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0章 我的社團我做主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閱讀記錄

點選返回簡體中文閱讀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男人四十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飯後,郭心蕊見方浩沒有去看書,而是在客廳陪著郭蘭一起看電視,從隻言片語中,她聽到方浩要出去一趟,是去酒吧夜場見個朋友,她就心生動盪。

她見方浩看完電影,進房間換衣服,她就來到郭蘭身邊,道:“我代替你出去,我幫你看緊方浩。夜場中的女人太瘋狂,就算方浩再正派,也怕那麼多人算計。”

“你別去,他是去談正事的!江東市倒下了一條地頭蛇,留下了一片市場,不少人盯著呢。他有個朋友有想法,讓他去壯壯威勢。”

郭蘭一把拉住郭心蕊的手,不讓郭心蕊離開了,不然,方浩在夜場看到蘇柔,讓郭心蕊發現,那就不妙了。

儘管她知道那是小機率發生的事,因為方浩說不是去見蘇柔,而且蘇柔要陪伴周芬。

“打架?他明天不是要去首都做手術嗎,怎麼還要去打架?”

“他會剋制的。為了不讓他打架,所以,你不能過去。”

“為何?”

“看你這臉蛋和身材,進入夜場那種地方,就是搶手貨。那些男人自然會把方浩看成是你的護花使者,他們自然會碰瓷方浩。到時候,方浩不想打架,那就只能把你讓出去。所以,為了世界和平,你就得給我安心在家。此外,你明天就要回去見奶奶了,我很不捨呢,我們再說說話。”

“好吧!”

郭心蕊的小算計落空,無奈地看著方浩換了便裝出門。

在小區下面,唐麒候著了,帶著方浩就去夜場。

“我姐也來了,她也想做老大。我說服不了她,只能任由她了。”

唐麒跟方浩彙報一下,同時將整理好的各個大場話事人照片給方浩,讓方浩混個臉熟。

唐婉?

方浩有點意外,但沒多上心,現在他不是毛頭小子了,唐婉這樣的女人,已經不入他的法眼了。

來到有點偏僻的夜場,穿過燈紅酒綠的大堂,進入一個大包間。

包間裡面,雲集了不少社會人士,他們的手腕,脖子上大都可以看到各樣紋身的邊角。

有人認出方浩,顧不得吞雲吐霧,直接站起,警惕地盯著方浩,卻是對唐麒道:“姓唐的,這人我認識,他上次在逍遙山莊打了曾老爺子。你帶他來做什麼?”

此話一出,眾人都盯著方浩,眼神中多半有不滿,諧謔。

那人繼續對唐麒道:“姓唐的,老爺子讓你開車撞死他,你沒撞死他不說,你還將他帶來這裡,你打的是什麼主意?”

“唐麒,你帶外人進來,你想做什麼?”

“他叫方浩吧,是醫院的院長,和條子關係很鐵,他來做什麼?”

“省人醫的院長?曾老爺子死在省人醫,真是狗屁醫生,現在人還想染指老爺子留下的基業?”

一時間,他們將矛頭對準方浩,不少人摩拳擦掌,要動手去揍方浩。

方浩掃一眼四周,沒有看到有攝像頭,面對眾人的質問和挑釁,他就冷笑一聲,對唐麒道:“直接點,問下他們,是文鬥還是武鬥?”

唐麒被眾人這樣看著,他有點慫,因為他可打不過這麼多人,而且這裡不乏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可他現在只能站在方浩這邊了,不然,李軍那邊翻臉,將他定義為黑的性質,秋後算賬,他就真的涼了。

他心裡一狠,大聲道:“你們看個吊啊!曾老爺子是過去時了,他不在了,你們才敢在這裡嚷著要坐頭把椅。乾坤未定,你我都有可能。現在,大家就將手腕擺上檯面,好好論論孰高孰低。這規矩,怎麼玩?”

話音剛落,唐婉就站起來,踩在沙發上,她高聲道:“大家時間寶貴,直接一點,按照一如既往的規矩,想要坐頭把椅的,先拿出錢,這次是要做所有的老大,那就一千萬。錢拿出來後,你們就打一架,誰的拳頭大又硬,誰就是老大!”

眾人一聽,就安靜下來,多半接受,因為此前曾凌峰有個規矩,誰要做場子的老大,就交一百萬到他哪裡,然後交錢的就去打架或者喝酒,甚至比試和女人運動的時間長短,諸如此類,總之誰贏了誰做場子的老大,然後曾凌峰再把賬號的錢給一部分回來,但會收下大部分,作為投名狀份子錢。

這次大家交一千萬,誰贏了就直接管理賬號,自己的一千萬可以要回來,也可留在裡面做運作管理社團的資金,總之最後就是贏家通吃。

眾人交頭接耳一通,然後就同意按照這種辦法來,約定財務,然後就開始轉賬。

唐麒和唐婉都交錢,他們姐弟也是有想法和野心的,除了他們和個場子的老大,一些老大的手下也有交錢的,都想做老大,真是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馬。

方浩在轉賬前突然被一個青龍紋身的人叫住,那人道:“你得交三千萬,因為老爺子是在你醫院治不治的。多交的兩千萬,算老爺子的撫卹金。”

“無所謂!”

方浩轉賬。

除了見證人,那個財務,中年婦女,沒交錢的都屬於無關人員,被趕出包間。

速戰速決,方浩盯著那個青龍紋身的人道:“你既然跳出來,那就你了。來吧,我們打一架。”

他沒等對方同意與否,摩拳擦掌就朝對方過去,不管對方同意與否,先推搡一把對方。

他沒有用多大力氣,只是讓對方踉蹌後退,傷害不大,侮辱性十足。

“青龍,捶他!”

“青龍,你腿軟了,是不是給你婆娘吸乾了?你行不行啊。”

“你要是輸給這小子,你就洗掉你身上的青龍,再給老子紋一條蛇上去。”

在場的老大們見有人先動手,都知道誰動手誰吃虧,因為很有可能面對車輪戰,那必輸無疑。他們都想最後出手,佔據天大的便宜。

青龍紋身老大被激將,血氣衝上大腦,他嗷叫一聲,一拳就抽向方浩,可他的拳頭沒碰到方浩,反而被方浩一拳抽中下巴,只覺大腦一顫,整個腦袋都酥麻起來,眼前天昏地旋,一頭栽在地毯上,不醒人事。

唐婉和唐麒對視一眼,眼神都有些複雜和無奈。

另外的老大們則瞬間收起諧謔嘲笑,反而神情都變得嚴肅起來,因為他們都知道青龍紋身男的實力,和他們不相伯仲,但現在被方浩一拳放倒,這表明,方浩很強。

“到你了!那晚,你也在逍遙山莊啊,那我揍了曾凌峰,你來揍我啊,這樣好給曾凌峰報仇!”

方浩盯著原先質疑他的老大,嘴角輕笑,道:“你那一千萬壓出來了,你不出手的話,那一千萬我就拿走了!”

“去你大爺的,我弄死你!”

那人眼神一寒,衝出來,可他沒想到,方浩也動了,一步竄出,緊接一個旋轉側踢,正中那人的肚子,將那人踢得倒飛回去。

“你……”

那人倒地,捲曲著,覺得肚子裡的腸道都糾纏打結在一起了,痛得冷汗直冒。

“一起上,先幹翻他!”

一個場子的老大看到方浩連續輕鬆地幹翻兩人,他就知道方浩是在場最能打的,他們任何一人出來和方浩單打獨鬥,都將步前兩人的下場。

餘下的老大們也認出這個理,他們就衝上去,群毆方浩,可方浩沒有退縮,反而朝著他們衝來。

拳打腳踢,場面一度混亂,但很快又晴朗分明。

方浩幹翻了這些老大,掃一眼會場,就只有財務和唐氏姐弟了。

他就盯著唐麒,道:“來吧,試一試手。你別保留實力。”

唐麒沒想到方浩這麼能打,他越看越疑惑,也越來越頭皮發麻了,他這次被點名,無法脫逃。他一咬牙,握緊拳頭衝出來,結果忽然臉上一陣疾風撲來,眼睛都要睜不開。

面前被遮住光線,他赫然看出,那是方浩的鞋底!

如果不是和方浩認識,他就被方浩一個高抬腿掛踢,給踹飛出去了。

他心服口服,撲通跪下,道:“我輸了,我服你。”

“以後不要找周佳佳,或者她這樣的女人了。”

方浩淡淡地說,因為周佳佳和蘇柔長得很像,而唐麒是見過蘇柔的,誰知道唐麒心裡怎麼想的呢。

唐麒身軀一顫,羞愧地將頭低下。

方浩來到唐婉面前,微微笑道:“唐姐,我們動手動腳,那就不體面了。你的錢,我退給你。”

“別啊,方浩,這是規矩,不能壞。我們男女之間的武鬥,不一定非要想這樣的動手動腳,我們去床上動手動腳,床鬥分勝負。”

啪!

唐婉微笑,她打扮得非常漂亮,而且還在哺乳期間,雪峰比平時要大上好幾分,沒有E級別,也是Dmax。

她以為能吸引方浩了,可萬萬沒想到,卻是被方浩隨手一巴掌扇倒在沙發上。

她腦袋嗡嗡的,半扁嘴都麻了,嘴裡有粘稠的液體在湧出來,顯然被打破牙齦了。

“以後,你為我做事的時候,你想用你這身子去達成,我倒是不反對!但你要是陰奉陽違,你會有什麼下場,我也不敢保證!”

“不敢!”

唐婉見方浩眼神中有著冷漠,她就知道,她和方浩沒那麼熟,特別是上次刁難芮莉,恐怕已經寒了方浩的心。

她只能低下頭顱。

呼!

方浩眉頭突然跳動,感覺到危險來襲,他餘光一瞥,見有個黑影從後腦勺襲來,電光火石間,他出手,在頭皮上方一尺的高度,抓住了那物,是一個酒瓶。

酒瓶的另外一頭,被那個財務拿著。

財務見方浩轉頭,她奮力一奪酒瓶,結果沒成想方浩在那一瞬間鬆開了手,她就後仰倒地。

她穩下來,見方浩拿著一瓶酒,笑吟吟地過來,她就慌了,爬起來,奪路要逃,結果後膝蓋窩被酒瓶砸中,她前撲倒地,轉頭一看,方浩又拿了一瓶酒過來。

她再退,就被逼到了角落,她瞠目結舌地看著方浩,道:“大哥,我錯,我服你。”

“我沒明白,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方浩舉起了酒瓶,也要打這個財務一下,力度和角度控制一下,頂多就是開瓢和腦震盪。

“我,我剛才也轉了一千萬,我……大哥,我錯,我不該有這份心,我錯了。”

“原來如此!算了,你是女人,我不捶你,你把它一口氣喝了,我就不讓你出去坐檯,以後財務繼續由你管理!”

方浩將手中的啤酒丟給對方,後者不敢不聽,畢竟方浩說了要她出去坐檯。

她開啟,然後咕嚕咕嚕地喝下去。

方浩收走了賬面上的錢,不管是什麼社團,拿到財政大權,才敢說統治。

他再到唐麒身邊,道:“餘下的你來處理一下。你跟他們說清楚,覺得輸得突然,心裡不服又想要過得體面,就只能離開江東市。還有沒有到場的,不服氣的,就和他們約定一個時間地點,我有空就過來。”

“是,浩哥!”

唐麒低頭,承認方浩為老大。

方浩就看向唐婉,後者也不得不低頭,以方浩馬首是瞻。

“先這樣吧,這些天大家想想怎麼整改,曾凌峰那一套已經過時了。”

方浩揮揮手,離開。

他走出大平層的電梯,就接到蘇柔的電話,她語氣有點急,說已經快要到他住的地方,讓他下來見見面。

他眉頭皺了皺,也還是折回電梯,再下去。

在小區地下停車場,他見到蘇柔開車過來,她的車牌和地上的車牌能對得上。

蘇柔啊,果然你還是你!

上車,他沒來得及說話,就被蘇柔搶先問:“老公,你怎麼想到接手曾凌峰那老東西留下的社團呢?”

“哦,是唐麒接手,和我沒關係吧。”

“老公,你跟我也不能坦白嗎?你拿走了社團的錢,社團就得聽你的。唐麒是你的傀儡罷了。我沒別的意思,我不是要阻撓你。我是想知道,你的整體計劃是怎麼樣的?”

“沒啥整體計劃,我是不想曾凌峰這老太監留下的東西給我找事,不如自己拿在手裡。你來了也正好,我的社團不可能再做曾凌峰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黃賭毒等都不會出現,有一部分人的收入會降低,甚至失業。你的集團有合適的崗位,就分流一下吧。”

“老公,這個沒問題。那要不要我給你規劃一下呢?”

“別,我的事,你關心則亂!你回去吧,我上去陪孩子們。”

“哼,你要是陪郭蘭的吧!上去之後,別和郭蘭做了,安生休息,你明天一早要趕機呢!”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書籤