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1章 死別生離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回來了,如何?”

郭蘭見方浩進房,她就放下手中的書,打量著方浩,他身上沒有傷口和血跡,乍看之下是沒有動手打架,她就放心不少。

而且,他出去一趟,回來也快,效率很高。

“事情搞掂了第一步,震懾了他們一下。但這僅僅是開始,後面還有很大的變數。”

方浩深知人心易變,唐婉和唐麒他們今晚只是表面臣服,以後給他們背叛的機會,他們一樣會為了利益,而堅決地背叛。那些被打趴下的看場老大,則同樣如此。

江東市沒有了黃賭毒,會在一定程度上減少這些服務行業從業人員的收入,會讓很多人離開江東市。但,只要正規化之後,可在另外方面補貼回來。

下面一步,就是懷柔政策,才是籠絡人心的操作。

這,要等方浩從首都回來之後,等蘇柔她們想辦法‘審判’曾凌天之後。

他又補充一句,道:“我不想在這方面牽涉過深,只是不想讓他們叨擾而已。你放心吧,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民醫生。”

“那就好!孩子們都睡下了,你明天一早也要趕機,就早點洗漱睡覺吧。浴室的衣服已經準備好了。”

郭蘭的身份擺在那裡,自然不希望方浩在黑道上走,因為得不償失。

“要不,一起洗吧。”

聞言,郭蘭臉色微熱,微微點頭,道:“你別亂來。”

“自然,我是一個正經的男人,從不亂來!”

方浩拉著郭蘭的手,一起進浴室,先開啟暖燈,再給郭蘭解除衣物,自然而然的,就上下其手了。

“好正經!”

郭蘭嘴角微微動,沒阻止方浩的動作,反而,她也伸出手,解除他的衣服。

不一會,兩人就坦誠相見,然後緊緊抱擁,做他們愛做的事了。

……

早晨,方浩洗漱過後,去到書房收拾一下公文包,結果秦淑嫻披著一個外套,裡面穿著睡衣進來。

方浩抬頭一看,眼睛都不禁有點發直,因為秦淑嫻的睡衣領口開得很低,露出半個雪球。

她又來這一套……方浩還是比較能鎮定的,因為剛才他和郭蘭又做了,油箱早就空空如也,現在是超級賢者的時間。

秦淑嫻道:“家裡的事,我和蘭蘭會處理好,你不用擔心,那你在首都能多待一天嗎?去給我閨蜜看一下病,上次跟你說的,身體面板出問題的。”

“她的問題很重嗎?那她不早點來江東市?”

方浩快速收拾,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事,他不想在首都那邊多待,因為他關心著蘇柔的操作。如果蘇柔處理不當,他還能幫著她善後。並且,按照他的預計,他要送曾凌天最後一程,讓曾凌天不得好死。

“她有自己的問題難處。方浩,我給你預約了,就算不給她治病,也代我去看一下她。”

方浩抬頭,又看到了對面的半個雪球,他就道:“好吧,我抽空去見見她。”

“哦,還有一點,你到了那邊,你要小心狐狸精。狐狸精見過你的優秀了,她們肯定將你視作目標,你得注意點她們的手段。她們為了達成將你拉下水的目的,將會不惜一切手段的。男人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我會注意的,我更會保護我自己的。”

方浩聽到敲門聲,是郭心蕊的聲音,然後看向秦淑嫻,後者條件發射地將外套的拉鍊拉上,將雪球藏起來。

果然是為了考驗我而來的……方浩有點無語,讓郭心蕊進來。

後者開門,說已經收拾好,問方浩需要幫忙與否,見秦淑嫻在,她也不好多說。

郭蘭也將方浩的箱子準備好,示意方浩可以出發了。

和郭蘭吻別,方浩提著箱子和挎包,也就出門。

“蘭蘭,我太困了,我去補一覺,午飯時間我再下來。等會孩子醒來後,你讓他們小點聲,別來敲門。”

秦淑嫻打個呵欠,就上躍層。

這麼困?

郭蘭有點意外,可沒放在心上,她去吃早餐,給孩子補充營養,也為她自己補充體力。

畢竟,剛才和方浩的消耗戰,她也耗費力氣。

下面,方浩也有點意外,因為開車的司機換人了,換成了蘇柔。

當然,蘇柔喬裝打扮,戴著墨鏡,穿著防風外套,裹住了胸部,臉面塗抹一下,變得粗糙,成了中年婦女。

她先開口,說是頂替原來的司機,送方院長去機場。

郭心蕊心思都在方浩的身上,加上和蘇柔不熟,她自然沒看出端倪。

方浩則有點無語,一路上沒怎麼說話。

蘇柔到了機場,幫著郭心蕊將行李送進去,她趁機將一個汙跡抹在郭心蕊的衣服上,然後裝作意外發現,告訴郭心蕊,提議後者去衛生間換一套,如此,就支開了郭心蕊。

只有她和方浩,她就低聲道:“老公,我想你,我昨晚一夜都想你,我跟你一起去首都吧。”

“沒信心,沒勇氣了?如果不想做,那就別勉強,老東西的年紀和病情擺在那裡,我也下了病危通知書,他活不了多長時間。”

方浩知道,蘇柔或許需要的是一個態度,或者一個承諾。畢竟,她是愛過曾凌天的,或許現在也在愛著。

蘇柔這時候真下手了,大義滅愛,方浩則一點都不出奇,因為這牽涉到她的切身利益了。

他又繼續道:“誠然,這麼多年來,他在某些方面也成就了你,可要知道,他這是建立在欺騙你的基礎上的。而你,也沒有斯德哥爾摩綜合徵,你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女人,終究會愛上一個男人。”

“老公,我現在只愛你!”

“不,蘇柔,我更希望你愛你的父母和孩子,以後,你再找一個值得你愛的男人。”

“老公,你不愛我了嗎?”

方浩沉默,他心裡還有蘇柔,但他得對郭蘭負責。

“你怎麼不說話?”

“蘇柔,回去吧,此時此刻又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不是說愛不愛的時機。”

“我知道,你有郭蘭,你就不要我了。不過,老公,我沒想放棄你,我愛你,我前所未有地愛你。我們之間,只有死別,沒有生離!”

蘇柔一咬牙,轉身離開。

哎,如果你的目的是讓我記掛著你,不能忘了你,那你這次的目的達到了。或許,你更希望從我這裡得到承諾,然後你就會更加堅決地對曾凌天這個老東西下手,有了新歡,才能忘掉舊愛。蘇柔,你就是這樣的女人……方浩沒去追蘇柔,在原地站著等郭心蕊。

郭心蕊換了一套衣服出來,她倒是沒在意蘇柔的離開,而是和方浩一起進VIP候機,很快就提前登機了。

睡了?

郭心蕊沒想到,方浩在飛機上吃了早餐,不一會就睡了,她還想跟他聊幾句呢。

下了飛機,她就更加鬱悶,因為方浩直接被首醫安排的直升飛機帶走,她只能打車回家。

至於她想把方浩帶回家的想法,沒來及說出口,就胎死腹中了。

黃一刀在樓頂等著,他上來接著方浩的行李,邊道:“沒辦法,得知你要來首醫,我們就來了一個加急的病人,他本來是要去江東市找你醫治的。這不,他的家屬很迫切地預定了你的檔期,讓你在這裡把的手術給做了。我和老齊為了節約時間,只能從空中把你接來。”

他湊近,幾乎是貼著方浩的耳根,道:“這個病人的關係很硬,從玉帶河那邊出來的,特意為你而來。這次你拒絕,我和老齊就得離開首醫,去江東市投奔你了。”

不用想,黃一刀這貨又把我給賣了……方浩只是點頭,先離開停機坪,進入電梯,安靜得多了,他就道:“訊息還不是你放出去的,你在人家面前說我如何如何,萬一我沒那麼好,做不到人家的期望,你不是被自己打臉了?”

“我相信你啊。你有天賦,並且比我們這些人都要努力,你這樣的人,不值得信任,那還有誰值得信任。”

黃一刀笑道:“先去辦公室喝杯茶,抽根菸,歇息一下,順便把病歷看一下。”

“我大半天都要賣給你,只能悉聽尊便了。”

方浩自然沒反對,將江東的事拋諸腦後。

他去黃一刀的辦公室喝了杯茶,抽了華子煙,就去住院部,診查那個需要做關係很硬的病人。

病人的情況沒有黃一刀說的那麼嚴重,但也沒那麼輕,因為這是一個腦瘤,出在前期的腦膜瘤,需要開顱手術。

當然,病人七八十的高齡,也是一個巨大的風險因素。

這種手術,黃一刀等人都能做,只是病人家屬不放心,找不到最好的醫生,將風險降低到最小,家屬就不同意。

方浩檢查一下,特別是診脈,再結合CT等結果,他提出一個微創手術的設想。

原因是該病人的大腦中,只集中在一個地方出現癌變組織,黃豆粒大小,還有別的一些資料指標,都表示採取微創既可以。

黃一刀暗吃一驚,如果僅僅是一個微創手術能解決的,那樣電話,他們醫院就要被領導批評了。因為他們得出的結論是腦膜中不止一處有病灶,需要開顱手術,逐一清除這些病灶。

他們的結論,和方浩的結論,有著天差地別啊。

他悄然將方浩拉到一邊,道:“老弟,你給我透個底,你現在沒有處於暈機狀態?”

方浩現在精神好得很,儘管心裡還記掛著江東市的女人和孩子,但該在醫術上集中精神的時候,他絕不含糊。

他反問道:“我沒暈頭!病灶只有一個,另外可疑的陰影區,那更是血管組織,是為了給病灶供血的,早期病灶供血充足,很快就會向中期轉變,從而出現轉移。儘管病灶的位置有壓迫著一部分血管和神經,但這不影響微創手術的執行。老黃,這開顱手術,是誰提出的?不會是老齊吧?”

“老齊是同意的,但提出來的是我們醫委會的老大,他們論證研究了三天,確定是腦膜瘤早期,然後制定了參考的開顱手術,你這樣突然提出只需要微創,那就表示,老大他們診斷錯了。你不加入醫委會,老大等人已經有微詞了,現在你再提出相悖的意見,就是踩一腳老大他們了。”

我了個去,這就拉仇恨了……方浩一聳肩,道:“你們診斷沒錯啊,就是腦膜瘤,也需要切除。只是有顯微鏡下開顱切除外,還多了微創切除而已。哎,我遇到了,不發表我的意見,我就不得勁。黃一刀,我是外地來的,你們不採用我的建議,那就當我剛才放了個屁,我擔任你們的助手,或者就當我是來學習的。”

“可病人是衝著你來的,現在你提出微創,病人就高興得不行,也明顯比入院前要開心,情緒更樂觀。病人家屬雖有疑問,可他們明顯更加願意相信你的結論。”

“那這是病人的選擇,這可不是病人避重就輕,趨利避害,哦,就算是吧,那也是正常。站在病人家屬的角度,不用承擔開顱手術的風險擔憂,換誰都可接受啊。微創手術,可能就那麼一小會,病人做完手術,說不定能回家吃晚飯呢,而不是在重症監護室度過。”

方浩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這的確是一個微創手術就能做到的,何須進行危險和複雜的開顱手術呢。

還有一個更加明顯的差別,就是術後存活期。腦膜瘤進行開顱切除,手術成功,但可能就是幾年的存活時間。但微創手術,顯然可以帶來更長的存活時間。

黃一刀搖頭道:“方浩,你說的我都懂,可就是怕你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啊。算了,我去找老齊,跟他談一下,看看他如何定奪。”

他走兩步,然後就回來,叮囑方浩先不要跟病人和病人家屬更多溝通,否則,病人和家屬會更加選擇微創手術。

方浩訕然,然後去到樓層醫生辦公室,再次檢視病人的CT片子等,期間,真有病人家屬進來諮詢,特別是諮詢微創手術,他也就著片子,跟病人家屬解釋起來。

黃一刀的助手一開始是防著方浩和病人家屬溝通和接觸的,但當方浩解釋起片子的內容,他就覺得似乎被打開了一扇窗戶,他顧不得黃一刀的叮囑,而是主動詢問方浩一些問題。

“原來如此,聽完方院長的解疑,我覺得我也有一些當醫生的潛質,因為我也聽懂了,呵呵!方院長,你能跟我家老爺子再講解一下微創手術的過程嗎,給他老人家科普一下。他有點害怕被開顱,所以上個月以來就一直很抗拒和醫生交流,甚至還衝醫生髮了脾氣呢。就是因為他一直不接受,所以這個手術就拖了一個月。他看到有關你的報道,還有葉天南老爺子的推薦,他相信你,才接受開顱手術的。你不知道,你說不用開顱,只需要一個微創就可以,老爺子高興得不行不行的。”

方浩理解家屬的心情,如果是在江東市,他一言堂的地方,他直接就給老人家安排微創手術。可這裡是老齊和黃一刀的地盤,他的話不算數,他就道:“別慌!等齊院長和黃主任來了,我們再合議合議。”

老齊穿著手術大褂就來了,上面還有一些血跡,可他顧不得這麼多,而是再看CT等拍片,最後盯著方浩,道:“老弟,我和老黃就押你了。你又多大把握?”

“我完全沒壓力,要是微創不行,那就再進行開顱,一樣是要給病人解決問題。反倒是你們……當然,你們也不用有壓力,我正想趁機挖你們去江東市呢,你們在這裡待不下去了,一定要去我江東市。”

方浩樂了,出來做飛刀的,就算出了問題,責任也是黃一刀他們的。

“老黃,你看看,他就是存著這樣的打算。”

齊院長看看黃一刀,最後盯著方浩,咬牙做了決定,就按照方浩的論斷,給病人做微創手術。

他讓方浩去準備一下,同時也私下來叮囑黃一刀,要看著方浩,那臺換心手術,有機會也讓方浩來操作。

醫院醫療的事,醫院內部解決!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