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3章 不到長城非好漢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姑爺,你回來了,太太正要讓我給你送大衣呢。”

保姆見到方浩回來,兩眼堆笑,和善而肯定。

“不用了。”

方浩去到書房,見寧思亞還在寫字,他卻沒有興趣了,他道:“這麼冷的天,你應該早點休息。”

“老林找你做什麼?”

“彈了一首廣陵散,不小心把琴絃弄斷了,然後剛要喝茶,他就說看好我和林小娥,我覺得她臉太大了,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就回來了。”

“咯咯,這倒是,老林的臉的確夠大!你這一天也夠累了,去給江東市的家人打打電話,然後就早點休息。”

寧思亞也樂了,很滿意方浩的態度。方浩這麼優秀的青年,哪怕是二婚,依舊不少人爭著和方浩聯姻。

她要方浩只對她孫女好!

方浩回到房間中,去洗了個熱水澡,出來就在箱子中尋找內衣,結果發現了一盒套子。

“我沒有買過這玩意,怎麼跑到我箱子的?”

他想起是郭蘭最後收拾的箱子,那應該也是郭蘭放進去的。

他給郭蘭影片,後者說孩子們已經睡下,她就在床上等著他來電影片呢。

閒聊家常後,他就問套子的事。

郭蘭微笑,道:“給你用的啊。”

“你不在我身邊,我怎麼用,我跟誰用啊。”

“這個,以你現在的實力,不難找到吧。”

“陽謀!你這妥妥的陽謀!你放心,來時它們有多少個,回去就有多少個,一個不少!”

方浩訕笑,再調侃別的話題,聊了好大一會,他才結束通話。

不一會,蘇柔資訊進來,詢問他住哪裡,怎麼查不到酒店入住情況,還要和方浩影片。

怎麼?她還想過來……方浩說在郭家老太婆這裡,沒有住酒店,不方便影片。

蘇柔沉默許久,再發來一條資訊,讓方浩在首都這邊再多待一兩天,至少要等到後天下午再回來。

這麼準確的時間,她都做了什麼?

方浩反而有點想蘇柔了,恰如蘇柔隨後發來的晚安資訊中攜帶的詞句。

“老公,我想你,我愛你!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這足以讓方浩輾轉悱惻,難以入睡。

他起來研究病例,一直到凌晨才得以睡下。

次日早起,方浩見室內沒有跑步機,就到小區下面跑跑步。

偶然間,他見林小娥穿著緋紅色的運動套裝,也朝他這邊跑來,遠遠就能看到波濤洶湧。

他不想和對方見面,就換個方向,繞一圈後,也就回家。

早飯前,方浩見寧思亞精神不錯,他想起什麼,就道:“奶奶,我聽聶小紅說過你年輕的事,你還有一個動聽的雅號,辣椒公主。”

“辣椒公主?這都多少年的事了,還有人記得啊。”

寧思亞沒有迴避,眼睛忽然變得深邃了一樣,掉進了回憶的漩渦,可很快就晴朗起來,道:“那時候真是太年輕了,也算是少女懷春吧,年紀輕輕,熱血衝動,總會做一兩件瘋狂的事。”

她打量著方浩,道:“周家那個少爺,年輕的時候,也算是一匹帥哥,不如你,但也差不了多少。再說,我那時候眼光很高,遇到同樣高傲的賙濟邦,總得跟他較量一下。一來二往,就有了好感。如果當年和賙濟邦成了,那我也不會有今天了。所以,都是命運的造化。”

年輕任性,桀驁不馴,十年前的蘇柔也是如此吧,或者那時候,她就被曾凌天這樣引導了……方浩心嘆一聲,但更覺得,人犯錯之後,自省回頭很重要。

“這些當年的軼事,提起來就是茶前飯後的笑料,不足掛齒。哦,你尋找的那個張瘋子的後人,找到了嗎?”

“找到了一個,但並不是我想要找的。我的目標,也是個一把年紀的老人,不知道是不是太老了走不動,一直都沒有現身。”

“那需要奶奶幫你做什麼嗎?”

“那倒不需要。隨著我的研究不斷深入,她都要出來找我了。”

正說著話,門鈴響起,方浩見保姆在樓上給老太婆收拾房間,暫時沒空下來,他就去開門,發現是林小娥。

“方院長,這是我姑奶奶讓我送來的,是剛做出來的點心,給寧太太和你嚐嚐。”

林小娥聲音婉轉,將一個禮盒送上。

方浩回頭問一聲寧思亞,後者同意了,他才收下,他沒讓林小娥進來,只是隨口說了聲謝謝,就關門。

寧思亞開啟禮盒,拿出裡面的桃酥,她聞了聞,然後拿起來,嘗一口。她道:“這次託你的福了,因為你,老林才親自下廚做的桃酥。你嚐嚐。”

方浩品嚐一下,味道是不錯,他見寧思亞的神情有點太過陶醉,他就道:“奶奶,恕我粗魯,這桃酥不就是一塊餅嘛,有這麼好吃的?”

“你不懂,這是宮廷流出來的做法,當年老佛爺她們的最愛,這個製作方子,是婉容帶出來的,機緣巧合落到了林家人的手上。老林學會了。這種桃酥的製作辦法,可能別的廚子也能摸索得出。但做不到如此正宗的味道,這個滋味的,只有老林才會了。我這麼多年都向她求教,她都不肯教,真是氣人!”

“原來還有這麼個說法,我前岳母說得對,我就是個農村佬,不登大雅之堂。”

方浩這次就搗鼓一下,掰碎一塊,看看裡面有什麼成份,烘烤的程度,然後品嚐酥脆和甜度,漸漸地他也發現了一些門道。可最終就索然了,因為美食給他帶來的成就感,遠不如治病救人。

他想起了什麼,就放下桃酥餅,又道:“奶奶,我等會就去醫院一趟,中午就不回來了。”

“嗯,你去忙你的吧,老太婆今兒也有點事。”

寧思亞得到了方浩的不少字,她又可以去找她的閨蜜朋友炫耀,活絡關係了。

保姆下來,端出早餐。

飯後,方浩就開了一輛保姆安排的車子,50萬左右奧迪車,直接離開。

過了兩個路口,他就發現被人盯上了,是一輛京牌的大眾車。

林楓?

方浩剛懷疑林楓,忽然就見有一臉警車隨後過來,開車的還給他打招呼,是李軍的同窗,那個女警。

程老擔心我啊。

方浩見對方給他做打電話的手勢,他同意,然後對方就打電話進來,問他去哪裡,她給開路。

不能去楓葉國際集團了!有警察在場,他也不能直接揍一頓林楓啊。

方浩就說去首醫,就見那警察打了警笛,帶著方浩一路通行,甚至闖紅燈,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首醫。

“方院長,沒耽誤你的時間吧。”

女警過來,給方浩開車門,因為她知道方浩的醫術高超,方浩來醫院,肯定是給人治病的,方浩的事屬於刻不容緩,耽誤不得。

“沒耽誤,謝謝你!”

方浩也不好涼了人家的好意,和對方寒酸兩句,見黃一刀的助手過來了,他就和女警告別。

好想邀請他一起吃中午飯!我怎麼就沒勇氣說出口啊。

女警目送方浩等人進去辦公樓,看不見人了,她才回過神,見到方浩是甜蜜的,但無法訴衷情,則難免幽怨神傷。

……

“昨天換心手術的病人如何了?帶我去看看他的術後情況唄。”

方浩直接詢問黃一刀的助手。

“哦,這,方院長,你有所不知,那個病人早上五點左右,因為併發症和排斥反應等,都沒從術後觀察期醒來,就出現了心臟驟停,沒搶救過來。”

聞言,方浩的一腔熱情就被潑了盆冷水,心頭拔涼拔涼的,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四九城冬天的冷。

“屍體在太平間?”

“應該還在。殯儀館的人應該剛上班,就算過來拉屍體,也沒那麼快到來。”

給老黃說一聲,然後帶我去看看吧。

方浩等助手和黃一刀彙報之後,他就去太平間。

可他剛研究了幾分鐘,太平間的管理人員就進來,粗魯地讓方浩離開。

黃一刀的助手理論幾句,也被懟了回來,因為方浩不是醫院的人,不能隨便進入醫院的要地。

郝紅梅知道我來了!

方浩更加索然了,他離開太平間後跟助手交代幾句,也就直接離開首醫。

他讓女警不要跟著他了,給他一點私人空間,他說自己在四九城轉轉,完了再去爬長城,散散心。

不到長城非好漢!

他此前也來過京城,但都沒時間來爬長城,總覺得差點什麼。

站在山頂上,迎著凜凜的寒風,方浩覺得心胸無端開闊了一些,心中難平的意,似乎被某種歷史情懷給沖淡了一些。

蘇柔和曾凌天帶給他的恥辱,在他的整個人生中,只是一小階段,這不能,也不應該定義了他的整個人生!

不管是蘇柔,還是郭蘭,其中的兒女情長,這也似乎是年輕衝動的軼事,並不是他整個人生的事業。

而這段時間的作為,似乎太小格局了。

老婆孩子熱炕頭,這固然好,可人生在世,還有比這更加高階的事,比如腳下的長城!

一個是家,一個是國!

他的事業,還是在於醫療上。生前將所有精力都放在醫療事業上,作出卓越的貢獻,才能贏得一個好的身後名。

或者不說出名不出名,也至少給自己的人生意義,寫下厚重的一筆!

“大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該怎麼去工作和生活,為何對蘇柔的事,我到現在還遲遲不能釋懷呢?”

他想了想,就打通蘇柔的電話,直接道:“我在長城上。”

電話中蘇柔的聲音很溫柔,很悅耳動聽,道:“我一個人在家裡,準備去找我媽。老公,你是不是想我了?”

“是啊,蘇柔,我現在真的想你了,想帶你來看看長城。”

“真的嗎?老公,我想現在就在你的身邊,可你手拉手,一起攀登上長城,我要依偎在你的懷裡,看日出,看天,看雲,雲捲雲舒,看山,看樹木花草,看老公。”

“那一定很美好。”

“老公,你身邊有人嗎?”

“現在這個節氣,山上很冷,昨晚的山路有點霜凍,路有點滑,人很少。怎麼了?”

“那是老公一個人上去的嗎?”

“是的。”

“老公,我如果在你身邊,只有我們兩個人,那我們就可以在哪裡做我們愛做的事。我會吻著老公,然後讓老公抱著,我要和你融為一體,你累了,我就一條腿站著,讓你將我壁咚在城牆上,甚至,我可以站著,讓你從後面得到我。”

“蘇柔,你……你這時候都能想到性?”

“怎麼?老公,你不喜歡?”

“我說過,我們之間,並不只有性。我想你才給你打電話,並不是為了得到你的性,而且我在想,我為何對你和曾凌天給我所做作為,哪怕現在曾凌天也要死了,我的心依舊沒有得到平靜,我依舊耿耿於懷。我這時候想跟你好好聊聊。”

“老公,你難道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呢,你愛我,你還愛著我!你從來就沒有想過放棄我,你一直都深愛著我!老公,我也愛上你了!我們有了這些不堪的經歷,才更加明白,誰是彼此最愛的人!我們,比這四年來的任何一刻,都要更加了解對方,更加深愛對方!”

“蘇柔,或許你是對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我為何一想起你和曾凌天,我的心就意難平。”

“老公,曾凌天這個老東西馬上就要死了,他已經成為過去了,天亮了,老公,你回來後,我們就去復婚吧。”

復婚?

方浩聽聞這兩個字,先是一愣,一陣冷風吹來,讓他一激靈。

他才明白,原來剛才還真有這個念頭,才讓他心裡更加煩亂!

他道:“蘇柔,你要性,那還可以商量。但復婚,這不現實。我會和郭蘭結婚!”

“不,老公,你不能和郭蘭結婚,你只能和我復婚!求你了,老公,別拋棄我。”

“蘇柔,我不會拋棄你,但我們沒有復婚的可能。”

方浩長出一口氣,直接跳上城牆,迎風而立,面前就是險峻的山嶺,可他穩穩地站著,道:“蘇柔,我們都要找到自己心目中的長城,然後,以它為準繩界線,保護值得我們保護的東西!”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