安全的,那些至高無上的存在,可能贏了,就算沒贏,起碼也沒輸。

“十二團團長呢?”

“他?”

七團長再次思索一番,波動道:“不知道,才認識,但是目前來看,並無太過驚豔之處,遠不如當年那些強者崛起來的驚心動魄,氣魄如山!”

兩位團長都不再問話,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戰天軍多年來,第一次加入新人,他們多了幾分興趣,不過,也只是幾分興趣,如今來看,那位,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驚絕天下。

戰天軍……也許還會繼續沉寂下去。

……

而此刻的李皓,不知道那些人在討論自己。

這時候的李皓,其實有些不太舒服,太強的不敢殺,太弱的殺了用處不大,主要擊殺一些日耀和一些三陽初期,連三陽中期他都不敢貿然動手,免得動靜太大。

能進能退是好,可是,漸漸地,也有些憋屈感。

還不如之前,一戰殺六位三陽來的興奮。

九鍛勁的勢,好像也因為這種縮手縮腳,遲遲無法呈現出來,哪怕此刻的李皓,已經勉強可以第九疊了,還是不行,沒有劉隆的那種進入九疊,瞬間感悟勢的順暢感。

李皓輕輕吐了口氣,這大概就是武道……

指望一直殺戮弱者,讓自己更強大,從心理上這一關,就過不去。

“三陽境界,我幾乎無敵……也許不比使用了源神兵的輪轉王差了,可這麼下去,想對付旭光,還是不夠!”

古屋中,李皓看到一位三陽初期從身旁過去,卻是沒再出手。

其實,洪一堂和南拳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作為白銀,他是能聽到兩人的傳訊的。

顯然,洪一堂也有些不太耐煩了。

強者,都是桀驁的。

一直殺日耀三陽,這倆要不是為了獲得一些軍功,大概早就憋不住了。

而李皓的目光,也掃向隔壁一條街道,那邊,有一位三陽巔峰在那潛伏一段時間了。

之前,他沒考慮過。

可此刻,卻是有些意動。

殺戮,不是目的。

削弱敵人是好事,可削弱他們的弱者,也沒太大意義,倒是殺一些強者,弱者自然膽寒,其實效果更好。

“三陽巔峰……”

李皓到現在,還沒殺過真正意義上的三陽巔峰強者,之前六大三陽中,倒是有一位是三陽巔峰,可對方被李皓突襲,瞬間擊殺,完全體會不出他的實力。

九鍛勁的水勢,一直沒能出現,李皓其實也知道問題所在,九鍛勁剛猛無比,強悍無比,縮手縮腳的打法,怎麼可能會讓水勢呈現出來?

“洪師叔!”

李皓傳訊了一句,等引起了兩人的注意,他傳訊道:“三陽清理了不少了,繼續殺下去,意義不大,而且遲早會讓人感知到,會嚇退一些人……趁著現在,咱們找個機會,一起出手,殺一些強者,然後撤離外城!”

“早就想這麼說了!”

洪一堂的聲音波動而來:“我盯上目標了,賀勇若是不想和我一起,那就自己找一個目標,你這邊怎麼說?”

“我也有目標了!一個三陽巔峰的傢伙,先拿他試試水,若是效果不好,下次……直接和旭光玩玩!”

此刻的李皓,也是有些憋的慌。

水勢不出,卡在三陽和旭光的界限不上不下的,其實難受的很。

洪一堂笑了,傳訊道:“好事,其實可以試試,作為武師,挑戰一下超越極限的感覺,其實很爽!我們不好找對手,你倒是對手多多,越是年輕,越該有些衝勁,真老了,反而就沒衝勁了。都說拳怕少壯,老年人畏手畏腳的,年輕人打法更兇猛,別怕受傷,也別怕不敵……真暴露了身份,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八大家傳人,當了白銀,說意外很意外,說正常,其實也很正常。”

他知道李皓顧忌很多,尤其是現在獲得了一些隱藏身份,更加顧忌。

生怕暴露了身份!

可這樣,也會讓武師縮手縮腳的,難以一展身手,時間久了,未必是什麼好事,適當地行走於黑暗,但是該出手時還是要出手的。

他洪一堂平時也是低調不顯,可真需要的時候,也是毫不顧忌,蒼山之中出手,進入中部滅殺一大分部等待旭光來襲,有時候,也未必在意身份的暴露與否。

李皓沒說什麼,片刻後道:“那等我指令,接下來動靜稍微大一些也沒什麼,外城其實不少人感知到了危險,已經有大量弱者撤出去了……”

……

交代了一陣,李皓走出了古屋。

等待了片刻,一隊黑鎧走了過來,李皓很自然地融入了黑鎧的隊伍中,原本10人的黑鎧隊伍,此刻成了11人。

李皓鎧甲中指令波動了一下,這隊黑鎧,開始朝隔壁街道進發。

隔壁街道。

一處屋頂上。

一位壯漢趴伏在上,很是安靜,眼神格外冷靜,四處探查,他來自閻羅,實力極強,三陽巔峰強者,此刻進入外城,目標就一個,探查清楚那尊白銀的隱藏地。

三大組織都發現了,城頭上少了一尊白銀強者。

對方,很可能進入了外城。

外城死了不少人,也許都是這位白銀戰士的傑作,可來自閻羅的他,卻是不太懼怕,只要不是白銀復甦,正常狀態下的白銀戰士,他之前甚至交手過一次,不弱,也不見得比自己更強。

何況,只要他能糾纏一會,通知外面的強者,很快,就會有人前來協助他一起解決那尊白銀。

到現在為止,沒有任何一支團隊,殺過白銀強者。

上次死的那位,也是自己死的。

白銀強者的鎧甲,能否剝離下來?

若是可以,那就很了不得了,甚至可以讓三**備旭光之力,如今,大家黑鎧獲得了不少,可銅鎧和銀鎧,卻是一具都沒有。

心中想著這些,他緩緩移動著,四處觀察一些行走的黑鎧。

他也知道,白銀好像可以隱藏身份,變幻成黑鎧,不過是不是強者,有時候可以感受出來的。

行走在屋頂上的他,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死的人越來越多了,卻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也許對方藏在古屋中。

就在此刻,遠處,一隊黑鎧行走而來。

謝剛一開始沒注意到,片刻後,卻是多看了幾眼,微微凝眉,黑鎧數量,是不是多了?

數了一遍,是多了。

11人!

是其他隊伍剩下的一人加入了這一隊,還是……有白銀存在?

可此刻的他,稍微有些疑惑。

白銀可以隱藏身份,代表還是有些智慧的,不至於如此明顯,多一人都不知道吧?

這麼明顯,反而讓他有些疑惑,不太確定起來。

……

而此刻的李皓,也看到了那人,仔細觀察了一番,確定了對方身份,來自閻羅的強者,那位周副署長給自己的資料中,就有這人的資料。

謝剛,三陽巔峰,土系變種超能,不是尋常意義的土系強者了,此人擅長隕石技。

嚴格來說,若是有石系,此人是石系強者。

別人凝聚的土系超能,是土牆、土錐,這傢伙都是召喚巨石、隕石,在三陽巔峰中名氣也不小,並非銀月本土強者,而是來自北方另外一個大省,重山行省的強者。

這一次,也是閻羅召集過來的強者。

之前,此人在重山行省執掌閻羅分部,可以說,這人身份和閻羅之前的輪轉王類似,只是地位沒有對方高,這人甚至還攜帶了源神兵。

作為一省分部的頭領,哪怕攜帶的源神兵,沒有輪轉王的風鈴強,可有源神兵的三陽巔峰,也是難纏無比。

“原來是他!”

李皓倒是有些釋然,有些吐氣的感覺。

這,很好。

這種強者,就算不如輪轉王,應該也差不了多少,最後撤離的時候,和這傢伙一戰,倒是不虧。

就是不知道,此人能否激發自己,讓自己的九鍛勁呈現出水勢來。

若是不行……想短時間內呈現水勢,也許真要和旭光一戰了。

靠近了對方,李皓一個閃爍,沒有過多的遲疑,瞬間浮現在對方面前。

謝剛一怔!

還真是白銀強者?

這傢伙,是不是真的靈智不行,所以居然就這麼出現在自己面前了,銅鎧和黑鎧,都是無法飛行的,離開地面,就會失去力量的支援。

能踏空而行的,也唯有銀鎧了。

謝剛朝四處看了看,沒看到什麼人,再朝廣場那邊看了看……距離不算太遠,強者過來,速度也很快。

他此刻考慮的是,要不要現在就呼叫強者支援。

畢竟,對付白銀,沒那麼簡單。

就在此刻,他對面的白銀強者,有了一些動作,在謝剛有些目瞪口呆的眼神下,對方那機械手上,出現了一枚儲物戒,下一刻,浮現出一枚枚神能石,光亮無比!

光澤度高的驚人!

而李皓,拿起神能石,全部塞入了白銀鎧甲口中……實際上,只是塞進了鎧甲裡,他壓根不會用,可此刻,在謝剛看來,卻是被李皓吃掉了,好像在補充能量。

謝剛愣住了!

白銀,原來需要吃神能石才能維持運轉。

關鍵是……這一口吃了那麼多神能石,而且光澤度都明亮的嚇人,這……那枚儲物戒……這其中,有多少神能石?

這還不算,此刻,李皓手一劃,白銀鎧甲上出現一道裂痕,好像是一個口袋,將剛剛呈現出來的儲物戒塞了進去。

而此刻,謝剛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

看到了足足有幾十枚儲物戒,都在其中,在那個口袋一般的縫隙中儲存著,這還不算,還有大量的儲能戒,都塞到了一起,密密麻麻的!

謝剛震驚了!

這白銀強者,居然存了這麼多儲物戒?

從哪來的?

難道是……之前殺的人,或者更早之前存留下來的?

謝剛心神震動,這一刻,忽然有些不太願意召喚其他人來幫忙了,沒復甦的白銀,他不見得沒希望對付,哪怕對方臨死的時候復甦……那時候再叫人幫忙也不遲。

何況,自己並非一定要弄死他,沒太大意義。

他看到,這白銀一劃拉,就出現了一條裂縫,那自己……能否打破這白銀鎧甲,哪怕只是一條裂縫,那樣一來,這些儲物戒,是否都是自己的了?

更重要的還是那些純淨無比的神能石,謝剛修煉到了這個地步,身份也不低,卻是從未見過純度如此高的神能石……

這一刻的他,有些遲疑了。

而李皓,要的就是這種。

他太瞭解超能和武師了,或者說,人都如此,貪婪,貪慾,貪心……

能剋制這些的人太少,哪怕李皓也不例外,他也難以剋制,只是隨著見識多了,才漸漸多了一些剋制之心,擱在以前,給他100方神秘能,他都敢冒險一搏。

能自己拿到手的寶物,何必找別人幫忙?

強者來了,還有你的份嗎?

這才是如今的超能和武師,小部分武師,是能剋制的,可大部分的超能,是完全剋制不住內心的貪婪的,迅速增長的力量,讓他們貪慾更重。

“露一手……你該和我一戰了吧?”

李皓心中想著,眼中露出一些笑意,下一刻,在通訊體系中傳訊:“可以開始了!”

話落,手中長劍一劍朝對方殺去!

謝剛也是心神恍惚片刻,還在遲疑要不要通知閻羅強者,等到對方出手,他一拳打出,如同岩石,砰地一聲砸中鎧甲,甚至在鎧甲上砸出一個小小的凹陷……

他微微一怔,接著,眼神一亮!

這白銀鎧甲,好像……可以破壞一些。

既然如此,還叫什麼人?

這尊白銀,感覺也不是太強大。

下一刻,謝剛一拳再次打出,如同隕石降臨,轟隆一聲,打出了音爆聲,李皓一個翻滾,從屋頂上落下,墜落在地。

謝剛見狀,更是大喜。

這白銀,不怎麼樣!

落地的李皓,也再次被謝剛追上,一人一甲,在長街之上,迅速爆發了戰鬥,轟隆聲不絕於耳,李皓沒有嘗試三勢融合,只是靠九鍛勁,加上鎧甲的堅固,以及肉身五臟的強悍,不斷和對方對轟!

沒有三勢輔助的他,明顯有些不敵謝剛。

可李皓,不在乎。

這才是他想要的戰鬥,肆無忌憚地使用九鍛勁,手中長劍甚至都消失了,直接用拳頭,一拳接連一拳,五禽術中的熊鬥術,巨熊出擊。

轟!

巨拳砸落,九鍛勁不斷爆發,湧出一股接連一股的力量。

謝剛越打,越是驚訝。

這白銀,力量不算太強大,可極其的靈活,看起來不太像死去的傀儡,倒是感覺有些自己的靈智一般。

而這邊的戰鬥聲,好像也引起了一些關注。

可很快,沒人關注了。

隔壁,爆發出更強烈的戰鬥聲。

轟隆聲不絕於耳!

不止如此,還有一聲尖銳的女人叫聲:“該死!”

那是紅月的強者,李皓知道是誰,洪一堂之前說過,是紅月的黃月,之前據說在追殺老師,現在來了這邊,沒想到被洪一堂他們盯上了。

謝剛也微微走神,什麼情況?

隔壁的戰鬥,好像比他這邊還要激烈。

白銀……難道眼前這位不是白銀強者?

或者說,不止一尊白銀強者潛入了外城?

他還略顯茫然,而李皓,卻是一拳接連一拳,速度越來越快,連綿不斷,蓄勢待發,這一刻的李皓,打的很舒服,這人很強,防禦力也足夠。

這讓他想起了之前去看海,那海浪一浪接連一浪,一次比一次強大,不斷衝擊巨石的感覺。

……

同一時間。

廣場上。

一位位強者,瞬間警醒,朝黑暗的外城看去,有人眼神冷厲,有人眉頭緊皺,什麼情況?

遭遇了白銀?

可是……戰鬥好像不止一處。

從戰鬥的波動來看,甚至超過了三陽層次。

侯霄塵也是皺眉不已,他在其中一處戰鬥的地方,隱約感受到了一些劍意,一些拳意……

南拳?

地覆劍?

這一刻,他不由想到了這兩人。

可是……

侯霄塵皺眉,看向那邊有些凝重的綠月,沉聲道:“綠孔雀,入城的是誰?戰力很強,恐怕不是一般人,給大家說說,也好讓大家有個準備!”

綠月皺眉,不想理會他。

此刻的她,也是驚訝和駭然。

她知道進去的是誰。

黃月!

和她一樣,也是旭光後期,但是比她還要強大一些,以黃月的強大,哪怕白銀真的徹底復甦了,也是可以一戰的,所以,安全性還是有保障的。

可此刻……情況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從傳來的波動來看,以及一些隱約的呼喝聲,黃月可能處於了下風。

怎麼可能!

就算復甦的白銀,想迅速壓制黃月,也沒那麼簡單,黃月此刻甚至連呼喝聲都無法傳出,代表她陷入了麻煩之中,不敢輕易呼喝,以免亂了方寸,被敵人所趁!

身旁,藍月也感受到了危機,傳音道:“好像出事了,得馬上去救援……”

黃月可是七月之一,還是排名前三的存在。

她若是在這出事了,麻煩就大了!

綠月也不再遲疑,傳音道:“走,入城!”

說罷,迅速朝城內進發。

而此刻,侯霄塵微微皺眉之下,很快開口:“孔潔,帶其他人出城!”

他聲音傳蕩,讓孔潔迅速出來。

他不太想參與進去。

這外城之中,有些不同尋常了,可能是南拳和地覆劍出手了,他也不太想和這兩人起什麼衝突,關鍵是,這兩人若是出手對付黃月,那代表……這兩個傢伙,實力比他預期的可能還要強一些。

他讓人撤出,那邊,閻羅和飛天的強者,卻是眼神閃爍了一番,紛紛入城。

不止如此,人群中,一些閒散的強者,好像也聞到了味道,迅速入城!

誰在城內爆發了大戰?

紅月的強者?

七月之一?

也許,有熱鬧可以看,順便看看,有沒有便宜能撿。

……

與此同時。

洪一堂和南拳,的確聯手纏住了黃月,在黃月震撼的眼神下,南拳一拳接連一拳,比隔壁的李皓要強大無數倍,每一拳都爆發出無比強悍的力量!

轟!

一拳接連一拳,根本不給黃月喘息的時間。

黃月連喊叫聲都無法傳出,因為她不敢,一旦洩了口氣,很容易被這強悍的傢伙擊殺。

她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她認出了出拳的強者,南拳賀勇!

一定是他!

除了他,誰的拳,如此霸道,如此犀利?

南北二拳,北拳比南拳更強悍,可北拳的拳不是這樣的,北拳的拳充滿了大氣磅礴,一拳下去,彷彿面臨審判,自慚形穢。

而南拳,則是徹底的霸道冷酷,這是不同的拳法。

她震撼莫名,南拳……為何穿著黑鎧?

殺了一位黑鎧,然後冒充黑鎧?

這倒是有可能。

可旁邊那位,銅鎧呢?

到現在為止,還沒人能獲得銅鎧,難道也是有人奪取了銅鎧冒充?

那人沒怎麼出手,只出了一劍,就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劍客,而且還是強悍無比的劍客,她一時間甚至無法猜出,這位劍客是誰?

七劍之一?

天劍?

可天劍的劍意,好像不是如此,天劍的劍無堅不摧,此人的劍,也中正平和,沒有那種犀利到極致的感覺。

可越是如此,越是可怕。

天劍就像南拳,霸道,犀利,而此人的劍,倒是有些像北拳,大氣磅礴的壓制感。

黃月無法想象,這兩位突然冒出來,是怎麼冒出來的?

轟!

腦袋有些亂的她,被南拳一拳打中,打的倒退數米,口溢鮮血,不敢繼續後退,後面,那位劍客正在鎖定她。

而此刻,南拳微微喘息一聲,笑了。

“又來人了,速戰速決!”

南拳說了一句,下一刻,氣息爆發,比之前更加狂暴,強悍無比,一瞬間,南拳的氣息起碼比之前強大了三成以上。

轟!

這一刻,天地之間,彷彿只有這一雙拳頭。

而外面的洪一堂,一劍盪漾而過,四面八方,一聲聲慘叫傳出,一瞬間,偷偷潛伏而來的一些強者,被這一劍瞬間格殺!

只留下不遠處的孔潔,面色凝重無比,抓著木林迅速後退,金槍卻是一次次地回頭去看,在孔潔的再次催促下,也迅速後退。

可是,金槍的臉色,卻是有些沉重,有些說不出的複雜!

他認出來了!

都是老熟人了,誰還不認識誰。

地覆劍,南拳!

這兩人……這兩人……強悍到讓他都心悸無比,心悸的同時,也有一種憋悶感,原本以為當年的那群人中,自己走的算遠的。

可如今……如今再看,也許……也許……他心中沉重又痛苦。

地覆劍,南拳……他們好像都走出了自己的道。

而我呢?

哪怕齊眉棍,實力也許不如自己,和袁碩一戰的時候,最後一刻,也留下了一些棍意傳承,那種凝意為棍的意志……讓金槍有些崩潰的痛苦感!

當年,他在侯霄塵的幫助下,打破了袁碩的壓制,晉級到了更深的層次,這些年,他強化肉身,強化氣血,強化神意……好像什麼都在變強,都在均衡,這也是侯霄塵給他的指點。

可是……他發現,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好像平庸了起來,好像失去了自己的靈魂。

當他遠遠看到銅鎧面對自己,哪怕看不到對方的眼神,也覺得,那是地覆劍對自己的無聲審判和漠視,昔年的第一槍,今日又如何呢?

金槍有些失魂落魄。

這一刻,他有些恍惚。

恍惚中,他忽然側頭朝另外一處街道看去。

那邊,一位黑鎧,也在爆發,一拳接連一拳,好像南拳再生,可那種拳,又和南拳不同,一重更比一重強!

“銀槍……”

喃喃一聲,金槍想到了一人,銀槍劉昊。

這種拳意,讓他想到了那位一槍更比一槍強的槍術高手。

孔潔也朝那邊看了一眼,微微有些意外。

那邊,李皓一拳接連一拳,完全沉浸在了九鍛勁之中,完全沉浸在了大海浪濤之中,一浪更比一浪強,體內的血氣、勁道,都在瘋狂爆發!

從一開始被謝剛壓制,到此刻,隱約間匹敵謝剛,甚至壓制一些,讓李皓愈加振奮。

就是這種感覺!

他也感受到了有強者關注這邊,可是……李皓不太想停下來。

就是這種打破枷鎖的感覺!

轟隆隆!

兩邊,都傳來了劇烈的響聲,而城內,一道道破空聲迅速傳蕩而來。

李皓有些憤怒,有些想狂吼。

真討厭這些人,非要來打斷自己的感悟。

下一刻,一股血氣上湧,他還是沒有動用三勢,在這一刻,他動用了血刀訣,激發自己的精神和血氣,讓自己的拳更加犀利狂暴!

“血刀……”

謝剛一驚,此刻的他,也感受到了不對勁,血氣,這是活人才有的!

此人會血刀訣!

他聽說過這門功法,是五禽門的獨門秘術,據說古文明時期極其有名。

李皓……

這個名字一閃而逝,下一刻,想到的是袁碩,袁碩擅長五禽術,有拳術,倒是李皓,擅長劍勢,眼前這人,卻是沒有用劍。

難道是袁碩?

謝剛心中一震,下一刻,暴吼一聲,一拳砸出,如同隕石炸裂開,不止如此,身上還浮現出一套鎧甲,呈現土黃色,那是他的源神兵。

有了源神兵在身,他強悍的多。

防禦力也是更加強悍!

而李皓,卻是兇悍無比,迅速貼身,有白銀鎧甲在身,他覺得不比這源神兵差。

雙方互相對拳!

一拳,兩拳,三拳……

九鍛勁瘋狂爆發,接連不斷,李皓狀若瘋魔,轟隆隆的巨響聲一連爆發出來,打的對方鎧甲震盪,內腑破碎,而謝剛的拳,也打中了白銀鎧甲,震盪李皓內腑。

雙方此刻都是隻攻不防,都明白一個道理,誰先逃,誰先撤,誰就先倒黴。

轟!

李皓看到了,看到了一個個光團迅速靠近,也是暴怒不已,好像發狂的大海,一心只想摧毀眼前的一切。

九鍛勁是他最早明確,可以感悟勢的功法。

可直到現在,金、土、火都感悟了,唯獨九鍛勁遲遲沒能感悟,也讓李皓急不可耐!

眼看著有一個旭光光團,快要靠近這邊了。

李皓暴吼一聲,這一刻,全身內勁湧現,一道,兩道,三道……

接連九道強悍的內勁,全部疊加,瞬間爆發了出來!

轟!

又是一聲巨響,砰地一聲,謝剛被重重砸飛,口吐鮮血,甚至吐出了一些內臟碎片,可謝剛卻是笑了一聲,他也感受到了,有旭光來了!

眼前這傢伙,好像是袁碩!

難怪如此強悍……

可惜,還是沒能打死自己,袁碩,好像也不過如此。

剛想著,李皓眼中兇光閃爍,冷哼一聲,下一刻,一股更強悍的力量爆發,這一次,不單單是九鍛勁瞬間爆發,金劍勢也是瞬間匯聚爆發開!

炸裂!

李皓如同利劍,瞬間浮現在謝剛眼前,一拳重重砸下,如同劍出鞘!

轟!

又是一聲驚天巨響,砰地一聲,謝剛眼露驚駭之色,這一拳下去,身前的鎧甲,震盪了一下,砰地一聲,防禦還是被突破了!

內腑瞬間炸裂開,震的粉碎!

李皓微微皺眉,一揮手,收走了屍體,轉頭看了一眼遠處已經趕到的強者,認了出來,好像是那什麼徐峰……

李皓心中冷哼一聲,九鍛勁還差一點,他感覺馬上就要凝聚成勢了。

現在雖然有了感覺,可被中斷了,不知道何時才行了。

該死的混蛋!

不再停留,他迅速跳躍,翻過了街道。

而這邊,南拳暴吼一聲,再次一拳重重砸飛了黃月。

而洪一堂,看到李皓來了,好像一直都在等李皓一般,看到李皓飛來的瞬間,笑了一聲,一劍殺出,李皓的耳邊響起了他的聲音。

“想看我的劍……今天給你看一看!”

李皓心中一驚,急忙看去,第一時間沒覺得強大,只是覺得大氣磅礴,卻是帶著一些平和之意,沒有那麼犀利。

可下一刻,忽然臉色一變!

這磅礴之劍,好像大地一般,包容一切,黃月正在掙扎,忽然感覺整個天地都被顛倒了,感覺整個人都被鎮壓了,她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地覆劍!

這是洪一堂的地覆劍!

那磅礴的大地之劍,看起來也不算快,可是落下的時候,黃月好像傻乎乎地站立不動一般,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劍瞬間落下!

轟!

一聲巨響,強悍的防禦瞬間被撕破!

如同天塌了一般,重重砸下,重劍無鋒……

這一刻,李皓想到了這個詞。

而黃月,被這一劍,直接砸的四分五裂,眼中到死,還帶著不解和震撼,地覆劍,不是早就廢了嗎?

為何……如此強悍?

“走了,為了給你看這一劍,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地覆劍的笑聲在李皓耳邊傳蕩,下一刻,他探手一抓,抓走了一枚儲物戒,“再不走,人家圍殺來了!”

一瞬間,三人翻越街道,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李皓,依舊難掩震撼。

這才是地劍勢嗎?

這一刻,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地劍勢,是真的弱小啊!

洪一堂為了給自己看他的一劍,好像等待了許久,李皓想到了他當初說的,有時間的話,他會教一教李皓地覆劍,今日這一劍……就給李皓上了一課。

此刻,因為剛剛沒能凝聚水勢的憋悶感,都一掃而空了,那大氣磅礴的一劍,倒是給了他一些不一樣的啟發。

……

等三人遁走,片刻後,一群人趕到。

他們已經很快了!

可趕到的瞬間,一切都消失了。

綠月臉色微微變幻,看向四周,不見了黃月的身影,可很快,她臉色微變,朝遠處看去,那裡,有一攤爛泥一般的血肉,正在迅速被大地吞噬!

綠月迅速上前,下一刻,臉色徹底變了。

“退出去!”

綠月一聲暴喝,一瞬間,帶著眾人紛紛撤離,臉色卻是帶著驚恐和震撼!

出事了!

這座城,不一般,黃月居然被殺了,而且被殺的很快……誰殺了她?

……

而廣場上。

侯霄塵,看向遠處,許久,輕嘆一聲,輕聲道:“小看此人了……重劍無鋒,舉重若輕……當世第一劍客,也許非他莫屬!”

玉總管微微變色,看向他。

“地覆劍。”

侯霄塵輕聲說了一個名字,玉總管臉色微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

侯霄塵卻是笑了:“我知道,當年阻攔我的人是誰了!”

玉總管這時候愈加變色:“你是說……二十多年前?”

“對!”

“不可能……”

玉總管下意識地說了一句,侯霄塵卻是笑了:“是他沒錯了,那時候,我也沒想到,如今看來,那時候的他,已經突破了,難怪接連拒絕了袁碩……可怕的傢伙!”

玉總管沉默,有些震動。

這豈不是說,那時候的地覆劍,已經跨入了鬥千?

原來如此!

而侯霄塵,也想到了當初的一次巧遇,他原本想處決一些人,結果,被人阻攔了,那人什麼都沒說,只是攔下了他。

雙方戰鬥了一場,不過很快便各自離去……現在看來,大機率就是洪一堂了!

真有趣啊!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