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6章 下不為例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方浩,你不用急著回去,再在這裡多玩一天唄。”

郭心蕊不捨方浩離開,她什麼都來不及做呢。從昨天方浩和黃一刀的隻言片語中,似乎在首醫那邊也有分歧,以後方浩可能不會再來首醫做飛刀了,那他在年前恐怕不會再入京,她工作假期沒有了,並且也會很忙,無法離京。一來一往,她們要到明年才能再見。

“這裡有什麼好玩的,不待了。江東市醫院很忙,又有幾個衝著我而來的重症病人,我再不回來,他們堅持不了多久,說不定要死在我醫院。再說,這兩天不在家裡,郭蘭她們的情況,我也放心不下。”

方浩將一切都收拾妥當,就要出門。

“這裡有好玩的,你沒玩而已,急著回去就回吧,一個臭奶爸,真是的!”

郭心蕊說著,張開雙手,和方浩擁抱一下,就讓他離開。

方浩沒再逗留,直接去機場。

在VIP候機室,他看到林小娥到來,兀自到他身邊坐下,一股清新的香氣,將他包圍覆蓋。

他就問:“你來做什麼?”

“我姑奶奶想挽留你,讓你多待一天。”

林小娥平靜地說,沒有過分的熱情,也沒有明顯的生疏,不遠不近的社交距離。

她來到方浩的身邊,瞥一眼就能看到,方浩在看著一段手術的影片,她就有些惻目,方浩已是非常厲害的醫生,沒想到還這麼勤奮好學,將來肯定會更加厲害!

“你們家的老太婆要搞事啊。你回去告訴她,當年她要是追到江東市,就能拆散蘇星運和張玲這對狗男女,她就不至於獨守空房這麼多年。現在張玲就在江東市,我建議你們的老太婆也過來江東市,舊人故友,好好聚聚。”

“這話我可不敢跟姑奶奶說,不如,你跟我回去和她當面說。”

“林小娥,你知道你有一個地方不如你母親,才讓你不如你母親那麼出名和出色。需要我告訴你嗎?”

“你什麼意思?”

“你和你母親一樣騷情,但你不如她直接。你總想著男人主動,然後你欲拒還迎,最後你的虛榮心得到滿足。你學你家老太婆的表面功夫,卻沒有老太婆的底蘊,所以,你是一本假正經!”

“你!方浩,你很自大狂!你以為你有點聰明,便覺得能看透我,我是什麼人,你一無所知!”

林小娥瞪一眼方浩,直接轉身離開。

莫名其妙!

方浩訕然,再看一會教學影片,就被告知可以登機,他就過安檢。

他登機,向空姐要條毯被,叮囑空姐不要打攪他,帶上眼罩,用毯被將頭一蓋,就睡過去。

再過兩個多小時,他聽到馬上要降落江東市,也就醒來,撤下毯被,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氣,讓他眉頭皺了一下。

掀開眼罩,他果然看到身邊的位置上坐著林小娥,後者帶著墨鏡,正看著他。

“這樣,夠直接了嗎?”

林小娥問方浩,嘴角帶著微笑。

“馬上就要到江東市了,你的直接只會害了你。上次你老母坑了我岳母,我岳母恨透你們了。老的沒來,我岳母不介意對小的下手,出出惡氣。所以我勸你趕緊買機票,再飛回去。”

方浩對林小娥的直接,也沒有任何的感覺。

因為在馬上要降落的江東市,他有一個需要他負責守護的女人,郭蘭,給他懷三胞胎的女人;還有一個豔麗無雙時時刻刻想著要和他睏覺的前妻蘇柔。甚至,在同事中,也有一個人妻阿姨時不時給他無遮掩影片,還多次要帶他去郊外泡牛奶溫泉。

男人對女人的情感,往往是由兩個方面驅動的,情感和生殖。

此前,方浩將情感給了蘇柔,現在想拿回來,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做到的。

他需要在心裡將蘇柔的情感慢慢淡化。

至於生殖驅動,則機緣巧合在郭蘭身上得到安放。

得知和前妻的孩子,有一個不是自己的,而前妻也和一個老東西在一起,方浩就想逃避前妻,也更想證明自己,他一旦離開前妻,找到和他相愛的女人,生育屬於他自己的孩子。

那時候,郭蘭不出現,他也會選擇別的女人!

然而,後面的發展,出乎他的一些意料,他的前妻依舊對他糾纏不清,前妻並不想放手。

郭蘭家人,也並不認可他……

林小娥想到秦淑嫻,她這麼嫩,自然是鬥不過秦淑嫻,她心裡有發憷,就問道:“你不會保護我?”

“保護你?呵呵,你和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方浩去洗漱一下,不多會就進入了江東市領空,很快就降落。

他拿了東西,走出機場,秘書在等候著了。

看到林小娥走向候機室,他就知道,林小娥被他唬住了!

他聽取了秘書彙報,發現醫院沒有什麼問題,一切都運轉正常,他就放心。

到了醫院,他簽了幾個行政檔案,交給秘書去落實,他就去住院部。

診查了幾個剛入院的重症病人,有從大西北那邊慕名而來的,也有從天涯海角那邊渡海而來的,都等著他來做手術。

他先給這些病人安排手術檔期,然後他再去查房,就來到曾凌天的病房。

他沒有給曾凌天續命治療,曾慈音半桶水自然不頂用;也有可能是蘇柔真的用藥成功了,讓曾凌天的情況明顯差了許多。

他見曾慈音還在努力,心裡就想著,這個老女人真討厭啊。

他沒理會曾慈音會診曾凌天的請求,他離開病房就給胡脩打電話,讓後者將曾凌天轉移過去。

胡脩卻也明確告訴方浩,他能力不夠,無法治療曾凌天,不能接手,拒絕曾凌天的轉院。

方浩來到臨時辦公室,關門,就道:“胡脩,你謙虛什麼啊,你在滬海那邊不是認識人嗎?”

“方院長,就是滬海那邊的意思啊,我不能接手曾凌天,還是得靠你來治他。”

“滬海那邊給你指示了?”

方浩想到了教授,那個老陰筆肯定在暗中瞭解著曾凌天的一切情形,也在關注著江東市的局勢。

“算是吧,張詩詩詢問過我有沒有把握治療曾凌天不,我自然不敢託大,只能說沒把握,然後她就說我不用管,一切交給你。方院長,你有疑問,你去找張詩詩,她是聯絡人,她知道的情況比我多啊。”

方浩結束通話電話,心頭有些不爽,他隱約有種預感,教授那邊,這次要拿出一些東西,讓他不得不繼續治療曾凌天。

能制約他的,恐怕就是跟女兒有關的了。因為蘇柔沒有露面,教授那邊的人以為她死了。而拿一個死人來威脅,殺傷力有限。

當然,這是最壞最糟糕的局面!

走訪完住院部,也到中午了,他就直接回家。

家裡,兒女見到他,都撲過來,又親又吻的,都說想死他這個老爸了。

他也去逗逗老三老四,這兩個小傢伙也很配合,哪怕睡著了,都在發笑。

他聽聽郭蘭肚子裡的,似乎也能感受到胎動,都在跟他打招呼。

再見郭蘭臉上笑意不止,眼裡柔情似水,方浩都有點後悔不早點趕回來了。

午飯過後,方浩讓孩子自己玩,他就和郭蘭回房。

小別勝新婚,兩人很快就上路開車。

“怎麼這麼多?”

事後,郭蘭問。

“憋了這麼久的,肯定多了啊。”

“我不是給你準備好了套子,你可以找人釋放的。只要你不把別人的肚子弄大,我允許你逢場作戲。”

“暈!你把我看成什麼人了啊!那東西就在箱子裡,你怎麼放進去的,有多少個,它們現在就是怎麼回來的,依舊有多少個。機場行李託管的封條還在呢,不信去檢查。”

“是不是啊,我幫你把衣服晾出來。”

郭蘭微笑,過去將行李開啟,將衣服掛出來,但看到套子盒的時候,她的臉色變了變,拿起來,在方浩面前揚了揚。

她道:“打開了,還少了兩個!”

方浩看到盒子真被打開了,他臉色大變,他從床上下來,盒子是十二隻裝的,但現在裡面只有十隻了。

他目瞪口呆,道:“這……這怎麼可能,我什麼都沒幹,怎麼無緣無故少了呢。”

他就開始捋一下行程,他道:“到首都後,直接就去醫院,做了一臺微創手術,然後觀摩了換心手術,就直接去奶奶家了,晚上開啟行李箱我才知道你放了這東西,我就放回去了。次日,我去醫院,然後去找伯父,然後逛博物館,晚上住你姑姑家,然後次日回程。這個箱子中一直在奶奶家,你奶奶家就兩個女人,我總不至於那麼禽獸吧。”

郭蘭拿出電話,給郭心蕊打電話,說方浩行李箱中有個檔案不見了,是不是她拿了。

郭心蕊就在那邊笑了,說什麼檔案,分明就是小物件,再問郭蘭和方浩是不是因此打起來了?

郭蘭就說打得不可開交,她差點讓方浩變成公公,她結束通話電話,對方浩尬笑,道:“別緊張,我小姑子跟你開玩笑呢。她應該看得出是我給你留的套子,見沒開封過,就知道我是在試探你,然後她就趁機做惡作劇。”

那老姑娘這麼多心機嗎?昨晚她讓我喝酒,看她那神情,也不怕酒後亂來啊。老女人啊,真是太危險了……方浩四仰八叉地躺會大床上,道:“蘭,下回你可不敢這樣做了,我會被你們玩死的!”

“哪有!這次是小姑故意逗我們玩的。”

郭蘭也上來,投入方浩的懷裡,她道:“我懷孕了,不能滿足你,才允許你逢場作戲,這不是讓你保護自己嘛。這次我做得不對,考慮欠周。下不為例!”

她身手抓住倔強的小方浩,道:“你看你,意猶未足吧。”

“不,我很滿足了,這是正常現象,表明我身體好。蘭,休息吧,下午開始,我就有五臺手術,恐怕要到晚上十點後才能回來。”

方浩將郭蘭攬入懷裡,清楚懷裡女人的想法。女人說讓你在外面找別人,可千萬別信,一旦你找了,就有證據落入女人手裡,女人想不想做文章,全看心情。

當下不作,日後有矛盾的時候,就會翻這時候的舊賬。

他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緊貼著郭蘭的臀部,讓小兄弟有一個舒展的空間。

剛才只是小打小鬧將油箱清空,慾望並沒有得到完全滿足,而他還能梅開二度,甚至陽關三疊,大四喜,瘋狂起來,七次也能做到。

要知道,他才二十五六歲啊,這樣的小夥子,渾身都有使不完的力 !

他也在郭蘭耳邊呢喃,道:“蘭,你不用試探我,沒有比你更好的女人,我會盡快和你登記結婚。”

“嗯,我也願意嫁給你!但我家人……我爸怎麼說?”

“他說你爺爺做主。”

“果然如此!看來,我們今年只能這樣了。因為爺爺可不會輕易服軟。”

“沒有人能阻擋我們在一起!”

方浩輕輕攬緊懷裡的女人……

下午,剛到醫院,方浩見張華恩遞來出院申請,他見張景是要轉到更好的療養院,他就簽字。

他去病房,見張景不給他檢查,他也沒理會對方,再去手外,開展他的治療工作。

兩個小時後,第一臺手術完美結束,他去休息片刻。

這時候,李曉曦過來,她道:“兩天不見,你變瘦了,在那天寒地凍乾冷的北方,你一點都不適應。”

“呵呵,沒那麼矯情。你有事就快說。”

方浩心忖,你關心我,也是想跟我睏覺吧,可惜,我不是那種男人啊。

“你怎麼還開坐診了?”

“這個啊,我正打算明天上班後開個小會,大家碰下頭。以後手外這邊,一般上的手術,我就不過手,讓他們頂上。最近的關係手術有點多,再不放手,恐怕闌尾炎都要我上了,這算什麼啊,我不成了楊文錦第二嘛。還是每天安排一兩個小時的坐診,這樣能接觸到更加多的一線病人。”

“可就怕你太累了嘛。”

方浩沒接這個關心的話,他休息好了,護士也告之下一臺手術的準備工作就緒,他就開始忙下面的。

五臺手術中,其中一個開顱的,兩個心臟相關,一個肝臟,一個腎臟,都是很棘手的手術,可方浩都完美地做完。

看著最後一個病人資料出來,非常樂觀,方浩長出一口氣,同時也小有成就感。

他看看時間也不早,也就下班。

他走向停車場,忽然看到車上有人,他馬上警惕起來,但見到是蘇柔,他就收回讓警衛過來的意思。

“蘇柔,你越來越大膽了。”

方浩瞥一眼後面的蘇柔,她沒有遮蓋,就那樣暴露她的絕美臉蛋,她又微微笑著,唇紅齒白的,豔絕人寰。

“老公,我剛才帶頭套了,上車後,我才摘下來的。我想你想得不行不行的,差點就要進手術室找你了。”

蘇柔在後座,伸手去撫摸著方浩的腦袋,停車場還有攝像頭,她也得小心一點。

“你的事做完了嗎?”

“嗯,做好了。有點插曲,婦幼的胡脩怎麼不接手?不然,那老東西就被我轉移出醫院,也早就被我一把火燒了。”

蘇柔有點小不滿,她本想趁著方浩不在省人醫,就解決她和曾凌天的恩怨,這樣和方浩之間,就少一層隔閡,為她們的復婚掃清障礙。

胡脩和教授的人有聯絡,教授應該還不想放棄曾凌天,她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曾凌天,所以,讓曾凌天繼續留在醫院。明後天,教授的人會找我,不知道會拿什麼東西讓我就範。

“原來這樣!老公,這個教授能威懾你什麼呢?不會是我吧?幸虧我死了,不然,他能拿我的不堪來做文章。我們女兒?她在郭蘭的家裡,那應該很安全。”

“那就不知道了,看她們如何出招吧。哦,蘇柔,這麼晚,你回去休息吧。”

“老公,我想你了,想你親我,抱著我,然後我們再做一次,不,兩次。老公,到我家裡一趟,我太想你了。”

她的慾望又來了……方浩皺眉,道:“你沒看我剛做了那麼多的手術,我現在還餓得前胸貼後背,你看我還能行嗎?蘇柔,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男人的。”

“不,我不要別的男人,我就要你!今晚你累了,我就不纏著你了。你先回去休息!你的身體一定要好好的,滿足郭蘭,也滿足我!”

蘇柔從邊上的座位找到頭套,罩上,讓方浩開鎖,她就下車。

方浩看著蘇柔走向隔壁的停車位,那邊停著的一輛瑪莎拉蒂。

她上車,開車,飛快地離開。

他也跟上,發現蘇柔離開醫院,就炸街而去。

“蘇柔,你慢著點!”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