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3章 十二團出戰(求訂閱月票)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中秋快樂,初級VIP出月票了,兄弟們別忘了投票啊!)

新編十二團,速度還是不錯的。

沒多久,不需要一個小時,他們就抵達了東門。

此刻,一尊白銀鎧甲戰士,正在等待著他們。

看到幾人到了,轟隆一聲,肅穆,莊嚴!

這尊鎧甲戰士,右手捶胸,一股波動在李皓腦海中浮現:“後備守衛軍第九師第七團團長蔣世勳,歡迎兄弟團增援!”

“你部人員不滿,新軍成立,戰備不齊,以機動形式輔助第七、第八、第九團禦敵!”

“軍中有令,逐級替代,若是吾等戰死,謹記,第九師三團,皆以你令為軍令!同樣,十二團團長李皓戰死,你部由吾等接掌!”

這位鎧甲戰士,上來就宣佈了一條軍令。

下一刻,看向李皓,空洞的目光中帶著一些肅穆:“守衛家園,抗擊外敵!不準後退,不準逃脫!吾等身後是淨土,城在人在,城破人亡!軍部命令還在,堅守東門,無上級軍令,不得後撤一步,知否?”

“明白!”

李皓捶胸,那白銀戰士,那空洞的目光,好像看白痴一樣看著他。

你不對!

算了,只是新編軍,看來連軍事訓練都沒參與過,罷了罷了,新編軍願意增援,已經是難得,還能苛求什麼?

不要擾亂軍陣就行!

第九師,多少年沒有加入新人了?

無數歲月了!

多到,他們都忘記了到底有多久。

無數歲月的沉寂,而今,再次復甦,恢復了一些零星的記憶,對這些白銀戰士而言,已經很難得了,再加上新人加入,為這支戰天軍增加了一些新血,這位第七團的團長好像心情不錯。

“你部作為機動力量,協助三團守衛東城,戰後,軍功以雙倍計算!新軍特例,珍惜!”

“軍功?”

李皓一愣,啥軍功。

那白銀戰士已經習慣了新兵的白痴問題,也不多說,再次道:“敵人暫時後退,不過很快會再次出擊,其中存在一些強者……可惜吾等早已魂飛魄散,實力十不存一,否則……虎落平陽被犬欺,無可奈何!爾等實力孱弱,小心謹慎,不可妄動!”

實力十不存一……

李皓心中微動,有些震撼。

這麼說,這些白銀戰士,當年也許更強,比復甦的那一刻還要強大!

多可怕的!

這只是團長,上面還有師長,師長上面還有軍長,軍長上面還有軍團長,軍團長上面,還有戰天軍總指揮……

看他們的令牌就知道了。

這只是戰天軍第九軍團,後備守衛軍!

說明,戰天軍最少九個軍團,每個軍團可能都有什麼第一軍第二軍之類的,然後才是師團……

想想,簡直可怕!

這戰天軍,巔峰時期,豈不是人數百萬?

一個軍團10萬人不算多吧?

古文明時期,到底有多輝煌?

李皓難以去想象!

這位團長,好像很忙,下一刻,不再理會李皓,一個閃爍,上了城牆,出現在城門樓上。

李皓眼神微動,下一刻,也是一個閃爍,跳了上去。

上面,還有兩位白銀,加上這位,總共三位白銀。

加上李皓,那就是四位了。

……

同一時間。

外面。

廣場上,忽然有人眼神一動,急忙道:“你們看,那城門樓上,是不是多了一位白銀?”

此話一出,引起不少人騷動。

紛紛看去,有人可以看到,有人在這地方卻是看不到那邊,看到的,都是心中一驚。

“一個白銀,代表一千黑鎧!”

“這……豈不是說,又多了一千黑鎧?”

“我的天,完了!”

“怎麼會又多了一個,不是說,四方守衛,總共就4位嗎?難道說,還有五方守衛?城內到底多少黑鎧軍?”

眾人議論紛紛,有人擔憂,有人謾罵。

什麼鬼!

只是來賺錢的,沒想來送死,進來就死了好幾百了,結果現在又出現了新白銀。

……

此刻,侯霄塵也是皺眉。

居然又來了一位白銀戰士,這就讓他們疑惑了,甚至推翻了之前的一些想法,城內,也許不止四方守衛軍,還存在其他軍團。

每一支守備軍,實力都不比武衛軍弱,在城內只會更強大。

可想而知,多可怕。

侯霄塵這些年,也不過培養了千人罷了,可這裡,短短時間內,居然出現了數千大軍,而這,在古文明時期,只是留守的一支軍團。

這時候,那邊,平等王、綠月、赤明長老幾人都走了過來。

到了這地步,這些人也是頭疼不已。

平等王皺著眉頭,看向侯霄塵:“侯部長,這個情況出乎我們的預料,城內的黑鎧軍,到底有多少?這麼下去,我們就算耗下去……好像作用也不大,對方越來越多!可我們的時間不多,只有三天,三天後若是不出去,到現在為止,好像沒人可以在這留下一個月……等不到下一次開啟了!”

所以,這三天要不放棄內城,要不……只能強攻!

攻破防守!

如今,看也看了,等也等了,得商量出一個章程來了。

是強攻,還是如何?

放棄……大家等待了一個月,準備充分,好不容易進來了,放棄個屁啊!

何況,這麼多旭光,大家還沒出手呢。

只是幾千黑鎧而已,若是那些白銀戰士不爆發……其實也不算什麼。

三陽巔峰罷了,在場的,三陽一大把。

越是如此,越是讓大家覺得,城內寶物很多,就算沒有,真能打下這支軍團,數千黑鎧,也是一筆重寶了,一兩百具不算什麼。

可若是湊集了數千甚至上萬套……足以打造出一支最精銳的兵團!

人人都具備日耀的防禦力,上萬人,一起衝擊……那種場面很可怕的,就像現在,幾千黑鎧軍衝擊,結果短短時間,在有強者的坐鎮下,還是被殺了數百超能。

侯霄塵平靜道:“你們什麼想法?”

“聯手!”

平等王也不繞彎子:“推平這支黑鎧,現在又來了一位白銀戰士,總共4位。剛好,三大組織和銀月官方,一方對付一位,至於黑鎧軍,交給大家一起來對付!”

“問題不會太大,就算白銀戰士復甦爆發,也就旭光後期左右的戰力,我們各方,不至於連一位後期都無法抗衡,直接崩潰……所以,不怕對方復甦!”

是的,他們知道白銀復甦很強,可他們也有底氣。

三大組織都有把握能對付一位後期,要知道,綠月自己就是旭光後期,何必害怕什麼?

至於黑鎧多,此地的超能也不少。

黑鎧最多堪比日耀初期,可此地的超能,日耀居多,三陽也有許多,閒散的旭光也有一些,比如徐峰這些旭光,還有一些強悍的武師也都在這其中。

說到這,飛天那位赤明長老開口道:“誰看到南拳了?那傢伙不見了,是不是偷摸著入城了?”

南拳咋咋呼呼的,可這一次戰鬥,那傢伙一直沒出現,大家還有些不太習慣呢。

“死在第二通道了吧?”

“誰知道呢!”

“……”

南拳去哪了,大家都沒看到。

不過第二通道,還是死了一些人的,加上之前混戰之下,也死了不少人,前前後後,接近2000人的隊伍,如今只有1500左右了。

少了一大批人!

當然,優勝劣汰,死的都是一些傻子、白痴、弱者。

進來了,不做任何準備,不查任何資料,不搞任何攻略,這些人不死誰死?

光知道這裡神能石遍地都是……這種人,大家覺得死了是好事,剩下的反而會明智一點。

侯霄塵沒說什麼,南拳?

何止南拳。

李皓和洪一堂也不見了!

思考一番,他點了點頭:“好!我們負責一位白銀,不過,黑鎧眾多,其他人未必可以團結一致……”

正說著,遠處,有人代表散修來了。

正是那徐峰!

此刻,這翩翩公子,瀟灑無比,踏步而來:“諸位前輩,有幸得到各方認可,代表諸位散修來和幾位前輩商討一下,如何應對如今的麻煩……”

侯霄塵笑了笑,沒說話。

綠月瞥了他一眼,一臉嫌棄。

飛天的赤明長老沒吭聲,倒是平等王威嚴的臉上露出一些笑容:“正和侯部長商量來著,我們對付白銀戰士,散修和我們麾下的一些人,對付黑鎧軍,黑鎧沒了白銀相助,其實好對付,只要離地一分鐘,這些黑鎧就會喪失戰鬥力!”

“其中一些銅鎧,稍微難對付一些,但是散修這邊,有徐公子這樣的旭光存在,不至於連銅鎧這樣的日耀都難解決,這樣的分配,徐公子沒意見吧?”

黑鎧數量是多了點,可實力不行,嚴格來說,還是白銀復甦才可怕。

徐峰聞言笑了:“當然可以!幾位前輩拿下了難纏的白銀,其他的,便交給我們好了!”

這當然沒問題了!

甚至比預期的還要好一些,那些散修,還擔心這些傢伙繼續做壁上觀呢。

……

同一時間。

城門樓上。

李皓好奇道:“蔣團長,我們的防禦體系,無法使用嗎?空中防禦體系還是很強的,若是可以使用的話……”

“只能被動使用!”

“能源不足!”

七團團長聲音空洞:“戰天城需要能源,此刻能源嚴重不足,能讓吾等復甦一些,也和死去的人多有關,這裡死去的人多,會有能量被吸收,才能加速我們的復甦,否則……我們一般都保持一種沉寂狀態!”

李皓心中一動,地面吸收能量,原來還能促進戰天城復甦。

“那他們走了第二通道……就是那個有網的小房子,是不是就可以避開空中的防禦體系?”

“是。”

七團團長再次空洞地回答:“那是迎客樓,來者為客……只是這些人,不願當客人,非要當惡匪,但是迎客樓賦予了他們一些特權,吾等許可權不足,無法取消,城主、軍團長皆不在城內,迎客樓許可權高於吾等許可權……除非守護者復甦,否則,無人可以取消!”

守護者?

還有,城主不在城內?

那黃金戰士是誰?

李皓一臉懵,此刻的他,很是疑惑。

這麼說,城主府的那位黃金戰士,大機率不是城主了,那是誰呢?

守護者?

他還想再問,七團團長語氣好像有些森嚴:“李團長,戰前,稍微安靜片刻!”

話,太多了!

他有些運轉不過來。

畢竟是死人了,其實回憶一些東西,很耗費精神的,如今的他們,只有一些本能,以及那可憐的一些記憶,李皓問的每一句話,都會調動他們一些精神力,去回憶過去。

時間長了,會刺激復甦,導致提前復甦到巔峰,那就會很快徹底死去的。

李皓鬱悶,但是也不再詢問了。

看樣子,這些人,還沒徹底復甦,記憶不多,能回答自己一些問題就算不錯了。

他走到了城牆一邊,此刻,他軍中兩人,都在這邊。

很明顯!

原本,李皓以為這倆進入了黑鎧軍中,自己都找不到他們了,事實證明……鎧甲體系真牛叉,他一掃而過,數千黑鎧中,其中一具黑鎧,上面閃爍著一些光芒。

仔細看去,漸漸地,還有一些資料呈現。

“新編十二團一連新兵賀勇!”

“……”

李皓很無語,也很好笑,這麼說,這些黑鎧,在他們這些當官的眼中,其實一眼就可以看出身份,難怪呢!

而對其他人,卻是沒這個許可權。

顯然,只針對自己十二團的一些人,才有這樣的許可權。

“新兵賀勇!”

就在此刻,混在黑鎧中的賀勇,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句話,急忙轉頭朝李皓看去,果然,看到了幾十米外,李皓盯著自己看。

賀勇一怔。

我藏在這,你能看出來?

我去!

這算啥?

合著,我穿上了鎧甲,你就對我完全掌控了?

他的黑鎧,許可權少的可憐。

唯一的許可權,就是可以呼叫一下一連連長……其實這還是因為他們連,就他一位新兵,許可權還算不錯,否則,也許還得呼叫一下班長才行。

賀勇無奈,只能走出了黑鎧隊伍。

片刻後,洪一堂也走了過來。

三人軍團,在城牆上匯聚。

賀勇鬱悶無比:“喊我們幹嘛?”

“我在想,咱們未必能抗住……”

李皓看了一眼那邊,微微皺眉道:“說實話,這些人還是很強的,旭光很多,三陽也多,你們也看到了。真全力以赴,咱們未必可以擋住他們,而且戰天軍這幾支隊伍,也未必可以抗住。”

“那就跑好了……”

賀勇說著,李皓卻是搖頭:“不,我想守住這座城!”

賀勇一怔,為什麼?

說實話,剛剛在軍營的時候,他挺激動,可出來了,他又恢復了,覺得守住還是守不住,其實和他沒啥關係的。

守不住,其實也好,說不定還能趁亂再撈點好處。

守住了,也未必有多大作用。

洪一堂也是沉聲道:“為什麼想守住這座城?”

你沒有親人朋友在這座城中,守住這座空城,對你有什麼意義?

外面的那些人,絕對不好惹!

“不想讓三大組織獲得任何好處,也不想讓其他人獲得什麼好處!”

李皓語氣很平靜:“我仔細想了想……這座城,也許該屬於我!”

“……”

兩人無言,這話說的,憑啥?

“當然,也屬於二位!要知道,一人獨享,不,三人獨享這裡的好處,不比和大家分更好一點?這裡的軍人,都已經死了,他們不再消耗任何資源,只有戰鬥的時候,才會出現,充當我們的守衛,多好?為什麼要讓這些人死去?”

“想想生命泉池,想想城內那些好東西,和這麼多人分,不如我們三人獨享。”

“這是遺蹟,嚴格來說,不屬於任何人……可是八大家之一的王家的城池,論關係,我更有權力獲得……當然,現在不在乎這些,可顯然,幾千人分,沒有幾個人分來的愉快。”

“可是……”

南拳想說,真的擋不住!

哪怕三大白銀復甦,也不行。

李皓又道:“這座城,沒那麼容易被拿下的!軍營中還有一位黃金戰士,而且未必是唯一一位,還有城主府那位,還有可能存在其他的黃金戰士……只是此刻,他們好像不願意提前復甦,導致隕落。”

“我們也許可以趁機立功,說不定還能獲得一些額外的好處,軍備庫,好像還很完善,我領取白銀鎧甲的時候,那邊,一位白銀戰士進去取的東西,我感覺,軍備庫還存在大量寶物……”

洪一堂直接道:“你想怎麼辦?我們幾乎沒可能對抗這些人。”

“為什麼不可能?”

“這是我們的地盤!”

李皓笑了,“你們忘了,我是團長!而作為團長,我是可以以特殊戰備身份,進入居民的房屋,所以,在外城中,那些關閉的房屋,我都可以進去!”

“不但我可以,我還能賦予你們一些許可權,跟我一起進入……只要在外城,進行偷襲戰,甚至正面戰,我們藏身居民房屋,他們只能在外面被動等著我們襲殺……忘了上次那些銅鎧進入房屋後,我們只能被動挨打嗎?”

上一次,就有銅鎧進入了古屋。

其實黑鎧也行,可黑鎧戰士,好像如今已經徹底失去了智慧,無法自主行動,倒是銅鎧,還具備一些靈性。

此話一出,兩人微微一怔。

進入古屋,伏擊四方強者?

進可攻,退可守!

古屋和古城一體,非請勿進,一旦其他人進入,就會遭受整個防禦體系的攻擊,這也是李皓才瞭解到的,所以之前貿然闖入的人,其實都是被整個古城的防禦體系擊殺的!

擊殺盜匪,哪怕你走了第二通道都不行,這觸發了戰天城的規則。

李皓又道:“還有,現在外面有30位銅鎧,銅鎧也具備這樣的靈性,我嘗試去借一下人,我帶著你們,一起藏身古屋,我們氣息收斂,在城內如魚得水,偷襲他們,只要順利,殺死一些強者,輕而易舉!”

“二位如此強大,只要一擊必殺,然後藏身古屋,旭光全部來了,也無法奈何你們……我們完全佔據了主動,沒必要硬拼!”

“三大團,是職責所在,城破人亡,我們是機動力量,輔助守城就行,而他們必須要守住這座城……加上靈智沒有活著的時候聰慧,所以只能固守,我們不一樣的!”

南拳摸了摸鬍子……沒摸到,有些可惜。

思考一下,開口道:“是不是不太好?李皓,咱們好歹也是外面那些人一夥的……”

說著,傳音道:“你說,要不要連銀月官方一起幹?”

“……”

李皓無言!

艹!

你裝你大爺呢!

洪一堂也笑了起來,傳音道:“可行倒是可行,我就怕,被人懷疑上了!在大家眼中,戰天軍只是亡靈軍團,咱們搞偷襲……”

“上次不也有嗎?上次那些銅鎧,最後就偷襲大家了,忘了嗎?”

李皓提醒了一句,這又不是第一次。

上次就有好吧!

再說了,懷疑又能如何呢?

“再說,你倆在外面,只是三陽實力,誰會多想?只要人死的差不多了,沒人知道,想也白想!”

洪一堂笑了,傳音道:“那對付官方嗎?”

“洪師叔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覺得重要嗎?你才是團長。”

李皓無語,你現在這麼說了?

“算了,不對付,對付官方,一旦削弱了官方實力,也許銀月會有一些麻煩……”

“你在乎銀月麻煩不麻煩嗎?”

李皓笑了笑,傳音道:“我又不是變態,就算不在乎,也不想銀月出現動盪,銀月官方越強,越是穩定,洪師叔,我就算沒有兼濟天下之心,也沒心思製造動盪,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想多了?”

“我殺三大組織,那是因為他們作惡多端,和我有仇,我又不是誰都殺?”

這位,是不是真把自己當魔王了?

我就算不想幫官方,也沒到非要弄死他們的地步。

洪一堂啞然失笑,也是啊!

倒是自己想岔了!

“那我們聽你的,誰讓你是團長呢!”

得了吧!

有好處就聽我的,沒好處,一邊去吧!

李皓不再多說,很快,走到了三位白銀面前,透過鎧甲波動道:“三位團長,我想帶領一部分百夫長,和這些傢伙打一場游擊戰!殲滅敵人於戰天城之外!不讓敵人跨過城池一步!”

“三位團長固守此地,我十二團人員不足,需要一些支援……”

殲敵與城外,好像戳中了什麼!

三位團長,好像都有些波動。

殲敵與外……這是軍方的傳統。

只是可惜,如今的後備軍第九師,給軍方丟人了,只能固守。

李皓其他的話,其實都是放屁。

他不知道,就一句殲敵與外,戳中了三大團長的心,一些消散的記憶,甚至都開始恢復。

片刻後,第七團團長聲音波動:“可以!三團可以支援10位百夫長,不過……不能再多了,再多,戰天軍會失去一些基礎運轉能力,如今的黑鎧兄弟們,已經失去了靈性,必須要百夫長帶領才能發揮一些作用……”

只有10位!

李皓想了想,也不錯了。

可以!

“多謝!”

“應該的,李團長小心!”

“砰!”

李皓捶了捶胸口,都熟悉了。

三大團長,也是錘擊了一下胸口,好像有些欽佩這位新軍團長。

片刻後,10位銅鎧出現在李皓面前。

而就在此刻,李皓的白銀鎧甲中,出現了一些關於他們的資料。

“第七團三連連長鬍新武,向李團長報道!”

“第八團九連連長吳開福……”

“……”

一股股波動,向李皓傳蕩而來,稍顯僵硬的感覺,好像只知道服從命令,具備一些本能,但是沒有三位白銀的那種靈活。

“好,幾位接下來聽我安排!”

“是!”

一聲聲鏗鏘有力的聲音,這一次倒是多了一些感情,在李皓腦海中浮現。

李皓髮現,這10位連長的許可權,此刻都和自己的白銀鎧連線到了一起,愈加佩服,有這鎧甲體系,可想而知,當年的戰天軍,一旦行動起來,有多方便,多統一。

只需要透過鎧甲釋出軍令,所有人都能聽到,而且,只有高階許可權的人才能向低階許可權的人釋出軍令,這就避免了很多麻煩。

下一刻,李皓化為黑鎧,不過在這些戰士眼中,其實不影響什麼,他們依舊可以認出李皓。

“下面的弟兄動一動,三位團長,稍微出動一些人手,開始日常巡查任務,釣魚活動開始!”

“……”

三位團長其實沒太明白,但是大概知道,需要掩護。

於是,很快,一隊隊黑鎧開始行動。

除了這裡,外城總共還有8條街道,這裡是第一街道,不過此刻沒人敢在這邊活躍。

而黑鎧,以10人一隊,百人一條街道,一瞬間,足足出動了800位黑鎧軍,開始了日常巡查任務。

黑鎧軍的騷動,也讓遠處的一些超能注意到了。

……

“黑鎧動了!”

“他們在幹什麼?”

“好像……好像在巡城……奇怪,這時候還繼續巡城,果然,這些傢伙早就成了傀儡,已經沒有太多的智慧了,這不是出來送菜嗎?”

“聚在一起還難對付,現在他們分成了10人一隊,一條街道百人,若是能吃下這800人……上次好像就是如此,吃了不少黑鎧,發財了!”

“……”

這一刻,超能們騷動了起來。

上一次就是如此。

白銀戰士固守城門,黑鎧巡街,結果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很多黑鎧,在那時候被剿滅的。

而且,也是因為那樣,讓許多人收集到了黑鎧。

此刻,原本大家想著,沒機會了。

哪知道,居然又開始了!

雖然人數比上次多了,可這一次的超能質量,也不是上一次可以比的。

而此刻,侯霄塵眾人卻是微微皺眉。

怎麼會?

剛剛的白銀戰士,不太像失去了靈智的樣子,好像是具備一些智慧的,可此刻黑鎧繼續巡街,這就真的是白痴舉動了!

這樣一來,明顯會給大家逐個擊破的機會啊!

3000黑鎧聚集,其實還很難纏。

可現在,一條街道百人,10人一隊,速度快的話,是可以迅速拿下的。

如此一來……這800人一旦損失了,若是對方繼續犯傻……豈不是可以一點點吃掉?

要不然,就算可以對付三千黑鎧,也會損失很大的。

在場的1500位超能,不說多,不死個五六百,你想輕易拿下黑鎧軍?

這下子,散修率先騷動了起來。

有人喧囂道:“我們自由行動吧……黑鎧我們獲得了不要,賣給各家,各家能出什麼價?”

“是啊,大軍團作戰,我們沒經驗,配合也不好,還是小隊活動更好一些!”

三大組織和銀月官方還沒開口,散修就開始騷亂了。

不想和之前一樣,強攻古城了。

那樣太危險了!

現在,他們完全可以分散開,三五成群,有把握的話,就可以出手,拿下10人小隊,那也是10具黑鎧啊!

若是一具可以賣給三五枚神能石,一次收穫,就是三五十枚了!

門票錢,算個屁啊!

對他們而言,三五十枚神能石……那可是三五萬方神秘能,太可怕了!

哪怕10人合作,成功一次,也能賺個盆滿缽滿了!

此刻,三大組織和侯霄塵幾人,都有些皺眉,可散修本就混亂,此刻拒絕他們獨自行動,顯然也不可能。

侯霄塵思索一番,開口道:“若是諸位收穫了黑鎧,賣給巡夜人,一具黑鎧,可以換取一枚神能石。”

“太摳了!”

“這可是超凡物品,我們又不是不知道,能抵擋日耀攻擊的,這樣的寶物,你們出一枚?”

“就是!”

“……”

侯霄塵不想再說什麼。

而綠月卻是笑道:“賣給紅月,三枚一具!”

至於能不能拿到……看你們本事了!

空頭支票罷了,這些人,有多少能活著出去還是未知數呢。

不過,出個高價,噁心一下巡夜人,也能順便刺激一下散修幹活,這些散修若是真能將黑鎧全部清除掉,那也是好事。

沒了這麼多黑鎧,白銀也好對付一些。

至於戰天軍為何犯傻,是靈智磨滅了,還是故意佈局誘殺超能……有什麼關係呢?

散修死了就死了!

再說,散修畢竟有一些實力的,就算死了,也能拼死一部分黑鎧,其實也不錯。

其實,幾人都注意到了,少了一位白銀戰士。

也許隱藏在了黑鎧之中!

可是……三陽巔峰的白銀戰士,獨自一人出動,也許會給大家一些單獨擊破的機會。

“飛天也願以三枚一具的代價收購!”

“閻羅同樣如此!”

三大組織,都給出了3枚的價格。

侯霄塵瞥了一眼幾人,笑了笑,不說什麼,你們有錢,巡夜人窮,哪怕開空頭支票,我都開不起,不說什麼。

這下子,散修們激動了。

一旦完成一次剿滅,那就是30枚!

神能石啊,可不是神秘能。

對他們而言,許多人甚至沒見過神能石,這下真發財了!

至於能否活著出去,能拿到好處,那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有人急忙道:“現場兌付嗎?”

“當然!”

綠月淡淡道:“就算全部剿滅了黑鎧,不過3000具,9000枚神能石,三大組織合力,還是可以吃下的!”

“再說,也不可能被你們全部拿下,拿下一半就算不錯了,4500枚,一家1500枚,難道諸位覺得,我們連這些都吃不下嗎?”

1500枚,不少,很多。

可三大組織,還真能吃得下!

這一次,他們準備不少,強者也多,湊湊的話,就算不夠,還有神秘能呢,也有許多。

再說……真少點,那又如何?

那邊,孔潔傳音道:“老侯,你說……他們是不是真的帶了這麼多神能石?”

若是真的……真讓人心動啊!

銀月這邊,還真沒這麼富裕。

侯霄塵沒接話,而是傳音道:“大家小心點,靜觀其變,我覺得不太對勁!這些白銀戰士,之前指揮得當,士氣高昂,忽然就犯傻了……雖然有這樣的先例,可情況還是不太對勁,大家不要貿然入外城!”

這到底什麼情況?

這一刻,覺得一切盡在算計的侯霄塵,也是微微皺眉,這把自己給整糊塗了啊!

看著那些超能,一個個興奮地湧入外城,他輕輕吐了口氣,不太妙!

這些傢伙,這次不知道要死多少。

還有一些三陽,也潛伏了進去,看樣子神能石,也讓這些三陽心動了,也是,一具鎧甲3枚,若是有儲物戒,一位三陽對付10位黑鎧也不是太難,運送一趟,30枚神能石到手。

說實話,他都心動了!

真賺錢!

可錢,有那麼好賺嗎?

三大組織中,也有一些強者跟著混入了進去,看樣子要不想打探一下情況,要不就是想借機俘獲一些黑鎧。

銀月官方這邊,胡青峰此刻也傳音道:“咱們不去嗎?就算不去,也要讓一些人進入打探一下情況,旭光不好貿然出動,三陽還是可以的!”

這一次,官方來的人不算多,可三陽也有一些。

都在這等著嗎?

當然,胡青峰也不想進去,誰知道會不會遇到那位消失的白銀,雖然對方只是三陽巔峰,未必能奈何自己,可他不願意冒險。

此刻,金槍出聲到:“部長,我去吧!”

他戰力強悍,就算遇到了白銀戰士,不是復甦狀態,也不懼什麼。

還是武師,遮掩能力極強。

金槍都請命了,木林原本準備裝死,此刻也只好跟著道:“部長,我和老大一起進去吧!”

侯霄塵思索一番,木林防禦強大,金槍戰力強悍……若是遭遇一些危險,應該能反應過來,思索一二,點頭:“去吧,小心點,不要動黑鎧……只是打探一下情況,注意觀察就行,情況……不是太對勁!”

“是!”

兩人一起聯袂,朝外城走去。

黑暗的外城,此刻好像食人的大嘴,有些可怕。

侯霄塵一直皺著眉頭,又看了看內城門那邊,輕輕嘆息一聲,這時候的他,也很無力。

李皓……是你們乾的好事嗎?

還是說,你們只是在城內尋寶,並未參與進來?

此刻的他,手中握著一把鑰匙,陷入了沉思中,作為手持鑰匙的賓客,只要不對戰天軍動手,是否可以避開一些莫名的危機?

思索一番,輕輕拍了拍一旁的玉總管,鑰匙順勢落入了她手中。

“拿著,不要丟棄,一直拿在手中就行!”

玉總管點點頭,也沒說話。

一群人,目視那些人進去了外城。

外城中,黑鎧的腳步聲響起,宛如上次一般,巡街,繼續開始。

……

一間茶鋪中。

李皓鑽了進去,茶鋪中倒是沒什麼東西,一些桌椅板凳,但是,李皓也發現了一些神能石,只是此刻的他,沒有動這些。

作為白銀團長,豈能為了這點蠅頭小利動心?

再說了,戰天軍軍規,不要動百姓的一針一線……我李皓,可是個守規矩的人!

片刻後,李皓眼神微動,透過門板,看向外面,有些想笑。

一個光團,就在自己面前。

真好玩!

自己現在可以藏身古屋,還有這雙眼睛,可以說,簡直是無敵的存在!

我能看到你們!

在大家的印象中,古屋都是不可開啟的,於是,一瞬間,李皓開啟了古屋,探手一抓,將門口的一位日耀抓了進來,一瞬間,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沒有任何遲疑!

甚至不需要觀察身份,無他,官方沒有日耀進入,最弱都是三陽,所以不需要多看什麼,散修也好,三大組織也好,這一次進入的人,除了官方不能亂動,其他的,沒有什麼不可動的。

這日耀,被抓進來瞬間,就被扭斷了脖子,死的時候,恐怕都沒想到,自己只是剛進入罷了,就栽了跟頭。

“新兵賀勇,你外面有個三陽,迅速出擊,抓進去!”

遠處,另一間房屋中,賀勇其實還在暗暗觀察,聽到腦海中的話語,微微一怔。

四處看了看,李皓在附近?

古怪!

他怎麼知道的?

還有,這三陽,現在他都看不透,因為對方進入了第二通道,超能遮掩,其實對他們而言,哪怕白銀鎧甲,也難發現他們。

可現在……李皓卻是直接點出來了。

不過李皓既然開口了……出擊就是了!

一瞬間,他開啟門戶,一把抓住一位超能,一拳砸出……轟!

一聲巨響,下一刻,三陽隕落。

賀勇迅速帶著屍體消失,眨眼間進入了另外一個房間,等下一波人來探查,卻是什麼都沒發現,一個個有些疑惑,響聲……哪裡傳出來的?

而此刻的李皓,自己動手也就罷了,他不斷觀察四方,起碼相鄰的街道,他都可以觀察到,也知道自己的人躲在哪個古屋中。

只要靠近,對比實力,他會迅速下達指令。

10位銅鎧,都具備日耀巔峰戰力,加上兩位超出想象的強者在,還有李皓這個三陽巔峰……

這一瞬間,整個外城,成了修羅場!

一位位日耀,瞬間失蹤。

一位位三陽,遇到了李皓三人,李皓還難對付一些,可另外兩位,對付三陽不要太簡單。

眨眼間,整個外城消失了五六位三陽,動靜還不是太大。

……

此刻,廣場上。

侯霄塵眉頭緊皺,傳音道:“老孔,你進去……找到金槍和木林,讓他們出來!”

孔潔微微一愣,我進去?

你確定?

除非遭遇了極大的危機,否則,沒必要讓自己進去的,金槍也不弱,旭光實力,誰能輕易對付金槍?

“老侯……”

“進去!”

侯霄塵語氣有些焦躁,這一次,出乎他的預料了。

不對勁!

他感應到了一些微弱的情況,有三陽,瞬間消失了!

不是透過超能感應的,這些走過第二通道的三陽,此刻都遮掩氣息的厲害,其實是好事,也是弊端,比如說,他們進入外城,若是以前,三陽消失,大家能感受到。

可現在,消失了……那就消失了,大家都能遮掩氣息,你消失了,誰知道你消失了?

如此一來,哪怕強者死完了,外面都未必知道。

侯霄塵看了一眼遠處紅月的那位青年人,也是一位天眼修士,此刻,那位天眼修士也朝外城看,好像也有些感覺,眉頭一直皺起,卻是沒能看到更多的東西。

身旁,孔潔無奈,只好迅速入城。

啥情況?

需要我親自入城解決的?

他迅速入城,片刻後,他忽然臉色微變,遠處,一道古屋門瞬間開啟,孔潔都沒回神,忽然,裡面一具黑鎧出現,一瞬間將一位超能抓了進去,一眨眼,人和黑鎧都消失了!

而就在此刻,賀勇腦海中響起了李皓的聲音:“撤!快離開那裡……你附近好像有……強者……不是侯霄塵就是孔潔,快撤離!”

賀勇一怔?

艹!

這也能發現?

李皓這傢伙,到底透過啥手段發現的?

還是說,白銀鎧甲的作用?

這一刻,他羨慕的不行!

因為他都沒能發現孔潔,否則,也不會貿然出動了。

下一刻,賀勇開門,在這被堵住不是什麼好事,他迅速穿過街道,在孔潔目瞪口呆的眼神下,眨眼間消失了!

而孔潔,這一刻有些冒冷汗!

旭光!

絕對有旭光實力……艹,黑鎧是旭光?

什麼鬼!

還能進入古屋突襲……完了!

這一次進入的傢伙,搞不好凶多吉少。

他顧不得這古怪的黑鎧了,急忙去找金槍和木林,這倆別在這栽了跟頭。

……

隨著孔潔迅速離開,賀勇、洪一堂和李皓,包括10位銅鎧,迅速出擊。

一抓一個準!

就在此刻,有尖叫聲傳來:“古屋中有銅鎧!”

此話一出,倒是讓外面一些人鬆了一口氣,我以為什麼呢,上次就有,看來,這些黑鎧故技重施罷了,銅鎧不弱,不過……也就那樣了,對三陽沒太大威脅!

原本還有些提著的心,都稍微放鬆了一下。

而外城,愈加安靜了起來。

時不時的,倒是有一些動靜傳來,那是超能和黑鎧的戰鬥聲,也有一些散修,興奮無比地跑了出來,有些人手中,還拖著黑鎧,有黑鎧被滅了。

看到這場景,倒是讓一些強者露出了一些笑容。

看來,這些散修還是有作用的。

入外城的這些黑鎧,遲早都會覆滅掉。

一些強者,也蠢蠢欲動了起來,三大組織這邊,一些三陽,甚至是旭光,都看向幾位首領,我們要不要進去?

巡夜人那邊,金槍都進去了,還有木林和孔潔……別給他們佔據了更多的好處!

綠月幾人對視一眼,片刻後,三大組織中,一些三陽開始出動。

俘虜更多的黑鎧,對他們也有好處。

……

而這一刻,李皓幾人,四處製造殺戮。

瞬間抓人,抓入古屋,迅速擊殺!

能看到光團,給予了他最大的幫助,除非遭遇武師,可武師中,能比他強的,也沒幾個了。

再次擊殺了一位日耀,李皓白銀鎧甲上,顯示出一組資料。

“新編十二團團長李皓,軍功:11點!”

“新編十二團一連連長洪一堂,軍功:14點。”

“新編十二團一連士兵賀勇,軍功:17點!”

這個數字,其實出現過幾次了,有時候殺一個人出現一次,有時候殺幾個才出現,應該是累積功勳的那種。

不過,軍功11點,意味著什麼?

李皓暫時還不清楚,但是賀勇這個大頭兵不錯啊,居然比洪一堂還多。

李皓盤算了一下,三個日耀,可能只有一點功勳,一個三陽,大概也是一點,他都殺了20多個日耀,以及三位三陽初期的傢伙了。

也才11點功勳而已。

看來,賀勇殺了不少,有些不是自己指揮的,那傢伙也觀察一番,就會出動,這傢伙嘴上說不太合適,殺起人來,真他麼兇殘!

洪一堂,居然也殺的比自己多。

這些人啊……一個個口是心非,果然,武師就沒幾個好東西,都是大惡人!

就是不知道,11點軍功,有啥作用?

升官?

還是換好東西?

不得不說,鎧甲體系還是厲害,軍功給你統計的明明白白的,古文明時期,連考功官都不需要了,誰設計出來的,真牛叉!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