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鷹吃小雞 > 星門

第152章 新編十二團(求訂閱)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星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城外的戰鬥聲好像弱了下來。

超能好像退走了,而戰天軍,好像也鳴金收兵,固守城門沒再出去。

李皓他們沒管這些。

趁著現在,大家都沒進入,是他們的機會,此時,三人迅速朝北城移動,有了旅遊指南,對城內的情況幾人都更加熟悉,連看到一些開啟的房屋,幾人都沒進入看看。

暫時不著急。

若是能守住這座城,他們有的是時間。

戰天城無法待一個月,城內的人活不了那麼久,是因為到時間的固定清理,會讓留在城內的人死亡,至於外城,那邊留太久了,也會遭受戰天軍的驅趕和清理。

所以,這才是三天後遺蹟封閉,下次再來就看不到其他人的原因。

可若是獲得了合法的身份,自然可以一直留在這裡。

……

一路奔跑,三人速度很快。

戰天城不算太大,沒多久,他們進入了北方區域。

北城,好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軍營。

還沒到進入北城區域,他們就被擋在了一處入口。

這地方,以前好像是有人固守的。

不過此刻,卻是沒人了,只有一道長長的鐵欄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擅自闖入軍事禁地,會死人的,而前方,也掛著一個牌子,上面正是寫著“軍事禁地”幾個大字。

三人止步。

李皓四處看了看,沒有人。

鐵欄杆那邊,有個警衛室,可此刻,這裡面空蕩蕩的,也沒有人在。

鐵欄杆是關閉狀態的。

南拳看鐵欄杆好像不高,可以翻越過去,傳音道:“翻過去……”

李皓搖頭。

不妥!

這座城,還處於復甦狀態,並未徹底死寂,翻越欄杆,也許會造成不可彌補的後果。

他走上前,查看了一下。

警衛室的確沒人。

但是,警衛室的門是開著的,而且,整個警衛室中好像也有一套作業系統,李皓並不熟悉這套系統,可他看到了幾個按鈕。

其中,便有一個按鈕,上面寫著“呼叫”兩個字。

李皓有些遲疑,要不要按下去?

按下去了,會有人來嗎?

還是說,按下去,會出現一些麻煩?

他看了一眼後面兩人,問道:“這裡有個呼叫按鈕,我要按嗎?”

洪一堂思考一下,開口道:“按!不請自來是盜,我們來了,沒人,現在呼叫對方,若是對方也沒回應……那就不是盜。”

他將這座城,也當成了一座活城。

否則,沒必要如此謹慎。

李皓考慮一番,點頭,按下了按鈕。

沒什麼動靜。

但是幾人開始等待了起來,也許會有一些不一樣的結果的。

正等待著,不到一分鐘,李皓眼神微動,洪一堂也警惕起來,就在這時候,欄杆後方,忽然出現了兩道身影。

有人!

這座城,還在運轉。

不過,並非他們看到的黑鎧,也不是銅鎧、白銀鎧甲戰士,此刻,來的居然是兩尊身穿紅色鎧甲的戰士。

紅鎧!

李皓微微一怔,仔細朝那兩尊鎧甲看去,只見,他們的胳膊上,還有一行小字——督查。

這……好像是不同的軍種!

南拳也是臉色變幻,這支戰天軍,居然不止他們知道的那些兵種,還有特殊兵種,眼前這兩尊鎧甲,好像是另外一個體系的存在。

具體實力,目前倒是無法知曉。

“督查!”

李皓傳音道:“這兩尊鎧甲,上面寫著督查,可能相當於戰天軍的內務軍或者督查處那種……管理內務的那種。”

兩人點頭,此刻,卻是有些頭疼,這該如何交流呢?

能交流嗎?

戰天城中的軍士,雖然還能作戰,可好像無法交流了,除非復甦的那一刻,而復甦,代表著徹底死亡。

李皓眼看著兩位軍士迅速朝自己這邊走來,眼神微動。

很快,取出了《戰天城旅遊指南》,迅速翻到了徵兵的那一頁。

等到兩尊軍士上前,他急忙將冊子舉在了身前,他要當兵!

至於這個方法可不可以……誰知道呢!

隔著柵欄,兩尊軍士止步。

紅色鎧甲中,彷彿空蕩蕩的,又彷彿還存在著一些靈性或者執念,讓他們依舊執行著生前的任務。

徵兵!

彷彿看到了冊子上的內容,又彷彿知道,這時候來人,外來者,幾乎都是為了應徵而來,其中一位紅鎧,一揮手,一抹光芒閃爍,鐵柵欄開啟。

李皓三人心中都是微微一動,可以嗎?

他們正想著,其中一尊紅鎧,指了指李皓和洪一堂,示意他們進去。

李皓有些古怪,還是走了進去。

而洪一堂,也跟了進去。

南拳剛想進入……轟!

忽然,紅色鎧甲抽刀,一刀劈下,沒有劈向南拳,而是劈在了他的前方,擋住了他的去路,那紅色鎧甲眼眶所在,射出一道紅光!

好像是警告!

南拳臉色難看,有些鬱悶和痛苦,該死!

沒拿到鑰匙,就是這下場嗎?

連當兵的機會都不給?

真艹啊!

李皓也是意外,不行嗎?

這麼說,很難讓南拳獲得合法身份了?

他思考了一下,忽然將手中鑰匙丟給了南拳,接著,李皓取出了星空劍,在紅鎧注視下,星空劍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下一刻,兩尊紅鎧,忽然和之前的銀鎧一樣,右手捶胸,發出了當當聲。

李皓也是急忙行禮,右手捶胸。

一時間,倒是有些神聖的感覺。

這種禮儀,倒是很爺們,此刻李皓渙散思維,忽然想到了一點,男人錘起來沒啥,女人會不會有些痛苦?

這紅鎧,好像和銀鎧不太一樣,一開始可能沒有認出李皓的身份,直到星空劍出現,他們好像才有一些感受,是否代表,等級比銀鎧要低?

銀鎧是千夫長,之前那些黑鎧也沒感受,還是銀鎧行禮,黑鎧才跟著行禮。

而這紅鎧,也是直到此刻,才行禮。

而這時候,南拳拿到了鑰匙,不知道是因為李皓的身份,還是因為有了鑰匙,當他再次跨入柵欄,沒有受到攻擊,兩尊紅鎧沒再對他出手。

南拳一臉苦悶,幸好李皓在,否則,他這個三無人員,哪怕入城了,也是寸步難行。

紅鎧不再有動作,隨著行禮結束,南拳進入。

等待了一陣,好像在無聲訴說什麼。

片刻後,再次揮手,鐵欄杆關閉。

下一刻,兩尊紅鎧走在前,開始帶路。

三人都有些忐忑,此刻,他們行走在這巨大的軍營之城,好像感受到了一股肅殺之氣。

就這麼一路向前走……

大概走了五六分鐘,一個大廳呈現在眼前。

李皓眼神一亮!

傳音道:“徵兵廳!這裡是徵兵的地方,這倆紅鎧真的知道我們要做什麼,你們說,他們是不是有意識?”

紅鎧真帶了他們來徵兵點!

洪一堂兩人也是有些異樣,這些士兵,到底是真的只是機械式地活動,還是說,其實是存在一些意識的,只是無法再和人交流罷了。

徵兵廳是開著的,而徵兵大廳內,李皓一眼掃過,他好像看到了有鎧甲戰士在,哪怕到了這時候,外面打成那樣了,這裡好像還有戰天軍留下。

兩尊紅鎧在門口停下,過了一會,徵兵大廳內,一尊銅鎧走了出來。

那空洞的目光,掃視了三人一圈。

接著,一揮手,轉身進入大廳。

李皓見狀,急忙跟著往前走,洪一堂兩人也是如此……

李皓剛走出一步,忽然感覺衣服一緊,微微一愣,轉頭一看,只見一尊紅鎧居然伸手,用那鋼鐵一般的手臂,拉住了他。

在李皓茫然的眼神下,紅鎧朝前一指!

另一尊紅鎧,也伸手露出了“請”的姿勢。

李皓怔神,這是什麼意思?

南拳和洪一堂,也急忙止步,這時候,一尊紅鎧一拔刀,彷彿驅趕蒼蠅一般,敲擊了一下南拳,在南拳都想還手的情況下,洪一堂牙疼道:“走了,這兩位讓我們跟著銅鎧百夫長進去,李皓……可能要去別的地方,懂了,太子爺來當兵,大概和我們不在一個地方!”

南拳翻了個白眼,此刻,再也憋不住了。

“艹!都無數年了,古文明合著也走後門?大家族的人來了,當兵都不在一個地方?”

這下,他也聽懂了意思。

人家李皓,有其他地方招待,他們倆,就是正常的來應徵入伍,完全不是一起的。

洪一堂也是哭笑不得。

誰知道呢。

八大家的人,也許在古文明時期,也是不一樣的待遇,大概……很正常吧?

能說啥?

啥也不說了!

眼看著前面的銅鎧都快消失了,這倆急忙跟了上去,洪一堂傳音李皓:“你跟著去吧,也許和我們不同,可能還是好事!”

……

李皓也是撓頭,八大家的血脈,說實話,在其他地方,從未感受到過特殊的好處。

沒想到,來了戰天城,倒是有些不一樣的待遇。

這下子,倒是有些感覺八大家的血脈不一樣了。

當了一把大爺的感覺。

別說,還挺爽的!

沒再說話,跟著兩尊紅鎧繼續往前走,一直走,走了大概快有10分鐘了,李皓這才停下了腳步。

這時候,紅鎧沒再前進。

其中一尊紅鎧,走到了前面的一棟小樓門前,敲了敲門,在李皓意外的眼神下,門開了,門內,居然走出了一位也是紅鎧的戰士。

和兩尊帶路的紅鎧不同,這一位,沒有佩戴“督查”的勳章。

彼此好像在交流什麼……片刻後,那尊剛出現的紅鎧,空洞的視線投向了李皓,很快,空洞的眼眶落在了他手中的短劍之上。

彷彿認出了這把劍……彷彿明白這把劍代表著什麼!

下一刻,伸出機械手臂,朝李皓招手。

李皓急忙上前!

這時候,紅鎧轉身進了小樓,外面的兩位紅鎧,則是行了個禮,很快轉身離去。

李皓無言,也急忙回禮了一下。

此刻,他不敢再把這些戰士,當成傀儡了,這些戰士……也許還活著……不是肉身上的活著,而是一種意識上的活著。

前方的紅鎧,帶著李皓進樓,小樓外面看起來不大,可進入後,李皓髮現,不算小。

一路上,居然不止一尊紅鎧,而是很多。

來來往往的,好像還在辦公。

這座樓,居然還在運轉。

李皓這位特權人士,在這裡,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感受,不斷有紅鎧朝他行禮,李皓也不斷回禮,弄的他好像真的進入了一個大軍營,比在武衛軍的感受要明顯的多。

在武衛軍,他還真沒有太多的感受。

穿過了長長的走廊,一直走到了道路盡頭,那裡好像是一間辦公室。

帶路的紅鎧,上前敲門,門,自動開啟了。

紅鎧入內,片刻後,又走了出來,示意李皓進去。

他的任務,好像也完成了。

李皓有些忐忑不安,但是考慮一下,還是迅速走了進去。

走進去的一瞬間……他有些懵。

這裡……辦公室中……佈局和現代的辦公室很類似,但是,辦公室中,居然……居然有一尊黃金鎧甲強者!

李皓臉都綠了!

這裡,還有黃金戰士?

怎麼可能!

千夫長是白銀,按照他們的想法,黃金戰士,可能是萬夫長,可之前在城主府出現過,那代表,這座城可能黃金戰士就是城主,是不存在其他黃金戰士的!

可為何,這裡還有一尊?

那城主府的那位是什麼?

城主嗎?

可城主,為何和這位一樣,也只是黃金一級的?

李皓心中有些亂,不敢多想,急忙行禮。

他這一刻,將這尊存在當活人對待了。

而那黃金戰士,也站了起來,朝李皓行了一禮,下一刻,再次坐下,眼眶投向李皓。

視線,彷彿落在了短劍之上。

彷彿這把劍,才是核心。

就這樣,死寂保持了一會。

下一刻,在李皓不知所措的眼神下,忽然,一個拳頭出現在眼前。

砰!

李皓還沒回神,一拳砸出,砰地一聲巨響,李皓倒飛而出,砰地一聲砸在了牆壁上,有些如同掛畫一般,緩緩從牆壁上掉落。

李皓大驚!

迅速反應,一個跳躍,剛要還擊……黃金戰士好像沒有出手一般,回到了座位上。

彷彿,剛剛只是李皓在做夢。

在李皓還是不知所措的情況下,黃金戰士低頭,看著面前的一些紙張,不知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候,黃金戰士下筆,居然開始書寫什麼。

李皓一怔,只好停下動作,默默看著。

大概過了一分鐘,對方寫完了。

敲了敲桌子,門外,之前帶路的那位紅鎧,走了進來,黃金戰士將紙張遞給了紅鎧,李皓微微墊腳,朝紙張看了一眼,上面寫了很多字……

他沒全部看清楚,但是看到了一些。

“李家血脈,星空劍傳人,實力羸弱,不堪造就,原八家之核心,入戰天城為伍,當授將銜……怎奈太過羸弱,現授校職……”

李皓愣了一下,太過羸弱……

這幾個字,真……真讓人悲傷啊。

合著,剛剛是考驗自己的實力對嗎?

自己連一拳都沒接下來,所以對方覺得自己太弱了,所以,給自己降低等級了?

八大家核心傳人,來了這邊當兵,好像起步就是將銜……真牛!

可惜,自己好像丟人了。

直接降職了一大截!

片刻後,那紅鎧也看完了文字,看向李皓,示意李皓跟著他走,李皓一臉無奈,看向黃金戰士,怎奈何,人家現在鳥都不鳥他了!

就這麼稀裡糊塗地,完成了考核。

李皓很是無奈,繼續跟著紅鎧走人。

這一次,一直走出了小樓。

又進入了另外一處,不知道是不是軍備庫,此地也有軍士留守,居然還是一尊白銀戰士,接過了那張紙,在李皓不知道幹嘛的情況下。

過了一會,李皓面前,多了一些東西。

一個令牌,一副鎧甲,一本手冊,一個儲物戒,外加一張紙,好像要李皓簽名。

鎧甲,是白銀色的。

李皓有些走神,白銀鎧甲!

所以說,白銀戰士是校官?

那若是將職,豈不是黃金鎧甲?

要知道,整個戰天城,黑鎧是可以帶出去的,可黑鎧之上的銅鎧、白銀鎧,都是無法帶出去的。

會自爆的!

李皓這時候想的是,自己現在要是要了這白銀鎧甲,傳上去了,自己還能出城嗎?

若是出城就爆炸了……炸死了自己怎麼辦?

可被紅鎧盯著,面前還有一尊白銀鎧甲戰士……李皓咬了咬牙,都到了這地步了,現在附近還有一尊黃金鎧甲,自己若是不要,是不是會被當成逃兵給就地解決了?

不是不可能的!

這座城,很講道理的。

逃兵,那肯定要處決的。

他有些手忙腳亂地,拿起了白銀鎧甲,卻是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那黑鎧如今他倒是會了,可這玩意,第一次見到,真不會用。

帶他來的紅鎧,好像很是無語。

直接伸手,將李皓的手拿了過去,下一刻,手指頭上浮現出一根尖刺,刺穿了李皓的手指頭,一滴血液冒出,對方操控著李皓,將這滴血滴在了白銀鎧甲上的一個凸點之上。

而這一刻,李皓忽然有了感覺。

感覺,眼前的白銀鎧甲,好像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下一刻,心意一動,白銀鎧甲很輕鬆地覆蓋到了他身上。

非但如此,腦海中好像多了一些東西,隱約間,彷彿是有人在告訴他,這東西如何使用。

這時候,李皓已經成了一尊白銀戰士。

心意一動,手中浮現出一柄長劍,再一動,長劍變成了長刀,再一動,變成了長槍……

李皓震撼,好厲害的玩意!

居然還附帶兵器!

而且,還能隨意變換。

“噹噹噹!”

這一刻,軍備庫那位白銀,敲了敲桌子,與此同時,李皓腦海中好像浮現出了一聲有些僵硬的話語:“新來的,簽字確認!”

“……”

李皓震撼莫名!

他陡然看向那白銀戰士。

而那白銀戰士彷彿不耐煩了,再次敲了敲桌子:“走後門來的是吧?就算是八大守護家族的人,也要簽字確認,要不然,少了一套裝備,你讓我賠嗎?”

“你還活著?”

李皓震撼無比。

他開口了,然而,沒有用。

對方好像沒聽到,又好像聽不懂,李皓心中微動,想到了剛剛的白銀鎧甲操作方案,有些手忙腳亂地操作了一陣,神意波動了一下。

操作了半天,在對方好像要打人的情況下,他總算弄明白了一些,一股神意波動而出:“你會說話?”

這話,好像被接收到了。

下一刻,不耐煩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新來的,你再說廢話,踢死你!少廢話,速度,簽字確認,然後滾蛋!”

“……”

李皓震撼的無以復加!

不過感受到了對方的不耐煩,還是老老實實地開始簽字,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剛簽好,對面白銀戰士直接撕碎了紙張,憤怒無比,又遞出了一張一樣的:“你再鬼畫符,以延誤軍機之罪,斬了你!”

“……”

李皓懵了一下,下一刻意識到了什麼,急忙用古文字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李皓!

可下一刻,再次被撕碎!

白銀戰士好像極其憤怒一般:“新來的,你敢一再挑釁?用精神烙印書寫!你是不懂,還是故意戲耍?”

李皓愣了一下,有些苦惱。

急忙神意波動,透過白銀鎧甲連線對方:“不懂……”

“廢物!”

“……”

被罵了!

李皓苦惱,無奈,想了想,神意開始波動起來,精神烙印,說的是神意吧?

嘗試著用神意波動,烙印了李皓兩個大字,下一刻,那張紙迅速被收起,對面的白銀戰士這才滿意。

而負責帶路的那位紅鎧,示意李皓收起其他東西。

李皓嘗試著傳遞訊息過去……卻是發現,沒什麼作用。

他有些頭疼,什麼情況?

同為白銀戰士,才可以傳遞嗎?

不是一個體系的,所以不行?

還是說,許可權不夠?

有些撓頭,李皓只好拿過其他東西,一個令牌,一個冊子,外加一個儲物戒。

他急忙探入神意,查看了一下儲物戒。

下一刻,微微吸氣。

好傢伙!

裡面沒啥特別的東西,就10枚神能石……可是,比起自己手中的神能石,這些神能石,個個都散發著光澤感,一看就知道自己手中的都是垃圾,這個才是寶貝!

這……是軍餉嗎?

除了神能石之外,還有兩套內衣,兩套外套,不是鎧甲,而是兩套尋常衣物,好像是平時穿著用的,是軍服,看起來很是帥氣的樣子。

除此之外,就沒啥了。

不過李皓仔細尋找了一下,還是發現了一把鑰匙,上面寫著:校官宿舍專區109號房。

這好像是分給他的宿舍。

再拿起自己的令牌看了一眼,上面也寫著一行字——戰天軍第九軍團後備守衛軍第九師。

李皓再次撓頭,合著,只是後備守衛軍?

這麼說,這支戰天軍,並非一線軍種?

再拿起冊子,迅速翻看,上面都是一些條例,一些軍規,以及一些注意事項,包括特別註明了一點,服從軍令,第一天職!

李皓此刻也是心慌慌的,這些軍規,好多都好嚴厲。

稍有不慎,好像就是一個斬字解決。

這……能行嗎?

來當兵,是好事嗎?

當然,此刻的他也在摸索著,漸漸地,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同,身上的白銀鎧甲,在他的摸索下,忽然溢散出淡淡的光輝,下一刻,地面上一股能量湧入體內!

李皓心中微動,這股能量,不單單可以被自己吸收,而且好像也增強了鎧甲的防禦力。

除此之外,好像還有別的用處。

還有,他好像是可以飛行的!

不是常規意義上的飛行,而是操控鎧甲飛行後,他好像可以和整座城市的防禦體系聯合到一起,但是,具體方法,此刻的李皓一時間還沒摸索出來。

就在這時候,李皓腦海中又響起了一陣機械式的聲音:“歡迎加入戰天軍!第九師編制已滿,新軍編練陷入停滯,第九軍十二團團長李皓,新軍徵兵困難,徵兵廳新招攬新兵二人,未經過系統軍事培訓,作戰能力羸弱,可願接納新兵入團?”

李皓懵了一下!

半晌,忽然想笑!

新兵兩位,作戰能力不行,這是說……洪一堂和南拳吧?

合著,我也當團長了?

關鍵是,我好像只是一個空有名頭的團長,大概就是千夫長一級的,可現在沒有新兵給自己,所以,現在招到了兩個新兵……就分配給自己這個光桿司令了?

李皓哭笑不得!

可下一刻,還是迅速按照指示,選擇了接納。

片刻後,他意識中浮現出一行資料資料,新兵兩人,果然正是洪一堂和賀勇,這兩位居然沒用假名字?

倒是有些出人預料。

當然,可能是假名真名無所謂。

而李皓這邊,顯示的資料,這兩位,洪一堂居然還是尉官,也就是常規意義上的銅鎧,算是一位百夫長級別的小官了。

而南拳……是個大頭兵!

李皓愣了一下,這個怎麼操作的?

怎麼判斷,怎麼分配的?

南拳哪怕不爆發,也是旭光中期的實力,結果,只是個大頭兵,難道不是按照實力來劃分?

有可能。

而洪一堂,破格成為尉官,也許是因為實力太強,所以才會如此?

這一刻的李皓,疑惑很多。

可此刻,沒人給他解惑。

之前和他說話的那位白銀戰士,對李皓的一些提問,也是不搭理,沒回復,不耐煩……

很快,他跟著紅鎧走了出去。

而片刻後,遠處,一位銅鎧,一位黑鎧,在一位紅鎧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下一刻,南拳的聲音傳來:“李皓,我收到訊息了,我們被編入了第九師十二團,老洪居然還是我上司,十二團一連連長,我他麼……居然只是一位黑鎧大頭兵!”

而洪一堂,也是無言道:“少廢話吧,我還收到了訊息,我有了上司,李皓團長!讓我找李皓團長報道呢!”

雖然李皓穿著白銀鎧甲,可兩人都知道,這就是李皓。

作為他們在軍中的老大,隔著老遠,鎧甲就有一些提示,團長經過,注意!

洪一堂也是無語至極。

八大家了不起嗎?

切!

李皓加入,居然就是白銀團長,好傢伙,他這位強者,混了個銅鎧,當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南拳才可憐,現在是自己麾下的大頭兵了!

洪一堂又道:“我倒是摸索出了一些東西,李皓,這鎧甲不一般啊,防禦力很強,哪怕只是銅鎧,我感覺也強大無比,之前可能是我們用的不對,黑鎧防禦力只是堪比日耀,你問問老賀,他黑鎧防禦力好像很強……”

賀勇馬上道:“對,我感覺這玩意強的很,還得看自己實力,實力越強,防禦一強,抽取的地面能量越多,只是……好像不能離地,離地就是正常的黑鎧防禦了。”

黑鎧,是存在一些侷限性的。

而李皓,此刻也和他們匯合了。

聽到兩人的話語,鎧甲中也傳來了聲音:“我也發現了一些東西,你們好像成了我直接下屬,我好像可以透過鎧甲內部傳訊給你們……”

說完,神意波動,並未傳出鎧甲,可兩人腦海中都響起了李皓的聲音。

“好玩不?”

“……”

兩人一怔,洪一堂也嘗試了一下,下一刻,開口道:“我也行,不過我好像只能對老賀傳訊,但是隻要你開通許可權,我好像也能對你傳訊彙報工作……”

“這鎧甲厲害了!”

“古文明時期,這些軍士,強大的離譜,而且鎧甲工藝也是強大的可怕,這是內部通訊體系,可以有效讓隊伍服從指揮。”

賀勇和洪一堂都是感慨萬千,厲害了!

這只是一支留守的後備軍啊!

光是這些鎧甲,打造的代價,就不是現在的天星王朝可以做到的,可以承受的。

就在此刻,李皓的鎧甲中,再次響起了通訊資訊。

“新編第九師第十二團團長李皓,第九師在東城遭遇戰鬥,來敵強悍,新編十二團是否願意增援?作為新編軍,戰力孱弱,人員不齊,可拒絕增援,等待人員齊備,軍事訓練結束……”

李皓微微揚眉,這系統聲音,是誰傳來的?

是城內的黃金戰士,還是說,本來就自帶這樣的體系?

白銀戰士都能透過這個體系說話,代表,黃金戰士也行。

想歸想,李皓可不想在這待著,按照小冊子上的規則,新兵,起碼要接受為期三個月的軍事訓練任務,若是不出戰,此刻的他,得帶著這兩位新兵,在這接受為期三個月的軍事訓練!

別鬧!

三個月……算了吧。

下一刻,李皓選擇了接受增援任務。

“新編十二團,即刻奔赴戰場,遵從指揮,抗擊外敵!為人族,為戰天城,戰!”

一聲鏗鏘有力的聲音,好像多了一些感情一般,在李皓腦海中響起。

這一刻,洪一堂和賀勇腦海中也響起了聲音。

“新編十二團,出擊!殺敵!”

身後,兩位紅鎧,好像知道了他們接受了任務,下一刻,再次行禮,轟隆一聲,錘擊胸膛,發出了鏗鏘之聲!

不止如此,這一刻,所有地方,還有軍士存在的地方,好像都聽到了指令。

知道又有一支軍團,即將奔赴戰場,下一刻,鏗鏘聲不斷傳來。

所見之處,凡是有軍士的,都在行禮目送。

南拳嘀咕:“弄的怪熱血的,好像不凱旋,都對不起大家一樣……”

這種感覺,真他麼古怪!

外面,要幹掉的可是現代人,而他們……其實也是其中一員,這算是……時代的人奸嗎?

這一刻,南拳幾人,包括李皓,其實都有些古怪感。

咱們……是不是當了這個時代的人奸了?

加入了古文明時期的軍隊,現在接受軍令,去對付現代人族……

好吧,這樣的感覺一閃而逝。

才不在乎呢!

倒是這種感覺,有些不一樣,李皓邊走邊道:“我從武衛軍出發的時候,其他人沒送我……要是也來這麼一遭,也許……我也有點小激動呢!”

事實就是如此。

有時候,一些不經意間的小動作,的確能讓人難以忘懷。

此刻,所到之處,能看到的軍士,都對他們行禮,一直到他們看不見了,那些軍士還在目送他們離去,彷彿在歡送英雄出征……單單只是這一點,李皓覺得,就很爽。

片刻後,三人抵達了之前進來的地方。

此刻,這裡多了一位紅鎧守衛。

看到三人,迅速開啟欄杆,砰地一聲,砸在胸口,若不是無法說話,也許此刻會大聲說點什麼。

那種感覺,三人其實都感受到了。

三人就在這種古怪中,又帶著點熱血的感覺,一起走出了軍營。

直到走出去了,南拳這才吐了口氣:“在裡面……感覺呆久了,肯定會被他們同化,好可怕的感覺!”

那是一種不斷的洗腦,不斷的輸送一些思想的感覺。

比之前洪一堂說那些話,還要可怕。

而洪一堂,則是嘆道:“這就是為何這些軍士,如此強大的原因!咱們有自己的思想,甚至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可加入了這個軍團,只是一會兒工夫罷了,就有一種肅穆、責任在身,重任在身的感覺。可想而知,在這經歷三個月的軍事訓練之後,我們恐怕會感觸更深……可怕的地方!”

李皓沒說什麼,此刻,他再次接受到了指令,開口道:“走吧,不知道是不是上面的指令,讓我們一個小時內奔赴戰場,遲到的話,會被軍法懲處的!”

此地距離東城門不遠,一個小時綽綽有餘了。

顯然,對他們這一支三人新編團,還算比較寬鬆。

而李皓,迅速飛起,這一刻,感覺飛起來很爽,毫無那種阻礙感,一時間,有些得意。

下方兩人看著他,也沒什麼動作。

三人迅速朝東城門趕去,洪一堂在下面傳音道:“別太招搖了,你這實力,和沒復甦的白銀強者差不多,可一旦復甦的白銀……你不夠格,小心迎來了強大的旭光攻擊你,白銀等級高,也未必是好事!”

說完,李皓身上顏色一變,下一刻,化為了黑色,嘿嘿笑道:“作為白銀團長,我是可以偽裝的,這是我的特權,怕什麼!”

這一點,上次他就見識過。

此刻,只是被摸索了出來,實際用上了而已,李皓笑了一聲,又咬牙道:“這下爽了,待會,我一定多殺點三大組織的人!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這傢伙,這次總算是找到正面殺敵的機會了。

下方兩人也不說什麼,此刻都有自己的想法。

成為戰天城的戰天軍,其實是超乎他們想象的,此刻,對接下來的計劃,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進行,走一步看一步吧。

明明是來奪寶的,現在倒好,倒是成了其中一員了。

而李皓,沒那麼多想法。

城內還有一尊黃金,加上軍營中的,其實兩尊黃金戰士。

這一次,就算他們不搗亂,那些人也未必可以成功。

飛行了一會,李皓忽然朝遠方看了一眼,有些怔神,我剛剛是不是眼花了,感覺看到了一條奔跑的黑狗?

古怪!

黑豹?

黑狗,一瞬間讓他想到了黑豹,可是……扯淡呢,黑豹早就跑了,不跑,也不會出現在這啊。

沒再去想,也許看錯了,此刻再看,已經看不到什麼了……先去東城再說。

……

而這一刻,東城門。

大戰暫時告一段落,超能後退,紛紛離開了城門,聚集在遠處的廣場上,喧鬧聲不斷,一個個都有些哀怨,什麼情況,來了這,先爆發了一場戰鬥,啥好處都沒撈到呢。

就這麼一會,死了三四百的超能了!

這樣的大戰,放在中部都很少見了。

眾人喧鬧中,那些大組織,那些強者,都有些皺眉,這一次不太一樣,上次不是這樣的,這一次這些黑鎧戰士,好像更難纏一些了。

也不分兵了!

感覺,比之前多了一些智慧,是因為有人指揮嗎?

城內的那尊黃金鎧甲戰士?

至於死了幾百人,大家沒太在意,又不是他們的人,散修居多,死就死了,大家又不是一夥的,至於他們自己,當然是先觀察觀察情況再說。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