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2章 輪到給我林家當女婿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午後,方浩在黃一刀的辦公室中吃著飯,因為飢餓,所以狼吞虎嚥。

同時,他也在邊看著螢幕,上面有馬上要進行換心手術病人的CT等結果,他對這臺換心手術很關心。

“方浩,將就一下,等手術結束後,你選地兒,我好好請你搓一頓!”

黃一刀有些歉意,方浩從千里之外的江東市飛來,都沒有到酒店休息,就直接到醫院,還做了一臺腦膜瘤的微創手術,錯過了飯點,只能叫外賣。

方浩看一眼腕錶,道:“來不及了,你們手術結束後, 我要去郭家一趟,在寧老太哪裡蹭飯。”

“哦,花木蘭奶奶……那我不跟你爭了。”

黃一刀訕笑,他和方浩再熟,也爭不過寧思亞的臉面。

助手拿來一份CT資料,黃一刀看一眼,眸子中的亮彩一閃而過,他沒表態,而是讓方浩來看。

“看來,運氣比較好,那就按照康復方案來進行下一步的治療吧。”

方浩鬆一口氣,微創手術的術後複檢,查不到腦膜有腫瘤病灶了,進一步說明微創手術是成功了,並且很完美!

這在意料之中,所以方浩沒多關注,依舊見目光放在換心的術前準備資料上。

這可不是運氣,這是你的實力!

黃一刀對方浩不吝讚美,可隨後收到的一條資訊,讓他的臉色變得難堪起來。

等方浩吃完後,黃一刀遞上煙,再道:“老弟,我對不住你。醫委會的人知道了你做微創手術的事,他們有些不高興,不幹人事。你看。”

他將手機訊息給方浩看,上面的內容是要加強醫院飛刀的管理之類,不讓外來醫生輕易進手術室。

“這個郝主任是誰?”

方浩見到給黃一刀發信息的是標註是郝主任,他心想,難道黃一刀和齊院長在首醫還不能做主,還要看別人臉色。

黃一刀道:“郝紅梅,醫學與倫理科的主任,也是醫委會那邊的大領導,看她的意思是不讓你進首醫的手術室了。”

“不能近距離以助手身份看你們的換心手術操作,的確是一個大遺憾,畢竟,這麼大的手術,我還沒做過呢。那我在觀摩室學習吧。”

方浩也沒有逞強,這裡畢竟是別人的地盤。出於學習的態度,他也沒有拂袖離開。

“這個倒是沒問題。我帶你過去!”

黃一刀很是尷尬,將方浩從千里之外的江東市請來,又不能給方浩做手術的機會,有鴿方浩的嫌疑。

來到觀摩室,方浩找了個前面的位置,拿出平板,依舊在研究這臺手術。

不多會,他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水味道,轉眼一看,有一箇中年女人靠過來了,對方化了淡妝,但身上噴的香水很足,所以,味道很大。

他眉頭輕微皺了一下,然後繼續看平板。

“方院長,你好啊,沒想到,你這麼勤奮好學!”

那女人見方浩再看過來,他眼神中有著茫然,沒有認出她,讓她小有不快,可還是用婉轉的聲音,道:“我是首醫的醫學和倫理科主任,在醫委會中也擔任辦公室主任。

原來是這個老孃們……方浩只是打量對方一下,容貌很普通的女人,有一雙水性楊花的眼睛,給他的印象是,這個女人長期得不到夫妻間的滿足,而處於一種涉獵男人的狀態,總之,這娘們不是什麼好人!

他沒鳥對方,轉頭回去,繼續研究他的資料。

哼,竟然無視我,會有你求我的那一天!

郝紅梅見方浩這麼冷漠,她真想讓人過來將他給趕出首醫!

接下來,主刀醫生進來,是黃一刀,他和眾人對視一眼,確定一切準備就緒,也就開始進入手術操作。

黃一刀還有這一手啊,果然對得起一刀的名頭……方浩看到下面很快就建立起了體外血液供給系統,黃一刀熟門熟路地打開了病人的胸腔,將功能衰竭的心臟取了出來,止血等各種操作,也都跟得上,病人的資料還很穩定,方浩就知道,這個手術問題不大了。

整個過程複雜而漫長,方浩看了兩個多小時,看到最關鍵的步驟過去了,他也收到寧思亞貼身保姆的資訊,對方都快到首醫來接他了,他也就離開觀摩室。

取了行李,方浩來到門口,剛站定,就見到保姆的車子過來。

“方浩姑爺,你怎麼穿這麼淡薄?這裡可比江東市冷多了,你還是加一件厚衣服吧。”

保姆見到方浩是襯衫加西裝,是相當的帥氣,可和周圍的人穿起了厚厚的外套,就顯得他衣衫單薄了。

“我不冷。”

方浩現在體內氣血充盈,還真感覺不到冷,將行李放上車,他就問:“奶奶的身體如何?”

“一切如常!只是最近叨唸你的次數越來越多,她也打算去江東市一趟,看看你們呢。”

“現在大冷天的,出行不方便,讓她老人家安心宅在家裡比較穩妥。”

方浩隨口道,手機又來了資訊,是郭心蕊發來的,讓他晚上過去她家裡住。

孤男寡女的,他覺得過去不妥,但此前郭蘭也說過,如果在首都找不到住處,就去郭心蕊那邊,因為郭心蕊也有一個獨棟的別墅。

現在還不知道和老太婆見面會如何呢,所以,他也就沒馬上回復。

他問:“伯父在家裡呢?”

“重庭少爺沒回來,家裡只有老太太一人。”

聞言,方浩也就放心不少,儘管他不怕郭重庭,可他也不能和郭重庭再次正面鬧掰,總之,見面會很尷尬。

進入守衛深嚴的封閉小區,方浩見到了寧思亞,氣色和上次見面時差不多,讓他放心不少。

這個老太婆得好好的,他和郭蘭的事,還需要老太婆的支援呢。

進屋之後,保姆將方浩的行李搬進一個客房,說是晚上就在這裡睡,這讓方浩有了拒絕郭心蕊的理由。

他給郭心蕊發一個資訊,然後出去,就被寧思亞抓去一起喝茶,談論佛經禪學。

飯後,他也不出意外地抓去寫字,又寫了半個小時,是因為有人來訪,才中斷的。

來訪的人,有點出乎方浩的意料,竟然是林招娣和林小娥。

林招娣還是旗袍,但應該是防寒的冬款,還披了一件精美高檔的貂皮坎肩。

林小娥則是高靴絲襪皮褲,上衣則是紫色的絨毛坎肩,臉上談談的裝扮,顯得很清純。

“老寧,我知道你這孫女婿來了,他也給你寫了這麼多字,剩下的,就把他給我用用吧。”

林招娣直接要人。

“奶奶,我困了,我先睡了,你們聊吧。”

方浩不想和林家的人有過多牽涉,特別是林小娥這樣的小狐狸精,還是遠離為妙。

“我說,我能幫你頂一頂老郭的壓力,讓你和郭蘭的好事更近一步,你還會犯困嗎?”

林招娣一眼便看出,方浩的睏意是裝出來的。

“方浩,你去和老林聊聊吧,她想聽你彈琴,你就給她彈一首吧。”

寧思亞沒有拒絕林招娣的意思,讓方浩和對方離開,然後,她就對保姆叮囑一番,半個小時後過去給方浩送一件大衣,然後將方浩接回來。

兩家不遠,不一會就走過去了。

“這次,我彈了之後,你不會再把琴給扔了吧?”

方浩進入琴室,就拿上次林招娣摔琴的行為說事了。

“嗐,別提了,老太婆我至今還心痛著呢,那一把琴,我可以是用了十幾年的呢,衝動是魔鬼,要不得啊。不過,衝動過後我想想,你的話也很有道理,這麼多年過去了,蘇家那個負心人已經早就是一堆死灰殘骨,我也該放下了。”

林招娣坐在一邊,讓方浩開始彈琴。

方浩道:“不會又是鳳求凰吧?我已經見過張玲了,她在某些方面,的確更討男人喜歡。”

“在她離京之前,我也見過她了,如同多年前那般,她依舊是那樣的人。今天不提她,也不彈鳳求凰。”

林招娣顯然不想提及張玲,那個搶了她男人的女人,想起依舊不能釋然。

“那琵琶語?你也聽膩了,還有這大冬天的,那麼悲哀的曲子,越聽越冷。”

方浩翻看一下前面的架子上,有一個曲譜,是廣陵散的。

他轉頭瞥一眼林小娥,不出意料,這曲譜是她在練習。

他就道:“就它了,廣陵散。生活不全是回憶,人生也沒那麼多幽怨,三觀正一點,積極樂觀一點,那該多好啊。”

林小娥小嘴輕嘟,這個男人在含沙射影她嗎?

她沒吭聲,而是看方浩過了一遍曲譜,然後就慢慢彈奏起來,節拍都能對上,漸漸地將她拉入了曲譜的意境中。

她回到了古代,天空灰暗,狼煙升騰,她就站在城牆箭垛口邊,眺望前方。城下是兩軍對壘,方浩是敵方大將軍,騎在高頭大馬上,手拿方天畫戟,正前來挑陣,目標直指她。

林招娣也聽進去了,閉上了眼睛,雙手放在腿上,手指也在跟著節律在彈動。

她似乎回到了幾十年前,她得知蘇星運來退婚,她這次沒有馬上拒絕,而是收拾行囊,出京找到張玲,然後當著張玲的面,再把男人搶回來。

忽然絃斷,曲調頓止。

林小娥驚訝回神,她有點不滿,因為方浩剛才接連衝鋒陷陣,已經殺到城門了,只要他進城門,殺上城牆,她就要被他俘虜了。

她期待被他俘虜,因為她喜歡強大的男人!

但是,在方浩進城門的那一刻,琴絃斷了,她的意境也就蕩然無存了,餘下的,只有讓她腦補。

林招娣也睜眼,但她卻心裡很滿足,因為剛才她贏了張玲一局,搶回屬於她的男人,那是遲早的。

她見琴絃斷了,就幽幽道:“這是充滿殺伐氣息的古譜,以前沒聽出來,今遭倒是開了眼界。”

“回頭我賠你一把新琴!看來,今天不適合再彈,我問你幾個問題吧。”

方浩離開座位,一臉的索然。

“去燒茶,把上個月我從武夷山帶回來的茶泡上。”

林招娣讓林小娥去泡茶,她近前看一眼琴絃,道:“人生如琴,造化如弦,事事皆無常。這琴廢了就廢了,不用你賠。”

方浩也是隨口一句,他也沒真的要賠,他和林招娣走出琴室,來到茶間,分位坐下。

他直接道:“張玲回到了江東市,她的目的很多,與我相關的,則是我手上正在研究的抗衰老方案。我的問題來了,你覺得她這個人如何?狡猾,正直,貪婪,諸如此類,我想知道你的評價。”

“如果她不搶我那個負心鬼,那她倒是一個不錯的人!”

林招娣臉色很平靜,提及張玲,也多少釋然一些。

“那反過來,則她是一個很差勁的人了。她在首都這邊,這些年,都做了什麼?她為什麼要隱姓埋名藏起來呢?”

“這不是我感興趣的,別人的私事,與我無關,我也不需要上心。你也別關心張玲這個老太婆了,你還是關心一下你和郭蘭的好事吧。”

“這倒是。你說能讓郭老爺子對我改觀,你如何做?”

“以你現在的氣勢,還有蘭丫頭被重視的程度,老郭的反對,就分明是在耍無賴。我們都看得明白,也取笑過他。他就是死要面子,非得讓你入贅郭家,給他們郭家添磚加瓦。當然,他的這些強勢,是建立在他所在的權力位置上的。然而,我聽到一個訊息,有人也在挑戰那個位置,想要將他趕下來,然後坐而居之。我只要說我支援你和蘭丫頭,老郭焉能不懂我意?他在面前裝糊塗,我林家就支援別人趕他下臺。”

暈,和我想的不謀而合……方浩心裡暗自高興,這個四九城果然是各種關係的平衡,有時候,一個人退出歷史舞臺,並不是業務能力不行,純粹是周圍的人讓你下臺!

他道:“那就借林先生貴言,我和郭蘭能把這婚給結了,一定登門道謝!”

林招娣沒受吹捧,等林小娥倒茶,她就道:“方浩,其實,你和蘭丫頭若是不能成事,那也不一定是壞事。你看,小娥就不比蘭丫頭差嘛。蘭丫頭工作狂人,不愛紅裝愛武裝,未必是一個居家好妻子。我家小娥能文善舞,知書達禮,我覺得小娥更適合你。再者,我不會和老郭那樣,給你設定諸多條件,我就開明得多!”

“哈哈,我算聽出來了,原來,你這茶不好喝!”

方浩爽朗笑一聲,站起來告辭。

林招娣也笑笑,沒有挽留,也沒有起身相送,坐在哪裡喝茶。

等林小娥回來後,她就問道:“他有改變主意嗎?”

“沒有,他沒跟我說話,頭也不回地離開。姑奶奶,你怎麼提我和他莫須有的事呢?”

林小娥有點小抱怨,被方浩拒絕,她多尷尬啊。

“我並沒有說錯,這個青年很優秀,若是能和你結婚,做我們林家的女婿,對我們林家來說,真是一樁好事。他真的很有實力,就缺一個平臺!我們林家能給他這個平臺,只要他入京,我栽培他幾年,在我老去之後,我可放心地將林家交給他!”

“姑奶奶,你,你要將林家給方浩,這,這種話怎麼說得出口?爺爺伯父叔叔他們要是知道,又得說你老糊塗了。”

“回頭讓你媽媽來一趟,我要把剛才的話說給她聽,然後她就知道怎麼做了。你害羞,那就不要露面,但要配合你媽媽,她知道如何得到一個男人。”

林招娣敲一下桌子,道:“想什麼,這事八字沒一撇,方浩還是郭家的準女婿,還輪不到你呢。倒茶!”

“哦,姑奶奶,你今晚怎麼突然說這些話,有點和你平日的作風不一樣啊。”

林小娥的確失神了,因為方浩這個男人,並不容易被征服。

林招娣道:“剛才的琴絃,是方浩故意弄斷的,他就不想讓我們聽到完整的。這讓我猜測,他可能對我們林家有偏見,未來會是我林家的勁敵。我不知道他這敵意何來,但我卻知道,消除敵意的辦法,就在於女人。只要他是我們林家的女婿,他就不會作出危害林家的事。他給張玲當了四年的孫女婿,現在也輪到給我林家當女婿了。小娥,你給姑奶奶爭口氣,把方浩搶過來,這樣,我再到張玲面前,也就能當即氣死她了!”

“姑奶奶,我……”

“怎麼?你不行?那就讓林楚楚林淺雪她們來,那兩個丫頭,可是削尖腦袋想來照顧我,想從我這裡得到重用呢。”

“好吧,姑奶奶,我會拿下方浩,一定如你願!”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