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5章 紅臉惡人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某機關食堂,領導包間。

郭重庭和程珊芙正在裡面吃飯,兩人有說有笑,氣氛非常融洽。

可就在這時候,門被推開,方浩拿著碗筷進來。

裡面兩人吃驚不已,但很快神情各異。

郭重庭瞪眼,臉上笑容消失,反而升起怒火,將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道:“方浩,你來這裡做什麼?誰讓你進來的?”

程珊芙神情就平靜得多,她反而直勾勾地看著方浩,這個帥得過分的男人,竟然無聲無息找到這裡來,有點令她都覺得意外的本事。

這是機關食堂,方浩能進來,是郭心蕊的功勞。

郭心蕊畢竟是郭重庭的妹妹,算這裡的熟人,她只要出現,門衛連問都不問,直接放行。但她沒有直接跟進來包間,而是在外邊等著,讓方浩來找郭重庭。

“伯父,我過來蹭飯啊。”

方浩坐下,面前八菜一湯,而兩人基本只是談話喝酒,很少動筷。

他自來熟一般,先盛一碗湯,嚐了一下,就一口喝完,再盛一碗,接著就大快朵頤。

氣氛就和之前的完全變了。

程珊芙將筷子優雅地放下,示意郭重庭不要生氣,就看看方浩的葫蘆裡要賣什麼藥。

方浩又吃了塊肉,對程珊芙道:“這位女士,接下來是我們翁婿兩人的談話,你一個外人留在這裡不合適。”

程珊芙臉上的淡雅就變成寒霜般,被方浩如此看輕,她的臉面沒地方擱啊,要是在江東市,她還忌憚方浩幾分,可現在這裡是四九城啊!方浩一個外來的土炮,也要對她騎臉輸出?

這種不快,在和方浩眼對眼直視幾秒後,程珊芙就蕩然一笑,道:“這倒是,你們翁婿談吧。”

說畢,她拿著小包,優雅地起身,款款走出包間。

“珊芙,你別急著走,在外面稍等我一會,我處理掉那個小混蛋,我帶你去個好地方,我們再談談。”

郭重庭追出去安撫住程珊芙,進入包間裡面,他真想一腳將方浩踹到地上,可一想打不過方浩啊。

他就一把奪過方浩的筷子,丟到一邊的角落,冷聲道:“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方浩愣了一秒,嘴角微揚,從西裝上衣內兜裡又拿出來一雙筷子,就不急不慢地道:“伯父,你這麼沉不住氣……算了,按照我年輕時候的脾性,如果你不把我筷子撿起來,我都不會輕易罷休。但我現在已經是七個孩子的父親,已經過了快意恩仇的衝動年紀。”

“去你祖宗的,別在我這裡裝比!你沒那個資本!”

“好吧,那我不裝了,我攤牌了!伯父,如果你不支援我和郭蘭,那我只有讓你離開現在的崗位,提前退休!”

方浩收起嬉皮笑臉,然後嚴肅地看著郭重庭,再補充道:“這是我和郭蘭的意思。你不信我能做到,那你應該相信郭蘭能做到吧。就比如你在這裡宴請老狐狸精,我和郭蘭鬧一下,你如何解釋你的生活作風問題?”

“蘭蘭是我女兒,她會聽你的話,從而和你一起針對我?”

郭重庭彷彿被人潑了一臉冷水,心裡很生氣,可臉上卻收斂了形於色的怒火。今兒在這裡請程珊芙吃飯,不張揚是沒事的,但一旦被人捅出去,那他就有口難辯。

“郭蘭雖然先是你女兒,可她現在是我的女人,我三個孩子的母親啊,而她此時此刻又處於最脆弱最敏感的時候,你不支援她,那她只要拿起武器保護自己了。我看不下去了,我要保護她和孩子,那就只有委屈伯父你退下來。你退下來後,你的聲音就弱了,說得上偃旗息鼓。下一步,就輪到郭老爺子,他也得退下來,這樣,沒有了你們的反對,別人也就不敢多說什麼,我和郭蘭的好事,才能得以善終。這雖然不仁不義,但都是你們逼的。”

方浩見還有一瓶特供酒,還有特供的華子煙,他自斟自酌後,然後就點菸,痞痞的樣子。

他瞥一眼冷靜下來的郭重庭也抽菸,從對方的臉上,看得出對方是在判斷他的話真假,輕重分量,以及如何應對。

郭重庭忽然一拍桌子,道:“他孃的,我差點被你唬住了!你這話,在江東市唬人還可以,在這裡,你有什麼資本?反而,我能讓你輕易從醫院滾蛋!”

“伯父,你說的沒錯,我是機緣巧合下由很多人推舉上來的,否則,我就是一個農村土炮。但,我的存在,又能找出合理的理由。因為我符合各方利益,特別是我的抗衰老研究專案,多少人都盯著呢,我想下來,都根本下不來。你郭重庭的話,但凡要是能在江東市擲地有聲,我就真得做你上門女婿啦。”

方浩將煙放下,再吃吃喝喝一番,填了個半飽,停下後又道:“再說,我不做醫生,我還有別的事可做,我還有鋼鐵廠和化工廠呢。我再研究出來的專利,就不是一元的價格。”

他給郭重庭倒一杯茶,道:“伯父,我還年輕,我的人生還有變數。但是你不一樣,你若是一旦下臺,一旦退休,那就真如這本茶,人走了,茶是會涼的!你的一切,是國家給的,是崗位賦予的,沒了國家給的崗位權力,你就是一個普通的五六十歲的孤寡老人,你老婆和你女兒還不一定向著你。而我的能力,是我自身的,我不在江東市,我去北上廣,都有醫院科室僱傭我的吧。”

他見郭重庭又要拍桌子,他就繼續道:“現實就是如此,可說出來,卻顯得我卑鄙無恥,乃一枚真小人。所以,伯父,你不如成人之美,與人玫瑰,手留餘香。”

郭重庭猛吸幾口煙,再掐滅菸頭,道:“這是郭蘭的意思?”

“你不會低估郭蘭和我在一起的念頭吧?這點,她隨你。你當年橫刀奪愛,將伯母奪為己有,不就是認準的事,就算一條路走到黑,也不會回頭。郭蘭沒有那麼偏激,因為她覺得還有商量餘地。這個紅臉惡人,我來做!”

“郭家,現在是我爸做主!你的話,我會轉告他的。”

“哦,那正好把這幾句話帶給他。”

方浩拿出便籤本,寫下幾行字:“百歲光陰似水流, 道高德重把名留。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遠憂。”

“方浩,你不會如願的,你現在的一切,都是無用功,都是徒勞的,你最終還是要乖乖做我們郭家的上門女婿,答應我們的所有條件。”

郭重庭看一眼紙條,瞳孔微微一凝,拿了手機和公文包,然後離開。

方浩則並不著急,再吃一通,然後剔了牙,才離開。

在外面,郭心蕊把程珊芙留了下來,她瞥見方浩出來,就對邊上有意見的郭重庭道:“正主來了,他有話要跟程姐說。”

郭重庭沒想到又跟方浩有關,他怕方浩亂說話,就對程珊芙道:“方浩狗嘴吐不出象牙,你不用跟他談,我送你離開。”

“剛才心蕊說了,昨晚他去見過姑媽,剛才我跟小娥也確認了,他要跟我說的,說不定是昨晚姑媽的意見。且聽他說兩句吧。”

程珊芙見方浩頓住了腳步,沒有過來,她就迎上去,她道:“你倒是吃飽喝足了,讓我在外面喝西北風。”

她見方浩湊近,似乎要佔她便宜,她就道:“你注意點距離!”

“我跟你說悄悄話,不能讓那兄妹聽到。”

方浩瞥一眼不遠處的郭重庭倆人,他湊近程珊芙,他的身子距離程珊芙凸起的酥胸,恐怕不足一釐米!

他輕聲道:“我現在有點困惑,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阿姨,姐姐,媽。”

程珊芙皺眉,完全把握不住方浩的思路,她輕哼一聲,道:“郭重庭可是喜歡著我,你要是這樣光天化日之下揩我油,你就死定了!”

方浩道:“合著你不知道昨晚林先生找我做什麼啊,我給她彈琴了,她也高興了,就說可以考慮將林小娥許配給我,給我做媳婦兒。所以,我現在叫你一聲媽,不知道會不會有點早?”

“你……”

程珊芙聞言大驚,林招娣的這句話,就可以解讀出很多訊息,到底是林招娣真的看好方浩,還是她女兒林小娥失寵了?

“原來你什麼都不知道啊。”

方浩沒多說,走開。

“方浩,你那話是真的?”

程珊芙喊一聲,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比珍珠都要真!”

方浩見郭重庭兄妹懷著異樣的眼神看自己,他忽略郭重庭,接著對郭心蕊道:“你上次說認識博物館內館的人,那正好,得再麻煩麻煩你。我下午沒事,我去內館看看。”

“走吧!”

郭心蕊帶著方浩離開,上了車,她就直接問:“你跟我哥談什麼?他怎麼那麼生氣?”

“我和郭蘭密謀,要讓你哥提前退休,他當然生氣了。”

方浩隨口道,這是陰謀,但也是陽謀。

郭心蕊不置可否,又問:“那你和程珊芙聊什麼?她最後那句話問你是不是真的,又是什麼意思?”

“自然是聊林小娥勾引我的事啊,她不相信我昨晚和林招娣見面和談話了,以為我是晃點她的。哦,說起這個程珊芙,她不是有個老狐狸精的稱號,你大哥和她走這麼近,不會有事吧?”

“我哥不會越界的,而且程姐是因為太過漂亮,所以名聲不好,瞭解她的人更多是覺得性格開放,愛玩,但沒聽說那個男人得到過她。”

“不用給她洗地,我對這些破事不敢興趣。”

方浩電話響起,是黃一刀打來的,詢問他是否還想要做手術,他就說中午喝酒了,不符合做手術的條件。

首醫還有郝紅梅盯著呢,再過去豈不是把臉送上去讓人家打,方浩沒有必要授人以柄,他現在就打算放空自我,靜待蘇柔的好訊息,明天一早就回去。

下午,方浩去看了博物館,見識了很多國家珍藏物件,算是見識了,完了,他還有時間去故宮走一遭,傍晚就和郭心蕊下館子。

從食府出來,郭心蕊讓方浩不要去老太婆那邊,跟她回家即可,因為上午的時候,她過去將他的行李搬到她家了。

跟這個老姑娘孤男寡女在一起,郭蘭不會多想吧……方浩覓了個空隙,給郭蘭報備一下,他還是提議去酒店開個房間比較好。

看到郭蘭的回覆,讓他不要麻煩了,就在郭心蕊那邊休息一夜,方浩也就不多說,他就早早地關門睡覺。

郭心蕊過來敲門,見方浩累得連連打呵欠,讓她邀請方浩喝酒暨灌醉他的打算,就胎死腹中了。

方浩的確累了,但他凌晨一兩點就醒來,開啟電腦,看了看這兩天省人醫的監控,發現曾凌天的病房沒有陌生的人探望,看不出有蘇柔出沒的身影。

她真的有辦法弄死曾凌天?

方浩抽了兩根菸,大概就猜到蘇柔如何下手了,只能透過在藥品上做手腳。

在輸液袋,甚至注射液劑上動一點手腳,就能讓曾凌天出問題。別看用藥的人是曾慈音的人,可這些人中,難保就沒有蘇柔的人,這樣做手腳,反而是最好的機會。

曾慈音應該沒有這方面的警惕性,她還想著實施教授的方案,從而穩住曾凌天的情況。

蘇柔不是專業的,她這樣玩,很容易露出破綻,想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覺,還得我來善後!

再說,曾凌天不能就這麼輕易去死!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