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7章 清算開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方浩回到家裡,見到秦淑嫻給他眼色,示意等會到樓上單獨聊聊。

他洗手,去吃了點東西,再問郭蘭有什麼情況,郭蘭也說不出母親有何意圖。

方浩洗漱完了,在書房總結了今天醫療心得,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做得更好,力圖精益求精。

同時,他也研究了曾凌天這些天的治療記錄,還有詳細的各種檢查結果,在這些枯燥噁心的資料中,他還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蘇柔應該不知道使用這種巧妙的藥物,就算是號稱十年豐富臨床用藥經驗的醫生,恐怕也不會想到使用這種藥物能起到反向治療作用,她身邊有高人醫生協助,不出所料,就是她的奶奶張玲!

這兩人,終於還是合作了!

方浩點一支菸,緩緩的抽著,然後將資料再歸位,他沒打算將這種發現告訴曾慈音,或者更改曾凌天的治療方案,從而幫助曾凌天逃過這一劫。

他收拾一下情緒,然後上樓,敲了敲樓上秦淑嫻的臥室房門。

“進來吧,有些話,在房裡聊比較合適。”

秦淑嫻讓方浩進房,她穿著吊帶睡衣,重要的地方,若隱若現。

方浩愣在門線上,因為秦淑嫻穿成這樣不說,而且地上和水床邊,還有一些布拉達之類,也可能有她原味的呢。

“怎麼?又不是沒見過!而且你也沒那麼個禽獸膽子。出門在外裹得嚴實,就已經夠累了,到了自己的房裡,難得的自由放鬆。”

秦淑嫻見方浩還是不動,她就道:“談的都是機密,還是不要讓郭蘭知道為好。”

方浩遲疑兩秒,也就進來,但他只是走進兩步,把門關上,就站在門口,然後可隨時離開。

他道:“什麼機密?”

“剛才老郭給我電話了,問我有關你的詳細行動,他一來對你說讓他下臺的話上心了,關注你有什麼舉措。此外,他也想反戈一擊,暗示我找找你的把柄之類,操作一下,讓你離開省人醫。”

秦淑嫻坐在床邊的真皮圓墩上,裙子一縮,隱約間可窺幽深地帶。

方浩盯著秦淑嫻的眼睛,道:“那你就聽他的話……”

“不,我不聽他的話,我反而贊同你的意思,我也想讓他退休下臺,或者,將他調到一個大西北那邊的後勤,讓他遠離我。不然,他得勢了,強行要和我圓房,讓我拼了老命給他生孩子,我不是自討苦吃。”

秦淑嫻沒有迴避目的,她道:“我拿到了郭家這一年的財務先行情況,並不樂觀。按照比例,我能分紅兩千萬到五千萬,這就和往年一樣,我什麼都不做,就頂著郭家大兒媳的身份,平時吃穿不用愁,年終還有這一筆不小的收益了,我應和從前一樣快樂。但現在不同,我現在就擁有比這多幾倍的錢。郭家再給我分紅,我就覺得是打發叫花子。我被打發了幾十年,還甘之如飴,可真是溫水煮青蛙啊。”

方浩乾咳一聲,道:“你可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啊,你三百六十多天,什麼不用幹,得到的收益,可是多少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啊。”

“你說我啊,那你呢,你那個吳勝,上兩週在歐州聯賽,幾個豪門爆冷,你肯定又有大收益,賺了多少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哦,聽說你還中了一注超級大獎,扣除那吃人的奢侈稅,你還能收千萬英鎊。哦,你在倫敦買的那頭小母馬,這兩個星期,連續贏了三場,你收了百萬英鎊。你老實說,你這個吳勝,到底賺了多少錢?”

“吳勝?我不認識他是誰,你問我,我咋知道啊。”

方浩眼中的狡黠一閃而過,馬甲吳勝的確是在賺錢,而且賺了不少,但不會轉到他的賬戶上,不會給人留下把柄。

只要他不承認吳勝是他,那誰說都沒用!

“你連我都不信任?”

“我信任你啊,不然,我才不會在這裡跟你聊呢。哦,說回正經事。你真打算讓伯父去喝西北風?”

“不然呢?我可不是說笑的。”

“你能做到?你有這麼大的本事?我以前怎麼沒發現?”

“我自然沒這個本事,畢竟我現在也是郭家的大兒媳婦,這個身份,讓我不得不在任何場合,都得配合老郭。但是,我可以給你出謀劃策,你來執行。”

“我叫你做媽,你卻將我當槍使?”

“瞧你說的!我再思考思考怎麼操作,然後我再告訴你說。”

“我問一下,你為何這麼有信心?”

“實際上,老郭在京工作十年了,他也應該外放一段時間。”

“明升暗降!我懂了,你早點休息吧。”

方浩並不是傻瓜,他在看秦淑嫻這清涼的服飾,覺得不能久待,也就下去。

郭蘭見方浩這麼快就談完,她就問:“我媽跟你說什麼?”

“你們郭家要發錢了,她分了一大筆錢,還說今年郭家的情況不算好,老凡爾賽了。哦,你說,是不是因為你們郭家不景氣,所以你爺爺才要我拿出幾百億,還要做到那種種條件?”

“自然是有一定關係,畢竟,任何家族都不會嫌錢多,恨不得富可敵國。郭家今年的收益的確不大理想,有戰略投資的問題,但更多是要養的人多了。今年在我爺爺和奶奶等長輩健康上的花費,就比去年翻倍了。當然,這個情況,並不只是我們郭家存在,別的家族也是如此。哦,蘇家,也就是蘇博源要回歸的本家,他們在老人健康花費上更是驚人。”

郭蘭沒有隱瞞,畢竟老人們想要體面的生活,就必須要有不俗的經濟支撐。

“瘦死的駱駝真比馬大!你們再不景氣,一年的分紅所得,也是許多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

方浩被郭蘭這麼一提,他就想起了蘇博源,這個老偽君子來到江東市幾天,一直都不肯回京,看來是不拿走周芬和蘇柔的錢,那是不甘心。

可惜,蘇柔不是那個曾經的那個蘇柔了,你們動她的錢,只會被她算計罷了。

他問:“那你有多少?”

“今年情況特殊,我……我被降低許可權係數,只有三百多萬了。這不算多,應該也夠明年孩子們的奶粉錢了。”

郭蘭很坦然,沒有因為錢少了,而失落和哀愁。

“你爺爺想要我四百億,到頭來只給你三百萬?哎,做人不能這樣啊。他老糊塗了,應該早點退下來!”

方浩很不滿了,郭蘭分多分少,他不關心數字,因為他有錢!只是覺得郭蘭被欺負,也就是他被欺負,他就不開心。當然,欺負他,他能忍,但欺負郭蘭,他就不能忍了!

郭蘭微笑,安撫道:“好了,不用為我這小事勞心煩惱,我今年可是大豐收,做到了迄今為止最大的成就。我認識了你,還懷孕了,並且,我的事業也有大轉機,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奔赴。”

她緊緊攬住方浩,道:“我聽林小娥說了,你和林先生有提過讓我爺爺下來的事,我覺得,你還是別出這個風頭,還是順其自然吧。刻意為之,反而落了下乘。”

“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儘快和你結婚!”

“我也一樣!今年結不了婚,那我們明年再結,反正我跑不了!你也跑不了!”

“這倒是!”

方浩直接吻上去,封住佳人近在咫尺的櫻桃小嘴……

又到週末。

方浩帶著孩子到老房子玩玩,做頓好吃的飯菜,增加一些人氣。

郭蘭和保姆帶著孩子們去商場,然後會直接會大平層。

方浩則留下,一來是有一臺遠端協同手術,二來,樓上的葉軒母親也要找他談談。

手術很快做完,方浩就給葉軒母親資訊,讓她下來。

葉軒母親感謝方浩對兒子的治療,還有對她們母女的保護,她感激不盡。同時,她也要一件事,就是女兒的生日,她想讓兒子臨時出院一下,需要徵求方浩的同意,同時也讓方浩一同到來。

方浩想著這段時間不會再去做飛刀了,參加葉小雪的生日自然不是問題,再確定一下,這是在江東市舉辦的宴會,不需要他專門去首都,他也就答應下來。

葉軒母親前腳剛走,李軍及其女友後腳就登門造訪。

方浩有點意外,給李軍倒茶,再捏捏後者的雙腿,道:“都還不利索,怎麼就到處跑了呢。有什麼事給我一個電話,不需要專門來一趟吧。”

李軍也沒藏著掖著,他問了方浩昨晚在什麼,確定是在大平層那邊,他就點頭,拿出一個平板。

方浩看了平板上的一個卷宗,瞳孔不由得微微凸起,因為粟禹輔在班房中鬥毆,被人打死了,現在屍體正在法醫中心的冰庫中,已經解剖完畢,但還沒拉去殯儀館。

粟禹輔此前擔任曾凌天的律師顧問,為曾凌天處理一些隱秘的事,曾凌天死後,他想奪取曾凌天的隱秘資產,和方浩有了一些糾紛。

方浩敏銳地察覺出什麼,已經知曉幕後黑手是誰,他的背脊莫名地有了一些寒意。

他面色平靜,道:“老李,這沒立案,沒刑偵分析,給我看什麼呢。你不會覺得我和這事有關吧?”

“你是什麼人,我非常清楚。我給你看卷宗,是因為粟禹輔曾經找過你,如果有人拿這個做文章的話,你得做好應對的心理準備。”

李軍自然清楚方浩不會參與殺人這種事,因為他知道方浩現在事業正崛起的路上,另外一個馬甲也賺錢賺得風生水起,他讓方浩透露過一次賺錢,他讓賦閒在家的一個親戚跟著方浩馬甲投資,結果也轉了一大筆錢,然後他的彩禮婚房等都夠了,向女友求婚也成功,擇個好日子就去領證,年後利索了,他們就回正式舉辦婚禮。

他寧願相信自身會去殺人,也不會相信方浩會去殺人!

李軍女友道:“從粟禹輔的案底來看,這種人死有餘辜。”

李軍道:“方浩,你也得小心一點,因為此前有人反應,粟禹輔在獄中罵過你,說你不要想著從他手裡拿走半分錢!”

罵我?那些錢也不是你的,現在你染指了,被人幹掉了吧……方浩道:“那我倒是不怕被查!”

“放心吧,一般人也調查不到你。這種無稽之談,只會影響你的醫療工作,我們自然不答應。”

李軍和方浩寒暄幾句,也就離開。

方浩也離開,他去探望一下週芬。

“你小子,幾天不來找我,都要忘記我這個媽了吧!進來吧,今晚在這裡吃飯再走。”

周芬見面就數落方浩,但卻非常熱情地讓方浩進屋。

聶小紅也看到了方浩,她微笑點頭致意,等到方浩近前,她才道出最近的隱憂,這兩天聽力又不行了。

聽力又不行了?這不應該啊……方浩覺得不可能,因為他對自己的醫術還是非常有信心的,他前段時間治療過聶小紅,讓她的聽力大為好轉,不應該出現反覆。

他有一個不好的猜測,可沒聲張,而是隨口說他等會診查一下。

家裡還有小舅媽和護工,沒看到蘇博源等人,但玄關處有蘇博源的鞋子,那就表示,周芬有留宿蘇博源。

搞不明白周教授是怎麼想的,難道真的原諒蘇博源了嗎……方浩忽然有一種鹹吃蘿蔔淡操心的感覺,不關你如何做,都無法改變他人。

他裝作沒看到,跟著周芬進入書房,他將一份數論的手稿遞上,他只做了一部分,後面的交給菲菲她們也能做出來,他就不參與了。

周芬先將手稿放一邊,然後張開手,讓方浩靠過來,她就緊緊抱著方浩,微微加力。

“媽,你怎麼了?”

方浩有點不解,周芬這麼用力抱她做什麼呢,難道是思念他?

“媽想你了!”

周芬拍拍方浩的後背,道:“結實了,有肌肉了。”

她沒方浩,而是又道:“老蘇和家婆都來找我了,特別是家婆,跟我談了很多,讓我撤銷離婚,並且大度地承認老蘇的私生子為我的兒子。我才是她老蘇家名正言順的兒媳婦,才能幫助老蘇上位。你說,我該怎麼辦?”

“拒絕她!張玲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她這麼多年來銷聲匿跡,現在突然回來,定然不懷好意。你不要信她跟你說的任何措詞,你這時候上她的賊船,你就晚節不保了!”

方浩想也不想地幫周芬做選擇,儘管周芬不一定會聽他的,可他還是要表明自己的態度。

他不會和蘇博源張玲同流合汙!

“我說考慮一下,沒有馬上答覆家婆,她也給我一些時間。哦,這兩天,小柔和老蘇,恐怕也會見面,會深入談合作的事。哎,小柔和被她奶奶影響了,她也想入京做一番事業。而老蘇家無疑是小柔最合適的平臺。”

“媽,別說了,我知道你的選擇了。你不管如何選擇,我都會把你當媽看待。你是你,與眾不同。”

方浩臉色就有點難堪了,因為周芬還是選擇和丈夫女兒在一條戰線上。他轉念一想,這對蘇柔來說,未嘗不是好事。

“方浩,媽……謝謝你!”

“別說這樣的話!”

方浩心忖,這都是我自找的!

周芬知曉了方浩的心意,就鬆開方浩,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然後再問問方浩入京的事。

方浩沒說和林招娣見面等事,而是著重說了首醫和去博物館故宮等地遊玩的事,等護工來喊他,他就去找聶小紅。

剛要進入聶小紅的房間,他收到一條資訊,是蘇柔發來的,她還有五分鐘就到家裡。

他沒多留意,他給聶小紅診脈,發現聶小紅有攝入影響聽力的藥物。

哎,何必呢,這麼老的人,還要為難她啊……方浩給聶小紅把脈結束,然後給她針灸一下,坐在床邊,聽她說說和張玲見面的事宜,同時也快速發一條資訊給秦淑嫻,要將聶小紅帶過去住,就等秦淑嫻回覆了。

聶小紅提及張玲,更加多的還是當年少爺賙濟邦教蘇星運彈鳳求凰,然後就是張玲和少夫人張南容的友誼,很顯然,張玲也沒有提及更隱秘的事。

秦淑嫻問了理由和住的時間長久,沒有超過她的底線,她就同意了。

方浩知道是這個結果,畢竟秦淑嫻現在還需要他,於是便跟聶小紅提出要接她過去住幾天的打算,後者自然同意。

當他看到小舅媽將護工支走,方浩就知道蘇柔要來了,於是動一下針灸,讓聶小紅漸漸發睏,不多會就睡過去。

他出門,就見到蘇柔已經背靠在牆上,臉上一笑百媚生,讓他心神微微一蕩。

“老公,這次,你不能拒絕我了!不然,我死給你看!”

“老公,來嘛!”

蘇柔直接抓住方浩的手,將他拉去樓上的臥室,關門反鎖,然後她直接跳上方浩的身子,雙腿盤在方浩的身上,雙手抱著方浩的腦袋,隨即就迫不及待吻下去……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